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 异界奇景

    更新时间:2017-08-26 10:04:35本章字数:3025字

    好在这里可以运转灵力,也可以施法灵魂之力来探察四周。

    在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处绿洲里稍作了一下休息,展开自己的魂力搜索方圆几百里的活物。

    不一会,景逸还真察觉到了远处有一些活动的东西在移动,而且数量惊人,以他的意识探寻,都不知道具体有多少。

    景逸飞身前去,不一会便来到了这群密密麻麻的东西上空,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无数六条腿的蚂蚁,只是这些蚂蚁个头太大了,大到了和一头一般,很多还带着翅膀,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往一个方向行去。

    他顺着它们前行的方向看去,远处,视线不可及的地方,也有一群密密麻麻的动物在往这边奔跑而来,细看之下,居然是一些巨大的黑色蝎子。

    在这广袤的沙漠中,两个数量庞大体型庞大的物种这是要进行一场旷世的大战。

    也就不过几个钟头的时间,这两股大军便战在了一起,如同两个充满力量的巨人,彼此用尽自己全身的力量和对方生死相搏。

    它们双方杀气腾腾,就算距离很远,都在之间的空气处形成了杀气缭绕的气旋,搅动起无数的沙土在空中飞荡,像是大战的一场研习,谁赢了,谁能占据先手。

    景逸看到这两个族群后,也不由得惊叹起来,这种战争场面实在太壮丽了,血肉横飞,肢体碰撞,牙齿撕咬,血液飞溅,脑浆崩碎,实在是太真实,太壮观,远比任何人类的战争都要欣赏性强出太多。

    蚂蚁与蝎子这两类昆虫似是根本不知道疼痛是什么感觉,牙齿、前肢与钩尾、双钳肆意冲撞着,牙齿掉了,就用嘴巴撞,前肢断了,就用身体挤,钩尾断了,就用腹部甩,双钳裂了,就用脑袋顶。

    昆虫的战斗也就是这样的简单,可即使是如此,打起来也依然十分的惨烈,哪怕最后全身各处全都断掉,血液流干,眼睛戳瞎,也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不光打斗起来残酷无比,甚至同类之间也毫不客气,为了赢得战斗,将对方彻底消灭,前头的队伍一旦慢下来,马上就会被后头的同类给压上去,成为了后续队伍的垫脚石。

    许多昆虫并不是死于拼斗,而是死于互相挤压与冲撞,甚至被鲜血也给淹没窒息而死。

    在这片荒芜的沙漠之上,蚂蚁与蝎子的身体铺了一层又一层,血液流了一滩又一滩,就这样堆积在一起,化为了一片肉泥与沙土搅拌在一起的泥泞之地。

    大战持续了一波又一波,因为双方的巨大数量,使得它们从早上站到了晚上,又从晚上战到了第二天。

    真不知道它们是如何繁衍出这么大的数量而且如何将它们一起集结起来,真是不可思议的昆虫世界啊,景逸不由的感叹到。

    直到第三天的清晨,这一场旷古绝世的大战才算渐渐达到了尾声。

    战场之上依旧残留了无数的蚂蚁与蝎子,但它们之间的搏斗也显得有气无力,看着就像是临死前的挣扎,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全部灭亡。

    空间里弥漫着血液的腥臭味与昆虫的腐烂气味,形成了刺鼻而又血腥的血。

    当景逸看到最后一只蝎子死掉的时候,他以为这场战事就这么结束了,只是,还没等他多想,周围又是一阵嗡嗡作响。

    却见原本一片平坦的沙漠下头陡然钻出了许多黑色的红字,这些虫子好像景逸见过的瓢虫一般,但一个个全都是黑色的,唯一奇异的是它们的眼睛,都是血红色的。

    仿佛受到这片区域战斗残留下的血肉气息,这些黑色的虫子从沙土里爬出来后就格外的兴奋,一个个闻着气味就往里头冲,像是将要享受一顿大餐。

    只可惜这群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虫子却没想到,它们即将要享受的不仅仅是大餐,还有无数的大嘴在等着它们。

    在这片血潭的下头隐藏着一只只如巨鳄一般披着厚厚鳞片的怪物,它们有着长长的舌头,尖尖的嘴,如同食蚁兽一般,早就通关钻洞来到了血潭的下头,埋伏了起来。

    如果说蝎子与蚂蚁的数量惊人的话,那么这些黑色甲虫的数量更是已经到了夸张的地步,不知道是几千万还是上亿,而且因为它们体积比蚂蚁与蝎子也小太多,使得它们可以分食蝎子与蚂蚁的时候不至于食粮不够。

    等到黑色的虫子正在大饱口福,大快朵颐的时候,血潭下头的怪物陡然冒了出来,伸出自己的长舌头如摘果子一般,将所有的黑色甲虫沾在上头,然后吞进了肚子里。

    鳞片怪物吞噬了一批又一批的黑色甲虫后造成了黑色甲虫的恐慌,只是此地的血潭实在太吸引人了,虽然要面临着死亡,但却因为强烈的血食气息,让甲虫们忘记了死亡的威胁,甘心的充当鳞片怪物的食物。

    许久之后,鳞片怪物悉数将大部分的黑色甲虫吞噬殆尽,一个个肚子变得肿胀老大,连动弹一下都懒得动弹。

    就当景逸以为这一切已经结束的时候,深色陡然又是一变,这一次他真的看到了新奇的东西了。

    远处来了一队人马,大概有几万的数量,是一些和人长得类似的怪物,这些怪物高大无比,身高全都在两米以上,有胖有瘦,身上穿的全都是兽骨做成的铠甲,手中则拿着石头打造的兵器。

    说他们像人,是因为他们也有着四肢五官,说他们类似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身上有着与人更多不同的地方,比如说牙齿,嘴巴里的牙齿如同一根根尖刺,鼻子小到只剩下两个空洞,像是直接在平面的脸上开了两个孔,小小的眼睛分的很开,都快长到了太阳穴的位置,而脑袋上还布满了不规则的长毛,显得丑陋无比。

    这些类人的家伙,似是早就预料到那些鳞片怪物会从地下钻出来进食,于是专门等到它们吃饱的时候,前来捕猎。

    景逸看到这群怪物人后,对他们兴趣大增,也不知道自己的语言他们听不听得懂,但好歹能算是有智慧的生命了。

    等到怪物人将鳞片怪物用一张张大网全都裹住,然后用一根根巨大的木头扛着它们往回走的时候,景逸落在了离他们不太远的地方,打了一个招呼:

    “嗨,你们好,能认识一下!我叫景逸!”

    景逸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这些怪物人听得清楚,却又不至于吓到他们,只是这些怪物人显然对景逸产生了误解。

    看着景逸如临大敌,将扛着的鳞片兽扔到了一边,什么石斧头石锤子石刀,鼓胀起来的肌肉如石头一般,一看就知道力量强大。

    他们没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把景逸团团围在了里头,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说着一些景逸听不懂的语言,不过很显然的是,里头满含着恶意。

    想想也是,本来是收获的季节,却又一个外人对他们说,你好能认识一下么,这样的话,除了强盗还会有什么人呢?

    “喂,大个子们,我是好人啊,并没有想抢你们的东西,只是想和你们交个朋友!”

    景逸虽然被围在了中间,但丝毫都不慌张,只是这群野蛮人脑子有些不灵光,自己都比划半天了,他们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是想着动手,实在让自己无语。

    这时候,怪人们当中,站出来一个个头更高,身材更魁梧,身上骨甲更加密集,手上石斧更加锋利的怪人,用手中石斧指着景逸,“胡哩马叉呱哩乌拉”的叫喊了起来,听得景逸是直挠头。

    景逸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如何该和这群野蛮人交流,场面陷入到了尴尬中。

    但野蛮的怪人显然不是一个性格很好的种群,领头的这家伙在没了耐心之后,一石斧就劈到了景逸的面前。

    他的这一斧头看起来威势强大至极,如果按照正常人族的力量来衡量,最少也得是十个大力士一起发力,才能有如此的力量,如磨盘一般大的石斧被他强健的手臂抡了起来,如同抡着一个牙签一般砸向了景逸,石斧破空的声音呼啸而来,像是一座小山从天而降,直直的压向了景逸。

    换做是旁人,恐怕要么是失去了抵抗的力量,抱头鼠窜,要么想一较高低,施展全力,但景逸是谁,那可是修士,区区单纯的普通力量对他来说早就失去了效用。

    景逸也不躲闪,伸出手臂来就这么举在头上,默默地等待石斧的到来。

    “嘭——”

    只听到一声巨响,石斧准确无误的降落在了景逸的手掌之上,强大的力量通过他的身体传递到地下,将景逸的双脚砸进了地下。

    “嗯,还不错,有那么一点点力气!就是脑子有点不大好使,居然想着对我动用武力!”

    景逸现在觉得和这群人打交道,还不如直接打服了他们比较好,这个怪人应该是他们中的首领,应该给他一些教训,要不然还真不知道八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