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6、她是胡总的,自己是痴心妄想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8:07本章字数:3017字

    嘉伟不知所措:“啊,不是,随便走走。”

    “哦。”佳仪应了一声就往前走,嘉伟不好再跟着她,就从走廊往餐厅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一扭头,发现佳仪转身又上楼了,就从餐厅旁边的楼梯快速跑到第五层楼梯间等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好强忍着,不让她看出来,假装是碰巧遇到。等了好久,佳仪才出现在楼梯口,嘉伟就迎上去:“好巧啊,又遇见了。”

    佳仪轻轻一笑:“是吗?”

    嘉伟当然不想就此罢休:“在忙什么呀?”

    “胡总叫我收集旅客的留言本,看看有没有特别重要的意见建议。”

    “咱们真是有缘啊,呵呵。”

    “宾馆就这么大,碰见了不奇怪。”

    “那是,那是。”嘉伟没有话说了,心里堵的慌,看见她提着一篮子留言本,就跑过去:“多沉啊,我帮你提吧。”

    佳仪回头笑了笑:“怜香惜玉啊?不用,能提得动。”

    李梅过来了,看着这一幕,笑道:“帅哥追美女,风景啊。”

    嘉伟红着脸说:“别乱讲,刚好碰见,只是说说话。”

    李梅咯咯笑着:“糊弄谁呀!你向她献殷勤我都看不出来吗?”

    见嘉伟很窘,佳仪就给他打圆场:“伟哥,别理她,这家伙疯疯癫癫的,嘴巴没关风,一说话就没个正形!”

    在沙城宾馆这个狭小的生活圈子里,每个人都承受着无形的压力,嘉伟想,这远远比不上读书的时候,无拘无束,能尽情享受青涩年代的美好。高二的时候,周围开始有男生女生偷偷恋爱了,他们每天都那样开心,偶尔几个大胆的腻在一起,让人看起来有点难为情却又有点说不出的羡慕。高三毕业的时候,镇上几个漂亮女同学在较着劲接近嘉伟,他也想接受,一想到自己出身偏远农村,家境贫寒,又退却了。

    而今,乖巧伶俐的佳仪也是可望而不可及啊。

    佳仪走后,李梅小声告诫他:“追美女可要找准对象啊,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嘉伟想起了杨瑶玉说的话,小声说:“我知道,她名花有主了。”

    “就是,要追就追个靠得住的,只要不让钱总知道就行了。”

    “那,谁知道谁靠得住呢?”

    “动脑筋去想啊。”

    嘉伟没有话了,心想,我只喜欢她,别人靠不靠得住关我什么事!

    下午,从街上回来,在大门口又碰到了佳仪,嘉伟大着胆子邀请她:“请你到我房里去坐坐,你有时间吗?”

    “没有空,改天吧。”说着,佳仪走到服务台坐下,全神贯注地看电脑。

    嘉伟很失望,又很无聊。做礼仪先生这样程式化的工作,给了他无形的心灵封闭,这样久居牢笼的心灵,遇到钱玲玲的微笑,这样的关怀,当然会成为了他生命中温暖的阳光。而佳仪,却是嘉伟心中皎洁的月光啊。

    晚上,佳仪回房休息,嘉伟又向她发出邀请,请她来房里坐坐,佳仪拒绝得理直气壮的:“咱们是邻居,天天见面,不用串门。”

    “啊,哦。”嘉伟碰了一鼻子灰,伤心得说不出话来。

    失落的时候,他只希望钱玲玲快点回来,续写那个刚刚开了头的故事。

    第二天一早,嘉伟打开房门,准备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只见身着端庄制服的佳仪也从房里走出来,很庆幸这么碰巧,就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嗨,佳仪早。”

    “你好!”佳仪小声回了一句,匆匆往前走。

    嘉伟紧追几步,小声问:“上班去吗?”

    “是啊,不像你,什么事也不要做。”语气好像不怎么友善。

    嘉伟还想说什么,佳仪转过头去,轻轻咳了一声,眉头不由自主地微微皱起,眉间皱出好看的小褶子,瞪了嘉伟一眼,挎着小包就朝楼下走去。

    嘉伟从她双眼的深邃中看到了挥之不去的拒斥,很失望,又没有办法,就不再说话,痴痴地看着她离去,望着空荡荡的楼梯间出神。

    这时,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嘉伟回头一看,杨瑶玉过来了,好像刚刚沐浴,丰腴水嫩的身姿让人联想翩翩。杨瑶玉心底细腻,看出嘉伟心情不怎么好,微笑着问:“伟哥,你脸色多云,不是失恋了吧?”

    嘉伟装作轻松地说:“没有啊,我恋爱都没有谈过,怎么会失恋呢?”

    “我看你有什么情况。”

    “没有,真的没有,可能昨晚没有睡好吧。”

    “别遮掩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同我说说吧,或许我能帮你呢。”

    “没有啊,不用你帮。”

    杨瑶玉走近了,看着嘉伟的眼睛:“不是因为佳仪吧?”

    嘉伟被人家看出了秘密,急了:“千万别乱说啊,不是的,怎么会呢。”

    杨瑶玉哼了一声:“装什么呀,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告诉你,别那么痴想了,那是不可能的,我可是真正关心你啊,信不信由你。”

    嘉伟不想同她说这个了,就说:“好,我信你。”

    受了两个女人的刺激,嘉伟心里很不爽,觉得了无趣味,就折回房里,穿着自以为剪裁合体的深蓝色西装,露出红黑相间的衣领,坐在电脑前,微微眯着眼睛,唇上勾着浅笑,漫不经心地敲打着键盘开始在游戏中厮杀,手指舞蹈一般跳跃着,敲打出一串串炮弹,射向目标。早晨的阳光穿过澄净的窗子散落在他周围,玻璃上闪着耀眼的光彩,清爽的节奏淡淡地环绕着房子里静谧的空间,还真是在无聊中找到了快乐逍遥。

    晚上,佳仪同杨瑶玉她们上街去了,当班的是兰香,嘉伟感到大过厅时才知道消息的,不能赶上她们,就坐在一楼大过厅同兰香说话,实际上是等佳仪回来。一个小时以后,佳仪回来了,连看都没有正眼看嘉伟一眼,只是同兰香交代了几句,拎着夜宵往二楼去了。嘉伟马上起身,跟在她的身后。进了走道,昏黄的灯光照着佳仪的背影,嘉伟感觉这就是现实中的精灵,精灵就在眼前,就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又不敢走得太近,心里像翻倒了五味瓶,不知道是甜蜜还是酸涩。

    嘉伟觉得自己和佳仪就好像皓月和繁星,自己只是她身边一颗不起眼的小星星,只希望一直陪伴着她,守护着她。

    等佳仪进了门,嘉伟才小心翼翼回到房中。附耳于墙上,见隔壁没有任何动静,心想,大概她太劳累已经睡着了,算了吧。事实上,就算她还没有睡我又能怎样!

    嘉伟终于知道佳仪爱吃小吃了,第二天晚上,特地上街买了一些,敞开门等着她回来。听见她开门的声音,嘉伟提着小吃冲过去:“佳仪,吃这个吧,刚买的,你肯定喜欢。”

    哪知,佳仪一点都不领情:“我不喜欢吃这些呢,留着你自己吃吧。”

    嘉伟嗫嚅道:“昨……昨天你不是在吃这个吗?”

    佳仪哼了一声:“昨天是昨天,今天不喜欢了。”

    嘉伟还想说什么,佳仪将小吃用力一推,“嘭!”的一声关上了门,不小心将嘉伟自己都不舍得吃的小吃撒得满地都是。嘉伟的心在滴血,但没有责怪她,只是嘲笑自己自作多情。她长得那么迷人,还是胡总的人,自己简直是痴心妄想。我和她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相交一样。之后,嘉伟又恨恨地想, 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因为你长得漂亮吗!都让胡惠和那老色*鬼包*养了,还在我面前装横,我不稀罕!

    过后,嘉伟又有点想不通,不爱我就不爱我,好好说不行吗,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又一想,自己也真贱,明明知道她是胡惠和的人,还想她做什么呀。 嘉伟很生气,也很难过,胸腔里像被挖了心肝一样空虚,这个女人怎么能这样待我啊!

    这时,嘉伟感觉浑身冰冷,心也冰冻,强打起精神蹲着身子慢慢捡起小吃,不能留下“罪证”。地板脏兮兮的,应该尽快弄干净,否则被别人知道了将成为特大新闻,他不想成为大家谈论取笑的对象。

    捧着小吃残渣放进垃圾筒,回到房里,嘉伟拿拖把擦干地面,冲洗干净手上的污垢,老老实实进了房,心还在滴血。

    嘉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点埋怨自己出身贫寒,连心爱的女人都没有资格去追求。埋怨老天,总是拿走他最好的东西。

    想起有些天没有打电话给娘了,嘉伟跑到服务台拨了陈爹家的电话号码,同小牛约定了娘接电话的大概时间。过了一会,电话铃响了,是陈爹家的电话来了。嘉伟知道是娘打来的,再拨过去,亲切地叫道:“娘,是我伟伢子!”

    娘问:“最近过得好吗?”

    听娘的声音,心情应该很不错,嘉伟赶紧说:“还不错,我给你买了点衣服。”

    娘笑道:“买什么衣服啊,我有穿呢。”

    “什么时候我托花大姐捎回去?”

    “随便呢,我不急着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