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天才之名

    更新时间:2017-06-04 12:45:45本章字数:2235字

    “老夏,小黄……”

    王文洲一回办公室,就扯起嗓子喊着。

    引得办公室其他一些老师频频转过来看。

    不过一看是王文洲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王老头,你一惊一乍的干嘛呢。”

    “快点过来看!”

    王文洲在自己的抽屉里面拿出来一个本子和笔,然后写着什么。

    旁边也靠过来了两位,在旁边看着王文洲写字。

    一位是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

    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但是却又显得色很好,鹤发童颜,没有一点矛盾。

    另一位是一个女人,大概也有四十几岁了吧,脸上也有着岁月的痕迹,些许的皱纹,但还是能看出年轻时的貌美,站在那里,散发着成熟,知性的气质。

    这两位也是省作协的。

    一位叫夏梓淇,是当代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学者。

    以前还跟王文洲是同一个班上的。

    25岁才开始发表作品,从此走上了文学之路,作品有报告文学、文艺评论、剧本等,但是最有成就的是散文创作,至今已经有64岁高龄了。

    而另一位叫黄宸,则是王文洲的学生,因为在年轻的时候,忙于文学创作,没有时间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而到了三十几岁的时候,对于对自己的另一半及生活追求的越高,宁缺勿滥,所以至今没有结婚。

    但是,黄宸以文风成熟稳健,阒静通透,充满灵性且艺术感极强,在散文,诗歌,小说都取得斐然成就,在中国文坛上有着一定地位。

    “老师,有什么事吗?”

    看到王文洲似乎写完了,黄宸才发问。

    “看!”

    王文洲没有多说什么,夏梓淇和黄宸也言听计从的看着放在桌上的本子。

    春晓?

    接着往下看去,然后黄宸情不自禁的读了出来。

    “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

    花落知多少。”

    黄宸和夏梓淇都楞住了,这诗显得非常浅显,平淡无奇,就像行云流水一样平易自然,一读就懂。

    可是读完,却又莫名的感觉似乎有点淡淡的遗憾。

    反复读了几遍,夏梓淇突然感叹“此诗虽然平易自然,但它的艺术魅力不在于华丽的辞藻,不在于奇绝的艺术手法,而在于它的韵味。”

    “是啊,虽然这诗平淡简朴,然而却又悠远深厚,独臻妙境,重点贵在一个“真”字, 景真,意真。而且其结构也不同凡响,四句诗,依次是不知、知、知、不知,前‘不知’开篇,后‘不知’留白,让人不禁去想,花落究竟有多少?为何要问这花落?”黄宸也叹息着说道。

    “小黄,你倒是一言道尽这首诗的妙处啊,这诗之所以真,是因为句句有春,句句扣题,春困、春鸟、春雨、春风、春花,看似满篇景,实藏不言情。最难得的就是文字浅显,朴实无华,最是天然,自然而无韵致,则流于浅薄;若无起伏,便失之平直。这《春晓》既有悠美的韵致,行文又起伏跌宕,所以诗味醇永,易流传下去啊!”

    王文洲说着,又忍不住喜上眉头,心花怒放。

    而这时候办公室的一些老师也围在了旁边,议论纷纷,虽然其他老师没有什么巨大成就,不过作为语文老师,还是能赏析出一首诗的好坏,因此也互相谈论着这首诗。

    “王老,这首诗难道是你最近作的?”一个围观的老师问到,如此佳作,却之前一直没有听闻过,那就只能是最近作出的。

    “ 王老头这肯定不是你作出来的吧,是哪发现的佳作啊。”这时候夏梓淇说着,也算是帮王文洲回答了,毕竟两人相识这么多年,对方有几斤几两也都知根知底。

    “哼,怎么不能是我写的啊!”王文洲听着夏梓淇这么说,吹胡子瞪眼的说着“我看你是嫉妒了吧。”

    “这等文字我等亦能做出,可让一诗如画在眼前,融情于其中,偏偏如此自然,那就难了。”

    夏梓淇摇摇头,对王文洲有时候顽童一样的性子也了解。

    “所以你还是别吹牛了吧,小心把牛皮吹破。”

    四周的老师看着王文洲和夏梓淇开着玩笑,想知道这诗到底是何等人才作出的,却因为两位在文坛上都是赫赫有名,所以又不好打断,心里像猫抓似的。

    “诶,老师,夏老,你们两个先别吵了,快点说说到底是谁写出来的吧,大家都好奇着呢。”这个时候黄宸插了进来。

    王文洲和夏梓淇停下了争执,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讨论偏离了重点,看着四周的老师那好奇,探寻的目光。

    “哼,敢说我吹牛皮,看来我下次去你家里的时候,要好好跟晓亚说说你藏私房…”

    夏梓淇这个时候表现出来与年龄不符合的速度,一把捂住王文洲嘴巴。

    “哥,哥,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

    “这才对嘛。”

    看着夏梓淇服软,王文洲点了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也的神情,让夏梓淇不禁想给王文洲几拳,可一想起自己的把柄还在王文洲手中,又像霜打了的茄子,焉了。

    “诶好了好了,也不吊你们胃口了,这首诗是我一个同学作出的。”

    “学生?”

    众人想不到,就连他们都写不出来的如此诗文,竟然出自一个学生手中。

    “老师?真的?”黄宸问着,也是有些不相信。

    “真的!”王文洲看着众人有些不信,感叹着说道,却又有些欣慰,得如此学生实乃幸事。

    “他叫李明轩……”

    接着,便一五一十的将刚才上课的事情,说出。

    “还能对对子?!”

    “比目鱼,独角兽?”

    “天才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也不怪这些老师如此,教书这么多年,学校里面出了这样一个天才,如何不让他们高兴呢。

    “独代表一个,比代表两个,奇偶相对,一个仄声一个平声,好!角与目分别是两个器官,相对工整,也是一个仄声一个平声,好!兽与鱼是两类不同生物,可相对,也是一个仄声一个平声,好!连起来,分别是两种中国传统瑞兽,好啊,真是绝了!”

    夏梓淇一连四个好字,虽然还没有见到李明轩,但还是不影响对其的欣赏。

    “可是,突然发现我们老了啊。”夏梓淇有些感叹。

    “是啊,老了。”王文洲也叹了口气。

    而周围的一些老师也感叹连连。

    “好了,我们教书育人,不就是培养人才吗,我们应该高兴出了这样一个天才啊!”黄宸看着他们感叹连连,笑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