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他们去了濮阳?

    更新时间:2017-06-02 22:57:03本章字数:2997字

    夜空中,每一颗星辰都依然漂亮。在龙啸宇的眼中,它们就像陈雯美丽动人的眼睛一样。

    龙啸宇知道陈雯的小心思,而自己其实在关键时刻还不能保护陈雯和紫玉。反而,需要紫玉每一次都竭尽所能去保护他俩。

    只不过,紫玉毫无丝毫怨言。名义上,龙啸宇是紫玉的主人,可也很在意紫玉的内心想法。不过,想要真的搞明白也很难,为此需要的是紫玉的读心术。

    龙帝的追击,仿佛停止了。这对于三人来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至少,目前可以仔细想想该去哪里寻找龙啸宇的父母了。

    宝库中遗留的圣旨,是爷爷对帝国后继者最大的寄托。龙啸宇渴望自己和父亲一起,终结那个可恶的龙帝。龙帝在龙啸宇的心中就是天底下最坏的人。

    陈雯也是这样想的,她的家族虽然有投机取巧的嫌疑。可也是在帝国内,无情的被龙帝打压了。除了陈雯的父亲还以左司徒之职位身居庙堂外,其余家族亲人许多都被发配流放边疆了。

    濮阳王世子,也就是龙啸宇的封号。在当年的灾难性事件中。就被龙帝以反叛帝国的罪名,削除了。但是,紫玉和很多支持濮阳王的组织还有同情濮阳王一家的百姓们都知道,濮阳王和世子一定会再次领导大家推翻龙帝的。

    龙啸宇搂着陈雯的时候,动情的想着美好的未来。虽然现在,在破落的小庙没有找到父母的线索。但是,至少距离濮阳,真相或许更近一步了。

    紫玉捡拾了许多干柴,生起了篝火。三人,围坐在一起。想着从宁阳山走过来的一切,其实不算惊险。但,也有很多的苦难。

    龙啸宇望着角落里的包裹,仿佛想起了什么。‘’对了,小木人!或许这个小木人知道些什么。‘’龙啸宇兴奋的说到。

    龙啸宇打开自己的棉布包裹,小木人依然躲在里面小声的打着呼噜睡着。龙啸宇有些生气了,不是说到了古庙就起来吗?唉。看来要叫醒这个小家伙了。

    “小木人,起床啦。在不起来,我们三可就不管你了。”龙啸宇打了个眼色给二女,然后三人大声的吼到。

    只见小木人瞬间就翻身起来了,急急忙忙的说到:“别别别,我起来还不成吗?我错了,我错了。主人有啥事儿,尽管说,我不不,我不偷懒睡觉了。嘿嘿。”

    龙啸宇轻轻摇头,看来这小家伙还是需要来这一手才肯听话啊。于是,龙啸宇神色严肃的说道:“听着,小木人,当日我父亲也就是你的老主人,把你埋在山上。除了留下书信外。你可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呃,这个嘛。老主人虽没有明说,但是当时王妃告诉老主人。也就是主人的父亲说‘龙帝在濮阳派了大量的细作和探子。还在濮阳城外三十里悄悄驻扎了五万军队,要第一时间抓老主人。’”小木人说到,然后轻声叹气。

    龙啸宇示意小木人继续说。但小木人却没有再开口说话,因为小木人看到了紫玉给它示意。似乎是让它不许说出来。

    龙啸宇莫名其妙的看着小木人,又看看紫玉。猜到了紫玉为什么不许小木人说出实情,可也觉得它们这样对自己很残忍。

    从半山坡上,发现小木人那一刻。龙啸宇的内心是异常兴奋的,觉得距离父母更近了。但,紫玉却说到了山下的小庙再打开来看。

    而现在,那封信依旧没有拿给自己看。小木人似乎知道全部的真相,紫玉却示意不让告诉龙啸宇。陈雯也不知所措的看着紫玉,可又觉得紫玉这样做好像是对的。

    龙啸宇气愤的走开了,真的很生气。年轻,是可以愤怒的。但却不能不理智,紫玉知道真相,还不愿意说的目的就是以她现在额度能力都没有办法完全掌握龙啸宇父母准确的位置。

    别忘了,荣院长的记忆,龙啸宇的记忆都是紫玉恢复的。自然也就能保留当初事发当日的所有真相,而现在示意小木人不准说。可想,是什么强大的存在,让紫玉选择沉默。

    陈雯,想到了这一点。她其实很紫玉更愿意是姐妹,哪怕紫玉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不能为龙啸宇生育,可心确实只有龙啸宇一人。

    陈雯在很小的时候,就听家里人说:在大陆上,有个最强大的存在。它守护者人族的帝国,只有帝国最至高无上的龙帝才能驱使它。它能轻松消灭大陆上最强大的修炼者,包括龙帝本身。但是,却因为上古的契约,除非帝国完全被白魔族占领。

    而那个最强大的存在,就是它看守着残余的濮阳王支持者。濮阳王,失去军队支持,武功失去的原因就是那个变态版的存在所导致的。

    而传说,只要有人完整的说出它的名字。那么,除非是龙帝,否则就会在一瞬间被它嘴里喷出的火焰烧成灰烬。这也就是,紫玉不让小木人说出事情真相的原因。

    紫玉担心再次暴露大家所在的地方,那个强大有着最快的翅膀,千余里地只需要扇两下翅膀。所以,想要知道真相,一个办法就是以后再告诉龙啸宇。用幻术,然后龙啸宇进去幻境就能看到当年的一切了。

    现在,最重要的。也就是带着小木人,陈雯和龙啸宇去濮阳。找到濮阳王以前王府的地下密室。那里有打开幻境密室的钥匙,只有让龙啸宇进去才能完整的知道真相是如何发生的。

    龙啸宇依然不知道紫玉的想法和打算,他还是很生气紫玉为什么不让小木人说出来。难道,紫玉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自己的父母吗?

    可出发前,荣院长也曾告诫过自己需要冷静。只有紫玉,才能带着自己找到自己的父母。也只有紫玉,知道师伯在那里,有方法为自己所中的毒找到解药。

    陈雯施施然走到龙啸宇的身边,拉着龙啸宇的手。看看紫玉,又看看龙啸宇。说到:“你就不能想想紫玉姐姐为什么不愿意小木人把一切都说出来吗?”

    “我,我,我不知道紫玉为什么不让说出来。可,我就想知道。但我能猜到紫玉的苦衷,所以我想。”龙啸宇说着靠近紫玉,拉着她的手。然后神情坚毅的看着紫玉,说到:“师傅说的,或许是对的。我选择相信你,你决定我们该去的地方吧。”然后,龙啸宇真诚的笑着看着紫玉。

    紫玉也笑了,只是没有说一句话。从干枯的树枝上,撇下一只树干在地上写到:“那个怪物,很强大。我们不能说出来,但是只有去濮阳找到你父亲王府的密室。你才能真正知道这一切的真相。”然后,抬头望向龙啸宇。

    龙啸宇迎着紫玉的目光,知道和理解了刚才一切为什么不能为自己答疑解惑的原因。现在,需要收拾好一切。也只有去濮阳,真相和答案才会越来越近。

    小木人蹦蹦跳跳的靠近龙啸宇,希望龙啸宇不要怪它。也希望龙啸宇能把它带上,毕竟这小破庙还真不是什么好地方。龙啸宇那棉布背包,才是小木人此时此刻最温暖的家!

    夜晚,还没有结束。三人搭好了帐篷,各自睡去。等到天亮,就准备收拾好行李去往濮阳。

    宁阳山上,荣院长看着信鸽送来的密信。也知道了三人即将前往濮阳了。他的记忆已经恢复如初,所有的一切丝毫不曾忘记。那个存在,不是他能够匹敌的。

    紫玉的做法,在荣院长看来是绝对正确的。龙啸宇还是太容易冲动了。陈雯的武功和照顾,看来是不太安全的。但自己现在也不是该离开宁阳道院的时候。

    要是荣院长一旦真的离开了宁阳山,那龙帝就真的会不顾一切派出大军在帝国全境内搜索荣院长和龙啸宇了。

    螳螂捕蝉,觉得自己是应该算计的最精准无误的。黄雀在后,也觉得自己是最后的胜利者。那么,要是再来一个人呢?那会怎么样呢。

    濮阳,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整个龙氏家族获得支持,得以掌控天下的一切起源。当初,濮阳兵变获得江山,八千龙骑兵由这里出发。神都五万人马,也没挡住龙氏家族进军神都的步伐。

    龙啸宇终究还是没有睡着,偏偏是现在。陈雯也丝毫没有睡意,起身批好衣服走到了龙啸宇帐篷里。龙啸宇起身,拉着陈雯:“你怎么也没睡?那么晚了。”

    “啸宇哥哥,我放心不下你啊。紫玉姐姐有自己的苦衷,也并非是有意的。所以,我就想来陪陪你。省的你担心,也是我害怕你误会了紫玉姐姐。”陈雯柔声细语的说到。

    龙啸宇和陈雯并排靠着,虽然紫玉的事情没有太放心上。可也没想到,陈雯还是那么真心实意的在乎自己。再想到以前在宁阳道院的一切,龙啸宇眼泪也悄悄的流出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