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3、那高挺的胸部顶在了心窝上

    更新时间:2017-05-04 10:38:35本章字数:3052字

    有点痛,嘉伟觉得很受用:“那,只要钱总喜欢,我就唱。”

    钱玲玲拍了拍他的肩膀:“唱吧,以后经常给我唱。”

    嘉伟嘻嘻笑道:“好啊,只要钱总不嫌弃,我就给你唱。”

    休息的时候,钱玲玲点了支烟:“伟哥,别看我在外面很风光,其实好孤独,好脆弱呢。”

    “不会吧,您是总裁,伺候您的人很多啊。”嘉伟将烟灰缸轻轻推了过去。

    “我说的是内心感受,你懂吗?”

    “不懂,怎么会这样呢?”

    钱玲玲直视着他:“你太年轻,是不理解。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简直是一张白纸!”

    嘉伟轻轻吸了吸鼻子,觉得这烟味道不一般,同平时闻到的很不一样,不禁盯着想看个究竟。他不抽烟,也不知道有女士香烟。

    钱玲玲伸了伸手,做了一个优雅动作,烟头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一撇嘴,将刚抽了几口的烟扔掉,叹了一口气:“今天咱们不说这些了,如果你想知道,改天我把我的故事说给你听,好吗?”

    嘉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礼貌地点了点头。这时,他对这位女总裁的感觉特别好,觉得她和气,体贴,没有一点架子;她的外表不是很性*感,但也漂亮,高贵中带有一丝霸气,让人觉得可以依靠。

    突然,钱玲玲来了激情,提议说:“伟哥,咱们去跳支舞吧?”

    嘉伟敬畏地朝她看了一眼,钱玲玲深目高鼻,白里透红的面皮,浑身散发着香气,嘉伟无法拒绝,就点了点头:“好,听你的。”

    钱玲玲站起身来:“舞厅距离这里不远,咱们步行过去。”

    走在大街上,宽敞洁净的街道,两旁一座座新造的摩天大楼高耸入云。街道两旁分列的商店,门前装饰着各式各样五光十色的广告,店内商品琳琅满目,说不尽的繁华景象。再看那些悠闲溜达的俊男靓女,搂肩挽腰,进进出出,真是天上人间。一对对恋人从身边走过,恩爱甜蜜,看着他们,嘉伟心头泛起了淡淡的苦涩。恋爱这词对于谁都不陌生,可是在当今物质至上的社会里,不是每个人都享有恋爱的权利。都说人生下来的时候都只有一半,为了找到另一半而在人世间行走。有的人幸运,很快就找到了,有的人却要找一辈子,还有的人根本就找不到。嘉伟自卑、无助、伤痛。人人平等,这是社会最大的谎言。其实人们在出生的时候,早就已经被决定半生甚至一生的贫贱富贵了。

    嘉伟想起了一本杂志上的一句话:男人的腰包是他的资本,女人的容貌是她的本钱。如果一个男人身无分文,一个女人丑陋无比,结果肯定很惨。嘉伟没有钱,面对社会不公平,不想抱怨,决心努力奋斗,争取自己最合适的公平。

    钱玲玲见他不说话了,就找了个新话题,亲切地问:“伟哥,你家是那里啊?”

    嘉伟低着头说:“白云村。”

    “距离清水镇有多远?”

    “七十多里,钱总熟悉清水镇吗?”

    “是啊,我老家在那里呢。”

    “啊,原来我们是一个县的人啊。”刚说完,嘉伟觉得后悔,这样跟她套近乎是不是失礼了?

    钱玲玲和蔼地点了点头:“是啊,咱们是老乡,今天在一起,真是缘分啊。”

    “啊,是的,是我的荣幸。”

    “家里还有几个兄弟姊妹?”

    “没有了,就我一个人。”

    “为什么呢?”

    “爹过世早……”

    钱玲玲沉默了一会:“那,你娘也不容易啊。”

    嘉伟赶紧说:“是啊,她养我受了很多苦,可我不听话,读书不上进,经常伤她的心。”

    说到这个,嘉伟真的很愧疚,眼泪都差不多出来了。钱玲玲不失时机地说:“那你就多赚一点钱给她,弥补弥补嘛。”

    嘉伟叹了口气:“我是想这样,可是做礼仪工资低,做不到呀。”

    嘉伟想起了老家的艰苦生活,住的房子千疮百孔,一下雨算要命了,外边小雨屋里中雨,外边大雨屋里中雨,外边要是下起了暴雨,嘉伟和娘都得出屋外去避雨。从懂事的那一天起,嘉伟一直盼望着娘某一天突然对他说:伟伢子啊,其实咱家有祖传宝贝,可以换来汽车洋房呢。可为了磨练你,让你长大后堪当大任,才没有告诉你,为的是让你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现在你长大成人了,是担当大任的时候了。”

    当然,这只是嘉伟的幻想。现在,进城了,找到工作了,他想的就是凭自己的决心、能力,改变家里贫穷的面貌。

    钱玲玲没头没脑地说:“你可以想点别的办法嘛。”

    嘉伟摇了摇头:“我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三无经验,没有办法啊。”

    钱玲玲看着他的眼睛:“那就等吧,会有办法的。”

    来到舞厅,钱玲玲微笑着挽着嘉伟走入舞池。她的举止显得渴望而热烈,跳舞时喜欢两人身体接触。嘉伟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经常有意识地躬起身躲着,避免她的刺激,可是钱玲玲偏偏要这么做,老是将他的肩膀拉了过去。有一次,钱玲玲用力大,两个人面对面碰上了,嘉伟感觉她那高挺的胸部顶在了他的心窝上,好舒服的。

    见嘉伟僵硬着,钱玲玲发话了:“不要怕嘛,亲近些,对,这样才优雅、舒服。”

    嘉伟只好靠过去:“好的。”

    钱玲玲朝他笑了笑,立起脚尖,出人意外地吻了他一口。嘉伟连忙侧过头,红着脸怔怔地望着这位高贵的女人。钱玲玲板起脸问:“伟哥,是不是不想和我跳舞啊?”

    嘉伟不想得罪她,马上解释:“不,不是的,我,我有些不习惯。”

    钱玲玲笑了:“男子汉不要这么拘谨啊,思想解放些嘛!”

    嘉伟看过一些表现男女跳舞调情情节的电视剧,但在公开场合下被女人这样骚扰,还是感到十分难堪,他的脸胀得通红,心里忐忑地狂跳着。

    散场时,钱玲玲接了个电话,对嘉伟说有事先开车走了,让嘉伟一个人走回去。走在回宾馆的路上,嘉伟想的很多,想到堂兄坤哥出去打工吃过得很多苦头,心想,为什么城里人讨厌乡下人呢,难道穷人天生要被看不起?嘉伟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因为只有这样,仅存的一点自尊心,才不会被蹂*躏至体无完肤。一个人沿着街灯无法照到的树荫下走着,发现一股馒头的面香味从什么地方,闯进鼻孔里,忍不住左顾右盼,发现香味来源是一家天津包子铺,就过去买了几个,狠狠吃了个饱,像是在吃掉心中的不平一样。

    受坤哥打工被骗的刺激,嘉伟产生了不劳而获的想法,梦想幸运之神特别青睐他,他一锹下去就能挖出一口泉水井,里面不断有财富涌出来。嘉伟希望,什么时候自己口袋里的钱能多起来,过上扬眉吐气的日子。

    第二天,钱玲玲替嘉伟向宾馆请了一上午假,让他好好休息。嘉伟就放心睡觉,也不知道睡到了几点,往日起床都是娘叫醒的,没有她这个定时闹钟,还真不习惯。嘉伟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窗外,早过了吃早餐的时间。干脆慢条斯理地坐在床边打瞌睡,甚至想再睡个回笼觉。可他记起了花大姐说过的话,告诫自己要加强自律,每天早上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做晨运。这样在锻炼身体素质的同时,让自己精神焕发,免得让人看不起。

    嘉伟给自己的晨运分为仰卧起坐和俯卧撑,不过他的这两种运动和别人有点不一样。他的仰卧起坐和俯卧撑是分开做的,仰卧起坐分解为仰卧和起坐,俯卧撑分解为俯卧和撑。他决定现在就开始训练,循序渐进,将身体练得棒棒的。他还悄悄跑到书店买了几本关于口才、礼仪方面的书。到大都市了,同别人打交道的机会很多,如果还是像原来一样半天憋不出几个字来,会被别人嘲笑的。于是,嘉伟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闲暇时间,经常训练口才、锻炼说话的胆量,尽管进步不是很大,也有一定的长进。

    训练完了,嘉伟到一楼食堂简单吃了点东西,一个人在走廊上闲逛。宾馆里总会有络绎不绝的人进进出出,进来的时候一副心急如焚、火烧火燎的样子,出去的时候悄然无声。旅客中那些权贵巨富,一个个道貌岸然。嘉伟看着,心里只有轻蔑。

    为了净化眼睛,嘉伟只好往后院走去,看见客房部服务员杨瑶玉过来了。嘉伟还不怎么认识,从制服上知道她是同事,就朝她笑了笑,算是打招呼。杨瑶玉笑了笑,热情地问:“你就是新来的林嘉伟吧?”

    嘉伟点了点头,按照口才书上指点的说:“是啊,请姐姐多多关照。”

    杨瑶玉友善地说:“伟哥,以后大家互相关心吧。”

    嘉伟就做了自我介绍,杨瑶玉也简单介绍了自己。嘉伟想,同这么个漂亮热情的美女做同事交朋友,真是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