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原来如此

    更新时间:2017-06-03 23:44:29本章字数:3039字

    龙啸宇一整夜都很无奈,因为陈雯就一直抱着他不松手。直到最后好不容易睡着了,可陈雯嘴里依然念念叨叨的叫着龙啸宇的名字。

    毕竟还没到明媒正娶那一步,龙啸宇小心翼翼的把陈雯扶好躺下,盖好被子。然后一个人,偷偷找出那封父亲留给他的信。

    龙啸宇又四下看了看,陈雯睡得死死地,紫玉那边也没什么动静。龙啸宇拿出信封,准备撕开来看看,到底父亲给自己说了些什么。

    紫玉悄然起身,一身淡紫色长裙合身的修饰了她诱人的身姿。即便是夜晚,更何况月色那么动人。要换了一个人,早就忍不住胡思乱想了。

    也就是,紫玉对龙啸宇万分的放心。平时才敢如此美丽,如此动人,毫不掩饰自己的美貌动人。而龙啸宇正集中精神准备打开信封,紫玉灵动移步到了龙啸宇身后。

    轻拍了龙啸宇肩膀一下,然后右手乘龙啸宇不注意拿到了信封。调皮的说到:“啸宇哥哥这么晚还不睡,就是为了偷看这封信啊。”

    “你把信还给我,我不管怎样,我都有权知道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啸宇生气的喊到,全然不顾一切的追着紫玉。

    紫玉一边躲闪,一边笑呵呵的说到:“来呀来呀,啸宇哥哥,你追到我,我就把信还你。还让你一个人仔细的看。好不好!”

    “你说话算话?我要是追到你,你一定要把信,给我?”龙啸宇一边追着快速闪躲的紫玉,一边厉声的说到。

    龙啸宇眼看快追上紫玉了,紫玉又轻松自如的一闪,一下子就距离龙啸宇不远处了。反反复复的几次,龙啸宇发现自己完全被紫玉戏耍了

    照这样到天亮也追不上,信还是拿不到。虽然,龙啸宇也心有不甘。可暂时也没办法啊,只能愤愤的小声嘀咕的,然后回到帐篷了。

    而紫玉呢,好像还没玩够,没有注意到龙啸宇已经回帐篷里了。还在一旁自顾自的拿着信封喊着啸宇哥哥来追我呀,结果半天没有动静。回头一看,就只剩自己了。

    没想到平时灵敏聪慧的紫玉,也失算了。不是龙啸宇真的放弃了,而是他看出来紫玉就是故意不让他看到信封里的内容。

    其实,信中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小心龙帝,昔年旧事,王府幻境!”也就这么十二个字,却被紫玉说的极其严重,又是涉及那个庞大的怪物存在,又是龙帝的威胁。

    而实际上,龙啸宇也就是想看看这封信,会不会真的像紫玉讲的那样。父母说了自己处境,往哪里走了,是被那个怪物看守着还是。。。

    结果,今晚被紫玉两次戏弄。尤其是刚才,龙啸宇还气喘吁吁的不停的追着紫玉想要拿回那封信。可停下来冷静想了以后,觉得上了紫玉的当了。

    表面上看感觉应该从常理来说,任何一个父母自己身处险境都会留下一些线索给自己的子女。以方便子女便于找到自己,除非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隐衷。

    龙啸宇就是按照常理,这一路才收效甚微。虽然,当初自己父亲也算是能够影响全国的王爷。但一旦被新的上位者抓住,任由其编造罪名,也只能是莫须有。

    所以,自己父母脱身以后,留下的信函不可能只有一封。就目前来看,就算写一封,而且就是当前的一封也不会留下太多线索。毕竟,龙帝还是帝国的统治者,没有被推翻。

    自己早就应该知道并且及时想到这一点。要不然,当初师傅和自己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呢,还不就是为了短暂的得到一个藏身之处。

    那这样看来的话当初失去记忆,就应该是父母所为。迫不得已的方法,可能当时的环境已经由不得父母过多去想。只是,希望荣院长能扶养自己长大,有机会了在帮自己告诉这一切。

    而荣院长失去记忆,也就能解释成是在保护自己的过程中被龙帝的手下意外造成的。整个大陆,真的具备造成他人失去记忆的武功,掌法,还有禁制几乎都不是人类精英还有黑白魔族所会的。

    只有天族,而天族一般是不会过问人族和黑白魔族之间的纷争的。天族是神秘的存在,那个怪物,据说当年也是天族的一员。不知道什么原因,才会被三代龙帝,依次血誓变作奴仆。

    那封信,既然没有太多的线索和消息。就只有继续带着三人一起前往濮阳。去以前的濮阳王府旧址,找到幻境,才算是能找到当年一切发生的源头。

    天亮后,龙啸宇和陈雯双双对对的在一起有说有笑。而紫玉呢,几次三番打算跟龙啸宇打岔说话,都被龙啸宇言语岔开。

    ‘’看来这个小气的主人,无视自己了。‘’紫玉有些无可奈何了。有种好心当作驴肝肺的错觉,不过也只怪紫玉没有好好学习透视术。

    龙啸宇早就偷偷摸摸学会了透视术的前两个进阶,达到了金眼的境界,一般物体早就看的一清二楚。也包括衣物鞋袜,换句话说只要龙啸宇愿意,这俩傻丫头时刻都是光光的。

    比如,龙啸宇今天早上无意中就发现紫玉为什么总是喜欢穿粉色的絷衣,因为她有种那里化作人形的时候留下了一个不大的粉色痣。

    而可爱粘人的,都可以叫老婆的陈雯就喜欢里里外外都穿青色的衣服。更何况,这小丫头发育的越来越丰满。导致有时候龙啸宇都感觉某个身体部位硬邦邦的不自然。

    身边又都是两大美女,一个大男人又不明白。师傅也没告诉龙啸宇这些事情。所以有时候,紫玉是刻意诱惑龙啸宇的,而陈雯就是无心之失了。

    话说回来,龙啸宇也没有太在意昨晚的事情。毕竟,也算看到了信封里只有十二个字,有几个没看太清楚。不过大致内容也就是让自己去濮阳王府找到线索吧。

    陈雯呢,欢欢喜喜的拉着自己的心上人。俩人一边赶路,一路有说有笑的。而紫玉呢,一路低头不语,也不知道怎么跟龙啸宇说。

    天阙宝物进化成人类呢一个大的弊端,就是看穿了人类的心思,总是不能委婉的去表达说明。总是直言快语的,而人类很容易误会。这就是,现在龙啸宇跟紫玉的矛盾。

    一个其实已经没在意了,只是有些气不过就等紫玉随口道歉。就打算就此翻过了,而另一个呢。想的太极端了,甚至认为自己主人很伤心了会不会不要自己了。

    “早知道昨晚就不那样了,唉。”紫玉心里默默的叹气,可世上又没有后悔药给她。就算有,天阙宝物也不能像人类一样消化掉啊。

    平时打打闹闹,龙啸宇也没放心上。紫玉也没太在意,还是很严谨的模样。也不知道这几日,自己是怎么了。有时候,就故意想去和龙啸宇撒娇,开开玩笑,甚至诱惑一下龙啸宇。

    要是陈雯这样做,龙啸宇也还能接受。俩人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况且这一路上也只有陈雯知道龙啸宇担心什么,想到了什么。

    紫玉是知道,却不知道怎么用人类的方式去表达说明。一两次,还可以直白,了当一些。时间久了,也就认为紫玉只会这样去行事风格。殊不知,紫玉也不想这样。

    中午时分,烈日灼心。越来越热,走到一处小河边的时候。龙啸宇终于忍不住,脱掉鞋袜,招呼着紫玉和陈雯到河边嬉戏玩耍。

    紫玉很是以外,但又转念一想。毕竟,龙啸宇严格来说也就是十五岁的孩子,虽然成熟了一些。可还有一些天性使然。

    想到这里,紫玉快步上去,也娇羞的拖去轻纱袜,露出自己秀美的脚。怯生生的一步步走到河边,感受着河水的清凉。

    再看陈雯,早就和龙啸宇一起打起了水仗。俩人互相用手不断把水破向对方,还都不示弱。紫玉呢,寻了一块干净的青石坐下。看着俩人在浅水滩边泼水玩闹。

    “紫玉,你也来呀。这水好清凉,要不大家都来洗个澡,赶了就好路程浑身都是尘埃。不舒服!”说完,三下五除二脱了个干净,不顾形象的往水深处就游去洗澡了。

    二女虽然有心与龙啸宇,可也不可能见过如此模样的龙啸宇啊。尤其是,那冤家的那话儿好像也挺。。。那啥。陈雯不知道龙啸宇是不是故意的,自己不小心看到了,满脸都是娇羞。

    不懂人事的紫玉,一不小心的看到了。虽然,也不太明白。可不知怎的,心中竟然欢喜起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和自己的主人有那个鸳鸯蝴蝶梦。

    要真是有,自己如何面对?是相公?主人?还是?已经茫然的还不止紫玉,龙啸宇游了半天,发觉自己也是赤身的时候则老脸一红。

    但是男人嘛,面皮要厚一点。嘿嘿的笑着看着陈雯,陈雯赶紧知趣的回到岸上,从龙啸宇的背包里找了几件衣物,害羞的递给龙啸宇。

    而后,就红着脸,又偷笑着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