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小庙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7-06-01 23:58:25本章字数:3022字

    从山上到达山下小庙,并不需有太长的时间。只不过,前几日细雨纷纷把山间的路打湿了。所以,对于紫玉和陈雯来说,女孩子颇有些不好下脚的感觉。

    纵使像陈雯有些男孩勇气,也怕高矮不一的草丛中猛然钻出什么蛇虫鼠蚁一类的。紧紧拉着龙啸宇的手,怯生生的慢慢走着。

    三人就缓慢的在山腰间缓步,一点点走下山。直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庙,一点出现在三人的视野中。

    那个原本会说话的神奇木箱,在下山时自己化作一个小木匣。然后,又迅速变小,知道成为一个小木人。伸了一下懒腰,冲龙啸宇笑笑就跑到龙啸宇的包袱里躲懒去了。

    “主人,到了山下。我自会出来的,现在我就偷睡会儿啦。好多年没好好休息了,啊,睡觉喽。”小木人说完,就钻进龙啸宇包袱中,惬意的睡了。

    龙啸宇轻声叹了一口气,这陈雯时不时的撒娇。紫玉呢,偶尔也来逗趣自己,现在还有一个说是自己仆人恩小木箱。可,都得自己努力,因为每一个都不让他省心。这让他十五岁的小心灵,快速变作三五十岁老翁般的忧虑,焦急。

    紫玉,看出了龙啸宇的想法。其实,很多时候,紫玉真心想要帮龙啸宇多分担一些,可陈雯又私下不让紫玉帮忙。说是什么,这样龙啸宇才能快速成长变成一个好男人。

    关键理由是:“龙啸宇是肩负复兴帝国使命的皇族,也只有他才能打败龙帝,重新给整个龙神帝国带来曙光和希望。”

    而这,也就是最让一个十五岁少年,十四岁少女感到即骄傲,又辛劳的所谓使命了。

    山下的,是一座土地庙。荒芜了很久很久,杂草早已覆盖了它三分之二的地盘。可依旧有人从这里过路,避雨短暂歇息。

    无他,因为在去濮阳的路上。也只有这里,能够给人一种短暂的安全和安静。

    下山时,山间天空均是晴空万里。而到小庙后,乌云开始密布。隐约能感受到大雨即将来临。

    风,一开始小旋儿一样的划了两下。没有太在意,也并不凉爽,还有一点闷热。然后,渐渐的,丝丝凉意渐渐从人后背袭来。

    陈雯把龙啸宇的手,抓得更加的紧了。面色开始有些紧张,毕竟女孩子鲜有不怕打雷下雨的。

    轰隆隆,塝的一声重雷,开始了。恶风阵阵,吹的陈雯的裙子高高扬起,修长秀美的腿被龙啸宇不经意间看到了,也看到了一丝隐秘。

    “啸宇哥哥是色狼,就知道欺负我。小拳拳打你,打你,不准看了。”陈雯一边捂着裙子,一边挥着自己的双拳抚摸着龙啸宇的后背。

    紫玉却是一旦洒脱,丝毫不在意自己已然被龙啸宇和陈雯看了个精光。不亏是神器宝物净化,叫陈雯自叹不如。心中一丝醋意悠然高涨,再看龙啸宇的眼神。陈雯,猛力掐了龙啸宇一下。

    然后,紫玉笑笑不说话。陈雯愤愤的,又刻意凶神恶煞的对龙啸宇说到:“啸宇哥哥,看够了吗?好看吗?要不要雯雯晚上让你看个够啊。”然后,又很用力的掐了一下龙啸宇。

    龙啸宇吃力的忍着,的确是很好看啊。下面粉红的,而且好像还绣了一个蝴蝶。龙啸宇痴痴傻傻的样子,最后紫玉都觉得很尴尬了。

    雷声再度响起,风也越来越大。不远处,庙前的大树被风吹到在地,连根拔起。龙啸宇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只是目前却不知道危险从何而来。

    “嗖”的一声,伴着龙啸宇的小心。一支利箭,从陈雯耳旁擦过直直的射在了小庙的木门上。

    利箭上,绑着一份信。被细丝般的绳索紧紧绑着,栽在了小庙木门上如此显眼。龙啸宇快速拔下那支箭,大声吼到:“在下龙啸宇,那位好汉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现在一支箭,到底何意。”

    喊了几声,小庙附近,终究还是没人回应。龙啸宇紧紧捏着那只箭,箭上的书信也还未曾来得及裁开仔细看。

    点点细雨,飘飘洒洒的来了。龙啸宇三人还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能坐着在小庙内烧火避雨。

    还算大的小庙,尽然还有一小堆可用的柴禾和食物。虽然,这些是前面的避雨的过路人留下的。龙啸宇三人,也并不打算就食用这些来历不明的食物。

    庙门附近,打雷那会儿。随着雷声轰鸣,庙内的神像起了一点变化。神像的笑容可掬开始随着打雷,下雨的越来越厉害了也开始变得诡异。

    陈雯起先没有太在意神像的可怕变化,只是不停的揉揉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真的看花了,然而等她准备求助龙啸宇的时候。才发觉为什么身边的龙啸宇,紫玉都不见了。

    其实,打雷,下雨刮风导致了这个小庙下的奇异存在。诡异神像吸收了雷电的力量,还具备了了天族长老神佛的小小功力。变得具有神行智慧,偷偷杀害,吃掉了不少过路的商旅凡夫。

    龙啸宇也觉得神像逐渐的不对劲,拿出炽龙剑。做好了,除掉这个怪异神像的准备。

    说时迟,那时快。一支冷箭,从神像的嘴中射出来了,刚好射到了龙啸宇的左手上。龙啸宇忍痛,挥剑奋力一砍。神像纹丝不动,丝毫没有破碎开来。

    紫玉上前,双手半圈舞动。然后,闭眼调息,一阵阵气息化作烟雾从身后散出。然后,紫玉大呼一声破。双手指向神像,神像被轰成了碎片。

    逐渐,小庙下方有了一些奇特的声音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是一个地下运作的机关,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触发运作这个机关。

    龙啸宇丝毫没有察觉打雷的时候,神像后方那个黑影闪身按动机关射出了那只箭。也就是第一支有书信的箭,里面的内容龙啸宇还未去查阅。

    第二支箭,才是神像真正触发的机关。半个时辰没有躲开,神像就会不断射出箭支,直到这里面恢复平静没有人为止。

    而所谓杀人,吃人也只是传闻。真正躲在那个神像背后的人,才是要偷袭暗害龙啸宇一行人的幕后黑手。

    龙帝在濮阳的密探,时刻都在小庙前的老树和山下扮作商人行路在这里打探濮阳王的消息。

    只不过,今日回来暂时躲避风雨的时候看到了龙啸宇一行人。感觉龙啸宇和濮阳王十分相像,就提前从背后潜入到小庙后门。乘龙啸宇不注意,操作机关,射伤了龙啸宇。

    龙啸宇的左手鲜血,已经停止流出。紫玉感觉到了那个人的藏身所在,找了一个干净地给龙啸宇疗伤。好在,这支箭并没有毒素。要不然,龙啸宇就万分危险了。

    给龙啸宇止住血后,紫玉带着陈雯拖着龙啸宇暂时走到小庙大门那里。地下的那个人,好像没有了动静。吱吱呀呀额度机关运作也停止了。

    本来一直风雨不断的天气,再度放晴。仿佛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一凡,陈雯对于刚才的一切早已经惊呆了。

    那个看似破烂老旧的神像,就那样变得古怪的样子吓坏了陈雯。而且,那只箭还把龙啸宇射伤了,陈雯居然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心上人就应声倒下了。

    可这次陈雯没有哭,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应该说,陈雯中了毒雾。那个毒雾悄无声息的飘洒,只有陈雯一个人吸入了,才没有注意神像的变化。

    地下机关的那个人,才发动机关射出了箭支。可惜,一个机关还是老旧破损了,那第三只箭支卡住了。那人情急之下用力敲打机关,结果那只箭射出来了却正中那个人的心脏。

    地下机关消息,流出了一滩黑血。那只抹了毒的箭原本是瞄准紫玉的,就这样恶有恶报的射中了那个人。

    皇宫中龙帝,再也没有得到了他最亲信的密报了。因为那个人就死在了那个倒霉的地下机关里面。当年,出卖濮阳王一家的濮阳王总管胡夏南。

    十五年后,死在自己多年前秘密监工制造的杀人工具上。估计胡夏南自己也没有想到吧。而龙啸宇一行人更不会知道那个人就是当年出卖自己父王的罪魁。

    第一只箭矢上还绑着那封信,那封信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大意只是说发现了当年濮阳王假意从这里经过,貌似去了濮阳,实际上确实从另外一条路化妆远远的逃离了。

    龙啸宇流泪了,自己一家人当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苦难。自己父亲,母亲又是怎么才艰难的活下去。没有他们的音信,完全靠着一路一来支离破碎的打听。

    也不知道,龙帝为何不念手足之情,这样下得出手。受伤的心,还有左手的疼痛也在时刻提醒龙啸宇自己中的慢性毒素,时间已经没有太多了。只有离开这里,往濮阳去找到一丝线索,或许还有机会见到父母。

    太阳下山的时候,陈雯伤心的哭了。自己还是太没用,保护不了龙啸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