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节 出发之前

    更新时间:2017-06-02 13:30:01本章字数:2337字

    王文博懒散地躺在办公椅上,双腿交叉打在桌子上,悠闲的玩着某款热门的MOBA类游戏。此时他还差一颗星就能拿到钻石段位,只要这局获胜再加上积分就能成功达到钻石。终于一声嘹亮的“quadra kill !”王文博取得了四杀,却被对面的法师控制终结。

    “靠!本来可以拿五杀的!”

    接下来的剧情更加反转,仅剩两名的队友也被迅速终结。自己已被团灭,只能眼睁着看着对面的人开始强行推塔。最后不堪一击的水晶塔,在王文博的绝望声中破碎。失败不加星级,额外赠送的一颗星也因为失败而被扣除,最后段位不变,似乎还少了一颗星。

    “太坑了吧!”

    王文博愤愤的一把甩开手机,开始生怄气。一阵敲门声响起,咚咚咚!

    “进”

    “王处长,辛苦了!工作之余,难免休息一下了......”

    进来的正是程建平副处长,还未走到桌前,但是洪亮的声音早已传到耳边。王文博迅速起身迎接,并感激的说道,

    “感谢上次誓师大会陈老的及时搭救啊,救场如救火,当时要不是陈老及时出现.....”

    “唉...别说那些客气话,这是应该做的。你刚从公司高层下来到我们这里还有很多习惯和规矩不太熟悉,公司高层那是什么地方?那是金窝棚啊,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一线工作者的根据地。你刚从那么好的地方下来到这里,肯定会遇到这些不习惯不适应的地方的,我作为一个副处长也是应该做的,毕竟这也是维护咱们领导的形象嘛。要说这领导形象,咱们部门个别同志也存在着一些对自己工作岗位态度不端正,在工作单位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思想态度消极,利于工作之余消遣,这些问题你看到了都要严肃处理,咱们这是一线的工作岗位,只有咱们工作的做好了公司才能发挥它的巨大价值和作用,你说是不是?”

    王文博已经顾不得去擦自己的满头大汗,赶紧奉承道,

    “对对对,您说的太对了。我刚到咱们这个地方来,对很多规矩还存在不熟悉的地方,我以后会多多熟悉,还请您多多指教.....”

    “嗯....会在适当的时候提醒一下你”

    “是是是......”

    “好了,王处长那你先忙,我这边就先不打扰您了”

    “哪里哪里,您能来看我,教导我工作上的事,我应该感....感激才是!”

    “对了”陈副处长边往门外走边说道,“对抗法师,还是出法抗比较好”,之后便走出王文博的视线范围。

    王文博惊恐的注视着办公室四处的角落,之后迅速的出现在每一个可能藏住东西的地方。奇怪,并没有见到有什么监控摄像头啊?他转身开始用力敲四面围墙,得得得,发出沉重的只有实心墙才会有响声,也并不是那种空心砖墙才会有的声音。墙也有隔音效果,房间里也没有监控。

    奇怪了,他怎么会知道我在干什么?

    ......

    第二日,张秘书向王文博汇报在葛庄的一分厂勘测组全组成员失踪的消息。因为陈副处长在昨天下午就已经出发采购矿物资源,所以只能直接向王文博汇报。王文博关掉游戏,迅速叫张秘书驱车向葛庄前进。下午13:00抵达葛庄一分厂门口,一分厂厂长陈建豪同志带领着一批干部在门口亲自夹到欢迎,7月的焦阳散发着毒辣且又炙热的阳光照射在他们的脸上、身上,但是除了那位厂长肤色出奇的白以外,其他人在阳光下却像黑炭一样透亮。

    “您好,王处长,我是葛庄一分厂厂长陈建豪,之前在工人体育馆看到你的讲话十分精彩,今天在这里专候您的到来!”

    “进去说吧”王文博无心应付这些人情往来,便只身向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打开厂长办公室的嫩绿色的铁皮门,里面的景象却让王文博着实的大吃一惊。虽然只是一排水泥平房中的一间,但是里面至少有200平米,办公室里自带套间,有办公室、有会客厅、有卧室、有厨房、有健身房、有卫生间。卧室里带着一张北欧简约白色的双人床,墙壁上挂着电视与空调。厨房摆放着精致的欧式家具,从煤气灶到油烟机再到冰箱微波炉全是欧式最新产品,上面没有一滴油渍,也没有一粒灰尘。健身房的正面墙是一枚投影设备投放着健身教练的教学视频,在旁边是各是各样的健身器材,地下铺满深灰色的健身毯。会客厅与办公室打通相连,一进入会客厅映入眼帘的就是那颗巨大的欧式水晶灯,王文博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水晶灯,就连董事长的私人别墅里水晶灯都没这颗大。水晶灯后面是密密麻麻的金黄色的小灯,如同一条银河从会客厅的房顶铺向办公室。房间各个角落摆满了中式的台架,上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瓷器,在会客厅的右上角就是办公室,一张实心红木书桌,一把牛皮制按摩式的老板椅,旁边的书架有少量的书籍和资料,另外还摆满了各式各样王文博说不出名字的宝石,它们色彩缤纷即使到了夜晚也能发出璀璨的光芒。最让人醒目的是,在那把牛皮制的老板椅后面的那堵墙上挂着一个类似犀牛的脑袋,它双角很锋利,每颗獠牙都洁白如雪,双目即使已成为一个摆件,依然散发着冰冷的死亡气息。这和他这个能源处处长的位置待遇相差太多。

    陈厂长赶紧解释道,这是因为平时公司里下达的工作任务比较繁重,所以为了赶时间完成任务,减少中间跑路的麻烦,自己直接干脆住在办公室里。一来节省开支,避免给国家浪费土地资源,二来也能避免浪费时间提高工作质量。但是环境还是有点艰苦,请王处长多担待。

    要是真想提高工作质量,先提高工作效率啊!王文博心里愤愤地想到,

    “说说,勘测组人员失踪的事情”

    “好的,我正要向您汇报。一周以前,我们厂里的勘测组进山采集信息。但是自从去了之后就音讯全无,我们每天都会不断地派人尝试跟他们联系,但是一个星期下来没有任何结果。派人出去寻找,也没有消息回来。所以到了万不得已,才向您汇报这次的事情....”

    “什么?都失踪了一个星期了才跟我汇报!”

    “王处长您息怒,我们勘测组和其它工作组的工作性质并不相同,在这之前也有这种情况,不过一般都是晚3-5天就回来了。但是这次不一样,这一次从他们出发后就没有消息了,我们本想的他们在一定的时间内会回来。但是现在都一个星期了,他们还是没有音讯结果,所以我们才觉得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