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4、兴奋只有几天就有点腻了

    更新时间:2017-05-08 13:36:09本章字数:3006字

    下班了,杨瑶玉主动来叫嘉伟去看他们打麻将,嘉伟没事,跟着去了。

    打麻将的主角是宾馆总经理的外甥女赵玉岫,赵玉岫看见嘉伟,觉得他帅呆了,眼睛一个劲地朝他瞟,老是颐指气使地要嘉伟为她倒茶。嘉伟不仅仅帮他们倒茶,还要替他们跑腿找零钱什么的,俨然成了他们的下人。

    一次嘉伟帮赵玉岫递饮料,递到她面前时,这位漂亮性*感的公主尖叫一声,失手打翻了杯子,让饮料洒到自己的胸部上,捂着胸口,频频退后,一副被色*狼侵犯的样子。嘉伟不知所措,打算上前帮她揩拭干净,又觉得那部位太敏感,不妥,愣在那里。赵玉岫喊道:“伟哥,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给我揩干净啊。”

    嘉伟嗫嚅道:“这,这行吗?”

    赵玉岫瞪着眼睛说:“怎么不行,你只有打翻饮料行啊!”

    嘉伟想,饮料明明是你自己弄翻的,怎么赖我身上呢,还是杵在那里没有行动。

    杨瑶玉在一边提醒说:“伟哥,岫岫叫你揩你就揩嘛,她说行就行。”

    嘉伟战战兢兢地拿起纸巾,在众目睽睽帮她揩拭。谁知,邻桌张志军一起身,撞了嘉伟一把,由于惯性作用,嘉伟身体一偏,恰巧撞在赵玉岫的怀里,双手捂住了她的双*乳。

    “啊!”嘉伟吓得大叫起来,他想,糟了,等着挨一巴掌吧。谁知,赵玉岫不仅没有发作,还温柔地问:“伟哥,没吓着吧?”

    张志军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岫岫。”

    赵玉岫说:“你一双眼睛给狗吃了啊,差不多将伟哥撞倒了。”

    杨瑶玉说:“志军,这次算你运气好,撞了伟哥,如果撞了岫岫,只怕你要脱层皮!”

    赵玉岫笑笑说:“瑶瑶,算了,伟哥不计较,今天本美女心情好,也不同这小子计较。下次再这样就没有这么便宜他了。”

    张志军赶紧道歉,算是过关了,待赵玉岫坐下,回头狠狠地瞪了嘉伟一眼。

    嘉伟想,瞪我干什么呀,是你自己闯了祸!

    从麻将室出来,嘉伟还在庆幸赵大公主没有发脾气,可心还在砰砰直跳,好险啊。杨瑶玉跟着过来了,心底细腻的她很关心人,提醒说:“伟哥,出来这么久了,给你娘买礼物了吗?”

    “啊,礼物,我倒忘了,你说,买什么好呢?”

    “买点家里实用的就行了。”

    “可我没有钱啊。”

    “哈,找我借嘛,到时花大姐来了,你什么都没有,拿什么给你娘捎去啊?”

    “是啊,谢谢你,我明天就去买。”

    杨瑶玉刚走,赵和平过来了,两个人靠着栏杆聊开了。谈到社会不公现象,贫富悬殊,两个人找到了共同语言,都愤愤不平。赵和平叹了一口气:“有什么办法呢?有权有钱的人一餐饭食,你要劳苦二三年;有钱人住的一幢房,你辛苦劳动积累三代人也不一定能买到。你甘心愿意过当牛做马,吃的猪狗一样的日子吗?你心甘,我不甘心呢!”

    嘉伟嘟哝道:“谁甘心啊,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啊,天上又不掉钱下来。”

    “我是说,要想办法,找机会嘛。”

    “机会?哪里有什么机会呢,你有亲戚当大官,有权帮你忙吗?”

    “没有。”赵和平又一次摇着头,默然无言,是啊,想过比一般人好的日子难啊。

    “那就老老实实地过,别想那么多了,咱们总不能去偷,去抢吧?”

    赵和平回过头来,神秘地说:“听人说,有的帅哥一夜暴富了。”

    嘉伟瞪大了眼睛:“暴富?捡到金子了?”

    “不是,有人傍富姐了。”

    “傍富姐,那怎么傍?”

    “就是陪她睡觉嘛。”

    “那,帅哥肯做这个吗?”

    “怎么不肯,有钱赚,还有快乐呢。”

    嘉伟没话说了,一个人默默起身,准备回房。突然,赵和平一把拉住他,叫了起来:“伟哥,你这么帅,有条件啊,傍个富姐吧?”

    嘉伟回身挥拳就打:“该死的,你才傍富姐呢。”

    赵和平也不躲:“我是想傍,可我不是帅哥,没有条件啊。”

    确实,赵和平也没有胡乱恭维嘉伟。嘉伟身材伟岸,那张的脸生得极其帅气,不是传统的眉清目秀,而是现代的性*感刚毅。单薄的眼皮,眼尾微微向上挑起,深黑的瞳仁里满是忧郁的阴霾,鼻梁挺直,十分生动含情。脸上的皮肤极其紧实,透出淡淡的光泽,充满了生气。无论怎么看,都是犀利另类的男性奇葩。

    晚上,回到自己房里,在小阁楼简陋的卧室里,尽管折腾了一通宵,嘉伟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起昨天的经历,预感自己的命运将会发生重大改变,也许是机遇,也许是陷阱。他有点兴奋,有点渴望,又有点疑惑、恐惧和不安。由于想得太多,嘉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了很久很久,直到一阵敲门声把他唤醒。

    敲门的是叶佳仪,一见面就神秘地说:“胡总说,你不用到门厅值班了,搬到二楼我旁边那间房去,以后的工作就是听钱总调遣。”

    “那,是做什么工作呢?”

    “别问,到时候就知道了。”

    佳仪撇了撇嘴,做了个鬼脸,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嘉伟本来想问个明白,后来一想,管它!反正是总经理安排的,服从就是了。

    在佳仪的引领下,嘉伟搬到了二楼的单人房,有卫生间、床、沙发和茶几,让他激动的是,窗下写字台上面有一台新电脑!

    这时候,QQ推广只有一年多,相当时尚,年轻人都在玩,还相互交流经验。城里的人聚在一起都说这个。嘉伟也喜欢,如今有了电脑,真是上天赐给的恩惠啊。嘉伟冲过去打开,认真调试了一番。年轻人学东西快,不几下就加了QQ,还很快找到了网友,尽情地玩了起来。这时,嘉伟打心底里感激钱玲玲,让他有如此的待遇。也感激花大姐,带他进了城,在沙城宾馆找了工作。

    正当嘉伟以忐忑不安和好奇的心理准备迎接新工作的时候,钱玲玲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新工作没有着落,到底是做什么呀?跑到总经理办公室去问胡总,答复是:“歇着吧,急什么,闲着还不行啊,工资照发!钱总去香港了,回来了会通知你的。”

    “啊哈,不急呢。”工资照发,吃了定心丸,嘉伟不好再问。

    胡总嘱咐说:“也别闲着,多学学礼仪什么的,去掉身上那股土气。”

    嘉伟连连点头:“好的,我知道。”

    嘉伟带着满腹狐疑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总觉得事情太蹊跷了。做了半个月的礼仪先生,嘉伟尝到了人间冷暖,辛酸艰难,如今解放了,自然要阳光帅气,扬眉吐气一番,将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穿出来,还是觉得比别人的差远了。看着人家衣着光鲜,嘉伟摸了摸鼻子,看来得找个时间去添加几件新衣服了,毕竟现在可不是在白云村的大山里,整天穿着老土的衣衫,会被人看不起的。

    以后,一连三个星期,嘉伟都是无所事事,自然就想起了钱玲玲,可是,一直都没有看见她的影子。闲得无聊的时候,他想,钱总呀钱总,怎么一去这么久?闲得无聊的日子实在难熬呀!看电视看腻了,就上网聊天、玩游戏,还是没味。佳仪转来胡总的话说:“伟哥,不管有没有事,你就呆在宾馆吧!”

    嘉伟正儿八经地答应说:“好的,遵命。”

    每天,嘉伟除了吃饭就是玩QQ,聊天聊累了,就玩QQ游戏,忙得不亦乐乎,也兴奋得找不到北。赵和平他们知道他有电脑,也来借着玩,开初嘉伟还不想让他们玩呢。

    有时,赵玉岫也过来借电脑玩。嘉伟想,你舅舅那里不是有吗,怎么找我借呢?他不知道赵玉岫喜欢他,只知道这话不能说,人家大美女来你这里是看得起你呢,别不知好歹啊。就笑脸相迎,还认真伺候她。当然,他的热情让赵玉岫也很受用。

    可是,兴奋只有几天,后来就有点腻了。宾馆毕竟不是白云村,没有那么自由,没有那么多玩伴,也没有那么广阔的天空。晚上,和衣躺在床上,嘉伟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孤独,刚好二十岁的他,一个人在外面打拼,感觉无所适从。在他看来,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喝着啤酒,同一帮狐朋狗友对着电视里的球赛大呼小叫,拍桌子跳脚互相咒骂。可偏偏进了这沙城宾馆,又遇上了这神秘的、年龄比自己大一倍的钱总。他觉得自己正走在一条景色宜人同时也充满了悬念的路上,新鲜而又刺激。信步来到后院,看鸟雀在树上打架嬉闹,对自己说,你呀,出身农村,家里太穷,打一份闲工,前途无望……

    “没劲!”嘉伟捏着左手腕上的长命富贵镯说,右鞋跟在地上狠狠踢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