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新房落成,还要上学?

    更新时间:2017-06-10 10:27:06本章字数:3145字

    被十头猪瞪着,张靖心里还有点不太舒服的感觉。被他按摩过的动物都视他为主人,如今它们都要被主人抛弃,当然会伤心了。

    张靖心里有点儿郁闷了,如果以后养殖场面积大了,每次都要面临这样的情况,那可真是折磨死人了。

    跟着屠宰场的会计那里去领了钱,十头猪三千六百七十二斤,八毛钱一斤那就是两千九百多块,一大笔财富啊。

    手中握着厚厚的一摞票子,张靖感觉整个人都踏实了不少。那种重生以后总感觉飘荡的感觉消失了。拿到钱以后回家的张靖又开始折腾了。

    把养殖场原来搭起来的棚子拆掉了,盖了一个两件小瓦房。然后剩下的钱,除了又买回来二十头猪崽子,剩下的钱全部交给父亲盖家里的房子了。

    张靖家要盖新房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全村,成了村里一个大新闻。 村里别人家盖新房都不会有这么大的话题性,唯独张靖家。

    家里八个孩子,十张嘴要吃饭,而且只有五亩多地,张立平和何小红两人还是有名的受气包,可以说张靖家的经济情况在村里排名绝对在倒数第三。至于倒数第一是一个孤寡老太婆,还有一个是被家里人赶出家门独立过日子的叫做何新的人。

    去掉那个孤寡老太婆和身体有残疾的何新,张靖家排名倒数第一。没办法,谁叫他家要吃饭的人多,而且八个孩子,有六个还上学,一年的学费都是一大笔开支。

    虽然之前张靖弄了点土鳖虫,可是村里的聪明人却是暗中替张靖算过账了,张靖赚到的钱最多在五百块钱左右。这五百块钱又弄了个养殖场,他们还有什么钱盖房子啊?

    养殖场盖起来也才二十天,鸡崽子都还没长大呢,难道就赚钱了?村里人不明所以。可是等看到镇上的砖厂拉了好几车红砖进村的时候,大家这下彻底相信张靖家要盖房子了。可是张靖家从哪儿来的呢?很多村民开始留意上了张靖家的养殖场。

    现在物价便宜,盖个三间瓦房两千块钱的预算还绰绰有余呢。因为工人都是村里的人,提供一顿饭的情况下,每天也就一块钱的工钱。

    张靖觉得这工资真特么的低,可这是父母谈下来的,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每天干活给每个人发几毛钱一包的烟,聊表心意,心里不至于感觉对不起人家。

    八月中旬的时候,鸡鸭鹅开始下蛋了。去掉二十多只公鸡公鸭公鹅,剩下两百多支母鸡母鸭母鹅每天一个蛋,相当的有规律。

    养殖场的两件小瓦房盖好了,张靖高兴地搬了进来。虽然一个人住在这里总感觉有点儿孤单,但是他喜欢这里晚上安谧的环境,他能静下心来思考很多事情。

    家里那边盖房子,张靖也帮不上啥忙,大部分时间都在养殖场这边。几个妹妹会过来给他送饭。他也会抽空回家看看房子的情况。

    房子盖的速度还挺快的,八月底的时候,房子整体框架就盖好了,再过几天把墙面抹平,外墙捻好缝隙,就可以入住了。

    按照刘文宗的设计,去掉中间客厅那一块,两边的房间都被分割开了两个小房间。东面父母原来住的那里,一间留给父母居住,一间用来盛放粮食。西面一间分开,里面几个妹妹的房间,外面是刘文宗的房间。

    房子完全盖好可以入住的时候,订好的木床也全部送了过来。村里就有木匠,张靖直接在他家订购了四张大床,以前的旧床都直接劈成柴火烧了。

    八月三十号的这天, 一家人欢欢喜喜地搬进了新房。张靖本来还想搞个宴席,庆祝一下搬进新房的。可是发现手里钱已经不多了,索性就算了。

    晚饭非常丰盛、韭菜炒鸡蛋、红烧肉、兔子肉、鱼、鹅摆满了一桌子。父亲张立平还买了一瓶酒准备喝一顿呢。

    张靖本来也想喝的,可是母亲何小红说善学喝酒对学习不好,把他要喝酒的念头给堵了回去。吃饭之前,张靖说了一通废话后,几个妹妹和幺弟张浩立刻开始了抢菜的紧张战斗中了。

    “小靖在家吗?”正吃饭呢,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

    “在家呢。是晓梅来了啊,可吃饭了?”母亲何小红亲热地迎了出去。

    随后何小红和张晓梅走了进来。“婶,我吃过了,我就来问问小靖,明天今天到学校报名,我好等他。”张晓梅笑盈盈地说道。

    张靖走拍了一下脑袋,这才想起来,自己特么都还要上学呢啊。得,今天都八月三十号了,明天就是八月三十一了,开学报到的日子。

    不过,历来都有开学三天松的俗语,在他的记忆里,上高中之前都是第一天报名,第二天领书,第三天安排座位,入住,第四天才会正式上课。

    “明天下午去报名还来得及吗?”张靖想了一下,问道。

    “来得及啊。到时候你把衣服收好。班主任刘老师说了,初三开学就要上晚自习的。”张晓梅说道。

    “好。那明天下午两点我们一起过去吧。”

    “好嘞。那我回去了。”张晓梅甜甜一笑,转身就走。

    张晓梅和她一个班级,所以两人平时的交集还比较多。张晓梅这个女孩子性格活泼开朗,长得不是那么精致的美女,但是却很清秀,有一股清爽的感觉。

    村里上初三的孩子不少,大概是十五六个,可是都在其他班级,彼此也就是小学阶段比较熟悉,中学后各自有了各自的小圈子后,关系就稍微有点疏远了不少。

    明天上午,他打算赶十头猪到城里去卖了,然后给几个妹妹交学费,自己也要交学费。最关键的是,他还需要一部分资金在身上,说不定啥时又会产生新的赚钱方法呢。

    吃过饭,张靖没在家休息,而是去了养殖场那边。说句实在话,从重生回来忙忙碌碌到现在,他脑海中还真没多少上学的念头。

    猛然想到自己明天就要重新进入学校,重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他心里感觉有点儿复杂。前世大学毕业之后混的不咋地的时候,幻想着有朝一日回到过去,好好学习,考上牛逼的大学,然后就有了出头之日。

    可是,现在以他的心理,重新坐在教室里,能不能坐得住还真是个问题。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赶着二十头猪去了县城。

    屠宰场每天都需要大量猪,所以对于张靖送来的二十头猪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就全部买下了。一头猪平均在三百三十斤左右,二十头猪差不多是六千六百斤,五千三百块钱左右,半个万元户到手了。

    刘文宗顺势从县城买了二十头猪崽子带回了养殖场。五千多块钱,给了父母一千块钱,剩下的钱他都带上了。

    接下来,张靖开始给父母交代养殖场的事情。从他上学开始,父母会轮流看守养殖场,几个妹妹放学会去搜集各种鸡鸭鹅猪可以吃的东西。

    这些经过他右手按摩过的动物,在食物需求方面并不是太过苛刻,喝水都能长肉。相比于猪崽子长得最快,其他动物长势就慢了。

    本来那几十只兔子,张靖早就想卖了,可是妹妹们把一大堆兔子当成宝贝一样,弄得这些兔子越长越胖,再不卖的话估计都能胖成球了。

    不过,反正他也不急,慢慢来吧,先紧着猪和鸡鸭鹅的蛋来卖。反正接下来,有父母忙的了,既要种地,又要照顾养殖场,还得赶集四处卖鸡蛋、鸭蛋鹅蛋的,很有可能忙的脚不沾地的。

    他家的各类蛋就堆放在小瓦房里面的屋子里,一间屋都快堆满了,再不卖估计就要放坏掉了。把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完,又督促大妹今年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初中,不能再留级了。大妹比二妹本来高一级,这下子两人同一个五年级了,今年再不好好学习,那就要再留级了。

    最近,张靖抽空就会在三妹张甜的脑袋上按摩按摩,可是他发现根本没有任何效果。三妹张甜依旧傻乎乎的可爱的模样,并没有如他所想变得聪明伶俐。

    得住他的右手对人类没有用处之后,张靖心里是既遗憾之余,却也松了一口气。如果他的手对人类都有用,他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用了。

    下午两点钟,母亲何小红替他收拾好了书包衣服文具之后,他便带着东西去了张立明家里。书包里空了也就装了一个破旧的布袋子,布袋子里装了一只劣质钢笔和几支铅笔。衣服也就三套,都是夏天的衣服,比较单薄,也不占东西,一个书包都能装得下。

    他的书包是母亲缝好的单肩包,是用军绿色的,中间还有个五角星。这种书包在这个时候可是很流行的,男女生都喜欢背,就像张晓梅就有一个和他一样的书包。相比于他书包上被笔画得乱七八糟的,人家张晓梅的书包可就干净多了。

    张立明家有一辆自行车,是张晓梅上学的交通工具,张靖来回都是坐着张晓梅车子的。把张晓梅的东西背在身上,等张晓梅把车子骑起来后,他很轻松地一个腾空坐了上去。

    车子摇晃了一下,随后平稳地行驶。骑了一段之后,张晓梅开口问道:“小靖,你暑假作业做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