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紫月府

    更新时间:2017-06-07 21:59:33本章字数:2913字

    负责记录的那位手一抖,险些把记录用的卷轴刺破了,连忙把写了一半的“静”字抹去,重新写了个“心”字上去。

    就在大部分人还愣神的功夫,已经有那反应快的有样学样,顷刻间又是几十个无辜的师兄弟的名字被报了出来。

    而那位与清静散人下棋的纹心道长,就是其中反应最快的一人,第一时间就把自己师兄献了出去。

    这可愁坏了那些没有师兄弟能拿来出卖的其他人。就在众人愁思苦想找谁出来顶帐时,有个声音从角落传来,说话的正是之前神游的那位。

    “我推荐斑竹林的苍心先生。”

    “苍心先生又不在这,你怎知他是否愿意?”有人疑惑道。

    “苍心先生虽然久未出世。不过先生高风亮节,心系天下,这名单中若是少了先生这等人物,岂不是修界的损失?”

    顿了顿,神游的这位又接着说道:“我认为无论如何都该请这样的人物出山主持大局才是。不过到时还需诸位道友相助,大家同去相请方才显得我辈诚意,我猜想先生见我等真诚,定然不会回绝。”

    待这位说完,所有人都陷入沉思,在心中分析着这番话,分析过后所有人都发觉,这货真险恶啊。

    自己最多也就是在会上吵吵,跟这货一比,人家这一手祸水东引才是真厉害。就算换做自己,被这么多同道共同找上门来相请,再有这么多顶大帽子扣过来,多半也没法拒绝。

    想到最后所有人都在心里由衷赞到:“高人,这才是高人那。这办法果然好。早就该这么办。”

    于是一个个名字被纷纷提了出来,所有被提出的名字都有一个共同点,全都是不在场的成名散仙。

    就这么九十个名额终于凑全了。大家又商讨了些细节,便纷纷组织人手去请这些散仙出山。

    当然了,如果哪队时间到了仍未请动人的,不好意思请你们自己抓阄吧。总之一月之内定要有个结果出来。

    斑竹林。

    斑竹林占地颇广,偌大一片竹林了无生息,静得令人心慌,每到夜晚这林内便会紫雾弥漫,据说若是在这紫雾中呆得久了,会出现各种幻觉,所以一些功行不够的修者都会尽量避开此地。

    竹林深处,一座宅院孤伶伶的立在那里,白墙黑瓦看去甚是豪华,可透过那敞开的院门看去,可见那高墙之内除了三间茅屋再无他物,也不知这主人立这围墙有什么用。

    此地正是苍心子的居所,别看只有三间茅屋,却有个非常大气的名字“紫月府”。

    据传苍心子所修的功法,是一位天魔化成人形之后创立的,所以无论什么幻象也迷不了他的心,因此才敢把洞府立在这里。

    不过这也就是传说罢了,只听说过天魔毁人道行,能将人引入魔道,还真没见过天魔能化成人形的。

    清风推开屋门走到院子里,深深的吸了口清晨的空气,伸了个懒腰,略微活动活动筋骨,便向对面的屋子走去。

    行至一半,清风逐渐放缓脚步,每一步落下时都小心翼翼,似乎深怕有什么埋伏。又是几步过后,离那房门还有几米远时,清风再也不迈一步,就这么原地蹲了下来。

    就像有条无形中的线,清风刚蹲下去,他那道袍前摆越了界的部分,就悄无声息的裂成几条碎布。

    清风根本不看破裂的道袍一眼,似乎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苦恼的看着地面,一手揪着头发,另一手在地上勾勾画画,龇牙咧嘴的想对策。

    记得三年前的一天,清风兴高采烈的去喊明月师姐起床,刚推开门就听一声尖叫,接着自己便被一道掌心雷劈得飞了出来。

    当时清风被这一下劈得,足足在床上连躺了三天,张口说话都会顺嘴往外冒黑烟,不过只要想到“原来师姐喜欢裸睡,还踢被……”似乎身上也没那么疼了。

    只不过自从这事之后,清风便经常遭到师姐莫名其妙的打击报复,清风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初时还会争论几句“谁让你裸睡不盖被!”不过这只会让复仇的火焰更加旺盛,并形成燎原之势。

    在经历几次毕生难忘的惨痛打击后,清风终于成熟了,懂得了“打死犟嘴的”这一条人间至理,也由此学会了什么叫做好汉不吃眼前亏。

    于是当明月师姐再一次借机挑事时,清风不言一语。

    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少女,任由思绪飘到远方,呵呵傻笑的同时,再运功逼出一条鲜红的鼻血,最后口中无意识的嘟囔一句“好白”。

    初时只要清风这表情一摆出来,少女脸上就会蔓上一抹羞涩的红晕,接着又会因为怒极而变得通红,然后接踵而来的就是更加猛烈的暴风雨。

    不过任你如何风吹雨打,清风只维持这一个表情不变。毕竟是修炼之人,道心稳固,意志坚定,有这做基础,就是耍起无赖来,也比常人厉害不少。

    久而久之见清风再不挣扎反抗,只这一副无赖表情,明月也渐渐懒得与他计较了。不过隔三差五的心情不好时,挑他点毛病教训一番自然是少不了的。

    想到这清风暗自叹了口气。唉,只怪自己技不如人,打不过她。

    看着数米外的房门,眼前似乎又飘过那具雪白的身体,清风不自觉的呵呵傻笑起来,就在习惯性的想要逼出一道鼻血时,正中主屋的窗内飘出一句话来。

    “清风啊,时辰不早了,快去喊你师姐起床吧。”

    “……是,师傅。”

    清风听着苍心子的声音欲哭无泪。

    曾经有一次,明月师姐因睡过头而误事,于是被师傅狠狠责问,并警告她如果没有合理解释就要严惩。

    当时刚被明月修理过的清风心中暗爽,深觉得师傅深明大义。眼见这个总是借机折磨自己的女魔头就要遭殃,清风真的感觉大快人心。

    就在清风眉开眼笑,差点拍手称快时。明月非常平静的解释到,自己睡过头,全因清风师弟未能及时叫醒自己。

    当清风还在吐槽这算哪门子的解释时。

    苍心子淡淡的道:“嗯。如此倒怪不得你。”只一句便为明月的解释打上了非常合理的标签。

    清风的笑容渐渐凝固在脸上,还来不及解释就被师傅的怒火烧化了。心情激荡之间,险些脱口喊出“你们父女好不要脸”的话来。

    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还好自己当时还算冷静,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只是从那以后,每天喊师姐起床,就是清风人生中最大的噩梦,师姐的门外各种陷阱、禁制层层叠叠,花样百出,搞得跟实验田似的。

    而自己就是每天等待实验的小白鼠,闹个鼻青脸肿已经是好的,就是断手断脚都有过几次,虽然有师傅在旁,不至于让自己丢了性命,可每天都要遭次罪,终归不好受。

    虽然清风也清楚,因为这每天的折磨,自己的修为见识都涨了不少。可是每当自己对禁制有了破解之法,第二天就肯定会有新的花样出来。

    近日来明月的修为突飞猛进,这禁制布的更加精妙。清风研究半天,眼见破解无方,估摸着凭自己修为,若是硬闯肯定凄惨无比。

    听着窗内师傅再次清咳几声,明显是在催促自己,清风心下一横,咬紧牙关转身退了几步。

    苍心子一直在屋内关注着清风的动静,他知道自己这徒弟痞赖的很。若是不逼得紧迫点,定要偷奸耍滑,所以特意想出这么一招,故意让他遭些罪受。

    见清风回身退了几步,苍心子还在纳闷,不知他打算如何做为。

    就见清风对着主屋方向扑通一跪,“师傅,师姐近日修炼劳累,还是让她多多休息吧,有什么活计,我全都一力做了就是。”

    苍心子刚入口的茶水,噗的一下喷了出来。一张老脸憋的通红,好半天才缓过气来,一拍桌子怒道:“滚滚滚,赶紧滚过去。再废话老道就把你扔进去。”

    眼见这招行不通,清风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掸了掸土,只得蹲回原处接着研究那禁制。

    虽说清风非常听话的“滚”了回去,但苍心子仍觉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有种看着就来气的感觉,想到这,抓起枚果子就想向清风砸过去,手都已经抬起,可看了看果子,苍心子又觉得有些可惜,连忙胡乱咬了几口,这才狠心扔了过去。

    清风正蹲在那禁制旁边,突然被果核打个正着,身不由己的往前一探,险些就过了那界限,清风一惊,吓得连忙缩头后退,就这时,突见一道金芒亮起,接着就见几缕被斩落的断发缓缓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