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7、想看我你尽管正眼看

    更新时间:2017-05-09 10:53:51本章字数:3029字

    打完电话,嘉伟心里感觉轻松了许多,回房后倒头便睡,一直睡到大天光。

    第二天晚上,在大门口又碰到了佳仪,嘉伟还是不死心,大着胆子邀请她:“咱们是邻居,请你到我房里去坐坐,你有时间吗?”

    “没有空,改天吧。”说着,佳仪走到服务台坐下,全神贯注地看电脑,头也不回,就像躲避鬼魅一般躲着他。

    嘉伟心头一紧,这才记起杨瑶玉的话,她是胡总的,自己虽然是近水楼台,可也是不能得到月亮的。踉踉跄跄地走到户外,天虽已黑了,大街上灯火辉煌,亮得连一支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回头看沙城宾馆,高耸在沙河边大街中心,大厦上五彩滨纷的霓虹灯,不断地变换着图型色彩。啊,大城市流光溢彩的夜晚真是充满梦幻,久居山村的嘉伟,如入梦幻世界,眼花缭乱,看得头脑发热,浑身酥软,这才慢慢忘却佳仪给他的不快。

    不一会,起风了,树叶在飘飞,要变天了吧?抬头看着天边滚滚而来的乌云,遮掩着让嘉伟悲痛的繁星,那低沉的乌云几乎压在他的头上。嘉伟觉得闷热的空气清凉了许多。以他多年夜观星宿的经验,知道今天晚上要是不下雨,明天可能就会下雨。

    算了,回去打游戏吧,就调出了个游戏,用雷霆剑狠狠刺杀狼群,发泄心中的郁闷。狠狠劈了几剑,狼群就被撂倒了一大片,嘉伟的心情少许有点好转。

    可是,吃了大亏以后,狼群落地后就学乖了,不敢再临空一跳。可是,野狼也不会善罢甘休,稍微休息一会,发动迅猛攻势,瞬间血盆大口就在身边张开。嘉伟再次身临险境……情急之中向上一跃,逃离狼口。这时,一只反应敏锐的野狼随之跳起。这条野狼的毛发柔顺、颜色较深,而且体型也比一般野狼要大,看起来很有威胁。

    嘉伟有经验,知道这野狼肯定是狼王。野狼王做为15级BOSS,攻击力其实不比二十级普通怪差多少。在新手村里,几乎是无敌的,是劲敌。

    劲敌才有挑战,嘉伟惊喜若狂,没想到把野狼王给引来了,手中也不含糊,电光火石间,朝它劈出蓄力待发的雷霆剑。

    这招雷霆剑威猛,攻击力很大。十五级的野狼王BOSS一下子被嘉伟劈出三丈开外,一身柔顺的毛发被雷电烧焦,一片焦臭,黑烟袅袅。嘉伟兴奋异常,心里念道:怎么样,滋味好受吗,敢跟我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一落地,嘉伟立即使出抱月刀,左右开工,顷刻,四条野狼就被碎尸万段。

    狼群失去了野狼王的指挥,虽然它们临危不惧勇往直前,却已经没有凝聚力和协调作战力了,被嘉伟几下就斩杀完毕。

    这时,蛰伏在地的野狼王,浑身突然冒起了雷电,犹如电蛇一般的四下闪动,毛发由黑变成紫色,身形一下子拉长了近乎一倍。血盆大口两侧的獠牙也拉长了,越显锐利。野狼复活了,竟然能够择人而嗜。

    嘉伟想,你想东山再起,没门!大叫道:“雷疾狂狼!”

    万分之一机率的魔兽进化,竟然被我遇到了,真是幸运啊。

    雷疾狂狼30级BOSS脱离野狼低贱身份,拥有的攻击力不小,拥有“落雷术”“连环闪电”等雷系魔法,它进化后仿佛要昭告世人一般,一声狼嚎,声震寰宇,清越无朋。白光闪烁间,它身边立即出现四只同它相比个头略小的雷疾狼,朝嘉伟扑来,嘉伟迅速升腾起了万箭穿心般的疼痛,几乎窒息。

    嘉伟突然觉得野狼就是胡惠和,在掠夺他的幸福,炫耀他的战果,顷刻升起了漫天怒火,发誓要让这几只狼化为齑粉。

    雷疾狂狼口中喷出一道紫色连环闪电,嘉伟决心拼死一搏,将胡惠和打败,也不躲闪,迎面扑去。那道闪电劈在他身上,脑袋上立即显示出—523的血量。30级雷疾狂狼BOSS,不再是羸弱的野狼,随口一道闪电,就让嘉伟少血三分之一。

    嘉伟连忙补红,使出整装待发的野蛮冲撞,撞向雷疾狂狼。巨大的撞击力,把体型有一丈长的雷疾狂狼撞得血气翻滚。身份尊贵的雷疾狂狼被激怒了,低声咆哮。那四只雷疾狼听到命令后,呈四面包抄之势围拢嘉伟。

    嘉伟再次使出雷霆剑,一道雷光电闪瞬息划破天际,劈在雷疾狂狼的身上。可属性相同,血量微乎其微。这时候四只雷疾狼攻势已到,嘉伟的抱月刀再次使出,一下子就把四只雷疾狼砍杀出不少血量,使它们倒退而去……

    突然,隔壁开门声传来,嘉伟知道佳仪回房了,就下了线。他想,不知她现在心情如何?以后怎么同她打交道?

    嘉伟知道不能过去敲她的门,否则只会招致她的反感,很失望,又很无聊。他只好去想别的事情,想起了多日不见的钱玲玲,做礼仪先生这样程式化的工作,给了他无形的心灵封闭,这样久居牢笼的心灵,遇到她的微笑,这样的关怀,当然会成为了他生命中温暖的阳光。而佳仪,确又是嘉伟心中皎洁的月光啊。

    失落的时候,嘉伟只希望钱玲玲快点回来,续写那个刚刚开了头的故事。

    七点过后,嘉伟坐在大厅沙发上,看着服务员们从住宿楼出来,花蝴蝶一般朝餐厅而去,经过他身边时,不时对着他指指点点,抿嘴一笑。才从乡下出来不久,就被人像看珍稀动物一样看着,品评着,嘉伟感觉有些羞赧。

    那就离开这里吧,去哪呢?好像也没有什么恰当的地方,那就回房打游戏去吧。嘉伟正要起身,忍不住朝服务台看了一眼,千娇百媚的佳仪敲着键盘看着屏幕正在整理客户资料,客房部的王楠辉昂着头挺着胸过来了,轮廓分明的嘴唇涂着玫瑰色的唇膏,仿佛一颗成熟的樱桃,明亮的双眼迷蒙著一层湿润的雾气,给人妖里妖气的感觉。娇躯山峦起伏,柔情无限,让好色的男人忍不住浮想联翩,至少多看几眼。她上身是一件银色的短袖束腰衬衣,粉红色的乳罩半隐半露,十分性感,浑身上下都绽放着不一般的诱惑。

    王楠辉夸张地张着嘴说:“伟哥,刚才偷看佳仪看了几眼啊?”

    嘉伟心虚,赶紧否认:“我,我没有偷看。”

    “切,骗谁呀,”王楠辉又是诡谲一笑,“伟哥就爱骗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一直在偷看她呢,眼光色色的。”

    嘉伟赶紧否认:“没有啊,真的没有。”

    王楠辉盯着他:“有就有,男子汉敢做敢当的,怕什么嘛。”

    嘉伟不想同她纠缠这个了,麻起胆子说:“就算偷看了也不算犯法啊,你这么漂亮,我还在偷看你呢。”

    “是吗,真的吗?”王楠辉来劲了,一把拽住嘉伟的胳膊,“想看我你尽管正眼看,不用偷偷摸摸的。”

    嘉伟学着别人嬉皮笑脸的样子说:“怕你剜了我的眼睛嘛。”

    王楠辉斜了他一眼:“把我当三岁孩子哄吧?到底是在看佳仪还是在看我?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走!”

    嘉伟郁闷地皱了皱眉头:“说清楚什么呀?你们都是美女,我都想看,这样行吗?”

    王楠辉笑得合不拢嘴:“行,也行,只是太便宜你这家伙了。”

    佳仪在服务台那边接话说:“伟哥你好贪心啊。” 

    嘉伟忍不住看着她:“嘿嘿,就看看嘛,不犯法。”

    王楠辉看不惯嘉伟这么盯着佳仪看,立马改变了态度:“伟哥,别忽悠了,老实交代,给我个准确的答案,到底在看哪一个,不然我给你到处宣扬,说你是大色*狼!”

    嘉伟急了:“你怎么又反悔了?”

    王楠辉昂着头说:“我这个人啊,什么态度都看别人的态度。”

    嘉伟想,刚来宾馆工作,如果被人家误以为是色狼,那怎么得了!为了保住工作,也为了自己的名声,嘉伟只好哀求她:“求求你别损我了,真的没有偷看她,刚才确实在看你呢。”

    见嘉伟死活不肯承认,王楠辉急眼了,横眉竖眼地瞪了他一眼,趁他没有注意,在他后背狠狠蹬了一脚,嘉伟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好痛,你怎么这么凶啊!”嘉伟喊道。

    “这是对你的一个小小的的惩罚,”王楠辉哼了一声,“怎么样,好受吗?”

    嘉伟唠叨了一句:“沙城宾馆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连女人都这么凶 。”

    王楠辉看着他:“可你来了呀,还有什么好说的,除非你走人。”

    嘉伟推了一步说:“我才找到工作,你可不能把我往死里逼啊。”

    王楠辉昂着头说:“好好待我,我就饶了你。”

    “那,你要我怎么待你呢?”

    “以后乖乖听姑奶奶的话,姑奶奶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要是你叫我去杀人呢?”

    “怎么会呢,难道我是杀人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