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8章 养殖场出了大事了

    更新时间:2017-06-27 09:58:09本章字数:3088字

    韩胜军没想到张靖会突然主动出手,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巴掌扇到了太阳穴那里。得,这下不能善罢甘休了,韩胜军大骂一声,合身扑了上来。

    张靖这一下没办法采用游击战法了,因为走道上太窄了。两人直接扭打在了一起。因为力量上的弱势,张靖很快被韩胜军压在了身体。

    好在这一次,篮球队那边的几个人迅速过来拉架,直接把两人给拉开了。因为在篮球的训练中,张靖展现出来的球技折服了他们,他们对于张靖的认同感强了,不像之前觉得张靖成绩好,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所以,在张靖和韩胜军打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迅速过来拉架,而且还有点儿拉偏架的意思,直接把张靖挡在了他们的身后。

    “韩胜军,行了。都是同学,张靖也没有别的意思,你别不依不饶的。”篮球队的中锋,周建说道。他是班里个头最高的,皮肤很白,但也很壮,成绩中下等,只能勉强跟得上班级的整体成绩。

    而韩胜军刘茂先这样的属于第二批个头高的人,像他们这么高的,班里有十几个,成绩好的竟然没有一个。张靖是班里成绩好的身体最高的一个了。

    因为他的个头,坐在第三排最中间,他后面有好几个人都很有怨气。可是没办法,刘贺老师喜欢张靖啊。有的时候,张靖选择座位把位置稍微偏到一边去,可还是被刘贺老师给调回来了。

    “管你屁事。”韩胜军瞪着周建,不满地吼道。

    周建笑了笑,不在乎地说道:“不管我屁事,但是他是我们篮球队的队长,你打他就是和我们篮球队的人作对,你掂量着办。”

    韩胜军一愣,看了一眼身前站着的四个篮球队的人,还有其他地方已经站起来的篮球队的人,不满地说道:“以多欺少是吧?”

    “没那意思。”

    “等着瞧!”韩胜军还是选择了暂时偃旗息鼓。

    韩胜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周建转过身,对着张靖说道:“以后有事记得招呼一声,我们是一队的。”

    “谢了。”张靖倒是挺感激这个周建的。前世的他和周建并没有相处过,初中毕业以后,周建就不读书了,两人就再也没有了交集,后来听说他去搞了装修,好像还赚了不少的钱。

    “没事。”周建笑了笑,回转了座位。

    张靖继续收作业。这个韩胜军他是知道一点的,今年十六岁了,是街上人,据说还和镇上一些流氓痞子有关系,平时就很嚣张。

    吗的,昨天他在交英语作业的时候,英语老师亲自数作业本发现少了几个人,然后一起揍了一顿,和他有屁的关系,韩胜军竟然把罪责推到他的身上,张靖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之前看到刘茂先再看到两人起了争执以后拿偷笑的表情,这里面肯定有刘茂先的原因。张靖看了一眼正在和韩胜军窃窃私语的刘茂先,心头冒出了一丝丝火气。

    第三节课上课时,作业本还是没收齐,张靖也不管了,收了多少就抱了多少本离开了。上午课上结束,张靖正准备和张晓梅去吃饭,就听到学校的广播里传来一个声音喊道:“初三一班的张靖,学校大门口你家里人有急事找你。”

    张靖一愣,急忙走了过去。张晓梅也跟了过来。两人走到大门前,就看到大妹张娟正在门口焦急地踱着步,一脸的汗水。

    “娟,你咋来了?出了什么事请?”张靖心里咯噔一下。大妹张娟突然跑过来,肯定是家里出了啥事了。

    “大哥,养殖场出事了,妈让我喊你回去看看。”大妹张娟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泪花闪动,相当的焦急。

    “别急,也别哭,到底出啥事了?”张靖伸手抹掉了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问道。

    “都死了。”张娟流着眼泪说道。

    “鸡鸭鹅猪兔都死了?”张靖急忙问道。

    “嗯。”

    “你在这里等我。”张靖脸色也变了,急忙找转身回去牵车子。从宿舍院子里把自行车牵出来,让张晓梅帮他请一下假,张靖带着大妹张娟急急忙忙往家赶。

    张靖也没回家,直接去了养殖场。张靖赶到的时候,所有的动物都已经被父母清理出来了。一大堆动物的尸体躺在房间门口,看得张靖触目惊心。

    父母坐在小屋门口,垂头丧气的。看到张靖回来,父母两人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样,都不敢看张靖。在他们看来,这个赚钱的养殖场是张靖一手弄起来的,然后交给他们管理。他们不但没管理好,反而把所有的动物都给养死了,他们觉得特对不起张靖。

    张靖查看了一下,发现连他弄来看场子的蛇都特么的死了。整个养殖场除了那条叫做小驴的狗,整个死绝了,一个不剩。小驴虽然没死,但完全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小靖,这下怎么办?”母亲何小红还是开口了。

    “都是毒死的,有人下了毒。”虽然他看不出来是啥毒,但是能在一夜之间让所有的动物死绝了,绝对是下毒了啊。

    “昨晚我一直在,半夜里还出去巡视了两遍,可是半夜里它们都还好好的,天一亮就都死了。”父亲开口了。张靖倒是挺惊讶他一下子说了那么多话。

    在他前世今生这么多年的记忆里,父亲要么不说话,即使说话也是相当的简单明了,从来没有一下子说过这么长的句子。

    “这毒都不一定是晚上下的。晚上小驴肯定一直都在,下毒的人没机会。有可能是白天下的,也或者是利用其它方式下的。”张靖说道。

    “那怎么办?”母亲问道。

    “没什么说的,先报警吧。即使查不出来,最起码也要让某些人不好过。”张靖说道。

    “那我去报警。”父亲说完,转身就走。

    “你骑车子啊,你走到镇上要多久啊。”看父亲直接步行,张靖苦笑着说道。

    父亲这才转身骑上了张靖骑回来的自行车,朝着镇上骑去了。“妈,你回去找几人过来,这些都得埋了,毒死的不能吃。”

    “好,我马上去。”母亲何小红答应一声,急急忙忙就回去了。

    大妹张娟蹲在小驴的身边,伸手抚摸着小驴,很是疼惜。小驴明显中毒很深,躺在一边肚子急促地起伏,眼睛也越发的没有了神采。

    张靖也觉得分外可惜,这条叫做小驴的狗可是经过他精心改造过的,战斗力相当强大,而且很通人性,是个很好的助手。张靖也不知道自己的右手能不能解毒,也走过去慢慢地按摩着它的身体。

    按摩了好一会儿,小驴肚子的起伏越发的缓慢,最后归于沉寂。唉,还是没作用啊。张靖收回了手,惋惜地看了一眼小驴的身体,伸手把大妹张娟给拉了起来。

    “大哥,小狗死了,兔子也都死了。”大妹张娟扑进张靖的怀里,抱着张靖哭了起来。

    除了父母,大妹张娟也经常来养殖场,所以她对养殖场里这些可爱的兔子感情更深。更关键的是,养殖场里所有动物的死去,让她觉得好可怜。女孩子总是感性的。

    “坏人会被抓到的,会受到惩罚的。”张靖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

    “大哥,你不难过吗?”张娟问道。

    “难过又能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毒?要是我知道,我非把他打个半死不可。”张靖愤怒地说道。不生气那是假的,可是张靖觉得如果自己因为生气而乱了方寸,父母和几个妹妹就更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张靖在养殖场里转了一下,选定了埋葬动物尸体的地方后,便去了河边看了一下。民利河这个时候水势还是很足的,如果实在水里下了毒,估计现在也查不出来了,早就被稀释掉了。

    从水里下毒的可能性感觉不大,毕竟除了鸭、鹅和蛇有时候会去水里,小鸡可不会进入水里的,猪也一般不去。张靖想不出来对方是如何下毒的,只好等警察过来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了。

    母亲何小红带着几个平常和家里关系不错的村民过来了,人人手里拿着铁锹。确定了地方之后,几个村民开始挖坑了。坑挖到了一半,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停在了养殖场的门口,从里面下来三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张靖带着母亲何小红走过去,开始接待警察。昨晚虽然不是母亲看的,但是她对情况也有所了解,便先行把情况介绍了一遍。

    警察们查看了一下动物的尸体,又对养殖场周围仔细查了查,看看可有可以的脚印或者踪迹。不过这林子里有点儿乱,平常有很多孩子跑来拍去,很难发现上面可疑的脚印。

    父亲回来后,再次对着警察把昨晚的情况介绍了一遍。警察查看完养殖场之后,便开着车子带着父亲去了村里,看看能不能找到目击者。警车出现在村里,让村里人都吃了一惊,随后好多村民都赶过来看热闹,想看看警车过来抓谁的。

    张靖所说的给下毒的人一定的心理压力算是做大了,因为随着警车的出现,村里有不少人表现的很是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