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夜半树林把虫抓

    更新时间:2017-06-02 09:50:42本章字数:3129字

    张靖把幺妹和幺弟连同那条小狗一起带回了家。让张靖惊讶的是,那条小狗回去的路上,精神好多了,竟然能够快速的奔跑,特别对张靖相当的亲昵,不时跑过来蹭几下张靖的腿。

    回到家,张靖立刻去他家房子后面,从一家破旧倒塌的墙壁上搬回来很多方形土块。他在院子里沏了一个大池子,然后和泥浆把里面给抹平,防止土鳖虫放进去之后会从缝隙里跑掉。

    沏好池子时,已经五点多了,几个妹妹都回来了。二妹张秀把大家采来的灯笼草集中起来,铺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大妹则忙着做饭,三妹跟在后面帮忙。

    幺妹和幺弟很好奇张靖在干嘛,围着池子转圈圈。天快黑的时候,父亲张立平和母亲何小红才回来。现在正是照顾田地里黄豆的时候,父母二人每天围着那四五亩土地伺候着,那是一家人活下去的根本啊。

    父母对于儿子张靖搞起来的大池子没有任何的兴趣,看饭做好了,便招呼大家吃饭。吃过饭,张靖一个人离开饭桌走到院子门口,坐在门口杏树下的石头上发呆,想着接下来改变家庭环境的一步步计划。

    家里那条小狗又跑了过来,蹭了蹭他的脚,再次在他的脚边趴了下。脚下的小狗见张靖久久没有抚摸它,急的站起来使劲舔着他的手掌。张靖看了它一眼,伸手安抚了它一下。感觉到张靖的手掌抚摸了上来,小狗立刻安静地趴了下来,享受着张靖轻柔的按摩。

    过了十几分钟,张靖感觉脑子有点儿昏沉,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太阳穴。想事情想到脑袋都疼了?陈飞感觉有点儿疲惫。

    可就在这时,脚下的小狗突然又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体,在张靖面前上蹿下跳,不停地呜呜呜地叫着。看着小狗的异样,张靖疑惑地盯着它看了几眼,发现它的眼睛特别的亮,和下午张靖第一次看到它时,那种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睛完全不一样。

    就在这时,乱蹦了一会的小狗突然朝着院墙右边窜了过去,然后在张靖惊讶的目光下直接窜上了院墙,朝着后面跑了过去。

    张靖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那条突然进入暴走状态的小狗消失在院墙上面。特么的吃药了?本以为没几天可活的小狗,病恹恹的突然龙精虎猛,实在有点出乎意料。

    他还处于惊讶之中时,那条小狗从院墙一边窜了回来,嘴里竟然叼着一只毛茸茸的东西。陈飞一看,竟然是黄鼠狼。尼玛,狗果然是黄鼠狼的天敌啊,闻到黄鼠狼的味道,连快死了的小狗都能焕发第二春。

    把黄鼠狼放在张靖的面前,小狗摇了摇尾巴,抬起脑袋看着他,似乎在邀功。张靖伸出手,小狗一个箭步窜过来,然后趴下让张靖抚摸。

    “你这是喜欢上我抚摸你了?”张靖惊讶地说道。

    小狗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竟然摇了摇尾巴,抬头看了他一眼。张靖更惊讶了,停下了动作,把手掌抬到眼前,笑道:“难道我这双手有特异功能吗?”

    自嘲地笑了笑,张靖抚摸了几下,便停了下来,然后对着小狗说道:“这个东西归你了,吃吧。”

    小狗似乎又听懂了,窜过去一把叼起黄鼠狼,藏到了一边的菜地里。张靖摇了摇头,甩脱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走回了院子。

    院子几个妹妹叽叽喳喳地吵来吵去,无非就是谁多吃了一块菜,谁少吃了一块。以前的张靖,每次都会烦躁地把她们吼得闭上嘴,让家里安静下来,可是现在听着几个妹妹的吵闹声,他却觉得格外温馨。

    这或许是因为他死过了一次,再次面对同样的人生,心态已经不再那么偏激了。前世的他疏远着这个家,除了内心的自卑,还有对父母和妹妹们的怨恨。埋怨父母生了那么多妹妹,埋怨父母没有给他一个好家庭,埋怨妹妹们抢走了他的童年,埋怨家中的一切一切。

    再活一次,他却发现这些曾经厌烦的东西都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美好。他分外珍稀这一次人生,就算不能够像无数重生人士那样混成牛逼吊炸天似的人物,他也要让父母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让六个妹妹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让弟弟张浩能够健康成长,不再走入歧途。

    吃过饭也没啥事,家里又没有电视看,父母开始催促大家洗澡睡觉。母亲烧了一大锅水,他们给幺弟张浩洗了澡以后,就带着幺弟去休息了。至于张靖的几个妹妹,自己想办法吧,他们没那么多精力替大家一一洗澡。

    一般都是大妹和二妹替幺妹张灵洗澡,三妹四妹和五妹就自己解决了。家里总共就三间草房子,父母和幺弟一间,一间客厅,还有一间就是张靖和几个妹妹住的房间。

    房间里放着一张用土堆起来的大床铺,几乎占了房间的一半面积,床上铺着芦苇编织的席子,席子上乱七八糟地放着好几床被褥。

    张靖最后一个洗完澡的,回到屋里的时候,几个妹妹把床铺搞得乱七八糟的。大妹十三岁了,二妹也十二岁了,都到了害羞的年龄,和张靖还睡在一个床铺不太合适。可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暂时也只能将就着了。

    张靖在最外面躺下来,幺妹张灵立刻凑了过来,趴在他身上求他讲故事。张靖讲了一个故事,把幺妹哄睡了以后,头枕着双手在黑暗中发呆。

    一般这个时候,他会点着油灯看书的。可是今天,他没有心思看书,整个人还处在重生以后的纷乱情绪当中。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几点了。轻手轻脚地把幺妹张灵搭在他身上的腿给拿下去,他起了床。到中间的房子里找出了家里的手电筒,然后拿了一个装粮食的袋子走出了家门。

    外面,月色明亮如白昼,但身影刚刚西斜,应该是半夜了。夜里稍稍有点凉,他又披了一件土黄色的外套,随手拿了一个口袋打开院门走了出去。家里的那条小狗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亲昵地在他的腿上磨赠着,还不时抬起头看向他。

    “真那么喜欢我抚摸你?”张靖起了好奇心,蹲下身子又对着小狗的身体按摩了起来。

    这一摸之下,张靖惊讶地发现,这条原本皮包着骨头的小狗竟然有肉啊,并不是瘦的那么不堪。抚摸了一会,张靖说道:“起来,跟我走。”

    小狗激灵一下爬起来,甩了甩身上的毛,精神抖擞地跟着张靖向前走去。张靖带着小狗一路朝着村南行去,来到民利河边,陈飞脱下衣服,直接窜进了冰凉的河水里。

    一手举着衣服在河面上,他的双腿和一只手奋力地朝着对岸游去,小狗也下了水,紧紧地跟在他的身边。其实土鳖虫这种东西一般不生长在这个地方,不过民利河附近的树林里却大量生活着,倒也是出奇。张靖猜测,这种东西小商贩过来收购价是一毛钱,如果卖到中草药公司,肯定能在两毛钱上下,在别人还没发现的时候搞到一大批,绝对能赚到一些钱。

    游到对岸,张靖感觉有点儿凉,急忙穿上衣服朝岸上行去。树林里的树木长得都挺高大的,林间生长着无数小树苗,密密麻麻的很难行走。不过,这难不到张靖,毕竟从小就在这里窜来窜去的,借着林间透下来的明亮的月光,他还是可以找到那些人为踩出来的小路。

    因为以前他也和妹妹们来过这里抓土鳖虫卖给那个小商贩,所以他很容易就能找到哪里会生活着土鳖虫。打开手电筒,张靖用一根木棍挖了起来。这里的土鳖虫安静地生活了好多年,没想到会有人过来抓他们,所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就抓到了几百只。

    说句实在话,这种虫看起来有点儿渗人,不过好在不咬人。让张靖更惊讶的是,那条小狗看到陈飞在寻找土鳖虫,竟然也用爪子刨来刨去,每次都用嘴含着好多个土鳖虫放到陈飞的面前。

    张靖越发的惊讶于这只小狗的改变,越发地怀疑自己的手是不是真的有特异功能。等一会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地研究一下,否则这只小狗为何从寿终正寝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并变得如此聪明呢?

    小狗找土鳖虫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刚开始叼几只给他,然后越来越多,最后每次都是把嘴塞得满满的这才跑过来吐到张靖面前,而张靖就直接往袋子里抓就行了。

    半个小时后,张靖直接不干了,坐在原地等着小狗给他叼来土鳖虫。因为他发现他还要一点点的找,而那条小狗根本不需要,鼻子一闻就知道哪儿有,前爪稀里哗啦地刨土,嘴巴吭哧吭哧地一咬一合,很快就搞定了很多。

    一人一狗,哦不,一狗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眼看着树林里的光线越来越暗,装粮食的袋子里已经装了半口袋土鳖虫,提在手里还是挺重的。

    小狗继续奋斗,一直忙到了月亮快要隐去身影,树林里彻底黑下来后,他这才招呼小狗准备去县城了。天快要亮了,得尽早赶过去。他没有钱坐车,只能步行。六十里的距离,要走不少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