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喏,戴口罩吧

    更新时间:2017-06-01 11:58:08本章字数:3129字

    “你……”洛诗原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哪里是飞机场啊?明明就是胡说八道好不好?他就根本没看过的啊?真是太过分了啊。

    沐淩煜见洛诗原好像并没有消停的意思,便直接翻了个身将人压在了身下,恶狠狠地威胁道:“现在赶紧睡觉,不然我就亲下去了。闭眼。”

    洛诗原一听,顿时吓了一跳,立马就闭上了眼睛。这人,怎么就懂欺负她呢?真是太过分了啊。

    而沐淩煜则看着她,嘴角扬起一抹邪邪的微笑,道了声:“晚安。”便翻身躺了在了一边,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洛诗原心里却十分的忐忑不安,但却没敢睁开眼,怕沐淩煜又来吓唬她,万一真的亲了怎么办?哎。洛诗原这么想着想着,竟慢慢地有了睡意,最终在不安之中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紧接着,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沐淩煜这才睁开了眸看着此刻睡得香甜的洛诗原,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着说了句“笨丫头。”便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了。

    很快,他也沉沉地睡去,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当中。

    这一夜好眠啊。

    第二天一大早,洛诗原一睁开眼便看到一张帅气的脸展现在了自己眼前,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倏尔感觉自己抱着什么,好像是一个人,触感好真实啊。

    猛地睁大眼睛一看,真的是一个人啊。不禁“啊”地一声尖叫出声。

    “闭嘴。”沐淩煜早就醒了,因为有赖床的习惯,所以他却没有起来而已,而是在闭目养神而已。

    不过这才闭目养神不到几分钟,就听到了一声尖叫,震得他耳膜都疼。为了阻止这噪音继续,他立马抬手捂住了某人的嘴巴,还恶狠狠地威胁道:“洛诗原,你再叫的话,我就亲了。”

    果然这个方法还很有效。

    洛诗原立马就安静了,还委屈巴巴地看着沐淩煜。明明是他吓到她了好吗?竟然还威胁她,真是太坏了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越想越委屈,眼泪竟啪嗒啪嗒地流了下来。

    沐淩煜看着她,不禁瞪圆了眼睛,这丫头怎么说哭就哭的啊?真是毫无防备啊。无奈他只能放开手。

    可这一放手,洛诗原便“哇”一声哭得更加大声了。

    沐淩煜一下子就慌了手脚了,立马柔声安慰道:“诶,丫头,乖,你别哭啦。啊,别哭啦。”这是沐淩煜第一次安慰人,略显得有些慌乱和手足无措。

    毕竟,这人不近女色好多年,除了洛诗原以外,他根本就不爱搭理任何女生的啊。哪里会安慰女生呢?

    所以他这不安慰还好,一安慰,洛诗原就哭得更起劲了。

    沐淩煜看着她哭,竟有些心烦,但更多的还是心疼,可是却无计可施。

    于是,他狠了一狠心,直接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脸上立马就出现了红红的五指印,说道:“这样可以了吗?能不哭了吗?”

    洛诗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真的就停止了哭泣,怔怔地看着他。那一巴掌打得很重,打得洛诗原的手都有些疼了,可是看着他脸上那清晰的五指印,本想控诉的她,却突然就不想说了,只是轻声骂了一句:“笨蛋,混蛋。”便起身往浴室走去了。

    沐淩煜等洛诗原进了浴室之后,这才伸手摸了摸脸颊,不禁吃痛地“嘶”了一声,还真是疼啊。刚刚他可是拿起她的手狠狠地打了自己啊。不过好在是让她停止了哭泣了啊。但是他却不禁有些担心,他脸都这么疼,那她的手应该也打疼了吧?

    一想到这,某人便有些躺不住了,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浴室一眼,这丫头手疼怎么都不说一声呢?微微皱了皱眉,便起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手上便拿着一管药膏折返了回来,洛诗原还没有出来,他便轻轻敲了敲浴室的门,说了一句:“药膏我放在桌子上了,等下记得涂一下手。我先回房间了。”便转身走了出去。

    浴室里,洗漱完毕的洛诗原,正看着红了的手掌,一个劲儿地骂着沐淩煜坏蛋,混蛋,此时听到了沐淩煜的话,不禁有些微微一怔,倏尔便打开了门走了出去,一下子就看到桌子前放着的那个药膏,拿起来一看,还是小时候的那个牌子啊,嘴角不禁慢慢上扬。

    这人虽然说霸道可恶,但还是蛮体贴温柔的吧?

    一想到这,洛诗原便想起了他脸上的五指印,这打得重啊,肯定没办法那么快消退的啊。她一定得想点办法帮他一下。

    于是一番翻箱倒柜之后,洛诗原找到了一个干净的口罩,但是却有些苦恼,这口罩些粉嫩粉嫩的啊,一看就是女孩子带着的啊,上面还是个可爱小兔子的图案,哎,都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戴着啊。

    可是她就这么一个干净的口罩了,只能将就着用了啊。

    而就在这时候,沐淩煜洗漱好走了过来,轻轻敲了敲她的房门,说道:“今天可以不用去上课。”

    “什么?”洛诗原有些惊讶地回头看着他,手上还拿着口罩。

    沐淩煜眼尖地瞥到了她手上的口罩,不禁指了指,问道:“你那是要干嘛的?”

    “哦,这个啊,给你的。”洛诗原反应过来,立马走过去将口罩递了过去,“为的是感谢你给我的药膏啊。”

    沐淩煜很是嫌弃地看了那个口罩一眼,说道:“不用了。今天又不用出门。”

    话才刚说完,沐淩煜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接了起来。

    “喂,淩煜,今天要开会哦,你记得吧?”电话一接起,尹溢轩的声音就传来出来。

    “啊。我差点忘了这个事儿了。好了,我知道了,会议提前吧。我等等就过去。”沐淩煜这才想起了什么说道。

    “嗯,好。那等会儿见。”尹溢轩应了一声说道:“我现在去通知他们。”

    “好。”沐淩煜淡淡地回了一个字,两人挂了电话。

    “喏,戴口罩吧。”就在这时候,洛诗原立马递上了那个可爱的口罩,眨巴着眼睛说道。

    沐淩煜看了她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接过口罩,转身走回了房间去。

    “嘻嘻,这样咱们就一笔勾销喽。”洛诗原看着他那无奈的样子,突然有些幸灾乐祸起来。真是很想看到他戴着粉嫩粉嫩口罩去学生会开会的样子啊,那一定会笑死人的啊。

    一想到这,洛诗原的心情就特别好,开开心心地去换了一条裙子之后便去准备早餐了。

    沐淩煜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洛诗原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正坐在那吃着。

    见他出来,便笑着朝他招了招手说道:“沐淩煜,快过来吃早餐吧。”

    “哦。”沐淩煜走过来坐下,将书包放在一边,拿起勺子开始喝粥,还时不时地看了她一眼,问道:“你不生气啦?”

    “啊?生气?生什么气啊?”洛诗原这人的脾气,一向来得快去得也快,根本就没怎么放在心上啊。

    沐淩煜看着她那呆萌可爱的模样,不禁嘴角慢慢上扬,又起了逗弄她的意思,便慢慢凑近她,笑着说道:“既然不生气了,那……”

    “诶诶诶,别靠那么近,谁说我不生气了?我可生气了。”洛诗原被他这突然放大的俊脸吓了一跳,立马便推开了他说道:“我不过是看在你给我药膏的份上,暂时原谅你了,哼。以后再欺负我,我就不理你了。”

    沐淩煜听着洛诗原这么说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丫头怎么能那么可爱呢?

    这丫头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刚刚她那样,真的好像是在撒娇啊,可真像是情侣之间才会说的话,做的事啊。

    而洛诗原自然是不会知道沐淩煜在想什么了,便很是不解地看着他问道:“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沐淩煜拳抵着拳,慢慢止住了笑说道:“吃完早餐跟我一起去学校。”

    “为什么啊?”洛诗原很是疑惑地问道。拜托,他是去开会的啊,她又不是学生会的人,去干什么啊?

    而沐淩煜则伸手指了指脸颊上的手掌印,说道:“你不觉得你需要帮我去解释一下吗?”

    “拜托,沐淩煜,这不能怪我,是你自己抓着我的手打上去的啊。我手都疼着呢。”洛诗原一听,顿时不高兴地说道。倏尔又想到了什么,便问了一句:“你不觉得我去解释会越描越黑吗?”

    “什么意思?”沐淩煜喝了一口粥,淡淡地问道。

    洛诗原无奈地摊摊手说道:“我们住在一起这件事该怎么解释呢?”

    沐淩煜一听,微微一愣,还真的是麻烦哦。刚刚他还真是没想到这个事情上哦。

    学生会那群人也是八卦的,洛诗原这一解释,他们一定会刨根问底的,这样就更麻烦了。

    再说了,他还不想那么快让他们知道他和洛诗原住在一起的事情啊。

    于是,某人很是烦躁地挠了挠头,嘟囔了一句:“真是麻烦。”便拿起汤匙再舀了几口粥喝了起来后,便拿起书包,说了句:“我出门了。”起身就往外走去。却忘了拿刚放在桌上的口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