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三

    更新时间:2017-06-08 22:42:34本章字数:2109字

    在林菀仙还很小的时候,照顾她的奶嬷嬷曾告诉她,她出生的时候院落里的树上停满了各种各样的珍禽,在她落地发出第一声哭声时,所有的鸟儿都齐声鸣叫,就如前来贺喜一般。

    “这是百鸟朝凤。”奶嬷嬷如是说。

    林菀仙懂事以来,就从未见过大哥,因为大哥已经离世了,只留下个三岁大的儿子,就连父皇也因此忧思成疾,宫内宫外的大小事务,多由二哥林振远打理。

    彭霄国那时曾发生过几次动乱,都被林振远处理得恰到好处,百姓们就常常道,二皇子有麒麟之才,将来登上皇位必定是一代明君。

    因此她心里哥哥的样子总是二哥林振远的身影,也和二哥极为亲近。

    后来有一次,林菀仙把这奶嬷嬷口中百鸟朝凤的事告诉自家二哥的时候,二哥却说:“不对,应该叫百鸟朝凰才是。”

    “为啥呀?”林菀仙不懂。

    “嗯……因为雄为凤,雌为凰,我家菀仙是公主,自然是凰了。”

    “那我出生的时候真的有很多珍禽飞来吗??”小小的林菀仙扑闪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哥哥问道,“有多珍贵?有没有青耕?或者说窃脂?……哎呀,鶌鶋也行呀。”

    “你这小脑瓜里到底成天都在想啥呢?”林振远伸手拍了拍林菀仙的头,“让父皇知道了又该说你了。”

    “才不会呢,父皇总夸我聪明,说常言道‘凤毛麟角’,他的皇子皇女都占了个齐。”林菀仙吐了吐舌头,笑着跑开了。

    可是,没多久林菀仙的父皇就驾崩了。

    她的二哥从此登上了皇位。

    虽然林振远一向勤于政务,但是也从未冷落自己的这个妹妹。

    彭霄国虽然换了一位年轻的君王,却依旧繁荣昌盛,甚至要比当年先帝在位时还要强盛。

    奶嬷嬷后来回家省亲,再也没有回来过。

    起初林菀仙还会念叨几句,后来待到她渐渐长大,便也淡忘了奶嬷嬷告诉她的这个故事。

    马上就是林菀仙五岁生日了。

    宫里头打算为了这个宝贝公主好好庆祝下,到处张罗结彩。然而寿星本人却没有什么兴趣,她才在偷听哥哥和侍卫谈话的说皇城里来了个非常了不起的占卜大师,听说大有来头。

    占卜算命的先生并不稀奇,但是重要到能让侍卫向哥哥报告的,那就足够激起林菀仙的好奇心了。

    于是在她生日的前一天,公主大人从宫里偷偷地溜了出去。

    一人来到大街上,林菀仙才拍了拍脑袋,想起自己其实并不知道那算命先生长什么样。她歪着脑袋想了会儿,既然是个很玄乎的算命先生,自然是有其独特之处的,到时候碰上了,自己肯定能认出来。

    听说醉仙楼新出了点心,赶紧买些尝尝,再给皇兄带些,他肯定会欢喜得很,到时候他自然不好意思责备自己了。林菀仙做了决定就一路往醉仙楼去了。

    在去往醉仙楼的路上,林菀仙路过了一家小酒楼。

    那是一家平时林菀仙路过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普通酒馆,可是这回林菀仙走过的时候,她却停下了脚步。

    她抬头看了看酒楼的牌匾,地方不大,口气却打得很,“朝凤楼”。

    这名字倒是很合自己的口味

    在皇城住了这么久,她也经常溜出来玩,可是这家酒楼她没什么印象,似乎是刚开业不久。

    此人身穿一身玄白相间的长袍,看上去很年轻,大概不超过二十五岁,桌子左手边放着一个长盒子,不知道里头放了些啥。已入琴心境的林菀仙平日里在宫里接触的都是些世间高手,对在自己之上的那些高手也有些判断,可是她却觉得这男人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好像身上包围着什么东西,让他和这个世界脱离开来,又让他融入这个世界以至于不太显眼。

    在林菀仙看他的时候,他也转头看向了林菀仙,甚至向她招了招手。

    林菀仙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去,而后在男人的对面落座:“我听人说最近城里来了个了不得的算命先生,可是你?”

    男人也眨了眨眼睛:“算命先生很稀奇吗?”

    “算不上稀奇吧?”林菀仙掩嘴笑道,“不过我见到的都是些骗人的家伙,说什么能纵观过去未来,看透生死大道,结果呢,都是些沽名钓誉、坑蒙拐骗的家伙,弄了些简单的障眼法,竟然也有人会上当,真是搞不明白。”

    “这可麻烦了,我恐怕也是姑娘你嘴里那些沽名钓誉的骗子了。”男人喝了口茶,叹了一口气,“要让姑娘失望了。”

    “是不是骗人的,我说了才算,你说了不算。”林菀仙示意男人给她也倒杯茶,“给我算算呗?”

    “姑娘要算什么?”

    林菀仙眼珠儿一转,答道:“你算算我是谁。”

    “姑娘可知道这家酒馆是谁开的?”男子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这我如何知道?”

    “是我专为姑娘所开。”男子微微一笑。

    “那为什么叫朝凤楼?”林菀仙故作不知。

    “姑娘便是百鸟所朝之凤啊!”

    “可是我二哥说,雄为凤,雌为凰,先生是不是弄错了?”林菀仙找出了他的漏洞。

    “姑娘此言差矣,凤和凰本是一族,都是人间神鸟,为何要区别对待?将来姑娘也会告诉那些无知的世人,女人也能撑起半边天。”男子说得头头是道。

    “巧舌如簧!”林菀仙娇嗔道,“不过,你倒是说得很有道理。”

    “姑娘现在还信我否?”男子洋洋自得道。

    “先生倒是有些本事,比我之前所见的那些人强上百倍。”林菀仙算是认可了他。

    “那这位凤凰小姐。”男子浅笑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林菀仙微微思索,道,“姻缘。”

    “姻缘?”男人听到林菀仙这话,不由一愣,“姑娘还不到要操心姻缘的年龄吧?”

    “年龄的确未到。”

    “那为何要问姻缘之事?”

    林菀仙理直气壮道,“正是年龄未到,对此一无所知才问的,难道要在我成亲的前一日再来问姻缘之事吗?”

    “哈哈哈!”男子爽朗大笑起来,“姑娘年纪轻轻,就已经聪慧至此,我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