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兵俑

    更新时间:2017-06-10 23:53:37本章字数:2061字

    沈皓轩三人几乎是想也不想,直接就穿门而过。

    他们发现这道门后居然是一座极度恢宏的寝宫,雕栏玉砌、朱甍碧瓦,他们在陵中也曾见过几座宫殿,唯独这座寝宫富丽堂皇到了极致。

    他们几乎同时猜到这座宫殿乃是黄世雄寿终正寝之所在,是他的埋骨之地。

    还未等他们回过神来,又是一阵刺耳的磨石声音,循声望去,在不远处的一座石门也缓缓打开,接着三个身影逐渐显露出来。

    为首之人正是火麟刀之主王睿,另外两人分别是飞鹰堡的赤鹰朱彤和归云寨的聂无名,他们三人同是修炼火行真气。

    “王兄,你们是不是也掉落到了一个秘境之中?”沈皓轩问道。

    王睿点头道,“我们落入了一座火山之中,遍地都是岩浆,你们也是?”

    “我们进入了一座冰岛之上,费尽千辛万苦才从岛上出来。”沈皓轩答道,“我猜测大家定是分别被传送进了自己所炼五行真气对应的秘境之中,从秘境中出来又都到了这座寝宫前。”

    “这么说来,其他几扇门后面分别是金、木、土三行修炼者了。”朱彤开口道,“我们是先进宫殿,还是等人都到齐了再一起行动?”

    “谁知道我们是不是落在最后的几个呢?”司马洛洛态度明确,“也许其他人都已经在里面了,难道我们还在这儿傻等。”

    聂无名附和道,“公主说得有理,既然已经到了,哪能停止不前?”

    “我倒也赞成先到宫殿里看看再说。”沈皓轩也发表自己的意见,“毕竟里面的情况大家都不清楚,也许他们在里面遇到了什么麻烦,正需要我们去帮忙;也许他们不在里面,我们也可以先行探路,如若不行,再撤出来也无妨。”

    几人也都觉得他此言甚是有理,皆点头同意。

    “木苍堡的陆少天不也是修炼水系真气的吗?怎么没跟你们一起?”飞鹰堡向来和木苍堡不对头,朱彤对自己的对手也是有些在意的。

    “唉,说来话长。”沈皓轩面露苦涩,一副惋惜的神色。

    “赵兄,莫非有什么事情发生?”聂无名忍不住问道。

    沈皓轩道,“我们在那座冰岛上遇上了一头银魄雪虎,陆少侠与他恶战一番后,力竭身亡,我们赶到时,发现陆少侠的躯骨都被那畜生吃了。”

    “真是没想到,陆少天会落得这么个下场。”朱彤不露声色道,“也只能怪他运气不佳了。”

    他们倒也没有怀疑过陆少天之死另有隐情,一是因为他们和陆少天并无私交,二是因为司马洛洛和明漫雪的身份不凡,足以令人信服。

    沈皓轩一行六人沿着甬路一路来到宫殿前,众人对视一眼,一齐推开殿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成千上万的兵马俑,数之不尽,一个个英勇威武,气势不凡。

    但是,这一切似乎早已在六人的意料之中,因为这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传统,也是帝王的惯例,也是他们的特权,凡是帝王沉眠之陵墓,无论数量,无论规模,都一定会有兵马俑的存在。

    这些兵马俑一个个神采奕奕、栩栩如生,有的双耳竖立,有的张口呐喊,有的闭嘴静立,他们井然有序地排列着,让沈皓轩等人再次见到了当年大周兵强马壮、军多将广的宏伟气势。

    如果观察得再仔细一些,就会发现他们种类繁多,骑兵步卒、弓手车士、将军帐吏各不相同。

    他们或威严耸立,目视前方;或怒发冲冠,剑指长空;或紧锁愁眉,苦思冥想。就连战马的姿态神情都各不相同,有的昂首阔步,有的长鬃飞扬,有的仰天长啸,有的低头猛冲。 

    这样的兵马俑多么的神奇,这样的景观何其雄伟!

    沈皓轩虽然知道陵墓中兵马俑的存在,但是多多少少有些激动,一看到它们,自己就不由得想起当年所见之秦兵马俑。

    二者是何其相似,同样是两个强大无比的王朝,同样是两个繁荣昌盛的国家,也同样是两个古今一帝。

    沈皓轩不禁思索,“这样的传统是从哪里传下来的?难道帝王至尊在想法上都会有共通点,就连陵墓中兵马俑的想法和创意,都是如此的接近。”

    这种问题是无法解答的,古人已矣,答案也随之而去。

    沈皓轩有时候甚至会想,为什么两个世界会有这么多相似的地方?就好似自己到了一个外星球,却发现外星人跟地球人原来长得是一模一样的,就连外星上的许多事物都会有类似之处。

    六个人就这样穿梭在兵马俑之间,他们思绪万千,有时在赞叹兵马俑之壮美,有时在敬仰大周之繁盛,有时在艳羡黄世雄之伟大,也有时在期盼后面的路程会有怎样的收获。

    但唯独沈皓轩的心思是与众不同的,他的思绪何止万千,早已穿过不知有多遥远的时空,他的心里埋藏的是无人能体会的悲凉。

    这是一个穿越者的孤独,也是他的悲哀。

    他常常会想,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和自己一样,从遥远的异时空而来,甚至同样是跟他来自同一个世界,因为他需要一个同伴,或者说他需要一个能够让自己倾诉的对象。

    对沈皓轩来说,守着一份不为人知的孤独,实在是太累了。

    “你在发什么呆?”明漫雪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没什么。”沈皓轩回过神,随口道,“只是想起了一些遥不可及的人和事。”

    “总是这样说些模棱两可的话。”明漫雪似乎已经明白了他说话的套路,“所以你总是对的。”

    司马洛洛也听到了他俩的话,以为沈皓轩在怀缅往事,悼念故人,便开口道,“往者已矣,人要活在当下。”

    虽然这安慰算是误解,但是道理何尝不对?

    “活在当下,活在当下…”沈皓轩若有所思,口里不断地重复着。

    “可是谁又能抛开过往呢?”他又道,“你能忘怀吗?无论恩怨情仇,谁能与以前的一切完全断绝,那怕是遁入空门的佛家高僧也做不到。”

    司马洛洛安静地听着,安静地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