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 张晓梅肚子很痛

    更新时间:2017-06-23 12:31:30本章字数:3083字

    张靖很意外,怎么会有人找他?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走到大门外,就看到大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他可以肯定这个人他不认识。

    “你好,你找我?”张靖走过去问道。

    “你就是张靖?”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张靖,开口问道。

    “我是。你是?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桂平,是林岩的表哥,就是在街里开百货店的。上次你说你有兴趣接手他的店铺是吗?”

    “林老板?接手他的店铺?”张靖笑了,随后说道:“估计你听错了,我没有接手他店铺的意思。我是看他店铺陷入了经营困境,给他出个主意而已,可是他没看上我的主意。”

    “哦。是这样啊。我以为你要接手他的店铺呢。这个林岩实在不像话,借了一屁股债跑来开什么百货店,现在东西卖不出去,陷入了困境。我以为你要接手,所以过来找你,想告诉你价格好商量,只要你能接手就行。看来我误会了,不好意思。”徐桂平笑道。

    “没事。不过,你表弟的的想法还是不错的,只不过时机不对而已。”

    “或许吧,他做事完全靠冲动。好了,不说了,我回去了。”徐桂平提出了告辞。

    “徐先生,留步。”张靖倒是主动出声挽留。

    “怎么了?”徐桂平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张靖。

    “接手也不是不可以,要看你们的出价了。”张靖笑道。

    “你愿意?”徐桂平惊喜了一下。林岩搞得这个百货店现在亏了一大堆,要是再不出手,估计能全部砸在手里了。

    “给个我认为我能接受的价格,或许我会考虑考虑。”张靖点头说道。

    “好。我回去和他商量一下,你下午放学我再过来找你。”徐桂平高兴地离开了。

    张靖回转宿舍休息了一会儿,便直接去了班级。班里就张晓梅一个人,看到张靖过来,张晓梅皱了皱小鼻子问道:“你咋才过来?”

    “躺了一下,上午站的太久,腿不舒服。”张靖笑道。

    张靖坐下之后,张晓梅坐到他身边,苦着脸,说道:“小靖,我有点儿难受,肚子很痛。”

    “咋了?吃坏肚子了?”张靖转过身体面对着他,伸手自然地把她的小手抓在手里,急切地问道。

    “没有啊。我不是和你吃一样的嘛,好像是我妈妈说的什么月事来了。”张晓梅皱着小脸,一点儿也不在意,直接在张靖面前说出女儿家的事情。

    “呃?第一次来吗?”张靖也有点儿惊讶。张晓梅身材高挑,相貌又好,一看就是那种大姑娘了,没想到这个时候才来第一次月事。

    “嗯嗯嗯。很难受怎么办?”张晓梅点头问道。

    “我帮你揉揉小肚子。”张靖伸出右手,张晓梅急忙凑了过来,那模样就像是想要丈夫疼爱的小媳妇一样,特别的温柔可爱。

    张靖内心叹息了一下,前世的自己到底是咋回事,怎么会把这么一个好女孩给放弃了呢?虽然重生回来的一个暑假里,他和张晓梅接触并不多,可是通过开学以后这段时间看,张晓梅对他的感情绝对是不容怀疑的。

    他的右手有着神奇的功能,也就按摩了一小会,张晓梅就感觉肚子里那股难受的感觉消失了,浑身暖洋洋的,特别是舒服。

    “不难受了!”张晓梅眨了眨眼睛,笑道。

    “那就好。”张靖收回了右手。奶奶的,虽然他的心理年龄已经很老了,可是这幅身体确实十五岁的少年,触摸女孩子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就产生了一些胡思乱想。

    身体舒服了,张晓梅坐正身体安静地做练习,张靖则拿出本子,继续写着自己的一些想法。这个并不太厚的笔记本上,已经写了很多页了。有他记得的一些歌词,还有他记得的一些大事件的关键节点,还有一些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的计划。

    每次张晓梅拿过去看的时候,都看的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张靖写这些东西干嘛。张靖发现,自己重生以后,并没有出现什么对前世事件的清晰呈现,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努力去回忆。

    因为前世没有关注过金融方面的消息,重生回来的他死活想不起来那些股市的消息,想要依靠股市套钱的方式看来是不可能出现了。

    下午第一节课刚下课,张晓梅让张靖和他一起出去一下。来到外面走廊最里端,也就是教室外面的后边角落,张晓梅低声说道:“小靖,血流出来了。”

    “什么都没放吗?”

    张晓梅可怜兮兮的摇摇头。张靖急忙扳过她的身体一看,发现她用长褂子给挡住了。稍稍聊起褂子的下摆,就看到她黑色的裤子上一摊湿迹。好在是黑裤子,否则肯定会呈现出红色的。

    “我背你走,你别在走动了。”张靖让他站住,跑到楼下给接下来要上课的化学老师请了假,回来背起张晓梅就走。

    学校里的学生看到张靖背着张晓梅,纷纷注视过来,有好事的学生还吹着口说,大声鼓噪。张靖不理她们,快步把张晓梅背回了女生宿舍。

    “屋里有纸吧,你先处理一下,我出去给你买东西。”张靖很快冲出了学校,朝着街里走去。

    可是走到街里转了一圈,他郁闷了。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卖卫生巾的啊,上哪里买去?虽然卫生巾早已经出现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国内的很多女人要么用卫生纸,要么用那个什么布,卫生巾还真没有卖的。

    无奈之下,他只好在供销社里买了一堆卫生纸带回了学校。到了女生宿舍的时候,张晓梅已经处理完毕了。

    似乎觉得自己真正的长大了,张晓梅再看张靖的眼神总是闪烁着害羞的小目光,柔柔的,甜甜的,带着一点儿爱慕和依赖,特别的动人。

    “这个放好,记得放。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婶儿应该教过你吧?”张靖说道。

    “嗯。”张晓梅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就好,能回去上课了吗?”

    “嗯!”

    两人回转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第三节课上课了。班里人对于两人的关系见怪不怪了,也没有过多的表示。就连老师也都不在乎。

    如果早恋能让两个学生成绩都那么优秀,老师们倒是希望大家能早恋。当然,这个时候教育这方面还没有特别的关注早恋这个现象。毕竟这个时候,学生的年龄普遍较大,十七八岁上初中都是正常的事情。

    十七八岁的男女,有喜欢的人,想要谈恋爱都是正常的事情,想要禁止都是不可能的。下午放学之后,张靖和张晓梅一起吃过饭,就和篮球队人去篮球场练球。

    没练到十分钟,徐桂平再次过来了。张靖让篮球队的人自由练习后,走过去见徐桂平。“张靖同学,我和我表弟核算了一下。他投入了一万块钱,去掉一年房租两百块钱,置办柜台装饰房子花掉了三百多块钱,还有运输费花掉了两百,剩下的九千三全部进了货。

    然后去掉这半年前后卖掉了一千一百多块钱的货物,店里还剩下八千二百块钱左右的货物。当然了,去掉物品损耗和置放贬值,折价一半,你看如何?”

    “三千块钱!”张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三千?那就亏得太多了啊。四千就已经亏了一大半了。”徐桂平苦笑着说道。

    “徐哥,你要搞清楚,这些东西可不好卖,我出三千块钱接手,也是极有可能砸在我手里的。你们不卖,到最后估计连这三千块钱你都收不回去。”张靖说道。

    倒不是他坐地压价,而是如果利润太低,他又何必接手这个店铺里的东西。辛苦一趟不说,他自己也不敢肯定最后卖的效果如何呢。再说,这个徐桂平说的明显夸张了。按照他上次的了解,那个林岩百货店里的货物撑死在六千块钱上下,而且这个价格不是成本价,要是成本价最对五千块钱。

    徐桂平说的投入一万根本不可能,房租两百块钱糊弄鬼呢?镇上的房租都在一年三百块钱以上,他阻租了三间瓦房,一年不要他五百才怪了。

    “四千,不能再低了。”

    “三千一。”

    “四千。”

    “三千二,不卖就算了,我打球去了。”张靖笑道。

    “好好好。三千二就三千二。” 徐桂平苦笑着答应了下来。

    不过,张靖手里可没那么多现金,徐桂平只好和张靖前往镇上的邮局。可是邮局已经下班了,只能明天再交易了。

    回到学校的时候,正好上课了。张靖走进班级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讲台上站着两个人,刘贺老师和一个中年女人。

    看到中年女人,张靖一愣,这不是上次乘坐他驴车的那个带着一个小女孩的王美玲吗?啥意思,王美玲要过来当他们的老师吗?

    王美玲看到张靖,微笑地点了点头。随后,刘贺老师介绍了一下,王美玲果然是他们的新语文老师,之前的语文老师被调走了。

    “不对啊,前世没换老师啊!”张靖疑惑万分,他没做什么改变历史的大事啊,怎么出现了换老师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