• 第十六章 王府地下宝库

    更新时间:2017-05-14 19:01:32本章字数:2285字

    街市开始的安静是皇宫卫队出动的结果。

    没人敢于主动挑战皇家的威严,各大学院的修行者。那些幕后已经准备倾力翻盘的人,也不敢。至少现在,还不能这么做。

    卫队维持着街面的秩序,大人物却还没有从容出现。

    破败的旧王府里,龙啸宇三人没有找到下到密道的入口。而今夜,以后暂时也没有一个落脚点。

    至于说荣院长所说的龙神道院,目前也已经改成了龙神学院。不知道那里的院长会不会收留他,毕竟改名就意味着和以前的道院区别开来了。

    看看眼前破败不堪的一切,这就是龙啸宇出生的地方。这样的王府,恰恰说明了前主人已经选择了隐忍退让,在街市的一角来选择一个地方。

    可谁又能理解龙啸宇父母的退让呢,还是被无情的抄家,远走他乡。留下的是十五年的荒凉,就连龙都最无赖的盗贼都不会光临这里。因为,已经没有一样有价值的存在了。

    王府内有一个小小的亭子,以前龙啸宇的父母就经常在这里聊说儿女情长。龙啸宇,也有些触景生情。看着这座破败不堪的小亭子,一声轻叹,一丝落寞。想到这一切都是由于龙帝造成的,龙啸宇狠劲的捏紧拳头,然后重重的打在了小亭子右侧的木柱子上。然而,木柱居然丝毫没有影响。 

    要知道,龙啸宇这一圈也算是凝聚了十分的真元。就算是最硬的楠木,也会留下痕迹吧。可仔细看去,没有任何损伤。

    “紫玉,雯雯,你们过来。”龙啸宇赶紧喊来俩人,说了刚刚的事情。紫玉和陈雯是知晓一些龙啸宇的内力真元的,可这要真不是一般的木料。

    “我们立刻再找一下,或许密道就在这附近。”说着紫玉和陈雯就开始细心的在小亭子里到处找。而龙啸宇则后退了几步,远远地站着。

    从远处看,这个小亭子没有任何的怪异。除了刚才的梁柱外,中央还有一个石桌。石桌上却刻着一个棋盘,没有任何的棋子。但在中央有一个略微凹下去的圆形印记,如同一个棋子般。 

    “啸宇哥哥,你来看。”陈雯好像发现了什么,急忙叫着龙啸宇。之间石桌下面,有一行娟秀的小字。“乱世苍生,人为棋子。”龙啸宇清楚的读到,然后他发现那个人字隐约是一个棋子。

    没错,那个人字是一个圆圆的棋子,龙啸宇赶忙用手清理被嵌在里面的棋子。龙啸宇抠出人字棋子,对着光亮处一看。尽然和石桌上凹陷处一致。或许,这就是一个机关。打开王府密道的机关,也许就是这儿吧。

    龙啸宇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把人字棋子放上去。然后,用力一按。石桌下面开始传来轻轻的响动声,然后越来越响。石桌开始慢慢落下,一个长长的地下台阶出现在三人眼前。

    龙帝终于起身,吩咐着禁卫军和龙都皇城司。集合了千人的龙射手和龙骑兵,准备出宫去看看那个十五年前逃出生天的侄儿。

    龙帝,龙昊天。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野心家,一个独裁者。当年,诱骗龙啸宇的父母从封地濮阳来到龙都。又秘密监视他们一举一动,对先帝进谗言软禁其王府中不得外出。最后,魔族分裂前夕乘着魔族偷袭龙都失败后。怂恿先帝大纲太子出征北方,密信联络现在的白魔密探和白魔女皇萧步兰。最终,在望川河畔先帝中了魔族大军圈套被杀,太子逃回龙都被龙昊天诱骗毒杀。

    在一系列阴谋最终得逞后,诬陷太子是被龙啸宇父亲杀死。宣布征讨龙啸宇一家,派兵包围了王府。龙啸宇一家在荣院长和师兄帮助下逃离。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消息了。

    至今,许多大臣,豪门对于这个心狠手毒的龙帝是敢怒不敢言。对白魔,龙帝竟然曲膝割地求和,还认比他还小十二岁的白魔皇帝耶天和为父皇。割让了龙川江上十四个州县给白魔族,每年岁银六千五百万两。

    而对只要违逆其意愿的,轻者罢官流放,重者五马分尸或腰斩于市。龙帝,最担心的不是白魔族和黑魔的大军,而是这个侄儿。

    龙啸宇找来了一个火把,点燃后带着陈雯和紫玉就沿着石桌下的密道缓缓前行着。密道内很幽暗,但是两边确实有以前留下的火把。只需要点燃,就能看清脚下的台阶不至于跌倒。 片刻,三人才慢慢下到了台阶尽头。举起火把望去,这似乎距离地面应该有二十余高。诺大的地下空间,正是当年被软禁在这里的龙啸宇的父母命人秘密开挖的。

    在地下空间的右侧还有一条小道,似乎是通往另一边的。左侧有一个巨龙盘踞的石门,应该有荣院长说的救治自己伤势的医术方法。巨龙石纹盘踞的石门,在一旁有一个剑状的物体整整齐齐的插在一块石头上。而石头上有一个清晰的箭头往左指着。紫玉上前,搬动石剑向左,巨龙石纹分为两扇门缓缓打开。

    这豁然开启的是另外一个宝库,但并不是只有龙啸宇父母的财物,还有太子临死前托付的一部分以及先帝的功法秘籍和打败魔族的方法,地形图等等。点燃宝库的火把,满是金银的光炫。最里面的,有先帝和太子存放的盔甲,武器,以及讨伐龙昊天的圣旨。

    龙啸宇打开圣旨,只见上面清楚的写到:“朕因不听忠言,误信与人。失江山将士于北方魔族,陷帝国臣民于暴虐之主。旨谢苍天万民,历代先王创业不易。万望天下臣民义士,共同诛杀丧德龙逆昊天。则江山,帝国万幸。”

    紫玉和陈雯骤然一洗,而龙啸宇则面露难色。他的皇爷爷,果然是被龙昊天所害,太子皇叔也是,家国之仇太大。而自己目前也身无长处,还需要紫玉和陈雯帮助自己才能将先帝,皇叔和家人的大仇得报啊。

    紫玉,陈雯焦急的望着龙啸宇,知道他想的什么。这的确很难,至少凭借这一纸圣旨,是杀不了那个昏君的。反而会被诬陷。紫玉,只能想着赶紧帮助龙啸宇恢复记忆,将道法真元凝炼成功。或许能帮助龙啸宇度过眼下白魔密探的慢性毒药。

    上千人的军队,已然将王府团团围住。龙帝,也坐着镶金错玉的龙辇来到了昔日的濮阳王府。龙浩天想看看,反对自己皇位的人。哪怕,是自己亲侄儿,也不行。“来人,传朕旨意。一柱香后,所没有人从这里走出来。那么就让龙射手,放箭。”龙帝阴险的笑着说到。

    五百名龙射手的金丝翎羽箭,已经满弓搭好。只等香炉中那一柱香燃烧殆尽,帝国最壮观的箭雨就能把这座濮阳王府射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