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四

    更新时间:2017-06-08 23:47:12本章字数:2057字

    “也罢也罢,我就替你看看吧。”说着,男人仔细端详起林菀仙来,“姑娘长大一定是个不得了的美女,追求者无数,将来的夫君定是世间一等一的英雄。”

    林菀仙当即翻了个白眼,甚是可爱,“你这也和没说差不多了。”

    “姑娘可听过凤凰涅槃?”男子继续道。

    “自然是听过。”

    男子郑重其事道,“实不相瞒,姑娘将来也会如凤凰一般,经历涅磐重生之事。”

    “那和我姻缘有何关联?”林菀仙问道。

    “将来姑娘心仪之人,将会在你涅槃之后出现。”男子道,“他是真正的天选之子!”

    林菀仙听了男人的话,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看中的人,也自然是天选之子。”

    男人故作神秘的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压低了声音,“我和姑娘投缘,多说两句,姑娘的姻缘恐怕是在百年之后。”

    “……那我岂不成了老妖婆?”林菀仙大惊失色。

    “不不不,那时候你年纪不会很大的,还会把人家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露出了一个“你懂的”笑容,然后摇了摇头,用林菀仙几乎听不出的声音喃喃道,“无尽的等待,终于要结束了,第二个人如今也被我找到了。”

    “你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呢?”林菀仙向前凑了凑。

    “没什么……啊,接姑娘的人来了,我就不久留了,有缘再见。”男人拿起身边的长盒,向林菀仙又眨了眨眼睛,“涅磐之痛非常人所能忍,只有承受住,姑娘方能重生。”

    “小姐。”一阵脚步声传来,“您该回去了。”

    林菀仙听到叫声,转头,果不其然见到了熟悉的侍卫脸庞。她还想和男人说什么,回头一看,却发现对面的茶座空空如也,就连刚才男人喝茶的茶杯也不见了,只有自己的茶杯和几个干净的,似乎没用过的茶杯倒扣在桌上的空茶壶边上。

    “开着酒馆,自己却喝茶。”林菀仙道,“定然不是什么好酒,这个奸商!”

    角落里,男人听见这话,暗自叫冤,“古家家训第一条就是严禁饮酒啊,捧着占卜算命的饭碗,万一酒后失言,泄漏天机,后果不堪设想,这丫头懂什么!”

    一晃又是一年多过去了。

    林菀仙又再次见到了这个算命先生。

    只不过,她此时浑身如火灼烧一般,疼痛难忍,生不如死。

    她微微睁开眼,便已经用尽了全力,她只想再看一眼自己的皇兄,仅此而已,就算立即死去,她也满足了。

    她还看到了这个算命先生,还是穿着当日那件玄白相间的袍子,面容未改,只是多了几许胡茬,脸色有些憔悴。

    自己的皇兄也是脸色苍白,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林菀仙这样想道,“为何他们这副模样?”

    她隐隐约约听到,两人交谈的声音。

    “你我二人为她疗伤,已经三天三夜未曾合眼。”占卜先生道,“仅仅是保住他的性命而已,为今之计,只有那一条路了。”

    “可是,我怕她承受不住啊!”林振远满脸担忧,“若是有一分一毫的差池,她便会立即身亡,父皇和皇兄都已经离我而去了,我不能再没有她。”

    “你就忍心看着她日夜受火毒之苦吗?”占卜先生焦急道,“我古家典籍上早有记载,敖空前辈的千年寒气可以化解一切火毒。”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占卜大师打断了他,“林振远,我知道你舍不得你妹妹,但这是唯一的活路。”

    “敖空前辈的千年寒气虽然是天下第一,但他如今被封印在剑中,能渗出的功力实在是少之又少,就算是你妹妹承受不住被冰封了,但是未必会死,也许再过百年,天选之子就出现了,你妹妹命中注定会和他有一段缘分,怎么会死?”算命师缓了缓声音。

    林振远犹豫了半天,最终才答应了,“古大哥,就依你所言,以后菀仙就有劳古家照顾一二了。”

    “菀仙公主,你可还记得我当日所说的涅磐之痛?”姓古的男子似乎知道林菀仙此时清醒过来了,“如今便是涅槃之日,你可要忍住啊!他日,你破冰而出,你将会遇到我所说的天选之子。”

    “我的好妹妹,二哥会陪着你的,也许你醒来之后,二哥不在了,但是你要好好活下去,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林振远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泪水打湿了眼眶,“将来你会继承我的遗愿,到时候去找古家吧。”

    这是林菀仙冰封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她的泪水怎么也忍不住了,只是使劲地点了点头。

    当她醒来的时候,面前站着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农夫,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流着泪,自己对他也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而且他的面容有些熟悉。

    忽然林菀仙的脑海里记起了一个面孔,“皇兄?二哥?是你吗?”她唤道,泪水莫名其妙地就流了出来。

    老农夫哭得更厉害了,“姑姑,我是您的侄儿林淼啊!”

    “林淼?我记得,你不是只比我大两岁吗?怎么弄成这样了?”林菀仙记忆里有个小男孩,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侄子,“我二哥呢?”

    “姑姑,您被冰封了三百年了,叔父早就不在人世了。”林淼抹着眼泪道。

    “我好像记得,二哥给我解火毒,然后把我冰封了。”林菀仙使劲地回忆,“其他我什么都记不清了,我怎么会中火毒?我父皇和母后呢?好像父皇不在了,母后呢?好像还有个大哥,大哥也不在了,你是大哥的儿子。我是彭霄国的公主,二哥是彭霄国的皇帝,他怎么也不在了?”

    林淼微微一愣,“皇叔和皇奶奶都病逝了,我现在隐居在这里。那时候,姑姑被仇家偷袭,中了火毒,是皇叔把你救回来的。”

    “原来如此,都三百年了。”林菀仙点了点头,还在拼命地回忆。

    “姑姑,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林淼擦干了眼泪,继续道,“我会想办法帮你恢复记忆的。”

    林菀仙开始了她的新生,虽然她忘记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