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8、看见女里女气的男人我就烦

    更新时间:2017-05-09 16:07:12本章字数:3006字

    王楠辉吼声很大,嘉伟看着她眼露凶光,知道她发怒了。他想起了娘说过的话,能忍就忍,尽量不要同别人争斗,就说:“好吧,只要是我能够做得到的,都听你的。” 

    “这才是我的好伟哥嘛。”王楠辉白了他一眼,模样还十分可爱。

    也许是长得太帅了,沙城宾馆里的美女们看见嘉伟的时候,都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嘉伟的到来如同一粒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水中,在沙城宾馆服务员中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只有佳仪不是这样,一如既往平静地同嘉伟打交道。

    吃饭的时间到了,服务员陆陆续续地过来了,大家相互打着招呼,鱼贯走进餐厅。餐厅里面排着几张长桌子,两边是圆面坐凳。嘉伟抬头一看,清一色的姑娘,穿着蓝色马甲。美女们见新来的帅哥同她们一起吃饭,都在侧头盯着嘉伟看。嘉伟有些不好意思,就选了门边一张桌子,埋头吃饭,打算吃完饭尽快开溜。

    大家坐在里面几桌,面对面坐着,一边吃饭一边谈笑,非常热闹,场面还相当壮观。吃了一会,杨瑶玉说:“好热啊,我到门边吃去。” 

    李梅坐在她旁边,见嘉伟在门边,也跟着说:“瑶瑶,我也跟你过去。”

    说着,她们端着饭碗过来了,漫不经心地坐在了嘉伟的身边。嘉伟坐在门边,这里的空气确实比里面好了许多。

    王楠辉赶过来说:“梅子,今天特别的热,电风扇不管用,外面凉快些,我们出去吃罢。”

    李梅说:“好的,咱们出去,让瑶瑶一个人陪伟哥好了。”

    杨瑶玉笑着说:“你们没有意见吗?”

    嘉伟转头一看,佳仪和兰香也过来了。看见杨瑶玉坐在嘉伟身边,佳仪和兰香相视一笑,坐在了他们的对面。嘉伟看佳仪用幽怨的眼神瞟了他一眼,不敢正眼看她,赶紧转移了视线。

    佳仪说:“瑶瑶,一个人陪着伟哥,好爽啊。”

    兰香的神情小鸟似的可爱:“我们过来做电灯泡,气死你。”

    杨瑶玉不回她们的话,咬着嘉伟的耳朵说:“晚饭后我和佳仪到后院吹风去,你来吗?”

    “哦,我来。”嘉伟也不知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答应了。

    杨瑶玉穿着朴素,难以掩饰美丽的姿容。因为为人热情,说话时嘴唇几乎贴到了嘉伟的耳朵,呼出的热气使他感觉痒痒的,浑身血脉贲张,嘉伟还真有点做贼似的感觉。

    随着嘻嘻哈哈的笑声,王楠辉、李梅同几个姑娘吃完了饭偕伴过来了,围在嘉伟四周,都瞅着他。嘉伟心里觉得热乎乎的,站起来说:“各位,我新来,请大家多多关照。”

    王楠辉说:“伟哥,不要这么拘束嘛,咱们已经是朋友了。”

    李梅说:“是啊,有事找我们吧,我们一定帮你。”

    赵玉岫打趣着说:“要是他想吃梅子呢,也找你吗?”

    李梅向嘉伟强调说:“岫岫是咱们宾馆一等一的大美女,胡总的外甥女,你可待她要好点啊。”

    王楠辉说:“伟哥,你还没有回答岫岫的问题呢,想吃梅子吗?梅子可有点酸哦。”

    大家大笑了起来。

    佳仪站起来说:“别这么闹了,不成体统,要是让胡总知道了,有你们受的。”

    语气有些严厉,嘉伟这才知道佳仪是这里的领导。一问杨瑶玉,才知道她是财务总监。

    杨瑶玉推了李梅一把:“走吧,你以为伟哥现在就吃你啊,要吃也要找个恰当的机会悄悄吃嘛,伟哥,是不是啊?”

    嘉伟说:“大家散了吧,我可不想挨胡总的骂啊。”

    吃午饭的时候,李梅端着碗走出来,坐在嘉伟的对面,火辣辣的眼光毫无顾虑地瞟着帅气十足的他。嘉伟只穿了短袖的T恤衫,细密的汗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一股雄性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让她很陶醉。

    在宾馆混了这些天,还真没见谁真正打从心里崇的个人,这时被李梅那样含情脉脉的眼神盯着,那滋味还真是说不上的寒,寒得让人有些飘飘然。见嘉伟似乎有了反应,李梅赶过来,小声告诫说:“伟哥,你是贾宝玉进了大观园,这里美女很多,追美女可要追个靠得住的啊。”

    嘉伟小声问:“那你说,谁靠得住呢?”

    “当然是不太招眼的嘛。有的人名花有主了,不能追。”

    “那,我怎么知道哪些人有主哪些人没有主呢?”

    “你说呢,最漂亮的肯定有主嘛。”

    嘉伟没有话了,心想,我只喜欢佳仪,可杨瑶玉说过多次了,她已名花有主了,郁闷啊。

    下午,嘉伟打算到后院草坪里去坐坐,一路走过去,三三两两的旅客正聚在那里谈天说地,也别有一番情趣。淡淡的风迎面吹来,给人一丁点的清凉。

    嘉伟独自一人坐在假山旁边不远处的梧桐树下,让思绪扯得很远。记得小时候和堂兄坤哥一起爬树,战战兢兢地跨上一根树枝伸手给上面的坤哥,坤哥抓住树干,俯身将手递给他。他奋力去抓他的手,就在他触碰到坤哥手的一刹那,脚下的树枝断了。眼疾手快的坤哥用力一把将他拽了上来,他自己却脚下不稳,从高大的树上摔落下去,结果摔成了重伤,昏迷了两天才醒来。嘉伟想,真是愧对他啊,娘说得对,将来有出息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回到大厅,在服务台前又碰到了佳仪,佳仪刚好从街上回来。嘉伟大着胆子邀请她:“请你到我房里去坐坐,你有时间吗?”

    “没有空,改天吧。”佳仪还是那句老话,说完,走到服务台坐下,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脑。

    嘉伟很失望,又很无聊,没办法,只好回了房,打开电脑,上网聊天、看图片、听歌,又聊了一会儿天,最后开始打游戏,打发时间。

    晚上,赵和平和张志军带嘉伟到男浴室洗澡。来到后院一个角落,是个小屋,里面有几个水龙头,张志军把警棍往旁边一扔,说了声“洗澡啰”,就开始脱衣裤。彼此暴露着洗澡,嘉伟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最终还是被赵和平给拖进了浴室。浴室门“嘭”的一声关上时,他觉得心肝儿都跟着颤抖了两下,整个人顿时紧张了起来。

    洗澡的时候,嘉伟始终背对着赵和平和张志军,也尽量不去看他们。就在他紧张得整颗心都快要蹦出来的时候,张志军发话了:“喂,伟哥,你怎么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背着我们干什么呀,难道害怕我们看到你什么秘密吗?”

    赵和平也说:“你小子该不是阴阳人,没有鸡鸡吧?”

    嘉伟说:“我不习惯呢。”

    张志军说:“转过来看看,到底是不是太监。”

    嘉伟仍不肯转过身去:“随便你们说什么好了,我就这样洗。”

    他想,只要等他们洗了,他就可以解脱了,而在这之前,只能一直这么磨蹭着,等着。

    偏偏,赵和平赶过来,扳转他的身体,看了个究竟,确信他有男人那个东西才作罢。在他俩的注视下,嘉伟反而不再忸怩,适应了。是啊,都有这么个东西,为什么要藏着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张志军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嘉伟的,尤其是看到美女们都在为他着迷,觉得很是不平,嘉伟在身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威胁,让他和赵和平都经受不起,在提防他的同时总是想方设法压制他。

    当然,张志军也知道,自己一个小小的保安,凭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压制住嘉伟的能量,可他不甘心,仍在努力,只要有压制嘉伟的机会,一定牢牢抓住,哪怕只是在言语上给他难堪,张志军也乐意去做,就扭头不满地瞪了嘉伟一眼,冷声说:“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快过来给我搓背!”

    赵和平也告诫说:“大方点啊,少在爷们面前忸怩,看见女里女气的男人我就烦!”

    嘉伟心中很是不满,还是压制住自己的火气,人生地不熟的,一定要淡定,冲动是魔鬼,否则同他们搞僵了,就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

    深呼吸了两口气后,嘉伟这才鼓起勇气转过身去,光着身子帮他们搓背。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看见了他们光洁健硕的背脊,胸前隆起的肌肉,还有点羡慕。毕竟是保安啊,确实很健壮,羞恼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嘉伟大脑顿时空白一片,呆愣愣地看着他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疯狂地跳动不停的心脏,也慢慢缓下了速度。下决心从此加强锻炼,练得比他们更健壮。

    也许是洗澡刺激了他,嘉伟在宾馆后院徘徊了很久,思考了很多,到很晚才回房。夜深了,一个人躺在床上,嘉伟迟迟没有睡去。他觉得宾馆生活了无新意,还死气沉沉的,只希望那钱玲玲快点回来,给枯燥乏味的生活一点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