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意外收获

    更新时间:2017-05-16 22:35:51本章字数:2045字

    龙啸宇慢慢用炽龙剑一点点撬开巨石盖子,可他毕竟力气有限。只得在紫玉帮助下,才掀掉巨石爬出密道。

    刺眼的阳光,让龙啸宇睁不开眼。好半天,龙啸宇才慢慢适应。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很明显都是高山。龙都,也不知道在什么位置了。

    四下张望探查后,确信没有其他人以后。龙啸宇才再度进入暗道,扯了一条长布给陈雯的眼睛蒙上。拉着她的手,慢慢的走上台阶出了暗道。

    “先不要着急睁眼,慢慢来。这里阳光太强了,知道吗?”龙啸宇关切的说到。然后,缓缓扯下长布,让陈雯睁开眼睛。

    陈雯还是感受到了刺眼的阳光,下意识的闭上眼躲到了龙啸宇身后。然后,才慢慢的,慢慢的看到了四周的高山和美丽的风景。

    的确,这里就是龙都,汴州,濮阳的交界处。只不过,山下较远的地方才能模糊的看到巍峨的龙都。

    这条密道起点是濮阳王府,出口却是在三地交界的地方。为的就是,一旦有人从这里追出来无从快速的判断是去往哪个方向的。

    紫玉也逐渐记得这里,龙啸宇的父母在这里和荣院长分开的。在山下不远的小镇,荣院长带着龙啸宇遇到了伏击。是荣院长的师兄前来帮助脱身的,而那个地方刚好就是汴州去往宁阳的方向。

    怪不得龙帝后来没有太多龙啸宇的消息,龙帝派出的追兵都去了濮阳。也就是龙啸宇家封地所在,那里有许许多多支持同情濮阳王府的势力存在。

    现在,龙啸宇需要和紫玉商量前往哪里!龙帝应该没有发现密道的存在,的确也是如此。

    箭矢发射太多,那个王府密道所在的小亭子也被射穿了。而刚好一支箭不偏不倚射入了棋盘上的凸起,是的刚好嵌入其中也刚好激活了机关。

    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没办法完全打开。原因竟然是好几只箭矢射中了密道关键的启发点,地道下面的机关没有办法完全打开。

    龙帝,居然从这里走过却没有注意到。他只看到棋盘上有箭矢,然后石桌塌陷了一点。下面的密道,露出了一个不大的缝隙。

    要是换作其他人或许还会好奇,可能会叫人去打开谈个究竟。龙帝竟然自负的以为密道另有他处,带着一对人就这样错过了。

    中午时分,龙啸宇和陈雯,紫玉在半山腰上发现了一间小木屋。三人径直走进去,屋内似乎很久没人居住过的样子。

    狭小的木屋内,两张木头椅子,一张木床和熄灭很久的火堆引入三人眼中。看来,这里以前住着一对夫妻啊。

    一个不大但是很精致的铜镜,引起了龙啸宇和紫玉的注意。藏红石镶嵌,还错了一些金色。这个铜镜绝不是一般人能够用的上的,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估计是自己父母逃亡到了这里,在这里隐居了一段时间。而后又被发现了,才匆忙离开的吧。

    看着眼前的一切,又觉得自己大概知道了一些。龙啸宇鼻子一酸,眼泪汪汪的。父母在这里和自己分开了,想来也是多么难过和伤心的。

    在这里,风餐露宿。以当时的环境,能够想象自己父亲肯定是越来越瘦了。母亲模糊的样子,也开始渐渐浮现脑海中。

    这一切,或许都是冥冥之中父母期盼着和自己团聚吧。他们一定还活着,一定要找到他们。

    陈雯贪玩的本性还是没改,毕竟才十五算是一个俊俏的美丫头。除了在宁阳山上去过几次树林,野地。就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地方,撒欢的跑着,笑着。如同小孩子一样,不对她本就是孩子。等过几年了,嫁了人了,有了孩子,又怎能这般清闲惬意的玩耍。由其还是和啸宇哥哥在一起。

    陈雯拿出离开家的时候,父亲给他的笛子。轻轻的风,伴着笛声。陈雯渐渐陶醉其中,脑海中浮现的全是和龙啸宇一起抓鱼,玩耍嬉闹的画面。

    “师傅,也不知道你还好吗?我和啸宇哥哥已经找到了他的家,可还是没找到减除他病症的方法。”陈雯拿出了千里传音筒,这是荣院长悄悄塞给陈雯的。就担心陈雯和龙啸宇出什么意外。

    紫玉看着龙啸宇,本来对自己身世一无所知的阳光少年。此刻,脸上却又写满悲伤。命运愚弄人啊,紫玉叹了口气。然后,在一干净的角落开始打坐运功。

    她想快速找到从宝库里有关治愈龙啸宇体内的白魔毒功的方法,但目前看来能够压制住的只有一本秘籍。

    《天阙神机医录》,天阙系宝物。原本是皇家密藏,后来无意被龙啸宇的叔叔,也就是太子获得。送给了龙啸宇的父亲,现在被紫玉从宝库中找到了。

    医录上记载了如何压制白魔族毒功的方法:“藏红石,十粒磨成粉状和精选上品精元丹,活血丹各三枚。每日三次,十五日内吐灰黑色血液后,见效。”

    还陪有了三张图片做参照,并且说明了藏红石必须找十年到二十年的十粒最好,而皇宫内和高级道院才有的上品精元丹,活血丹则只是说明了疗效。没有告知如何,炼制的方法。

    好在,也算有些方法可以压制龙啸宇体内日渐发作的毒素。龙啸宇,闭眼调息着体内的真元气息,那股毒素已经缓缓的融入血液中。但是,平时并没有太大影响。

    可只要悲伤,过度劳累的话。毒素就像钻进了缝隙的虫一样开始一点点折磨龙啸宇。

    在山崖上,休息了一会儿的陈雯拿着自己采的花欢欢喜喜的往小木屋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脚下的一个小木箱子,蹦蹦跳跳的陈雯一不小心被埋在土中的小木箱子给绊倒了。

    陈雯的额头上起了一个不小的包,刚才摔下去的时候。感觉头上碰到了了一个很硬的石头。

    陈雯丢掉小花,随手抓起一块石头砸向那个碰的自己头部起包的怪石头。“砰”的一声,石头被埋在土中的怪石头弹飞了。陈雯更加好奇了,赶紧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