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福利

    更新时间:2017-06-07 21:58:36本章字数:3298字

    所以这一次会议,众掌门都正经了许多。造福社会就是善待自己,这可是真真正正为自己谋福利。

    人嘛,终归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由于尝到了开会的甜头,现在修界的进步有目共睹。众人深深意识到,只有通过多多交流经验,让大家共同进步才是推动修界发展的硬道理。原本的固步自封,只能让道法停步不前。

    此次这件传音法宝就是个鲜明的例子,单凭那位掌门一人,是绝对无法将传音法阵做出这么重大改进的。

    正是由于阵法上的新突破,才能让这件法宝不仅炼制容易,还极大的降低了制造成本和使用难度,这才是让这件法宝得以推广开的重要因素。

    所以现在不是吃独食的时候,只有联合起来才是为自身谋福利的先决条件。既然人多力量大已经得到证实,便有不少人生出了把会议规模进一步扩大的想法。各个大小团体在互相探过几次口风后,发现大家似乎都想到一处了。

    既然有了共识,修界大联合的趋势也就在情理之中。

    最后由中州大陆向各界发出邀请,请各界尽快选出九十位代表,共同商议修界今后的发展形式。

    各界对这事都挺支持,不过这九十位代表却是不好选,其中也包括发起这项提议的中州。只为这九十个名额,各界都闹腾好一阵子。

    无数仙人每当讨论这事都要拍桌子瞪眼睛,撸胳膊挽袖的吵个不休。团体之间吵,团体内部吵,回到自家门派了还要同师兄弟吵。

    因为实在是没人愿意去。

    这九十个名额,说得好听叫“仙意代表”,说不好听就是“传话法宝”。活活的苦差事。哪能像在家里这么逍遥快活。可以与同道好友谈经论道,又或研究炼器、炼丹、阵法、符箓、法诀、咒语、医药,甚至品茶、喝酒、下棋、养花、栽树哪一样不是有大学问在里面。谁有那个闲心去研究修界发展。

    反正大家寿命都没头,时间也挥霍得起。一手拖字诀个个玩的炉火纯青。眼见得总这么拖下去不是个办法,单靠“自愿”肯定是凑不全九十人了。如此拖下去恐怕千年过去这人选还定不下来呢。

    这一天中州上的各位大人物再次聚到一起。

    看着眼前乱糟糟的场面,清静散人无言苦笑。清静散人正是向各界发出邀请,举行共同会议的主要人物之一。

    虽然提议一出,各界都积极响应。可是到了现在不说各界,就连发起提议的中州,这九十个名额也没定下来呢。

    这可不行,毕竟是中州首先提起邀请的,如果不尽快选出人来,给各界做个表率,如何催促其他各界?所以这次与会的全是重要人物。

    现在场中这四百多位仙人,每一位都代表了中州上的一个甚至多个团体,已经可以说是中州上的最高决策层了。可是看看现在这场面,跟平时那些会议哪有什么区别。

    “唉,都怪命太长了,一个个的都懒散惯了……”清静散人心中暗自叹道。四下看去做什么的都有,总之就是没人谈正事。

    炼器的,炼丹的,闲谈的,喝酒的,下棋的……还有角落里的那位,你至于无聊到神游天外么?扔个肉身在原地就不怕落灰么?亏得这里人多,你看把那几位鬼仙急的,眼睛都绿了,这要是没人早就夺舍了吧……

    嗯……夺了,如果没人,肯定夺了……那个阴鬼上人,你也是成名已久的鬼仙了,不要围着他闻来闻去的好不好?再往前凑就亲上啦……停!快停……哎呀,伤风败德……

    还有那个冥凌仙子,知道你也是鬼仙,知道你眼馋,可是你嘴角那条亮晶晶的是什么东西?你至于吗你?怎么说也是位女仙,你多少注意点形象好不好?用得着流口水吗?……

    话说回来,这鬼仙若是夺仙人的舍……嗯……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景……会变得更厉害吗?……这毕竟是仙人之体啊……应该会有变化吧?……可是修成鬼仙就已经到头了啊……这……这也没有个先例……真想知道啊……

    “道友?道友?……”

    清静散人正胡思乱想呢,忽觉有人拉扯自己,连忙转回头去。

    接着就听那人继续说道:“道友,该你了。”

    听了这话清静散人连忙向面前的棋盘看去,口中念着:“咦?这步棋……倒是出乎意料……”,说着话,清静散人伸手捻起一枚棋子,却迟迟没有落下,就这么皱眉沉思起来。

    这位见清静散人陷入沉思,也不着急催促。仙人嘛,一局棋下上一年半载都算短的,一步棋思索个三五天是常事。自己闲下来了,他便也向周围看去,然后摇了摇头,接着叹了口气。

    心中感慨着:“真是胡闹,这群人怎么就没有点紧迫感么?这么下去何时才能有个结果出来?”不过看着看着这位又笑了。

    “哈哈,那不是冥凌仙子吗?修炼这么多年了还流口水呢。真是……诶?”

    “我去!这位真是好胆量!好气魄!居然敢在这么多鬼仙中间神游天外,这是逼他们夺舍的节奏啊……啧……夺仙人的舍,就算鬼仙也没试过吧……难怪冥凌都流口水了……这才是真男人!好汉子!好胆量!厉害厉害……”

    三天后……

    清静散人终于抬起头来,接着把棋子往盘上随意一扔。对面那位只当他有了破局的办法,连忙低头往棋盘上看去。

    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步有何深意,口中不由问道:“这……道友,你这棋下的没道理啊……”不等说完,就见整个棋盘连同上面的棋子,突然如同细沙般簌簌落下。

    至此这位才反应过来,这是输了耍赖啊。眼见心爱的棋盘化做一捧细沙这位喊道:“清静老家伙,玩不过就认输。好端端的你毁我的棋盘做什么?”

    话音刚落就感到三十几道目光落到自己身上,连忙向身周四方告个罪:“诸位清静道友勿怪,我说的是身前这位宁心宗的清静道友。”说完才觉身上一轻。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心中怨念爆棚:“起名也没点新意,满大街的叫清静,不嫌俗气么。”

    在心中小小的吐了个槽,这位低声向清静散人说道:“老头,你毁了我棋盘,可得赔我一副新的。”

    却见清静散人只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仰望天空根本不搭理他。过了片刻清静散人对四周朗声道:“诸位道友,请听我一言……”

    清静散人一句说完,就见所有人该干嘛干嘛,根本没人搭理自己,接连又喊了几声,仍是如此。无奈之下清静散人从怀中掏出一件小巧的玉钟托在掌心,接着另一手上现出一把小锤,比比划划的就要往那钟上敲去。

    对面这位一见他拿出这玉钟、玉锤,立刻向后撤了一步,同时周身上下,符箓光芒乱闪,烧化的符灰顷刻间就在脚下堆了厚厚的一层。似乎这样仍觉不够保险,又从怀中拽出一张床单大小的符箓,将自己紧紧的裹住只留了双眼睛在外,这才停了下来。

    这一瞬间也不知有多少符箓被引燃,就见这偌大的露天的院子,瞬间便被符箓燃烧的青烟填满了。

    察觉到法力波动,所有人都向这边看了过来。同时有人挥手刮起一阵轻风将这烟雾吹散了去。

    烟雾一散,所有人都看到了清静散人手中那两件东西,个个如临大敌,接着就是各色护身法宝光华闪动。

    就连神游天外的那位,都似乎觉察到什么,元神归窍醒了过来。不过刚一睁开眼睛,就见到几张阴森的老脸凑在自己面前闻来闻去,吓得都来不及起身立刻向后挪去,那样子就跟遇到流氓的小姑娘似的。

    “道友,有话好说,何必拿这东西出来。”

    “清静道友,快把你那两件东西收起来!”

    “道友不要急,有事大家商量嘛。何必动刀动枪的。”

    ……

    见众人都开始注意这边,清静散人手一翻将法宝收起,向着四周行个礼才说道:“诸位勿怪,我也是不得已才拿这东西出来。”

    看看众人都未说话,清静散人又接着道:“我等聚集此处是为了商讨个结果出来,但如今一个多月过去,诸位觉得事情可有进展么?联合会议是我中州首先提起,可是这么久了人选仍未定下,诸位就不怕其他各界笑话么?”

    “我认为,我们就是命太长了,所以缺少一种紧张感,急迫感。我这件宝贝的来历大家都知道,我刚才已经为法宝定下时辰,六个时辰后如果这九十个人选还未定下,那玉钟就准时敲响。话不多说,还请诸位道友抓紧时间。”

    清静散人话音一落,院里立刻炸开了锅,就见众人议论纷纷,不过到是没人生气离开,也没人觉得他在威胁自己。因为清静散人拿的这件东西对众人并无危险,就是沾上后会让人觉得挺恶心难缠的,并且是非常的恶心难缠。

    大家才刚说了几句就听清静散人又开口到:“我最后在问一次,除了自愿的十二位道友,还有其他人自愿参加吗?”

    “没有了吗?那好吧,我们如今还差七十八个名额,时间有限,诸位努力哦。”

    顿了顿清静散人一副准备英勇就义的表情,大义凛然道:“仙界共兴,人人有责。这事既然我宁心宗参与了,我决定奉献一个名额……”

    “清静道长好样的。”

    “道长真是用心良苦啊。”

    “清静道长深明大义当真是我辈典范。”

    ……

    听着各处的赞美之词,清静散人对着众人点头微笑。

    然后对负责记录的仙人喊道:“还请记录的道友,将我师弟清心道人的名号写上。我替他报个名,不要写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