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 凄惨重逢

    更新时间:2017-08-24 17:09:09本章字数:3048字

    长剑从子逐的手中来到了景逸的胸前,刺入到了他的心脏内,不偏不倚,正中要害。

    “啊——”

    景逸知觉的心口一热,生命从剑口处不断的流淌了出去。

    幸好刚才景逸在最后关头反应了过来,从对女色的痴迷中清醒了过来,将自己的身体往一侧偏移了半公分,才躲过了这一击。

    表面上来看景逸是被这一剑刺入到了身体里,实则……

    景逸的身体瞬间幻化成了无数的白色莲花,消失在了原地,等再出现的时候,胸膛上的伤口并不深。

    但是子逐很明显像是知道景逸会从原地消失一般,长剑随手而出,刺向了景逸出现的地方,速度之快几乎须臾之间。

    “你还真是要人命啊!”

    景逸捂着伤口,苦笑道,他吸取了刚才被刺中的教训,将双眼直接闭上了。

    “夫君,如果我不出手,你恐怕一辈子都会对我出手的,所以我只能先发制人了!可别让妾身失望啊!”

    子逐的长剑如影随形,快若闪电,但还是让景逸给闪开了。

    虽然每一次景逸闪开的速度都很快,但同样子逐追上他的速度也是很快,两个人就在这么个大屋子里展开了追逐。

    但光是这样,饶是景逸脾气好,也被追的烦了起来,准备往外逃去,可就在他逃去的瞬间,大门外头又来了一批身穿各色服饰的人士。

    景逸定睛一看,陡然发现这些人竟然是和自己关在地下室的那群人,但他们一个个手握利器,脸露杀机,而且目标全都锁定在了自己身上,不免有些皱眉。

    领头的人拿着长棍,挥舞起来孔武有力,劲气挥洒自如,如臂止沾,肆意潇洒,正是景逸当日就下来的荡八荒。

    也不知道荡八荒从哪里又重新得到了一条棍子,再次被他挥舞起来,打向了景逸,与此同时,书生与黑汉子也不犹豫,长剑与铁锤轮番刺向了正欲躲闪的景逸。

    现在景逸也品尝了一番豹子兽当初的待遇啊,只是他可比豹子兽速度快太多了!莲花之身,在人群中数次出现,又数次消失,无论什么攻击,到他这里全都是无妄一击。

    但景逸也不仅仅只是躲闪,白色莲花在他手中不断变换,或是变大到如扇子一般,或是如长棍左右横扫,几个来回之下,所有围攻他的人纷纷倒地不起。

    只是景逸刚在庆幸解决掉了这批人,就听到“啊——”的一下惨叫声从不远处飘来,原来是子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长剑刺到了倒在地上的一个武者心脏上。

    长剑之下的伤口噗嗤一下血如泉涌,通红的血水如喷泉一般往四周呲去,连带着子逐这句完美的身体也被淋了一个正着。

    “为什么要杀了他?”

    景逸盯着满身嗜血的子逐,质问道:

    “因为啊,你不愿意做那个大恶人,所以恶人只能让我当喽!谁叫我们是夫妻!”

    子逐笑嘻嘻的说道,她的手中剑在说话的功夫,连续杀掉了几个躺在地上的武士。

    “为什么……你的心能如此狠……就算他们是这个小世界的一份子……但他们也从来没做过什么恶毒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死!”

    景逸的心在滴血,手中的白色莲花也在翻滚,

    “夫君,你不懂的,你真的不懂……”

    子逐杀着人,看着景逸在那里愤恨,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做着地狱修罗杀人的工作,但景逸的莲花却来到了她的剑下,挡在了她即将刺入的一个人的心前头。

    “我知道要懂得什么,但我现在要阻止你继续杀人,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一条生命!”

    子逐看着剑尖上的白莲花,脸上神采飞翼,长剑骤然在空中幻化出无数虚影来,绕过了白莲花,继续刺向了下头的武者。

    然而当她的长剑刺进去的时候,下头的武者已经被外头突如其来的花瓣给拉扯了出去,让这一剑刺了一个空。

    子逐不甘心,继续飞身来到了另外一个武者身边,长剑滑落,要将对方刺死,而景逸的莲花瓣也像是着了魔,跟子逐较上了劲,你刺哪里,我就挡在哪里。

    但子逐的剑确实奇异,总能先一步避过景逸的莲花,虽然景逸不再挡剑,而是拉人救人,但子逐还是杀掉了好几个武者。

    剩下的武者凡是反应过来的,无不色色发抖,看着这个赤裸却满身是血的女子,一个个吓得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去。

    子逐见他们逃跑,也不追赶,继续立在那里,任由鲜血才从身体上流淌而下,笑道:

    “没用的,你保的了一时,保不了一时,你杀他们,其实为的是帮助他们,而你救他们,反而是害了他们!而且,时辰快到了,一切都将化为虚无,你这徒劳的举动又有何用?”

    果不其然,当子逐的话音刚落的时候,这件庞大的屋子四周居然开始烧了火来,附近出现的不仅仅是拿着长戟的兵士,还多出了很多攻城的机械,以及一些身穿奇异服饰的人。

    “到时候我不光要杀了他,还要杀了他们!”

    子逐的话有些冷,但景逸已经快逼疯了,这一刻,他甚至都不想动弹了,任由那些子逐将自己杀掉,一切都一了百了算了。

    在这个小世界里除了杀戮就是杀戮,那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自己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难道接下来为了自己活着而做一个杀人机器,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景逸对着子逐道:

    “来,杀了我吧,能死在你剑下,我也没什么遗憾了,只是我租后的请求是,既然是你带我到了这里,那么再带我出去吧!”

    景逸直接闭上了眼睛,放空了心神默默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只是,如期而至的死亡并没有降临,景逸反而听到了几个人走入了这间正在燃烧的屋子。

    景逸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们身上的气息,这两个人他都很熟识,是他进入山靖城唯一认识的两个人。

    “景逸!其实,我并不想在这里见到你!”

    说话的人正是原燕兰,

    “嘿,小逸,哥哥我来看你了!”

    安亮还是一如既往开心的表情,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景逸奇怪的望着他们,但原燕兰与安亮却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苦笑了起来,却没有回答景逸的问话。

    “我来告诉你,他们因为你,今天都得死,一个么,要被凌迟处死,另一个么,嘿嘿,得来满足了我们兄弟众人后,再处死!”

    一个袒露着上身下身着一身劲装紧身黑裤的壮汉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一帮身穿各色服饰身强体壮的汉子,只是包括这个壮汉在内的这些人,一个个长得都贼眉鼠眼的,身上满是刀疤不说,而且一个个面露猥琐之气,叉着腰,歪着腿,看向安亮像在看一个玩具,而看向原燕兰的时候,则目露邪意之光,显然都不是什么好人。

    “你敢动他们,我就杀了你们!”

    景逸这一次真的冒起了真火,杀气直接从眼里冒了出来,像是隔空就能将人给斩杀了一般。

    “嘿嘿,来啊,老子还怕你不成,来杀啊!”

    这个袒露上身的大汉明显不把景逸的话当耳旁风,一只手就将安亮提了起来,一拳捣在了他的肚子上。

    大汉的拳头十分的沉,而且几位的有力,拳头上的劲气并没有在安亮身上留下什么痕迹,拳头透过表面传到了内脏。

    仅仅只是一拳,安亮便吐出了一口鲜血,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你找死!”

    景逸的白色莲花几乎如闪电一般,降临到了这大汉的身上,让他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就飞了出去。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大汉飞向的目标正是后头一拳拿着武器吊儿郎当的恶人堆中,好死不死的撞到了这些人的武器之上。

    一柄长刀直接贯穿了大汉的身体,让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一众的人,最后吐血而亡了。

    景逸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拳居然会造成如此巧合的效果,把人打死了,他其实还留了几分力道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在做天灾看,直接就把人给顺带弄死了,实在有点天意弄人。

    “谢……谢谢兄弟!”

    安亮总算被没打死,在原地缓了一口气,捂着腹部,道了一个谢。

    剩下的人看到大汉死了,不由得都倒退了几步,但还是有几个衣衫褴褛,身上乌七八糟,却又一脸贪婪的盯着原燕兰的。

    而原燕兰则一脸惊骇的看着那个被捅死的大汉,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远处的景逸,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景逸厉害到这个地步了,只是一拳就将对方打死了。

    但显然她并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几只脏手就抓住了她的衣衫,将她拖入到了人群之中。

    “啊……救命……谁来久久我……”

    原燕兰无助的声音在人群中荡漾着,像是一只小兔子被一群恶狼团团围住,正要被他们随意处置。

    景逸看的是睚呲欲裂,不光白色莲花随之打了过去,上头还燃着黄色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