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濮阳王府

    更新时间:2017-06-04 23:39:36本章字数:3185字

    ‘’一夜,又一夜。夜夜,夜夜。‘’龙啸宇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陈雯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心上人又在梦里不知道梦见什么了。

    昨天从小河边上岸后,就再也没有继续赶路了。因为,龙啸宇感冒了,还发烧了。陈雯觉得可能是在水里给自己师兄泼太多凉水才导致的。

    但其实是龙啸宇前一夜没有休息好所致,一夜没有睡好。赶路又赶的很快。出汗后,急急忙忙的下水打水仗。而后,上岸还光着上身。

    昨晚又是阴风阵阵的,龙啸宇只顾着在陈雯面前逞能。结果,半夜就开始像现在这样胡言乱语了。

    紫玉好像也不对劲,一天都脸红红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会儿害羞的说不要啦。一会儿又不知道怎么的,一副很委屈很难受的样子。

    只有陈雯,抱着还在发烧的龙啸宇。之前多少学过点医术,知道师傅临下山的时候给过几颗药丸是强身健体的。但是,又不敢胡乱的给龙啸宇服下。

    只得从自己包袱里找出两颗强身丹,这还是出家里母亲给她的。反正每次觉得练功,受伤了吃下很快就好了。

    可这会儿,龙啸宇还是没有见好。嘴里还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什么爷爷我会报仇的。什么,娘亲你在哪里。父王,父王。。。。。等等。

    其实,龙啸宇是由于心急导致心火旺盛。然后,加上一路上的劳累,以前白魔密探给他造成的旧伤也没及时制住。所以,发烧还只是小事,最怕内脏残余的毒素沿着血液经脉传染全身。

    心急的陈雯还是只能赶紧找来紫玉帮忙。紫玉还在发懵呢,被陈雯着急的样子和眼泪给吓住了。急忙问怎么了,才知道龙啸宇高烧不退。

    紫玉赶忙起身,快步来到龙啸宇帐篷里。龙啸宇双眼紧闭,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不断的出现。轻轻用手一摸龙啸宇的额头,异常的烫。

    其实,陈雯给龙啸宇吃的丹药要是在平时也没什么。现在龙啸宇体格虚弱不已,体内可以说是受到丹药刺激,卯足了劲在不断的想要散掉体内的热毒。

    ‘’只能先降温吧,没有其他办法了。‘’紫玉说着,准备运功帮助龙啸宇。紫玉示意陈雯把龙啸宇扶起来,然后自己盘腿而坐。准备开始用天阙神功《寒冰掌法》帮助龙啸宇。

    寒冰掌是很多高级修真人士度过天劫十五轮的象征,对于化为人形才不到一年的紫玉来说却是轻松平常的事情。

    只见紫玉左手平抬,寒气逐渐从紫玉的左手掌中慢慢散开。丝丝寒意,连一旁的陈雯都觉得这是不是就到了大冬天一样啊。

    紫玉运掌开始,然后发力一掌打在龙啸宇后背上。龙啸宇爆热的身体和寒冰掌快速交接后,龙啸宇整个人体温出现了下降的趋势。

    然而,龙啸宇体内突然红光突闪。宛如一条红色丝带一样的红光,开始聚集在龙啸宇体内。不断变得更红更亮,然后紫玉的寒冰掌上的寒气瞬间就被龙啸宇体内的红光全部吸干了。

    紫玉试图再次运功,给龙啸宇体内降低热毒。然而,龙啸宇突然睁开双眼。然后双手快速朝上,举过头顶。手掌上红光闪闪发亮。

    一个大大的龙字从掌内发出,打穿了帐篷上的布。而后,龙啸宇头一歪倒下了。再仔细一看,殷红的血液从鼻孔内流出。

    这还不算,下面的小帐篷也是异常兴奋的支起来了。

    二女不敢去看,又忍不住偷偷看了几眼。紫玉摸了一下龙啸宇的额头。高烧已经没有那么厉害了,只不过只有那里还是红红的。

    其他身体各处除了汗水外,感觉龙啸宇变了一个人。怎么说呢,以前的龙啸宇如同一个斯斯文文的书生。现在的龙啸宇,如同一个脱胎换骨的修真强人。

    皮肤感觉更加清奇,气色稍微差了点。但是,一早恢复的话估计还是能精神焕发的。陈雯本来没有太在意的,只不过用毛巾给龙啸宇擦拭身上的汗水的时候不小心又碰到了那个冤家的铁棍子。

    都一个时辰了,还是坚硬如初。记得有次回家省亲,母亲就曾问过陈雯和龙啸宇到了哪一步了。由其还是说的有些暴露,说什么男孩子不能老让他憋着,对身体不好。要想着点方法,帮他让他不那么受罪。

    可沉稳问自己母亲具体怎么办的时候,陈母只是用手大概示意了一下。但好像是出于害羞还是不太明白,当时陈雯也没太在意。

    现在龙啸宇这样,陈雯很是担心龙啸宇一直没有醒来就是这种原因吧。于是,陈雯出了帐篷看了看四周。紫玉还在自己帐篷里运功打坐,刚才耗费了不少真气。紫玉现在,也有些虚弱了。

    陈雯想了想,下定决心还是把龙啸宇那里发泄出来。要不然,龙啸宇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于是,陈雯用右手轻轻的扒开龙啸宇的裤子。那恼人的铁棍忽然就直直的出现了。

    陈雯突然觉得好喜欢龙啸宇的,至少未经人事的少女多少有些好奇。竟然用食指去拨弄那话儿,而那铁棍颇有意思的晃了两下就又直直的矗立不动了。

    陈雯也不知道怎么让这铁棍子变得软软的,家里的小丫鬟们常说男人那就是害人的东西,有时候刚刚喜欢,就停滞不前了。陈雯,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爱人。可现在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有些不雅。

    “算了,迟早是啸宇哥哥的人,豁出去了。”没想到陈雯竟然开口了,然后龙啸宇也不知道怎么了,有了很舒服很温柔的呻吟。

    龙啸宇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到了和陈雯坦诚相见了。龙啸宇抱着陈雯,没有一丝牵挂,卿卿我我的用最原始的赤诚拥抱在一起。

    两个时辰过后,龙啸宇终于醒来了。陈雯害羞的站在一旁,龙啸宇本想开口问她问什么害羞了。但是,又觉得自己下身好像湿漉漉的,不像是昨天裤子打湿了那种感觉,可又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

    等到龙啸宇能够起床时,已经是接近黄昏了。陈雯偷偷的去找了些干净的泉水,烧热了给龙啸宇冲好了一桶热水。让龙啸宇舒服的洗了洗个热水澡,还把紫玉留下的药丸给他服下,才回到帐篷里睡下了。

    紫玉也慢慢恢复了元气和体力。悄悄看了下龙啸宇的情况,便又放心的去睡下了。只有龙啸宇,还在一个人回忆那个梦。那个暧昧而又让他无限舒服,甚至可以说是很爽的梦吧。

    陈雯也做了一个梦,但又不像是梦。只不过,很像是那会儿陈雯和龙啸宇发生的最大胆,最让她感到羞耻,又无法自拔的事情。

    第二天的早上,三人都精神焕发的从各自帐篷里出来。三人各自一笑,收拾好行李然后把小木人唤醒。询问了有关濮阳王府的信息,就上路了。

    过了一条河,没走十多里地。就看到路边一个石碑,上面刻着‘濮阳界’。虽然,石碑上已经苔藓丛生了,但是濮阳界三字还是刚劲有利的。

    据说,龙神帝国州县一级的界碑划定就是老一代濮阳王在龙氏获得帝国统治权的时候。一笔一划亲自书写的,所以才会那么颇有境界。

    前方不远处,没有龙都那么宏伟的高大城楼。但也算是坚固的城门楼子,几个懒懒散散的守城士兵歪七竖八的拿着长矛在城门口执勤。

    龙啸宇上前去,摸出不多的两锭银子,打听着城内的事情。他没有直接的问王府在哪里,只是说着几个濮阳比较热闹的地方。如州府衙门,北新街,五山庙等等。

    其实,州府衙门到北新街口,就是以前的濮阳王府。不过,由于被宣布是叛军盘踞的地方。这十多年来,已经是杂草丛生,无人过去了。

    龙啸宇三人进城后,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带了斗笠,压的很低。不仔细看,基本看不到面容。尤其是紫玉那样美丽冻人,估计那些无赖闲汉会围着这个漂亮蝴蝶打转吧。

    以陈雯的身形,现在又是女扮男装了。只不过,昨天的那事儿过后。陈雯对龙啸宇更加是柔情似水体贴入微,搞得龙啸宇更加惊讶不已了。但是,对于那些相貌一般,甚至猥琐不堪的流氓闲汉而言。陈雯的眼中也是无情的,甚至是高傲的。

    原本十六年前,龙啸宇出生前一年。整个濮阳城,就数王府这里最热闹。车水马龙的拜访者,官员,商人汇聚于此。

    有来拜会老濮阳王的(因为龙啸宇的父亲是过继给前一代濮阳王的,老濮阳王无子嗣。),有朝中的大臣,官宦人家,京城巨富商贾来求一官半职的。

    当年太祖子嗣分封全国各地,不统兵政。只是有官位,世袭罔替和食役地方。老濮阳王就是太祖的子嗣,由于太祖兄弟声烛事件,骤然换了天下。老濮阳王心灰意冷,就逐渐不再朝堂之上躲到这里做逍遥王。

    太宗唯恐不能信服天下,又不能明着动手。只是,暗中用密谍司的人手除掉了老濮阳王的子嗣。然后,强行把自己的三儿子,也就是龙啸宇的父亲过继给了老濮阳王。

    由此,龙啸宇一家就此在濮阳慢慢有了根基和支持者。直到太宗龙帝一时头脑发热,带着太子出征白魔,惨遭失败自杀(其实是被现任龙帝手下毒杀)死于新化州一条小河里。也算是当年的报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