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千年

    更新时间:2017-06-07 21:57:22本章字数:3316字

    千年光阴匆匆而过,世间一片繁荣景象。

    经过千年的优胜劣汰,修炼的体系愈加完善,一些粗浅的功法道术,逐渐被淘汰出去。粗浅也就意味着通俗易懂,于是这些修者看不上的东西,就这么流入世间。

    哪曾想就是这些粗浅的功夫,掀起了一股全民修仙的大热潮。并且愈演愈烈,明显有控制不住的趋势。

    这架势还真把各门各派吓了一跳,这是要起义的节奏啊。这全民都会修炼了,难不成从今以后就要特权不在,地位不保了?

    整个修界上层都被这事搞得人心惶惶。能预感到事情不对的,怎么也得是一门一派的实权人物,普通门人弟子谁关心你这个。

    又一次修界混乱就这么悄悄降临了。

    好在这次虽然乱了点,只是人心慌乱,没必要像上次一样动刀动枪的。

    在渡过了最初的慌乱后,大家渐渐都冷静了下来。修炼这么久,活了这么多年,就算智力上有硬伤,可在阅历方面必须能量满格啊。

    眼见这局势越发不可控,各门派的大人物都思考起对策来,这事可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而且要严办、快办、狠办!

    只是现在大势已成,个人力量相对渺小。于是不约而同的,满世界的仙人都呼朋唤友,或按兴趣相近,或是属性相当,又或者功法相似,当然最多的是按地域远近,组成一个个大小团体,连夜开会商讨对策。

    会议的主题是“论全民修炼的深远影响”,各派掌门纷纷在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

    仙家无日月,这研讨会一开就是几年。其间就算哪家门派有事,回去处理过后,也都返回来了。

    既然还没讨论出结果,这会就得开下去。反正能当上掌门的,基本都是仙人,就算有一两位不是,却也离仙位不远。大家命都长着呢,慢慢商讨总能想出个解决的办法来。

    如今难得这么多同道聚到一起,每日里下棋喝酒,品茶论道,过的当真是神仙的日子。

    虽然针对局势的办法一直没商量出来个结果,不过大家都发现这会开得很有好处。这么多仙人聚在一起,每日里交流心得,切磋法术,已经接连帮助好几位未能成仙的道友迈过了最后一步。

    这一发现让参与进来的各个掌门兴奋不已,纷纷增加与会名额,因此造成那一段时期仙人数量呈井喷式暴涨。就这样会议内学术氛围愈加浓烈,不禁让人忘了会议的初衷,新的功法道术层出不穷,各种新奇的也法宝纷纷面世。

    并且在这段时期内,修身、养性、炼丹、炼器等各个领域也纷纷取得重大突破。由此将整个修炼界的功法道术重新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于是不知在哪个会议上,有人发出感慨“功法道术是第一生产力”。

    一言点醒梦中人。

    原先的议题是什么来的?这就是问题的解决办法啊。那些当年就被淘汰的东西,谁爱练就让他练吧。只要高精尖的法诀掌握在我们手里,还有什么怕的。

    事情有了解决办法,大家都喜上心头,纷纷传讯回去安抚门人,大致意思就是“大家不必惊慌啦。经过多年商讨,事情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就让让人们尽情修炼吧,我们不用插手去管,这事对我们没影响。”

    消息一传回去所有门人弟子都不禁一愣:

    “合着你们这群掌门开会好几年,就商讨出这么个结果?你这是个什么办法啊?话说这事我们一直就没管过好吧?”

    虽然槽点不断,不过修界总算安稳下来,上面既然下了指示,那么大家就继续安心修炼好了。

    接着又是几年过去后,有人发现全民修仙之势从发生那天起,就已成定局无法更改,大家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修炼路途艰辛清苦,又有几人能坚持下来?何况流传出去的,尽是些粗浅的功法。粗浅意味着普通易学,这点才是全民都能修炼的基础。

    这种功法练来练去也无非就是让人身体强健些,此外还能会几上手呼风唤雨的小法术。根本就造不成威胁。虽然也有人成仙证道,不过现在仙人这么多哪差这几个。

    何况拿着这种功法都能证道,那得是什么人?那是奇才啊,天纵之才。这样的人才当然不能放过,就算不能拉到自己门派,也该打好关系么。

    事到如今反过来再看,就把这当做一次大型的道术知识普及好了。何况因此向道之人更多,各个门派弟子数量都翻番,所有门派都是一片兴旺的景象。

    既然事情解决了,同时各门派也需要消化这段时间的收获,于是这会议也就散了。

    不想没等清静上几年,又发生一件震惊修界的大事,令这些个掌门再次急匆匆的坐到一起。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论造福人间的重要性”,副标题是“如何才能造福人间换取功德”。

    原来在上次会议结束后,有一位地仙见自己没什么事,于是便化身乞丐,游戏人间去了。

    当他在一座城中见到两个苦苦寻找对方,却总是机缘巧合不停错过彼此的人。这狗血的场面,让他意识到,消息互通对人们的重要性。如果这两人之间有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说,岂不就耽误了么。

    由此他想到了不久前,在与人研究远距离物品传输的法阵时,在经历无数次失败后,弄出来的那个只能传递声音的失败品。由于新法术的应用,这东西对功力的要求并不高,按照现在世间的普遍情况,基本人人都能用得。

    如果两人有这件东西在手,哪还用苦苦寻觅对方,早就相见了。想到这,这位再也呆不住了,在帮助两人见面后,便急匆匆的返回山门去了。

    毕竟是已经能够着手研究物品传输之类阵法的炼器界高人,虽说最终也没成功吧,不过如果只要求传递声音,这对他来说就简单多了。

    在对那件传音的小法宝又进行几次修改后,等最终成品出来,这位只觉非常满意。新阵法的应用,让这东西制作起来简单易行,而且所用材料也是常见的普通东西。

    既然做出了成果,免不得要宣扬宣扬,也好让人夸赞几句。于是这位便将所有门人弟子召集到面前。

    看看人齐了,一位长老便问道:“不知掌门招集大伙前来所为何事?”

    “我最近突然心生感悟,做了件宝贝。大家伙都把手头上的事放一放,最近几天就不要干别的了,全力多做几件出来。到时每人手中留一件,其余的就给亲友分发出去。”说完把这法宝亮了出来,演示过后果然一片赞美之声。

    “掌门高明!这法宝……”

    “嗯,你看这上面阵法。”

    “这阵法果然另辟蹊径,简单几笔便有这等功用。”

    “不愧是掌门,这炼器的手法果然精妙。”

    “不简单……不简单……”

    ……

    所有人都称赞掌门手法精准,上面绘刻的阵法新奇。就是没人称赞这件法宝好。所有人心里都在想,“这老头是不是年纪太大老糊涂了?做这东西有什么用?”不过碍于掌门面子,没办法必须称赞啊。

    先前发话那长老想笑又不能笑,只把一张老脸憋的通红,忍不住用神识向掌门问道:“师兄,你搞什么鬼?郑重其事的把大伙招来,就为这么个东西?你看我们修炼的人用得着么?看把你那大徒弟憋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夸你好了,连说两个‘不简单’。”

    这位掌门把大伙的表情看在眼里,多少也有点下不来台,“行了行了,少在那拍马屁,让你们办就赶紧的,都散了吧。”

    虽然所有人对这事都不太上心,不过还是照着吩咐炼了三天。这东西制作简单,三天的时间足够做出好多。给亲友分出去后,剩下的就都堆在库房中无人问津。

    虽说众门人确实觉得,自从有了这东西后与家人通讯方便不少。可也没人太在意它,修者之间传递消息的方法多去了。有没有这东西影响不大,就连类似的法宝都有一大堆,而且功能更强大,材料更珍贵,造型更美观。

    这东西唯一的好处就是对修为基本没要求。放到如今世间的情况来说,就是谁都能用。

    修者虽然不在意,可世人在意啊。

    这件法宝面世的消息一传开,便在世间造成极大的轰动。不断有人找上门来求购。整日里门庭若市,让这原本名声不显的门派不仅狠狠火了一把,更是赚得盆满钵溢。

    其他各门各派看在眼里到也没如何重视,就是感觉这事挺有意思,但也无非就是悠闲岁月里的一个谈资罢了。这些清心寡欲的仙人哪会在意谁赚得多少。

    直到某一天,当那位掌门打坐入定时,忽得天道明示。因为他这次的无意之举,却在无形中救下了无数人的性命。如此善举所积攒的功德,至今往后百年之内将再无天魔侵扰。

    百年之内天魔不扰?!这是什么?对仙人来说这可是那保命的金牌啊。而且不仅是这位掌门,所有当初参与过研究,为这件法宝的面世做出过贡献的,都或多或少得到了好处。

    正是当这条消息得到证实后,才让各派掌门再次坐到一起,只为商讨如何造福世间,才能得到这天魔不扰的好处。

    虽然如今整个修界欣欣向荣,一派繁荣景象。可是不管如何修炼,天魔始终是修者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修炼之路磨难重重坎坷难行,可如今仙法道术日新月异,发展到这个阶段,天雷地火之类的普通劫难,都已经有了非常系统的应对方法。

    唯有天魔来袭时无形无迹,任你有各种手段应对,也只是暂解燃眉之急,那该来的终归还是会来。

    而且越是道行精深,越能体会到天魔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