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发难

    更新时间:2017-06-08 00:00:03本章字数:2011字

    司马洛洛这会儿正躺在地上,毫无动静,就连气息都似乎消失了一般。她全身上下能够正常运作的就只有自己的头脑和沉重无比的眼皮。

    不过,她现在累得无法思考了,她也不想思考了,仅仅是支撑着自己的眼睛不合上,她已经非常费神了。

    如今的她,几乎生机全无,可能随时都会丢失性命。

    沈皓轩以英雄剑为支撑,走到她身边,取出当日自己在木苍堡中得到的大还丹,塞到她的嘴里,幸亏她的嘴巴跟喉咙尚且无恙,她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才能够咽下这颗大还丹。

    大还丹本是西方佛门的独家药丸,有治疗内外伤及增强修为之效。

    这是江湖人都梦寐以求的圣药。

    不过,佛门向来对此药管制甚严,就连门中各位首座也只能携带一颗傍身,其存放之处也唯有掌门人知晓。

    然而,一百五十年前,这大还丹的药方却被人研究了出来,此人便是声名赫赫的“药痴”。

    那日,佛门救了一个中年人,他身受重伤,而且还中了天下奇毒,不过他的运气倒是不错,被佛门的一个弟子在山脚下发现了。

    这个中年人情况非常不妙,身体各个部位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体内的毒素更是渗入五脏六腑,无法排除。

    整个佛门上下竟然无人能医好他。

    这时候,佛门的掌门人明苦大师决定用一颗大还丹给他服下,从此听天由命。

    大还丹不愧是疗伤圣药,这个中年人服下之后,伤势逐渐好转,无论是身体四肢,还是体内的五脏六腑,竟然都在七日后完好如初。

    中年人这才道出自己的姓名,原来他名叫萧无心。

    十年之后,江湖上出了一个“药痴”,其医术冠古绝今,当代无人能及,更令人惊讶的是,他手里竟然有许多的大还丹。

    自此之后,江湖上有无数的高手前去登门拜访,无论是正是邪,只为能求得一颗大还丹。“药痴”在江湖上的地位一日千里,无人敢与其争锋,不过却无人知晓他的出身来历。

    终于,佛门再也不能无视这件事了。

    没多久,明苦大师便亲自到“药痴”的府上拜访。

    当见到“药痴”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便认了出来,原来“药痴”就是当日垂死的萧无心。 

    顿时明苦大师什么都明白了,萧无心当日重伤之际前来佛门便是为了大还丹,果然自己一时心软,便让他服用了大还丹。

    他乃是医道天才,竟然分析出了丹中的主要成分,又经过十年时间的研究,萧无心终于将大还丹炼了出来。

    明苦大师痛心疾首,深以为自己乃是佛门的罪人,泄漏了大还丹的秘密,从此卸去了掌门的身份,退隐山中。

    从此之后,大还丹再也不是佛门独有之圣药。

    虽然如此,沈皓轩还是觉得萧云青密室中竟然藏有整整一瓶大还丹极为不可思议,这得是掠夺了多少人才能拥有的。

    陆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拜托了腿脚上冻结着的冰雪,也走了过来,看着正在给司马洛洛喂药的沈皓轩半晌。

    “多谢三位出手相助。”陆少天拱手道。

    沈皓轩望着他道“大家同生共死,陆少侠太见外了。”

    沈皓轩看了一眼另一边昏迷不醒的明漫雪,正要走过去。

    陆少天又开口了,“赵兄手里的可是大还丹?”

    沈皓轩停下脚步,回头打量着他,“陆少侠好眼力,的确是大还丹。”

    “莫非赵兄出身佛门?”陆少天似笑非笑道,“竟然有这么多数量的大还丹。”

    沈皓轩还未回答,他又道,“只是这大还丹,即便是佛门首座也不过一人一颗,唯有掌门才知晓其他大还丹的下落,赵兄难道是佛门掌门的高足?”

    沈皓轩并未想到这一出,又解释道,“陆少侠说笑了,在下哪里像是出身佛门?只不过是认识个朋友,他与当年的‘药痴’有些渊源,故此得了些大还丹。”

    陆少天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如此,赵兄放心,我陆少天绝不是乱嚼舌根之人,这件事我绝不会透露给其他人知晓,以免给赵兄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我在此就多谢陆少侠了。”沈皓轩也是拱手道谢。

    他转过身去,来到明漫雪身边,轻轻将她扶起,才发现明漫雪刚刚那一撞甚是严重,她的后肩似乎扭伤了,嘴角还溢着鲜血,将面纱都染红了。

    沈皓轩扶着明漫雪的脑袋,隔着面纱给她喂下一颗大还丹,又给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倒也未曾擅自看她的面容。

    忽然,沈皓轩喷出一大口血,整个人向前趴倒在明漫雪的身体上,他竟然被人从身后偷袭了一掌,接着,他手中的药瓶也被人夺去。

    “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陆少天端详着手里的药瓶,继续道,“这里面全是大还丹啊。”

    沈皓轩看着他,并不言语。

    “你以为我是贪图这些大还丹?”陆少天冷笑一声,“姓赵的,这些大还丹本来就是我师父的吧。”

    沈皓轩此时胸口气血翻滚,只感觉喉咙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陆少天有些得意,将瓶底翻过来,“你看到这瓶底的字了吗?‘木心’,你可知道代表着什么?”

    他又继续道,“人人都以为‘药痴’萧无心无门无派,其实他本名叫作萧木心,是我师父萧云青的二爷爷,是我们木苍堡曾经的二堡主。”

    “这就是天意啊!”陆少天仰首大笑道,“前些日子,师父的密室被盗,其中丢失的就有一瓶大还丹,天底下除了‘药痴’萧无心,谁有这么大的手笔,藏着整整一瓶大还丹?”

    沈皓轩全都明白了,那‘木心’两个字便是最好的铁证。

    “赵兄,你虽然对我有救命之恩,但又是我们木苍堡的大敌,我也是无可奈何。”陆少天叹息一声,“不杀了你,我便无面目去见师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