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1、黄昏邂逅美女总裁

    更新时间:2017-05-03 10:45:08本章字数:3021字

    吃完晚饭,林嘉伟换上整齐的礼服去上班,刚到门厅,一辆宝蓝色“奔驰”开过来,在宾馆前面的院子里停稳了,有客人来了!他习惯性地扯了扯衣襟,摸了摸领扣,斜视着玻璃旋转门里自己的身影,忍不住竖了一下大拇指:仪容端正,英俊潇洒,真是大帅哥!

    回头望去,“奔驰”车上走下来一个穿橘黄色中筒外套的大姐,金丝眼镜框边像是镶嵌了钻石,熠熠生辉,是个富姐!嘉伟心里嘀咕了一下,似乎有一丝儿紧张。

    2000年,嘉伟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守寡的娘要他补习一年再考,可是他早已厌倦了读书,回应说:“我一看到书本就头痛,还要做题、考试,家里还要借钱……不读!”

    娘生气了:“你打算在白云村这个山旮旯里过一辈子吗!”

    嘉伟不假思索地说:“我出去打工呢。”

    “就这么一点文化,看你将来怎么混!”

    “您别管,我一定混出一点名堂来。”

    邻居跑江湖的花大姐恰好在家,见嘉伟娘俩僵持着,赶紧过来打圆场:“他婶,伟伢子不爱读书,都这么大的人了,人各有福,你就别管了,随他去吧。”

    娘叹了一口气:“只能这样啊,这孩子太不争气了。”

    嘉伟想,反正自己智商不怎么高,不是上大学的命,就争辩说:“我只是不想读书,其他事情我什么都愿意做!”

    “那你去捡垃圾好了!”娘丢下一句,气呼呼地走了。

    嘉伟当然不想呆在山旮旯里种地,可是,除了种地还能干什么呢?正在犯难,花大姐过来了,在他肩膀上推了一把:“你呀,又惹你娘生气!”

    嘉伟满脸委屈说:“我真的不想读书了,她就是逼。”

    “不读书就不读书吧,你长得高大帅气,一表人才,我同沙城一家大宾馆老总很熟,推荐你给他当礼仪先生去,好不好?”

    “好,只要不读书,做什么都行!你帮我说道说道我娘吧。”

    “看你急的,就帮你这个忙吧,可要记得我的好处哟。”

    嘉伟傻傻地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晚上,花大姐同嘉伟娘说了一通晚,嘉伟娘终于被说服了,同意放嘉伟出去打工。

    第二天,从花大姐家借了一套西装穿上,嘉伟含着离别的眼泪毅然转身,离开了白云村那片熟悉而又亲切的土地,告别了倚门送行的娘,随花大姐坐着客班车小心翼翼地往陌生的城市沙城前进。

    花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沙城。花大姐领着嘉伟来到了繁华地段,嘉伟放眼看去,到处都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婀娜多姿地走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穿梭一样,嘉伟只到过县城清水镇,从来没有见到过沙城这么大的城市,只觉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他暗中鼓励自己把头颅拼命地抬高一些,嘉伟看到过一本杂志上有这么一句话,目光高的是欣赏,低的是流氓。看着富丽堂皇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还有价值万金形态各异的轿车,心里除了新奇就是羡慕。

    前面是一幢大楼,嘉伟抬头一看,赫然写着“沙城宾馆”四个大字。沙城宾馆是四星级宾馆,大厦前面是一个宽大的庭院,绿草茵茵,翠树婆娑,各种花卉盛开争妍。对着庭院是雄伟的大门,门前铺着红地毯。

    大城市里果然不一样,嘉伟尽量装得深沉和镇定,不给花大姐丢脸,但连自己也知道好像没有做到。一抬头,看见两个女人从另一个方向过来,同他们越走越近。前面那个女人中等身材,三十来岁,穿着高档,一头卷发。后面那个高挑苗条,十分秀气,应该是十八、九岁,两人左顾右盼的,在不紧不慢地走着。待她们走进了,嘉伟仔细一看,前面那女人珠光宝气的,漂亮的脸上眉毛间有颗痣。嘉伟不禁摸了摸自己眉毛间的痣,还好,比她的小。

    三十来岁的女人一边走一边甩着小背包玩,走近嘉伟他们时,突然将背包往后背甩去,结果背包从旁边朝嘉伟甩过来,一下子砸在嘉伟的眼睛上,哎哟!痛得嘉伟捂着眼睛蹲在地上。花大姐责备那女人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那女人赶紧蹲下来:“啊,怎么样,没大问题吧?”

    嘉伟想,大概我不该盯着她看吧,吃亏了,算了,就揩掉泪水说:“没问题。”

    那女人在嘉伟脸上摸了摸,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睛:“还好,没有砸瞎。”

    花大姐说:“什么话呀,无故砸了人你不道歉还说这样的话!”

    “道歉是虚礼,顶个屁用!”那女人斜了花大姐一眼,回头又捧着嘉伟的脸说,“帅哥,赔你五百块,好不好?”

    嘉伟张开眼,发现没有什么大问题,就站起来说:“算了,不要你赔钱。”

    “钱肯定要陪!”那女人回头说,“小翠,给帅哥五百块。”

    小翠说:“梅总,要赔这么多吗?”

    嘉伟也在想,要说赔嘛,五十块就足够了。

    那梅总有点恼了:“怎么这么啰嗦啊。”

    小翠掏出钱来,花大姐马上替嘉伟收了。

    等那两个女人一走,花大姐笑着说:“伟伢子,我看你这次出来会走两个运,财运和桃花运。”

    嘉伟不解:“为什么呀?”

    花大姐拍了拍装了五百块的口袋:“你看,还没上班你就得了钱还有美女主动搭讪你。”

    “主动?不会吧?”

    “你没看出来吗?那女人是故意甩你的。”

    “为什么呀?”

    “因为你是帅哥,她用这样的方式调戏你呗。”

    随花大姐走进沙城宾馆,花大姐打通了总经理的电话,告诉他人已经带到,总经理说,他现在忙,不能来,一切事情让叶佳仪处理。花大姐把手机递给叶佳仪,叶佳仪点点头,教嘉伟填表。填表的时候,嘉伟发现那些女服务员的眼光一个个向他射来,有的还在窃窃私语:“好帅啊”“简直是明星!”

    宾馆给嘉伟安排的工作是做礼仪先生,就是门童,嘉伟答应了,管他,先找个工作再说。花大姐叮嘱说:“伟伢子,宾馆可不像学校,不能乱跑啊,要听领导的话,好好干。”

    嘉伟连连点头:“是的,我知道了。”

    叶佳仪带他们来到一楼一阁楼,让嘉伟在那里安身。嘉伟放下行李,花大姐就走了。

    安顿好了,嘉伟躺在床上,这才发现自己就像摘下几天的茄子一样疲软,耷拉着头。西下的太阳光从窗户射进来,不是很猛烈,但被高屋上数不清的玻璃反照着,是那样的扎眼,剌得他几乎睁不开双眼。

    城市虽然有点生份,但有工作,能实现梦想,嘉伟强迫自己要像一滴水一样融入其中,即使被城市里的洪流冲着不停地往前走,也要努力适应,站稳脚跟。现在,嘉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总经理小看自己,更不能给花大姐丢脸,得干出点样儿来,给娘一个交代。于是,上班时打起精神留心观看,跑前跑后,尽力为旅客做好服务。

    下班后,保安赵和平来找他上街玩,嘉伟正想交个朋友,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闪烁的霓虹灯让人看去就亢奋。两个人刚接触,赵和平表现得很热情,嘉伟觉得他值得信赖,就把他当成了好朋友。才交谈了几句,两个人都觉得很投缘,就说起了各自的家庭,从前有趣的事情,嘉伟觉得下班后找朋友聊聊天,也很快乐。

    第二天,他们又相约去逛街。从舞厅旁边经过的时候,赵和平一个劲地往那边瞅。嘉伟没有进过什么歌厅舞厅,但在电影里看到过歌舞厅的灯就这样红红绿绿一闪一闪的,就像瞌睡人的眼,矇矇眬眬的。两个人口袋中都没有什么钱,不敢进去玩。

    嘉伟突然想起,出来两天了,应该告诉家里工作情况怎样,急着找公用电话给小牛打电话,让小牛转告,因为自家没有装电话。小牛是村支书的儿子,同嘉伟是从小光屁股一起玩大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嘉伟告诉赵和平,十岁那年,他和小牛打了一架,小牛打不过他,被他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看着小牛灰溜溜哭着跑回家,嘉伟犹如得胜将军一般凯旋班师。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开口报喜,就被闻讯赶来的娘骂的狗血淋头,娘甚至拿起棍子要打人,当然后来还是放下了。

    嘉伟说:“我打个电话回去,哪里有电话?”

    赵和平东张西望,抬手往一个小店一指:“那边有。”

    嘉伟冲过去,拨通了电话。

    打完电话,嘉伟长长嘘了口气,走在大街上,徐徐的夜风吹来,柔柔的,腻腻的,是一种说不清的味道,偶尔还会有一股热气钻入鼻孔。他感觉到了城市的繁华与迷离,慢慢地欣赏着城里的夜色,品味着城市的气息,还寻问了赵和平很多关于城市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