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1章 又带你老公去上学啊?

    更新时间:2017-06-11 23:00:18本章字数:3131字

    “暑假作业?”张靖一愣。他脑海中就没有这个概念。虽然重生回到的是十五岁,可是回来以后最大的事情就是赚钱养家,连上学的概念都没有,哪里会想到做什么暑假作业。

    “你不会没做吧?今天晚上可就要检查的。”张晓梅惊讶地转了一下脸,马上又转回去,专心骑车。

    “我连暑假作业在哪里我都不知道。”重生以来,他连书包都没摸过,更别说暑假作业了。

    “那怎么办?”张晓梅担忧地问道。

    “不管了,就给老师说暑假作业丢了吧。”张靖也挺无奈的,他也很无辜啊,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起来还有这茬。

    “不过应该也没事,你成绩那么好,我们刘老师对你那么好,或许不会惩罚你呢。”张晓梅笑道。

    “有吗?”张靖脑海中闪现出初中刘老师的模样,并没有太直观的感受到刘老师对他的好。在他看来都很普通啊。

    “你那是没去注意,我们班里哪个同学看不出来啊。”

    “或许吧。”张靖不太肯定。

    两人一边聊,来到了大张村后面的一个村子里面。后面突然咋咋呼呼地响了很多人的声音。转过头一看,是好几个学生骑着自行车快速赶了上来。其中就有张亮带着他上初一的弟弟。

    都是男孩子,即使车座后面带着一个男孩子,速度也骑得飞快,根本不顾道路上的坑坑洼洼的。过了这个村子,就是砂石公路了。虽然这公路也不咋地,但最起码下雨天不会有太多泥,相比于泥路也会稍稍平坦一些。

    “晓梅啊,又带你老公上学呢!”张亮在前面转头笑道。他的话一说完,十几个男孩子轰然大笑。

    张晓梅到也不以为意,只是骂了张亮一句。这种玩笑从她和张靖一起玩耍,一起上学以后就一直存在,听得多了也就不像刚开始那么反感了。

    六七岁不懂事的时候,别人开玩笑说张晓梅是张靖未来的老婆时,张晓梅还很骄傲地四处告诉别人。可是等到十二三岁进入青春期以后,别人再开玩笑的时候,张晓梅会羞涩的反驳,有的时候说急了还会哭鼻子。

    从初一说到初三,张晓梅都觉得无所谓了。张靖也笑了笑没说啥,两人从小到大被人说成一对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还因为这个打架啥的,现在直接没有啥感觉了。

    其实,张靖上学的时候,对张晓梅还真的有想法。可是上了高中以后,因为选择不同,两人的人生道路开始发生了变化,直到最后越走越远,再也没有了任何交集。

    张靖对女孩子心思不太懂,曾经自作多情地认为张晓梅也喜欢他。可是高中毕业之后,和张晓梅失去联系之后,这种自作多情成为了虚幻以后,逐渐转化成了自卑。

    张晓梅到底喜欢不喜欢他,他真不知道。不过反正张晓梅结婚在他前面。车子上了砂石公路之后,村里那十几个孩子已经看不到了,路上不时有其他村的孩子骑着自行车快速超越,也有步行去上学的孩子被他们超过。

    一路骑到镇上的时候,张晓梅背部都出汗,汗水湿透了她的衣服,清晰地印在后背上,张靖能清楚地看到她背部那贴身的小衣。

    几次张靖都要换自己骑车带她,可是张晓梅就是不愿意。因为张靖根本不会骑车子,他家没有自行车,也没学过。唯一一次借张晓梅家的车子去学,却把人家车子摔坏了,害的张晓梅两天没理他。所以,不管张靖以后用什么理由要求骑车子,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张靖也是上到了高三的时候,父亲才给他买了一辆破旧的自行车。那时他身高也够了,不需要学了,直接跨上就可以骑了。

    他们大张村所在的镇子叫做顺湖镇,面积不小,平时赶集的时候人特别多。不过这已经是下午了,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顺湖初级中学位于顺湖镇的最东边。

    从镇上街道通向顺湖中学的路是一条泥路,坑坑洼洼的比他们村里的路还要差。到了这里,学生们的数量就更多了起来。有的往学校赶,有的往回走,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容。不管学习成绩好坏,开学和放假都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赶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学生数量更多了。车子停了下来,张晓梅喘了两口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这才推着车子和张靖走进了大门。

    遇到熟悉的同学,会聊上几句,然后各自散开。今天只是报名,初一初二的学生报完名就可以离开了,初三的学生还要留下来上晚自习。

    顺湖镇初级中学规模不小,班级数量就有三十个,初一十二个班,初二十个,初三八个班,每个班的学生数量都在六七十左右。

    学校里只有一栋教学楼,一楼五间教室,张靖和张晓梅就在二楼的初三一班,班主任刘贺,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黑大叔,教他们数学。

    两人赶到的时候,班级里已经坐了很多人了。刘贺长得还行,可是一张黑脸和一副眼镜遮挡了他本来还算帅气的面貌。

    看到张靖和张晓梅过来后,刘贺难得露出个笑脸。两人喊了一声刘老师后,分别送上了自己学费。五十块钱的学费在这个时代可不算便宜,相当的贵了。要不,他们班也不可能从初一时候的八十个人到初三只有六十人了。

    这二十人大部分都是因为成绩不好,学费又贵,索性也就不上学了。交完学费,领了书之后,确定好位置,两人离开教室,到宿舍去安排一下。

    学校里提供住宿,也有被褥,他们只需要过去把被褥席子铺好,生活用品摆放好也就行了。宿舍区是瓦房建筑,分成两个院子。前面院子是男生宿舍,后面院子是女生宿舍。

    张靖住在后面一排靠里面的一间,一间宿舍里住着二十个人,数量有点儿多。不过,此时宿舍里也就两三个人在铺床,其他人都已经安排好去了教室里了。

    新学期,床铺重新安排了,找到贴着自己名字的床铺后,他也不在意是上铺,把床上的被褥卷起来放在床头,只是把那席子扑了一下,枕头放好,几件衣服扔在枕头跟前就结束了。

    回到班级的时候,张晓梅那边还没收拾好。女孩子们,总要慢一些。张靖就坐在中间第二排,两面都还没有来人,他身后则是班里其他学生。看到张靖转身看过来,很多也看过来的学生笑了笑点了点头。

    作为班里成绩的优异的代表,张靖的交际圈子也就是坐在周边的学习成绩好的十几个学生,那些成绩差的学生也不会主动过来和他交谈或者交流啥的

    张晓梅和他坐一排,不过中间隔着两个学生,看上面贴的标签,一个叫做周宏,一个叫做赵光明。两个男生成绩都很好,是紧紧追在张靖后面的两个家伙。

    初一初二的时候,班里女生还能经常在前十名中看到,可是到了初三,除了张晓梅,其他女生的成绩都下滑到了十名开外,有的直接从前十名变成了几十名。

    张晓梅是班里唯一一个成绩一直保持在前五名的女生,所以很受班主任兼数学老师的刘贺喜爱。而张靖作为班里稳稳的第一名,而且很多时候还是全校第一名,自然就是刘贺老师更喜爱的学生了。

    下午五点左右,班里学生大部分到了,还有个别学生没来。刘贺把讲台上剩下的几份教材收好,清了清嗓子,交代了一下开学的一些安排。

    首先,一周五天上课变成了六天,就剩下周日可以休息,而且每天晚上的晚自习从原来的两节课变成了三节课,课程也增加了一个化学。

    班里学生一阵阵的低声叹息,却不敢说啥。这个时代,老师的威严那绝对是不容侵犯的。除了成绩特别好的学生,老师一般不怎么打之外,其他学生犯了错,噼里啪啦地扇耳光那都是小事了。有的暴躁老师,用腿踢,用棍打都是常见的。

    而且,这个时候,学生被老师打了回家绝逼是不敢说的,就算是脸被打肿了,回家也得乖乖地说是摔的。就算是有的家长知道是老师打的,家长还会来一句“打得好?叫你不听话,就该打,怎么不打别人?”试想,在这种情况下,有几个学生敢和老师对着来的。

    老师这个时候虽然拿钱不多,但也算是国家人员,社会地位还是可以的,摆脱了以前尴尬地位的情况。而且家长送孩子到学校说的最多就是“如果我家孩子不听话,老师你使劲打”。好吧,虽然不能说这种方式是极好的,可是对比于后世孩子在学校磕着碰着了都要到学校大闹一场的家长们的环境,这个时候的老师还是有威严的。

    后世的老师已经没有什么地位了,因为收入成了决定社会地位的标杆。作为清贫代名词的老师怎么可能还受人尊重?虽然他也听说过很多什么音体美老师搞个什么补习班,收入牛叉叉的,可是大部分基层教师的生活还是清贫的。

    看着刘贺老师在讲台上开始讲起了品德理论课了,张靖有点儿恍然。自己这是真的上了第二遍学了啊,真不知道是幸福呢,还是折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