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坦白

    更新时间:2017-06-10 21:22:50本章字数:1789字

    陌朝歌怔了一下,阿锦这是打算跟自己坦白了吗?这个认知让他心里欣喜若狂,笑意渐渐在脸上晕染开来。

    “不怕,你杀过人又怎么样?虽然我不知道你们那里是怎么样的,但我知道古代生活不易,你杀人肯定只是为了生存,再说了,那都是上个世纪的事了,你在这个世界没杀过人,而且,就算你在这个世界杀了人我也会想办法帮你解决后面的麻烦事。”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会认为我根本就不是为了生存,或许我本来就是个坏人呢?这样,你还要帮我解决后面的麻烦事吗?”

    陌朝歌笑意更甚,一把抱住纳兰锦,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因为我知道,阿锦不是坏人,而且,就算你杀再多的人,那些人里面肯定不会有我,相反,你还会保护我,上一次在街上我被挟持的时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纳兰锦回抱着他,心里那种被人无条件信任与呵护的感觉让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用力的抱紧他,让他体会自己此刻内心的激动与幸福。

    过了许久两人才分开,找了处人少的地方坐在公园的椅子上,从始至终陌朝歌都没有放开她的手。

    纳兰锦的思绪陷入以前,缓缓说到:“我从记事起就没见过我的父母,那时候我三岁,和一群跟我差不多大小的孩子生活在一个杀手组织里,我们都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是老门主把我们捡回来的,开始我们都以为老门主是好人,有善心,结果我们没过几天好日子就被老门主下令扔进了组织内专门训练杀手的密室,每天都需要完成大量的训练才能有饭吃。”

    “后来当我们训练的稍有成绩之后就被扔进深林禁地,那里没有吃的,没有水喝,我们需要跟那些圈养在禁地里的飞禽走兽搏命,只有杀了那些飞禽走兽,从它们身上获取食物生存,饿了就吃它们身上的肉,渴了就喝它们的血,禁地里没有火,只能吃生肉,很多孩子都不适应,饿死在了禁地里。”

    “我刚开始也不适应,吃下去满嘴的腥味,恨不得连同胃也吐出来,但是我得生存啊,我得活下去,所以我会逼着自己吃下那些生肉,喝下那些鲜血,后来慢慢的适应了也就不觉得吃生肉有多么难受了,我们在禁地里待了一年,里面的飞禽走兽有限,当我们杀光了所有的飞禽走兽,我们又开始面临没有食欲的生活,直到有人挥刀杀死自己的同伴……”

    说到这里纳兰锦顿了顿,感觉到陌朝歌握着自己的手越发用力,冲他笑了笑,深吸一口气接着说到:“慢慢的,越来越多的孩子对自己的同伴下手,我也像着了魔似的开始杀他们,吃着他们的肉,我第一次觉得那些飞禽走兽的生肉那么好吃。”

    “和我一起进入禁地的有八百多个孩子,可是出来的时候……只剩下不到一百个……”

    纳兰锦的声音有些哽咽,陌朝歌心里像是有只手用力的抓着他的心脏,仿佛要把他的心脏捏碎一般。

    抱着纳兰锦把下巴搁置在她头顶,语气里充满了心疼,“阿锦,你要是难受那就不说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你的过去,反正你的现在和未来有我参与,这就够了,咱不说了,乖。”

    纳兰锦轻轻退出他的怀抱,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可是我想讲给你听,我想把我的全部都告诉你,不止是现在和未来,还有过去。”

    陌朝歌眼神幽暗,只能用力的握着她的手,无声的安慰。

    “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是在我十岁的时候,刀子没入那人的胸膛,温热的鲜血溅了我一脸,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人临死前看着我的眼神,里面充满着惊恐和不甘,之后的每个晚上我都能梦见那双不甘的眼神,还有满世界的鲜血。后来我不断的杀人,不断的逃亡,每天都在担心着自己会因为能力不够而被仇人杀死,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敢陷入深度的睡眠当中,唯恐着自己遭到别人的算计与追杀,第二天又要以冷静沉着的姿态游走在人群当中。”

    “你说的那位故人也是跟你一起从禁地里面走出来的孩子当中的一个?”陌朝歌问。

    纳兰锦点了点头,说到:“嗯,他是老门主的儿子,但他并没有因为这层身份而受到特殊对待,老门主让他跟我们一起训练,在禁地里也是他跟我说‘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我到死也没能做成一件自己想做的事,但我一直把这当成信念支撑着,不然我也不会活着走出禁地。”

    陌朝歌抓住某些字眼,“死?阿锦,你是怎么到这个世界来的?”

    纳兰锦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眼神有些闪烁,含糊其词的说到:“就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点儿意外,不小心掉进了河里,然后醒来就在这儿了。”

    陌朝歌觉得她肯定还有什么瞒着自己,不然她为什么不说执行什么任务?又发生了什么意外?

    “哎呀,好冷,我们快回去吧!”纳兰锦突然转移话题。

    不过这招对陌朝歌挺管用的,听见阿锦说冷,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替她披上,一手揽住她的肩膀,“我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