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章 找人作曲,又要打架?

    更新时间:2017-06-26 11:53:15本章字数:3077字

    张靖重生前非常喜欢看小品听相声,虽然都是在电视或者电脑上看的,没有现场看过,可是却记住了很多经典的相声。比如方清平的很多单口相声,郭德纲岳云鹏的一些通俗的相声作品。

    虽然郭德纲在相声界争议很大,但是张靖觉得郭德纲的相声很接地气,也很搞笑,比那些强塞正能量的相声好看多了。

    “你还会说相声呢啊?”王美玲笑道。

    “会一点吧,不过不一定能表演好。”

    张靖讲的是方清平的单口相声《幸福童年》,这个相声的内容拿到现在稍稍有点儿不太符合时代,张靖讲的时候,还得一边修改内容,所以讲的有点儿磕磕绊绊的,效果不是太好。

    听完了张靖的单口相声,班里学生倒是觉得挺可乐的。王美玲笑道:“内容还行,不过你的表现力不够,没有达到效果,还是唱歌吧。你的那首故乡唱的还不错,沙哑的嗓音挺有感觉的。”

    “好吧,我课下多练练那首歌。”张靖也觉得相声不太适合。

    最后,王美玲还是暂定了三个人的唱歌节目。张靖的《故乡》、张晓梅的《浏阳河》和吴睿洁的《十送红军》,课下再排练排练看看效果。

    晚自习放学后,王美玲把张靖、张晓梅还有吴睿洁三个人留了下来,让三个人再重新唱一遍。这一边,王美玲才发现问题。“张靖,你这首歌我没听过,有伴奏吗?”

    “我自己写的,没有伴奏。”刘文宗恬不知耻地说道。

    “那就麻烦了。张晓梅的浏阳河和吴睿洁的十送红军都能伴奏,你这没有伴奏,唱的时候效果大打折扣啊。”王美玲说道。

    张靖也觉得是个问题,抄个歌词还快,作曲这个东西他可就七窍通了六巧,一窍不通啊。奶奶的,以为抄个歌词出来能装装逼呢,没想到不会作曲,装不出来了。

    “这样吧,我有个朋友是省城音乐学校的老师,他或许能做出来伴奏。你今晚把歌词写下来,然后我打电话给她,你哼唱一遍,我让她做出来。”王美玲说道。

    “好嘞。”张靖这下高兴了,省城来的王美玲就是给力啊,连作曲的老师都能认识。

    轮到张晓梅和吴睿洁唱的时候,张靖把故乡的歌词写了出来。王美玲对张晓梅和吴睿洁的唱歌指导了一番之后,便结束了排练。

    大家一起出了教室,文娱委员吴睿洁回了宿舍,张靖则和张晓梅跟着王美玲离开了学校朝着她家行去。王美玲有一辆自行车,晚上也没骑,就牵着和张靖张晓梅两人一起步行。

    一路走到街里,来到镇政府大门口,张靖才知道原来她丈夫在政府里工作。进了大门,一路朝着后面的宿舍区行去。

    宿舍区第一排中间的一个房间门口,王美玲敲了敲门,随后房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站在门里。“美玲回来了。咦,怎么还有两个学生?”中年男人笑道。

    “他们是我的学生,过来有点事。”王美玲说完,招呼两人进屋。

    “师爷好。”张靖走进去,对着那个中年男人招呼一声。

    “啥师爷啊?我叫李文朝,喊我李叔就行。”李文朝笑道。

    “李大哥好。”刘文宗自作主张地换了称呼。

    李文朝一听,大笑道:“这孩子嘴还挺甜,这声大哥叫得我很舒坦。”

    张晓梅跟后也来了一句:“李大哥好。”

    李文朝高兴地招呼两人入座。“可可睡了?”张靖坐下来问道。

    “恩。早就睡了。”李文朝笑着看向里间的小床,眼里闪过一丝宠溺。

    这间宿舍虽然有两间,可是中间却并没有隔开,就是一个大间。不过,房间里东西不多,显得稍显有点儿空旷。一边放着一张大床,另一边放着一张小床,小床上睡着李可可那娇小的身体。

    “文朝,给他们倒水,我打个电话。”王美玲说完,坐在床头拿起电话打了起来。

    张靖看到电话就知道这个李文朝肯定是镇里的领导了,否则家里不可能装有电话的,至于是什么领导,他就不太清楚了。

    李文朝倒水的时间里,那边王美玲已经打通了电话,正在和对方寒暄。打了几分钟,王美玲招呼张靖过去,在电话里唱给对方听。

    张靖拿过话筒,先是打了声招呼道:“是叔叔还是阿姨,你好啊,我唱了,唱的不好你自己看着怎么适合怎么作曲就行了。”

    话筒里传来一个动听的声音笑道:“唱吧,你王老师说你这首歌很有味道,我要好好听听。”

    “好嘞,阿姨你多指教。”

    “什么阿姨,叫姐姐。”话筒里的声音不满地说道。

    “好好好,姐姐你多指教。”张靖笑着说完,开口把故乡给唱了出来。

    歌曲唱完之后,话筒里的姐姐说道:“你唱的还行,但更好的还是这个歌词,写的不错,你再把歌词念一遍,我来试着作曲。”

    “谢谢姐姐。”张靖道谢完,把歌词来回念了两遍,那边这才完全记下来。

    “好了。都记下了,以后有好歌词,记住和姐姐分享分享。”

    “行啊。”

    随后,王美玲接过了话筒,和对方说了几句客气话之后便挂掉了。“那王老师,我们就回去了?”

    “我送你们回去。”王美玲说道。

    “不用,我们两个人回去没事的,你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吧。”张靖拒绝了。

    王美玲还是不放心,最后又让李文朝送两人回去。张靖这下也就没拒绝,即使他觉得不用送,可对方也是一片好心。

    回去的路上,张靖没忍住好奇问了一下李文朝,才知道他竟然是镇里的一把手。娘嘞,这么年轻的书记,刚三十而已。

    躺在宿舍的床上,张靖脑海里不停地向着李文朝这个名字,在王美玲家的时候,听到这个名字,他就觉得有点儿熟悉,但是一时间没多想。

    现在越想越是熟悉,好像前世在哪儿听到过。不过,前世的他对于官面人物很不熟悉,想破脑袋也没想起来前世在哪儿听过。

    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就感觉自己做了梦了。他梦到了张晓梅,然后特么的遗了。这边刚遗那边就醒了过来。

    宿舍里的同学都还在沉睡着,张靖郁闷地摸了一下湿了的内裤,只好起床清洗一下。尼玛,这是长大的标志吗?来的也太突然了一些。

    看看时间还早,他也没有了睡意,直接去了教室。意外的教室里竟然有人,竟然还是张晓梅。“晓梅,你咋来这么早?”

    “我来练歌啊。”张晓梅坐在桌子上,拿着手里记着歌词的纸念念有词。

    “恩。好好练。”张靖说完坐到桌子上趴着。没怎么睡好,感觉精神有点儿不济。

    “你咋了?”张晓梅坐过来摸了摸张靖的额头,关心地问道。

    “没睡好,没精神。”张靖随手把张晓梅的小手抓在手心里,感受着她手掌的温柔和柔软,烦躁的心情有了一丝清明。

    “那你趴着休息一会,还得半个小时才上课呢。”张晓梅温柔地替张靖理了一下头发,满眼都是疼爱。

    “恩。”把张晓梅的小手放到脸上摩擦着,低声应了一声。

    没睡好也就算了,可是等到早自习上课的时候,感觉情绪更加的烦躁,有一种想要发脾气的感觉。他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像女孩子生理期烦躁一样。

    上午第一节课数学课上完之后,刘贺老师布置了课堂作业。第二节课就在做课堂作业,做完之后,张靖开始收作业本。

    收到后面刘茂先那里的时候,和刘茂先坐在一起的学生都还没写好,正在四处找作业本抄。张靖也没怎么样,随口说道:“搞快点啊,刘老师说第三节课上课前一定要交上去的。”

    本来没什么意思的话,却是突然点起了几个家伙的火气。刘茂先的同桌韩胜军站起来吼道:“你特么的意思是我们拖拉作业了?”

    张靖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没甩他,可是韩胜军不依不饶,又说道:“当个破学习委员,搞得自己很厉害似的?不就是成绩好点嘛,除了学习好一点,你还有什么吗?”

    “我没得罪你吧?”张靖看着韩胜军愤怒的脸,不明白他的火气从何而来。

    “你没得罪我?昨天晚上老子被英语老师打,不是你告的状?”韩胜军吼道。

    “滚犊子,谁特么有闲心告你的状,你作业没交老师一数作业本就能数出来,关老子屁事。班里每天被老师打的学生多了去了,都是老子告的状啊?”

    “你特么的骂谁呢?”韩胜军砰的一下砸在桌子上,从位子上窜出来,冲到了刘文宗面前。

    “记住。你第一句就骂了我,我都没说你什么,我说了一句脏话你就受不了了?”张靖不屑地说道。虽然这个韩胜军比他高比他壮,可是他也不怵他。从上次和刘茂先打架来看,就算是他力气和身体不行,只要拼命,照样也能打赢。

    “艹尼玛,骂我就不行。”韩胜军骂道。

    “滚你吗!”张靖本来就很烦躁,这一句脏话也彻底点燃了他的火气,甩手就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