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宅男之死

    更新时间:2017-05-06 16:36:51本章字数:3013字

    “战士,顶住,顶住……”

    “牧师快给战士治疗!”

    “后面那法师,快跟上,输出,输出啊……”

    “奶我,奶我,要挂了没看到吗?”

    “……”

    一个激情澎湃却与几分沙哑的声音回档在一个十几平米的出租房内,房间内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电脑桌,一把弓形椅。然而,简单的陈设并不能让这个房间显得整洁,一件衣服一条裤子被随意扔在床头,被子掀开了一半,隐约可见一个人形的污迹。地面上到处都是食品的包装袋以及快递的盒子,仔细看还能发现一只黑色发亮的袜子参杂在其中。门口处,一双红色的篮球鞋一字排开,应该是开门时被推过去的,鞋子上落了一层浮尘,想必鞋子的主人已经好久没有出门了。

    循着声音的来源望去,我们终于找到了另一只袜子,它正被声音的主人坐在屁股下面,随着其身躯的扭动而不断晃动着。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男孩儿,光着单薄的上身,穿着一条沙滩裤盘膝坐在椅子上。左手在键盘上狂点,右手握着鼠标不停的晃动,食指与中指间还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烟灰落在鼠标上也未曾发觉。鼠标偶尔碰撞在旁边的烟灰缸上,堆积如山的烟头因为晃动有不少已经滑落到桌上。

    细观男孩儿的容貌,忽略掉他那蓬乱的头发,稀疏的胡渣以及红肿的眼圈,倒也有几分清秀。长长的睫毛让女生看到都会嫉妒,英挺的鼻子时不时的皱一下,让鼻梁上的眼镜戴起来更舒服些,薄薄的嘴唇张合间一排洁白的牙齿清晰可见,让人难以将那堆积如山的烟头和他的牙齿联系起来。

    “呼~”长出了一口气,男孩儿如释重负般靠在椅背上,拿起桌上的半瓶可乐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然后用他那有些沙哑的声音道:“终于过了,真不容易啊!”说完才发现手中的烟头早已燃尽,烟灰掉的手上鼠标上都是,赶忙抖了抖手,在鼠标上吹了一下,却吹的烟灰四起,差点迷了眼睛。

    这时,音响中传来了一个阴柔的男声道:“大雨啊,你可真是强悍,你有多久没合眼啦?”

    一个清脆的男声抢着道:“何止强悍,简直非人类啊,看这货的在线时间已经一百七十个小时啦,整整一星期,换成我早就死过去了。”

    “嘁,这算什么,想当年我连续奋斗半个月依然精神饱满,一个星期,小意思啦。”张萧雨对两人的惊叹满是不屑,又小小的吹嘘了一番。

    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得了吧你,就你那小身板,再挺下去你就得奉天承召了。我看啊,你还是早点回家吧,咱妈三天两头打我电话让我劝你回去,就那小屋真那么值得留恋吗?”

    张萧雨显然不爱听这个,十分不耐烦的道:“去去去,少和我提这个,老子哪儿也不去!你还是多关心下自己吧,好好补补肾,说话娘里娘气的,你爸还指望你传宗接代呢!”

    “滚蛋,听过那句话没,给我一个女人,我能创造一个民族,说的就是我!”

    张萧雨一撇嘴,很是不屑道:“既然你这么牛逼,怎么也不见你为国家做点贡献?”

    “谁说没有,等着啊,我这就为国家的美女们谋福利去!”

    “我是说,最近猪肉涨价涨的厉害,给你一头母猪,你去平衡一下肉价吧!”

    “靠!”

    “哈哈哈哈……”张萧雨大笑着关掉电脑,踩着垃圾就扑到了床上,仅仅几秒钟,细微的鼾声就响了起来。

    房间内的画面就这般定格在了这里,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不知从何时起,房间内的情况变得有几分诡异,仔细观察,却又找不到到底哪里不对,直到黑暗将房间完全笼罩的时候……

    在黑暗之中,细细感知这个房间,那种诡异的感觉突然清晰,令人的心跳不禁漏了一拍。静,令人心悸的静,原本轻微的鼾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现在这让人不寒而栗的死寂!

    而在张萧雨的记忆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他记得刚一趴到床上,自己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那个女孩儿悄然闯入,俏丽的容颜,及腰的长发,微胖的身姿,一切都一如往昔。

    她一手拉着他,一手拿着呼啦圈,撒娇似得说:“陪我去减肥吧。”

    他假装一脸嫌弃的道:“减肥有啥用,即便真的瘦了,除了我也没人要你。”

    似是有求于人,她也不怒,嘻嘻一笑:“别人想要我也不稀罕,就赖着你了。”

    那笑容看得他痴了,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儿很多,她并不是最美的,但就是她这个笑容,让他深深的迷醉,无法自拔。看着那迷人的笑靥,他柔声道:“我很喜欢你这微胖的样子,最可爱了。”同时心中暗暗承诺:我永远不会让这张笑脸流泪。想罢,微笑着随她而去。

    然后?没有然后了,张萧雨的梦,或者说是记忆就到这里。也许是自我的保护,也许刻意的遗忘,也许是狼狈的逃避,无论哪样,至少他现在的心情是愉悦的。

    梦醒,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浓到化不开的黑暗。

    “已经深夜了吗?睡了这么久。”张萧雨的声音里依旧充满着困意,下意识的抬手去揉眼睛。第一次并没有碰到自己的眼睛,第二次,第三次,三次过后,张萧雨的困意瞬间全无,一道刺骨的寒意从内心深处迸发而出。慢慢的试探着再次抬起右手,抬到眼前时停顿了一下,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自己的眼睛抓去,然而右手穿头而过,没有半分的阻碍,张萧雨仅存的一点点这是幻觉的侥幸破灭了。恐惧,极度的恐惧如剧毒般在他身体内蔓延。

    在黑暗与恐惧之中,张萧雨疯狂的寻找着,寻找他的手臂,寻找他的眼睛,亦或是寻找脱离这场噩梦的门户。然而,一切都没有朝着他渴望的方向发展,一成不变的困境逐渐将他逼近崩溃的边缘。

    “安静一会儿吧。”一个苍老而又威严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同时一个身着黄袍,浑身泛着光芒的老者出现在了张萧雨的面前。老者的声音仿佛拥有无限魔力一般,让陷入疯狂之中的张萧雨顿时安静了下来,其心神也随之一凝。

    “你,已经死了。”待张萧雨完全冷静下来后,老者再次开口,声音中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信。张萧雨闻言竟是松了一口气,似乎很乐意接受这个结果,嘴角还泛起了一抹笑意。只是让人无法相信的是,一个对于自己失去手臂都如此恐惧的人对于自己的死亡却是如此淡定。

    老者显然能够感受到张萧雨的精神波动,见他这般,不由得有些诧异,问道:“你,不怕吗?”

    张萧雨摇了摇头,道:“未知会令我恐惧,死亡既然已成事实,我又何用惧怕?”

    老者闻言一阵愕然,想想竟无言以对,早已准备好安慰张萧雨的话全部胎死腹中,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能知道我怎么死的吗?”张萧雨率先打破了沉默,问出了他现在最不该关心却又最想知道的问题。

    “你想知道?”老者问。

    张萧雨翻了一个白眼道:“废话,不想我干嘛要问?”

    “你死的很蹊跷。”

    “有多蹊跷?”

    “寻常人死亡都有执念,而你没有。”

    “所以呢?”

    “所以很蹊跷。”

    “……”

    问了半天,老者也没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张萧雨也只好放弃,反正是死了,知道了也没什么意义。

    “我要一直待在这里吗?”张萧雨问。

    老者摇了摇头道:“不,你马上就要去另一个世界。”

    “地狱吗?”

    老者再次摇头,“依旧是活人的世界,从万年前开始,每一个能够到达这里的灵魂都会到那个世界重生。”

    “每个人死后都会去吗?”

    “前提是灵魂能够到达这里。”

    “快!快送我去那个世界!”细细思考了一下,张萧雨忽然激动了起来,灵魂也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好了。”老者再次用他那不知名的魔力将张萧雨激动的情绪瞬间平复了下来,“难道你不想知道每天从这里通过那么多灵魂,为何我偏偏只和你聊这么多吗?”

    老者此话一出,张萧雨顿时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一脸谨慎的盯着老者道:“大家都是男人,而且我现没有身体,而且我有女朋友了,而且我不会改变取向的,而且……”

    “闭嘴!”老者被张萧雨跳脱的思维气的差点吐血,不得不怒喝一声让后者消停一会儿,见他果然紧闭双唇瞪着两眼看着自己,这才满意的捋了捋胡须道:“我打算送你一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