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7章 偷东西藏在裤裆里

    更新时间:2017-07-23 11:01:24本章字数:3382字

    梁江市那边的超市在赵业平的安排下,三班倒的赶工,如今装修已经进入了尾声。这里比水荣县的超市大多了,所以能够按照张靖之前画的超市草图来设计装修,有了一点儿现代化的味道。

    “你怎么来了?”赵业平看到张靖,惊讶地问道。

    “过来看看。看来要不了几天就能开业了啊?”张靖笑道。

    “那是当然。我告诉你,货物我都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装修好,那边就可以上货了。”赵业平颇为自得。

    “厉害了我的哥。”张靖竖了个大拇指。

    在梁江市内,不管搞什么生意,张靖从来不担心会不顺利,因为有赵业平这个门神,梁江市还没人赶来指手画脚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靖对着赵业平说道:“现在第二家超市也要搞起来了,对这个零售业还有没有改观了?”

    “有一点吧。但是如果说能走多远,我还是不太肯定。”赵业平依旧保留着意见。

    “这样吧,以十年为期。如果十年之内我的这个超市走不下去了,到时候不管我做什么生意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果十年之内,我的超市继续风生水起,你要继续在这个公司工作,一直到老。当然了,你也是小老板嘛,你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替我工作也是替你自己工作,如何?”

    “一言为定。”赵业平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点头答应了。

    吃过饭后,赵业平带着张靖去了他在市里的房子休息。两人都喝了酒,张靖酒量不好,晕乎乎的倒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半夜就感觉有人在扯他的胳膊,迷糊糊的伸手去推,然后就听到一声惊叫。张靖被吓得一个激灵,急忙坐了起来。

    屋里很明亮,面前站着一个双手抱胸的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女孩子一脸的愤怒,睁着一双大眼瞪着张靖,那模样似乎张靖怎么了她似的。

    “流浪!”那女孩子突然一巴掌打了过来,然后站起身蹭蹭蹭地走向了里屋。

    张靖捂着被打得脸庞,一阵无语。我尼玛,我干了啥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啊?他那个冤枉啊,他都不知道咋了,直接被人扇了一巴掌,简直糗到家了。

    张靖起身砸响了赵业平的房间,砸了好一会儿,赵业平才睡眼朦胧地开了门。“大半夜的你个小屁孩不睡觉,敲我们干嘛?”

    “你的房间里为什么还有其他人?”张靖质问道。

    “其他人?哎呀,那丫头是不是回来了?”赵业平也是一惊,急忙绕过张靖的身体,走到了另一个我是的门口。

    “丫头,你是不是回来了?”赵业平站在门口喊道。

    “滚,别打扰我。”屋里传来一声怒喝。

    “丫头,快出来,哥有事求你。”赵业平急忙说道。

    过了一会,房门被大力拉开,之前那个打了张靖的女孩子一脸愤怒地站在门后。“丫头,丫头,哥有个事求求你。”

    赵业平看到这个女孩子,急忙伸手拉着她的胳膊,给拽到了客厅里。张靖走过去,拦住了赵业平的话头,开口说道:“先别急,她刚才无缘无故地打了我一巴掌,我到现在还糊里糊涂的呢,凭啥打我?”

    “打你一……”

    “凭你耍流氓!”那个女孩子截断赵业平的话头,生气地说道。

    赵业平一愣,然后一把抓住张靖地胳膊,生气地说道:“小屁孩,你对我妹妹耍流氓?”

    “耍你个脑瓜子,老子睡得迷迷糊糊的,啥也不知道。”张靖不满地吼道。

    “你摸我胸!”赵业平妹妹气愤地说道。

    “怎么可能?我睡得死死的。”

    “你压到我的东西了,我拉你起来,你伸手就摸了过来,摸到……”赵业平妹妹说不下去了。

    “我晕,有人拉我,我就随意一推,我哪里知道?”张靖更冤枉,我特么的要是想占便宜,还会让你打一巴掌?

    “那是误会,误会……”赵业平急忙开口劝和。

    “哼!”赵业平妹妹冷冷地瞪了张靖一眼,明显没有缓和的架势。

    张靖也只是搞清楚到底咋地了,通过刚才的对话,他似乎明白了啥。可是他真的没感觉,一点儿记忆都没有。尼玛,要是摸到了,被打了一巴掌还情有可原,可是现在都不知道摸到没摸到就被打了,亏大了。

    张靖不爽地躺在沙发上继续睡觉去了,那边赵业平对着他妹妹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他也没有兴趣听。反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这个妹妹替他求情,让他爷爷不要揍他之类的。

    赵业平也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要被揍啊?真可怜。赵业平的妹妹好像叫什么赵灵儿,赵业平一口一个灵儿丫头灵儿丫头的,不知道是乳名还是上学的名字。张靖感慨赵业平这么大还会被揍后,把身体侧过去对着沙发椅背睡觉去了。第二天一早,张靖是被尿憋醒的。

    这大早上的,顶着裤子不太雅观,好在周围没人,他站起来准备去卫生间。可是刚走两步,就看到赵业平妹妹的房门突然打开。艹。张靖一愣,急忙侧过身体朝着卫生间而去。

    “你干什么?”赵灵儿大声叫道。

    “没干什么!”张靖尴尬万分,侧着身子继续朝着卫生间跑去。

    赵灵儿跑过去,一把抓住张靖,吼道:“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张靖郁闷万分,急忙弯下腰。可是这动作让赵灵儿更加的怀疑,扯住他的胳膊,不满地喊道:“到底干嘛呢?你弯着腰干嘛?”

    “你管我!”张靖甩开她的手,再次奔向了洗手间。

    可是赵灵儿这丫头却也是个彪悍的家伙,竟然从背后直接扑过来,拽到了张靖的腿。张靖一个踉跄直接扑倒在地,发出了痛快的嚎叫声。

    我尼玛,本身顶着就要命了,这家伙直接扑倒在地,疼得他差点儿晕过去。他也顾不上了,急忙伸手去摸。还好还好,虽然很疼,并没有断。

    赵灵儿却还以为张靖把什么东西给藏起来了,用力翻过张靖的身子,伸手去去掏。张靖还没来得及阻止,赵灵儿已经抓到了,然后大喊道:“你偷了这么什么东西,还藏在裤裆里,你真龌龊,我来……我……”

    赵灵儿刚使劲想要把抓住的东西给拿出来,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放开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呆呆地看着地上躺着的张靖。

    “啊……流氓……”赵灵儿捂着双眼再次大叫一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特么……”张靖无语凝噎,老子比窦娥还冤枉啊。

    忍着疼痛爬起来,刚想继续进卫生间,就看到赵业平一脸疑惑地站在房门口。“你又对我妹妹耍流氓了?”

    “耍你妹!”张靖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一次终于安全地进入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呆了差不多十几分钟这才解决完,不是他有问题,而是疼啊。麻蛋,那个赵灵儿简直就是扫把星,一睁眼看到她就没发生一件好事。

    出了卫生间,赵业平正在沙发上喝着牛奶。看到张靖出来,赵业平笑道:“小兄弟,你才十六岁,那种事情少想,一滴那个什么十滴血啊!”

    “你特么的以为老子刚才在卫生间打飞机?”张靖惊讶地反问道。

    “难道不是?我也年轻过,大早上起来有冲动了,忍不住了,我能理解。”赵业平笑道。

    “我理解你脑瓜子……”张靖直接出脚踹了过去。

    赵业平急忙躲过,扔过来一瓶牛奶笑道:“别生气,早上起来一瓶奶,身体好,能补回来的。”

    “服了你了。”张靖郁闷地坐了下来,把满肚子的郁闷都发泄在了牛奶瓶上。

    赵业平随后出去买了早餐回来,可是任凭他怎么喊,赵灵儿就是不出来吃早餐。最后两人吃完早餐给赵灵儿留了一份,便去了超市那边。

    昨晚工人们加班干了一夜,装修方面已经差不多了。于是,赵业平马上开始了面试员工的工作。之前已经登记了很多信息,现在直接面试就行了。

    张靖也全程参与了,虽然没有当面试官,但是面试的题目却是张靖出的,很附和企业管理方面的内容。

    连续三天的面试,招聘出来二十多个员工。梁江市的超市比水荣县大了两倍,需要的员工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赵业平干劲很足,招聘完员工之后,马上开始准备逐步上货了。可是八月六号这天,货物都上了一半之后,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车停在了超市门口,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走了下来。

    赵业平看到那个年轻人进了超市,一把拉过张靖说道:“你赶快去把他打发走,就说我不在。”

    “他是谁?”张靖疑惑地问道。

    “我爸的秘书。”

    “你爸的秘书你躲什么啊?”

    “我爸非要让我进入政府部门工作,我不想去,这一次来肯定又是想把我弄回去上政治思想课的。”赵业平一脸的惊恐。

    “呃?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有多少人想进去还进不去呢。”

    “反正我就想做生意赚钱。”赵业平说道。

    “得,我去帮你挡一下。”张靖说完,朝着那个赵业平父亲的秘书走了过去。

    “你好啊,请问,你们的赵总在不在?”那个戴眼镜的秘书倒是挺有礼貌,微笑着看着张靖。

    “他出去了。”张靖笑道。

    “是吗?你们赵总的办公室在哪里,我去哪里等着。”秘书说道。

    “呃?这个超市装修还没结束,办公室啥的暂时还没有。”

    “是吗?那我就这里等着吧。”秘书说完,找了一个放置物品的箱子,坐了下来。

    张靖看了他一眼,从一边绕过去,找到赵业平笑道:“我看你是躲不开了。”

    “不行。躲一时是一时。”

    “我估计,一会你家老头子也很有可能过来。”张靖说道。

    “艹,你别乌鸦嘴啊!”赵业平急忙跑开。

    张靖的乌鸦嘴果然应验了,那个秘书坐了几分钟,见赵业平还没出面就走了出去。赵业平刚缓了一口气,却发现那个秘书又去而复返,身边还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