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活着

    更新时间:2017-06-06 23:48:23本章字数:2174字

    明漫雪修为与司马洛洛相当,又不曾有丝毫损伤,真气充盈,她加入战圈后,银魄雪虎顿时感觉压力大增。

    沈皓轩这才缓了口气,“刚刚的确是好险。”他记起刚刚自己差点被吃掉的情形,那张虎口凑到自己的脑袋上时,真的是吓懵了,“多亏了明漫雪,要不然就没命了。”

    他不再胡思乱想,慢慢运转真气,逐渐尝试着恢复自己冻僵的身体,然而他发现有一股寒气一直聚集在自己的胸口,怎么都去除不了。

    大概过了一刻,沈皓轩的身体几乎全部恢复了,但是那股寒气仍然留在自己的胸口,一直徘徊不去。

    不过,好消息是,这股寒气似乎对自己的身体并无任何影响,只是感觉有一丝凉意而已。

    沈皓轩握着英雄剑,耍了几个剑花,确认自己已经完全恢复,身体行动完全没有感到有任何不适。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沈皓轩自言自语道,“或者要找个人问一问才是。”

    对他来说,此时的当务之急是去支援司马洛洛和明漫雪,同时宰了那头银魄雪虎。

    沈皓轩不作他想,拿着英雄剑,疾步冲向前去。

    此时,司马洛洛和明漫雪正和银魄雪虎斗得难解难分,一时分不出胜负。

    “真不愧是异兽银魄雪虎。”沈皓轩自言自语道,“竟然能在同一境界以一敌二,力战人族的两个天才而不落下风。”

    妖兽分为三类,蛮兽、灵兽和圣兽。

    蛮兽向来善斗,但是却因为悟性较低而不善于修炼,即便是珍稀异种的蛮兽,通常境界都不会很高,顶多是慧阳境。但是人和蛮兽若是同一境界,那么差距就会拉得很大,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真气,蛮兽都远远超过人类。

    蛮兽是天生的战士,它们有着战斗的本能,它们的实力都是在战斗中不断获得的。

    而灵兽和蛮兽相比战斗的能力会弱很多,但是智力却高出好几个层次,有着极强的学习能力,除了身体外形上的差异,它们几乎有着人类所拥有的一切优点。比如语言能力,它们就如人类一样,几乎是一学就会;比如炼气的天赋,也是不输于人类,因此它们的修为境界就往往高于蛮兽,更存在着不少的圣人。

    还有第三种,圣兽,这是妖兽中的天才,它们天生具备了蛮兽和灵兽的所有优点,甚至比他们还强。比如四大凶兽:饕餮、混沌。梼杌和穷奇;又比如四大神兽:麒麟、凤凰、貔貅和玄龟。它们都是传说中的逆天的存在,除了云天之外,沈皓轩再也未曾见过其他圣兽。

    沈皓轩大喝一声,高舞长剑,气势汹汹地朝着银魄雪虎杀去。

    战场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了,雪虎逐渐有些应接不暇,身上慢慢留下了一些伤口,虽然都未曾伤到它的筋骨,却也让它心烦意乱。

    就这样,双方又大战了上百个回合,银魄雪虎全身上下,已经有了不下十个伤口,最严重的就是背上中了司马洛洛一刀,一直血流不止。

    不过,司马洛洛的状况也不是很好,她现在几乎奄奄一息了,原本的伤势,再加上激烈的战斗又带来了几处新伤,沈皓轩真不知道她是如何撑下来的。

    司马洛洛就仿佛是当日的王睿一样,明明随时都会倒下,却仅仅凭着一口气坚持战斗到现在,或许在那头雪虎的眼里,司马洛洛简直就是魔鬼一般的存在。

    但是这样的一位公主,却是足以让人心疼的,然而又让人尊敬。

    沈皓轩的身上也挂了些彩,左臂被银魄雪虎用它的利爪挠得血肉模糊,后背还挨了虎尾一击,不过好在被明漫雪卸去了许多力道,要不然得多断几根骨头了。

    唯一没有受伤的就只有明漫雪一人了,银魄雪虎在战斗中发现,它的动作无论有多快,都根本摸不着这个身法鬼魅的蒙面女子;进攻的角度无论有多刁钻,她都好像早有预料一般,提前躲开。于是,雪虎就放弃了对她的任何进攻,而是采取防守战略,任你如何进攻,都是能闪则闪,不能闪则硬抗。它身上的那些各种伤痕都是明漫雪手中的匕首留下的,不过,它皮糙肉厚倒也不在乎这些小伤。

    “赶紧速战速决!”司马洛洛气喘吁吁,似乎连说话都十分吃力,她恐怕是担心自己要撑不住了。

    明漫雪答道,“说的简单,要怎么速战速决?”

    “就用那一剑!”司马洛洛转头对沈皓轩道,“你破他寒气的那一剑。”

    “那一剑?”沈浩轩接过话,“恐怕有些难,那一剑虽然威力很大,但是准确度很难控制,除非它能站着不动,让我刺上去。更重要的是,我使出这一剑之后,真气恐怕就会耗尽了。”

    “没事。”明漫雪道,“我来限制它的行动,你用那一剑结果了它。”

    “我来掩护你们俩。”司马洛洛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了,“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如果失败了,我就再也帮不了你们了。”

    与她微弱的声音截然相反的是,她的刀忽然绽放出黑色的光芒,杀气滔天,仅仅是隔空一斩,两道黑色的气劲疾射而出。

    银魄雪虎不敢大意,将体内真气聚集,一口吐出,一道威势不输她的白色气劲与两道黑色气劲在空中碰撞,发出耀眼的光彩。

    也不知是何时明漫雪已经纵身到雪虎的上空,四条白练紧紧缠住它的四肢,奈何它刚刚才耗损了许多真气,一时间竟然难以挣脱。

    接着,明漫雪重重地踩在它的背脊上,就如千斤之物落在它身上一般,愣是将它压得趴倒在地上。

    然而,最令它绝望的是,那个年轻人又使出了之前的那一剑,朝着它的额头刺过来,长剑发出的光芒十分璀璨,刺得它睁不开双眼,它拼命地挣扎,却被那个可恶的女人缠的死死的。

    又是一声咆哮,明漫雪整个人被甩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数十丈以外的一块巨石上。

    它终于摆脱了那个该死的女人,它必须要起身躲开这一剑,它这样告诉自己。

    不过,它的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就无法动弹了。

    那把剑已经插进了它的脑袋,刺在它的眉心上。

    沈皓轩真气耗尽,连站都站不住了,倚在那个巨大的虎头上,用手抓着雪虎的獠牙,借此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因为,它这一次再也无法吃掉自己了。

    它死了,我们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