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反扑

    更新时间:2017-06-08 07:15:56本章字数:2171字

    “璧龙剑!”陆少天失声惊道。

    “是的,正是璧龙剑。”沈皓轩点点头道,“不瞒陆少侠,此刻璧龙剑正在我的手中。”

    此言一出,不仅仅是陆少天,连明漫雪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日我从沙漠中遇到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人…”沈皓轩把当时在漠隆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果然,当日盗窃宝库之人就是你,沈公子。”陆少天冷笑一声。

    沈皓轩也笑道,“若不是我去将萧云青的密室偷了,今日陆少天也不会有此机缘。”他又顿了顿道,“其实,陆少侠今日从我这里得了璧龙剑,将来迟早会被你师父知晓,到那时,少侠就百口莫辩了。”

    “而且,以你师傅的为人,你定会背上一个贪图宝物、欺师灭祖的罪名。”沈皓轩狡黠地望着陆少天,“到那时,就算你所向披靡,恐怕全天下也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所以,依我之见,陆少侠还是趁你师父未曾发现璧龙剑之事,先下手为强吧。”

    陆少天愣在原地,半晌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他方才开口,“沈公子莫要再挑拨离间了,我若是对师父下手,可就真成了欺师灭祖之徒了,到时候才真是走投无路。”

    “陆少侠此言差矣。”沈皓轩摇了摇头,继续劝解道,“你若是使些手段,谁人知道萧云青是你杀的?又有几个人愿意为萧云青出头,查找凶手,就算是追查凶手,也是你陆少侠独挑大梁。可你若是迟迟不动手,便是坐以待毙,到那时,萧云青可不会顾及师徒之情,只是稍稍宣扬,谁不眼红璧龙剑?你就真的成了天下公敌。”

    陆少天忽然觉得沈皓轩的话,极其有理,口中也有些松动,“此事,容我以后再作考虑。”

    不过他忽然又想到,沈皓轩和萧云青有不共戴天之仇,自然希望能借自己之手杀了萧云青,看来沈皓轩是真的做好赴死的准备了。

    一想到这儿,陆少天不由得微微一笑,心情大好。

    沈皓轩见他如此模样,便明白陆少天已经被自己迷惑,警惕之心有所下降。

    “可是璧龙剑的秘密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沈皓轩道,“古往今来,有多少人曾经得到了它?可是参透其中奥秘的有几个?”

    “那这么说来,我就算得了剑又如何呢?”陆少天有些失落。

    沈皓轩知道,机会来了。

    “陆少侠难道忘了,我刚刚说这个大秘密只有我一人知晓。”沈皓轩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这个秘密当然不是璧龙剑的下落,而是~”

    陆少天恍然大悟,随后喜不自胜,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沈皓轩却苦笑一声,奉承道,“小时候,曾有占卜师告诉我,将来我有大机缘,我那日得了璧龙剑,以为自己会成为千古第一人,今日才知晓,为何占卜师只告诉我会有大机缘,而不是说我能成为大英雄、大豪杰之类的。”

    “为何?”

    沈皓轩又是一阵苦笑,“因为我只有大机缘,不能成大事,今日遇到陆少侠才知道,陆少侠是成大事的人,而我便是陆少侠的大机缘,我就好似一件嫁衣罢了。”

    陆少天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占卜师一定是天降奇才,为你看相占卜,竟然能算到我的命数!”

    沈皓轩一脸的悲苦,止不住地摇头叹息。

    “那你便将你的这个机缘交给我吧。”陆少天有些等不及了。

    沈皓轩取出璧龙剑,轻轻抚摸,甚是不舍,“璧龙剑的奥秘光用眼睛看是看不出来的,它是要用自己的鲜血去看的。”言毕,他便用剑刃划过手指,鲜血就这么滴落在剑身上,璧龙剑竟然真的闪烁着异彩。

    沈皓轩继续道,“以血为媒介,与剑中之龙对话,得神龙真传。”

    “好!好!好!”陆少天连说三个好,恨不得手舞足蹈起来,“把剑给我。”

    沈皓轩站起身来,手持璧龙剑,一步步走过来。

    陆少天忽然一个箭步,走到司马洛洛身旁,用手掐住她的脖子,“别过来!”

    “陆少侠这是何意?”沈皓轩大惊失色。

    “险些上了你的当。”陆少天冷哼一声,道,“你既有璧龙剑在手,纵使你身负重伤,我也未必能敌,更何况你以赠剑为名,故意令我松懈,就想趁我不备,一剑杀了我。”

    沈皓轩面色惊慌,“陆少侠,这是极大的误会!”

    “退回去!”陆少天喝道。

    “好,好,你别伤她。”沈皓轩应和道。

    陆少天庆幸自己的机智,及时发现了沈皓轩的不轨图谋。

    “你若好好配合,将璧龙剑交出来,我也许会放了她们俩。”陆少天笑道,“毕竟是天清国的两大明珠,倒也配得上我。”

    言罢,他竟然轻抚了一下司马洛洛的脸颊,顿时司马洛洛怒目而视,恨不能立刻将其斩了,可惜自己动弹不得。

    沈皓轩也是不由得火冒三丈,恨不得一剑把他劈成两半。

    “把剑扔过来!”陆少天命令道。

    沈皓轩也不言语,便将剑抛了过去。

    陆少天左手一伸,稳稳地将璧龙剑握在手里。

    “这剑?怎么会这样?”陆少天显然是发现了璧龙剑奇异的剑刃和缺口。

    “我也不知为何,但是这的确是璧龙剑,剑里确实有一头龙,你可以自己去看。”沈皓轩道。

    “谅你也不敢骗我!”陆少天一把推开司马洛洛,用剑轻轻划破手掌,“你这没用的东西,不就是一点血吗,竟然只敢划破手指,真是枉为男子汉。”

    陆少天看着自己的鲜血溢在璧龙剑上,却笑得极为肆意,忽然他的笑容僵住了。

    接着,他兴奋得大喊起来,“果然有一条冰龙!哈哈哈!”

    只是,他高兴的太早了。

    “怎么回事?我的血!”陆少天惊叫起来,他发现自己有一股千年寒气,沿着血液,从自己手掌的伤口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他能感受得到,那股寒气比什么银魄雪虎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自己体内的血液在凝结,自己的五脏六腑在凝结。

    “白痴!”他听到了冰龙的声音。

    他看到沈皓轩走了过来,他想一剑刺过去,可是身体怎么都动不了。

    “占卜师毕竟是占卜师,说得的确很准,我的确有大机缘,但是他也没说我成不了大事啊!”沈皓轩笑着道,“看来我不太擅长占卜预言什么的,说得不准,你也成不了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