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一

    更新时间:2017-05-19 16:35:50本章字数:904字

    他是个普通人。

    他站是普通的站,坐是普通的坐,躺也是普通的躺。

    他唯一不普通的就是那份与年龄不符的善良淳朴。

    最无瑕的白雪仍然会在最微弱的暮光下消逝,

    最微小的尘埃却无法在最惨烈的灾祸中湮灭。

    白雪虽然无瑕,但是无法适应光明温暖的阳光,因此只能被淘汰;

    尘埃虽然微小,但是可以依附形态各异的事物,因此得到了永恒。

    他有些后悔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不去做微小的尘,左右逢源,逢凶化吉,那样他的人生应该会更加轻松;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妄想着去做无暇的雪,格格不入,颠沛流离,最终他的生命结束在嗤笑声里。

    “哪来的流浪汉跑过来送死,你以为这样就能成为英雄,从此翻身吗?哈哈哈!”这是他最后听到的声音,来自于一个在半夜抢劫的惯犯。

    他却有些高兴,难得的高兴,心中念叨着,“总算还上了。”

    被抢的受害男子早就逃了,一直躲在角落观望,待劫匪走远了,才敢走过来,却发现这个流浪汉已经断了气。

    “啊!路靖!”受害人秦义发现流浪汉竟然是自己曾经的好朋友,不过数年前因为他生意破产两人已经许久未见了,想不到再见,已经天人永隔。

    不知怎的,秦义忽然想起来,路靖似乎还欠自己八千块钱呢。那时候,路靖生意破产向他借了八万块,说好,两年后连本带利八万八,已经是很低的利息了。后来,路靖虽然把这八万块还上了,但是利息却一直拖着没给。

    “这都多少年了,做生意的人还这样不守信,难怪翻不了身。”秦义不由得思绪万千。

    秦义又发觉自己似乎有些不厚道,毕竟死者已矣,叹了口气,才想起来要找个电话报警。

    在派出所一直做笔录到第二天,秦义的老婆田馨带着孩子一起来接他回家。

    路上,田馨道,“人还好没事,也不知道手机钱包追不追得回来。”

    秦义没和老婆提那流浪汉是路靖,只是叹气道,“算了,破财消灾。”

    田馨又教育起儿子来,“儿子,以后你遇到歹徒就跑,什么都别管,更不准多管闲事,像那个流浪汉,就是多管闲事才送了命。”

    不知怎的,秦义听到老婆提起路靖,又想起那八千块钱来,心里更失落了。于是,他又悄悄检讨了自己一番,提示自己要多想想路靖的好,哀悼一下自己的好朋友,然而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脑子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惦念着那八千块的事。

    “再深的感情也抵不住时间的冲刷。”秦义最终得出了这么个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