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9、有钱的女人要找年轻男人做伴

    更新时间:2017-05-22 05:34:13本章字数:3014字

    沙城宾馆后院那座假山,怪石嶙峋,山上绿竹成林苍松竞茂,山下涧溪成韵,清新幽雅。夏天,围墙旁边的梧桐树那些团扇大的叶片,密密层层,不留一线空隙,好像一个大绿障,重重叠叠地挂着。烈日炎炎的夏季,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仿佛是一把大大的遮阳伞,给人们带来了阴凉,带来了清爽,假山在旁边威风凛凛的梧桐树的掩映下增添了几分神秘。

    九点,旅客们都出去了,宾馆又恢复了应有的宁静,嘉伟正手扶栏杆欣赏假山,寄托对家乡的思念,隐隐约约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一回头,总经理胡惠和过来了,就恭恭敬敬地迎上去打招呼:“你好,胡总!”

    “好,好,在看什么呀?”

    “随便看看,这假山很有趣。”

    “哈哈,是吗?好有闲情逸致啊,”胡惠和四十来岁,小分头,胖圆圆的脸上留着一戳小胡子,穿西装,看起来有点儒雅。他笑了笑,亲切地拍了拍嘉伟的肩膀,“伟哥,请过来一下。”

    嘉伟顺从地应了一声:“好的。”

    嘉伟很纳闷,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胡总亲自来请?也有点紧张,跟着他走着,一个劲地旋转着左手腕上的长命富贵镯,尽力压制内心的慌乱。

    来到二楼楼台上一个静僻的地方,是一个小厅,厅的一角有两张沙发。胡惠和示意嘉伟坐下,自己站着,望着墙上一幅国画,眼睛却没有聚焦,像是在作出一个难得的决定。

    嘉伟望着他的背问:“胡总,您叫我来有什么吩咐吗?”

    “啊,没有什么吩咐,是想同你讨论一个问题。”

    “讨论问题?”

    “对,你的工作和生活的问题。”

    “您随便说吧,我听您的,您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胡惠和笑了笑,摇了摇头,让嘉伟一头雾水。良久,胡惠和吁了一口气,弓着腰,双手撑着沙发的靠背,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引发一个话题:“啊,钱总是香港海天贸易公司的总裁,是咱们沙城宾馆的主要投资人,她有什么需要,咱们应该尽量满足,是吧?”

    嘉伟忍不住问:“钱总,哪个钱总?”

    胡惠和哈哈一笑:“忘记了呀?就是上次在咱们宾馆门口扭伤了脚,你帮她做了按摩的那个美女老总啊。”

    嘉伟想,他在说什么呀,这些事情与我一个新来的底层员工毫不相关呀!就说:“啊,记得呢,她是大老板,我能帮她做点什么吗?”

    “能呀!就是——”胡惠和顿了顿,“钱总经常在国内外跑,每天忙于生意,一闲下来就感觉寂寞。她觉得你阳光、帅气,乐于助人,希望你常常陪她说说话。”

    “就这事呀,没问题!”得到了美女总裁的肯定,嘉伟非常高兴。

    “还有,她有腰酸肩膀痛的毛病,你会推拿按摩,希望你常常帮她做做按摩。”

    “好啊,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做,钱总待人好,需要我做什么,吩咐就是了。”

    “痛快!”胡惠和一下子来了精神,站直了身子,小胡子笑得挤成了一团,“伟哥,你是有造化的人,好好干,将来大有前途啊!”

    总经理交代这样琐碎的工作竟然同前途挂起钩来,嘉伟有点疑惑,又有点不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一边嘿嘿地傻笑着。

    “还有,钱总有在咱们东城区投资办两个厂的意向,这可是招商引资的大项目啊,区委区政府对此非常重视,说如果办成了,咱们宾馆是头功。”

    嘉伟不懂什么招商引资,只是附和着说:“办厂好啊,沙城人又多了一个找工作的地方。”

    胡惠和凝视着他:“因此,希望你照顾好钱总,让她安心在这里办厂嘛。”

    嘉伟依旧嘿嘿笑着:“应该的,应该的。”

    “那就好,”胡惠和长长吁了一口气,好像完成了一项神圣使命,轻松了许多,几个大步走到门口,挥了挥手,“你是花大姐介绍来的,你也知道我同她是好朋友,你等于就是我的人,总之,我是不会害你的。”

    听了这话,嘉伟还真有点感动,就说:“我知道,谢谢胡总!”

    胡惠和看了一眼天花板:“哦,对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具体要你做什么工作叶佳仪会给你交代清楚的。”

    回到居室,嘉伟感到坠入了云里雾里,电脑也没有开,游戏也没有打,坐在沙发上一直发呆,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朦胧中,听到一阵轻柔的敲门声,一骨碌爬起来,打开门,是佳仪。佳仪一进来就神秘地说:“恭喜你啊,伟哥!”

    嘉伟呆呆地望着她:“啊?有什么喜呀?”

    佳仪快步走拢来,在嘉伟肩膀上拍了一掌:“钱总看上你了!”

    嘉伟吃惊地瞪着眼:“不会吧,听说她的公司在香港,规模很大,人才很多。”

    “不是这个意思,是看上你这个人了!”佳仪特意将“人”字念得很重。

    “什么意思?”

    “就是,有钱的女人怕寂寞,要找知冷知热的年轻男人做伴,何况钱总还是单身呢!”

    “她住咱们宾馆,照顾她的服务员不少呀!”

    佳仪狠狠瞪了他一眼:“傻瓜,服务员是女人呢,你是帅哥,钱总只中意你啊!”

    嘉伟终于明白了:“你可别乱说呀,她比我大很多,也不会看上我这个穷小子!”

    佳仪笑了:“看你说的,她那么有钱,会在乎你穷吗?”

    “好像不会。”

    “就是嘛,你还这么说!”

    “可是,她也没有喜欢我的道理呀。”

    佳仪知道他在装蒜:“就因为你是帅哥还会做按摩嘛!实话告诉你吧,胡总让我来试探你的态度,钱总后天就回宾馆,如果你答应,就去陪她,要好好伺候,我保证,她不会亏待你。”

    嘉伟一阵晕眩,这些话从他最爱慕的人的嘴里说出来,他很吃惊,也很失望,难受,堵心!佳仪在他心目中清纯美好的印象顷刻间荡然无存。他恨她,更恨宾馆这个是非之地,也开始恨钱玲玲:四十来岁的人了,竟然要找童男来发泄,可恶,肮脏,无耻!他想找尽世界上最恶毒的字眼来斥骂这两个曾经在他心目中留下美好印象的该死女人。

    嘉伟想马上辞职,远走高飞,可是,就这么两手空空回去,怎么向含辛茹苦的娘交代呢?怎么向自己交代呢?自己不是梦想要混出一点名堂来吗?如今,委身他人的美女何止千千万万!我没有背景,没有文凭,也没有一技之长,找个轻松的待遇较好的工作实在不容易呀,有人想要包*养我,韩信受胯*下之辱,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就不能吗?或许,一条捷径就在脚下……想到这里,嘉伟有了冒险的冲动,打算委屈自己去尝试。

    傍晚,沙河上腾起的薄雾如一层纱幔,轻轻地覆盖着沙城的天际,朦朦胧胧的让人提不起精神来,耸立在江边不远处十二层的沙城宾馆的灯光陆续亮了起来,嘉伟一个人来到靠河的沙城公园散步,脑海里一片迷茫。正在漫无目的地走着,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一回头,同一个高挑女孩散步的竟然是外号叫“铁头”的初中同学!

    铁头比嘉伟大五岁,是初三那年插班进来的。读了半年,太调皮,经常打架旷课,学校劝退了他。那时候,嘉伟同他接触不多,只同他偷偷玩过几次电游,对他的印象是:出手大方,爱打抱不平,敢做敢为。

    嘉伟仍在沉思,铁头也认出了他,兴奋地走过来:“伟哥,原来是你这小子啊!听说你参加工作了,发财了吗?”

    “落魄呢,铁头是大老板了吧?”

    “还算有口饭吃——你在哪里上班啊?”

    嘉伟怕没有面子,不敢说在宾馆工作:“我呀,还是无业游民,要发财除非铁头帮衬。”

    铁头来劲了:“不是我夸海口,跟我干,保证你发大财。问题是,你肯吗?”

    嘉伟想,鬼知道他发什么财,十有八九是违法乱纪,不能随他去!就说:“发财是要好命的,可惜我是穷命啊。”

    “你看看!”铁头食指点了点他的胸部,“我就知道你思想不解放,恕我直言,这种态度是发不了大财的!”

    嘉伟装作很虔诚的样子问:“那,要怎么做才能发大财呢?”

    铁头右手搭住他的肩:“一下子说不清,咱们去喝杯酒,边喝边聊,好吗?”

    那女孩问:“铁哥,还去跳舞吗?”

    铁头说:“我要同老朋友好好说说话,不去了。”

    那女孩说:“那你们聊吧,我先走一步。”

    铁头回头对她说:“好的,等会再联系你。”

    铁头显然是诚心诚意邀请,盛情难却,嘉伟只得同去。铁头年少有成,衣着光鲜,出手阔绰,开的是名牌车,玩的是美女。他毫不掩饰地说,刚才陪他的这个高挑女孩是他的第四个性伙伴。这一切,让嘉伟很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