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2、磁性十足的歌声让她陶醉

    更新时间:2017-05-03 16:42:20本章字数:3021字

    赵和平比他知道的多,都不厌其烦地告诉了他,还给他介绍了同城里人打交道的技巧,嘉伟觉得赵和平性格很不错,很够朋友。在他的引领下,嘉伟对城里有着美妙的憧憬,暗下决心,要做出个人模人样来。

    礼仪先生月薪才一千二百块,当然工作也不太累,就是简单枯燥,上班就是站在宾馆门口,对客人躬身说:“您好,欢迎光临!”有的客人根本不懂礼貌,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昂着头走过去,让嘉伟很不爽。看着一些人开着名车,衣着光鲜,不可一世的样子,他先是发呆,接着就来了气:他们凭什么高高在上,我凭什么要对他们点头哈腰?嘉伟幻想有朝一日也像他们那样,出有名车,食有珍馐,玩有人伺候。可是,凭着自己高中的学历和在别人看来有点傻气的头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致富的高招。没有钱,没有帮得上忙的亲朋戚友,嘉伟只有叹息,也不敢挑剔做礼仪先生的工作。

    “哎哟!”正在值班的嘉伟刚一分神,院子里传来了一声娇柔的呼叫,寻声望去,金丝眼镜大姐歪坐在大理石台阶上。闪了脚了!嘉伟三步并做两步冲过去扶住她,关切地问:“扭伤了吗?”

    “不知道,好痛呢!”那大姐抬眼看了他一眼,见嘉伟一脸真诚,浓密的眉毛下,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泽。棱角分明的脸上鼻子高挺,脸庞白皙,透着深沉的冷俊,还有一米八几魁梧的身材,直觉得眼前一亮,搭着他的肩膀想站起来,谁知一用力,痛得“哎哟”一声,瘫软在他的怀里。

    坐台小姐叶佳仪赶了过来:“钱总,扭伤了吗?要不要送医院?”

    “不要吧,崴了一下,有点痛,兴许没有大问题。”

    “那就请伟哥扶你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吧。”

    在叶佳仪的协助下,嘉伟将那大姐扶起来,突然想表现一下自己:“钱总,我会点推拿按摩,要不要给您来几下?”

    那大姐露出惊喜的神色:“是吗,那太好了,麻烦你!”

    得到许可,嘉伟很激动,还有点紧张;将那大姐抱起来,轻轻放到大厅沙发上。第一次抱着女人,触摸着她那有弹性的肌肤,嘉伟感觉脸上热辣辣的,努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拿出叔爷爷传给他的推拿按摩术,先轻轻地捏,然后用力在脚踝处按了几下,又轻轻揉了揉。只三五分钟,那大姐就露出了笑脸:“帅哥,你真行,谢谢你啊!”

    “不用谢,小事一桩。”嘉伟一脸单纯,嘿嘿地傻笑着。这时,他才看清楚富姐是个丰满的女人,二十七八岁,脸上的皮肤细腻、平整而有光泽,身体曲线也不错。

    那大姐用新奇而又有点激动的目光打量着他,微笑着说:“我叫钱玲玲,住六楼,麻烦你送我上去,好吗?”

    叶佳仪推了他一把:“去吧,钱总的脚刚恢复,怕出意外。”

    嘉伟连连点着头:“好,好的。”

    叶佳仪再三叮嘱说:“钱总是贵客,要好好伺候,千万别大意啊。”

    “好的,一定。”嘉伟马上答应了,扶着钱玲玲走进电梯间,又扶到客房,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努力表现绅士风度。

    “啊,手机忘车里了,”来到六楼客房门口,嘉伟正要告辞,钱玲玲又开口了,“我呀,丢三落四的,伟哥,不好意思,麻烦你帮我去拿一下。”

    “好的,您稍等,这就去。”嘉伟接过了车钥匙,匆匆返回了电梯。

    几分钟以后,嘉伟把手机交给钱玲玲时,发现她的目光好温柔,好亲切,全然不是平时见到的阔人那种居高临下、目空一切的样子。钱玲玲微笑着说:“伟哥,刚来不太久吧?我长期住在这里,叫我钱总好了,我有腰酸肩痛的毛病,以后还想麻烦你做按摩呢。”

    “好的,很高兴为您效力!”嘉伟恭恭敬敬地答应。

    钱玲玲在嘉伟肩膀上温柔地拍了拍:“那就这样说定了?”

    嘉伟说:“好的,我一定随叫随到。”

    第二天中午,嘉伟刚吃完饭佳仪就来通知:“钱总约你晚上去酒吧,要好好感谢你。”

    嘉伟嘿嘿笑着说:“还有感谢啊。”

    “钱总是大款,会让你白干吗!”

    “可我也没有为她做什么呀。”

    叶佳仪笑了:“看把你美的,还故意玩谦虚,可要抓住机会哦。”

    抓住机会,什么机会?嘉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想去问问,佳仪已经走远了。他想,从她的表情看来,该不是什么坏事吧?就算了。人是奇怪的动物,高兴的时候,就会想入非非。嘉伟想,莫非我遇到贵人了?

    嘉伟不敢怠慢,下班以后,穿上新西装和新皮鞋,佩上新买的领带夹,早早来到六楼门口等着。钱玲玲一出来,他就迎上去躬身问候。上车时,他本来打算坐后座,钱玲玲执意要他坐副驾驶位,她亲自开车。这时,钱玲玲身上的香水味,扑面而来,让人沉醉,嘉伟忍不住狠狠吸了几口,感觉很舒爽。

    来到酒吧,钱玲玲向服务生一挥手:“来一瓶xo陈酿!”

    嘉伟麻起胆子怯生生地问:“钱总,xo陈酿是什么东西?”

    “洋酒,挺好的。”

    “很贵吧?”

    “不贵!只一千几。”

    还不贵啊,就一瓶酒,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呢。当嘉伟露出惊讶的神色时,钱玲玲说:“这酒味道不错,希望你喜欢。”

    “啊,哦。”嘉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从身边走过的红男绿女,一个个都很时尚华贵,心中不禁涌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自卑和失落。

    钱玲玲微笑着,看着他喝了一小口酒,亲切地问:“好喝吗?”

    嘉伟点了点头,嘿嘿笑着:“好喝,太好喝了!”

    “那就多喝几杯吧,可要尽兴啊。”

    “好的,您太客气了。”

    钱玲玲喝了一点点酒,吃了一点点菜,在一边看着嘉伟吃,不停地给他添菜。她太热情了,弄得嘉伟反而不敢多吃,只好埋头一个劲地喝酒。

    从酒吧出来差不多是午夜十二点,嘉伟有些头重脚轻。钱玲玲扶着他上了车,开到一幢茶楼前:“这家不错,喝点茶,醒醒酒,唱几首歌吧。”

    嘉伟一听唱歌就很激动,他原来是全校有名的男高音,可是,做礼仪先生规矩多,很压抑,加上囊中羞涩,进不了歌厅,今天正好发泄发泄,在这位见多识广的富姐面前露一手。就嘿嘿笑着说:“我也喜欢唱歌,只是唱得不怎么好。”

    钱玲玲笑道:“没关系,唱吧,快乐就行。”

    好容易等到茶过三巡,钱玲玲才说:“伟哥,咱们唱歌吧,我喜欢轻柔抒情的,帮我选吧。”

    这可是个难题,轻柔抒情的歌是什么歌呢?见她拿出了一盒香烟,放到了茶几上,就试探着问:“邓丽君的《点燃根烟》,怎么样?”

    钱玲玲笑道:“好啊,这首不难唱,就它吧。”

    嘉伟到电脑上选定了这首歌,随即,抒情的弦律流淌起来。钱玲玲抓住话筒唱了起来:“点燃一根烟,我的心像吐出的烟圈,倒满一杯酒,你的脸像苹果般娇艳。我多么希望你不会离去,我多么希望我们能再相聚,我多么希望,我多么希望能再遇见你,每当走过一条街道,我都在找寻你……”

    唱的不算特别好,但很认真,看得出来,她很投入,嘉伟痴痴地听着,内心激情澎湃。不禁感慨万千:爱情缠*绵,自己二十岁了,却什么也没有体会,这是多大的缺陷啊。嘉伟努力强迫自己不想这些,时不时热烈鼓掌,并献上花。

    钱玲玲兴奋地说:“听出来了吗?我寻找的就是你啊。”

    “啊?”嘉伟吃了一惊,“不会吧?”

    “你不信算了,总之我很喜欢你,”钱玲玲转头说,“不说这个了,请伟哥也唱一首吧。”

    嘉伟喉咙早就痒痒的了,仍然装做谦虚地推辞说:“只是我不会唱,唱不好。”

    “试试看嘛。”钱玲玲将话筒递过来。

    嘉伟接过话筒,决心一炮打响,先来了个“献给优雅漂亮的钱总”的开场白,说得钱玲玲笑得合不拢嘴。接着,清了清嗓子,手一挥就唱开了:“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以诚相见,心诚则灵,让我们从此是朋友。千金难买是朋友,朋友多了春常留,以心相许,心灵相通,让我们永远是朋友,多少新朋友变成老朋友,天高地也厚,山高水长流,愿我们到处都有好朋友,愿我们到处都有好朋友……”

    钱玲玲怔怔地望着他,嘉伟那浑厚、抒情、磁性十足的歌声让她陶醉。待他唱完,钱玲玲大叫起来:“伟哥,你唱得太好了,刚才还说自己唱得不好呢,忽悠我呀。”

    嘉伟嘿嘿笑着说:“没有呢,真的唱得不怎么好。”

    钱玲玲在他肩膀上掐了一把:“过于谦虚就不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