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梦醒

    更新时间:2017-06-07 22:08:10本章字数:3342字

    一回到屋内,明月连忙反手把门关上,背靠着房门,暗恨自己不小心。

    “亏大了!亏大了!”明月脸红不已,虽然之前一直表现得很镇定,可想到自己穿成这样,还蹦来蹦去的,明月也不禁一阵脸红。

    “怪不得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回想到之前,每当自己踢腿或转身挥拳时,清风那闪烁的目光,明月的脸更红了。

    虽然清风确实打不过自己,却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现在细想,清风今天被自己轻松打倒竟是因为这个?

    “还以为自己变厉害了呢……”明月小声嘟囔着。

    又静静的站了一会,明月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心情,重新换好衣服,这才装作没事人似得,推门走了出去。

    推开门,就见清风仍坐在那地上,身上也还是那副凄惨样子。

    “怎么没去换身衣服?”看着清风略显单薄的背影,明月突然有些心疼。

    见清风罕见的没回话,再想想自己刚才下手颇重,明月心道,难道受伤了?想到这,连忙上前想要查看清风伤的如何,同时又不住埋怨苍心子下达的“狠狠打”的指示。

    可等走近了一看,明月发现自己想多了,人家是在那捏泥巴呢,刚刚出现的那一点心疼瞬间消失,见清风捏的依稀是个人形,好奇道:“是谁啊?”

    清风伸手一比,“像你吗?”

    “不像,丑死了,我哪有那么黑。挺大的人了,还玩泥巴,你刚三岁吗?”明月说完又轻踢了清风一下。

    清风收回手,撇撇嘴道:“废话,泥做的能不黑吗……你先别急,过会就像了。”说完不再搭理明月,重新注意手上。

    看清风那专注的样子,明月不禁想起苍心子当年的话,“明月啊,你要记住了,出手一定要再重些,这货若是打轻了根本就不长记性。”

    明月心里直摇头,这得是多没心没肺啊,平时修炼就没见他认真过。

    强行忍下再打他一顿的冲动,明月非常庆幸自己的心脏够大、够坚强。换成苍心子,还不得被气出病来。

    说来也怪,这人总是能在无形中惹人生气。甚至都不需要他刻意去做,只要正常表现就可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赋异禀?”明月暗自想着,“可这算什么天赋啊?就这样的人,今后若是下山行走,肯定会得罪不少人吧……到时还不得让人打残了?哼,被打残了也是他活该。”

    “可如果真被人打残了,我明月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的师弟,当然只有我才能打得。就算残了也得是我动的手。”

    “我倒要看看谁敢打我的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得不说明月姑娘的思维还是非常跳脱的,就好像清风已经被人打残废了似的,咬牙切齿的站在一旁发狠,甚至开始思考要如何给清风报仇雪恨了。

    明月姑娘正在胡思乱想呢,半天没动静的苍心子推门走了出来。

    扫了眼清风正在捏着的泥人,苍心子笑了笑,却没说什么,对这些小孩间的事,苍心子的态度向来都是,不理会,不表态。

    所以苍心子只随意扫了一眼,便转对明月说道:“明月啊,我心生感应,近日有客人登门,去把院外扫一扫,免得让人说我紫月府脏乱,不懂得待客之道。”

    听到让自己去扫院子,明月满脸的苦大仇深,“还紫月府呢,就是竹林里的破院子罢了。你自己瞧瞧这院子,哪块地方能贴到‘府’字的边么?”

    “去去去,哪来那么多废话。”苍心子可听不得人说自己这紫月府的坏话,这话也就是自己女儿说的,若是换个人,比如清风,少不得就得挨罚了。

    “行了行了,扫院子是吧,知道啦。”明月有些不情愿的答着。到墙边拿了两把扫帚,随意扔了一把到清风面前,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正正砸在清风还未捏好的泥人上。

    “诶……你故意的吧?”清风看着破碎的半成品惋惜到。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的,干活了。”明月有样学样,又把苍心子这话送给了清风。

    看了一眼破掉的泥人,清风摇头叹了口气,“多坏呀,就要完成了。”说完抓起扫帚跟了上去。

    两人刚走到院门口,就听苍心子的声音再次从后面传来,“最近这竹林里的雾气有些重,不要在院外停留太久,动作快点,早些回来。”

    “这人哪,上了年纪就是啰嗦,清风,你以后可千万不要这样。”明月说完推门走了出去。

    “嗯嗯。”清风重重点头,也不知道是赞同前半句,还是答应后半句。

    “你俩……”苍心子才刚喊出两个字,却见那院门一合,已没了声息。

    反手关上门,把苍心子的话堵在里面,清风施法引了些水,把自己清洗干净。然后对明月说道:“师姐,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如何?可好看些么?”说完还拿扫帚摆了个背剑的架势。

    清风的模样长得还是不错的,只是平时总是一副痞懒的样子,所以很容易让人忽视他的相貌,如今这架势一端,还真有几分英武的味道,而过于白嫩的皮肤,又让他稍稍显得秀气。

    明月上下看了看他,虽然脸上干净了,头发也重新扎好。可是他那一身衣服,因为之前被按在地上拖来拖去,所以弄得乱糟糟的。

    看着清风的样子,明月不由得笑了,伸手帮他整理好衣饰,这才说道:“这回就好看些了。”

    听着明月这话,清风微微一笑,一本正经的道:“师姐说好看,那就是真的好看了。”

    清风这样子把明月看得一愣,平日里总是看他嬉皮笑脸的,如今他这一正经起来反倒像变个人一般。虽然确实挺好看的,可明月总觉得不习惯,具体又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顺眼。

    伸手摸了摸清风的额头,再反手摸摸自己,明月道:“你有病。”

    “没有啊。”清风也摸了摸自己额头。

    “真的!你有病!”明月非常肯定的说。

    “嗯?”清风有些纳闷。

    “神经病!”

    顺手再将清风的头发揉乱,明月说道:“没病你收拾个屁!荒山野岭的谁有那个闲工夫看你。”

    将清风打回原样后,此时再看清风,明月感觉非常满意,点点头,“这就顺眼多了。”

    清风不满道:“怎么就没人看?你没听师傅说最近有客人来访么?没准那客人带着女弟子前来,又或者相中我一表人才,非要将我招成女婿……哎呀!这可如何是好?”

    “师姐,你说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啧啧,真是为难,唉!”清风重新整理起头发,说得好像已经被人相中了似的。

    “说得也是。”明月先是点点头,接着话锋一转,“不过只当个女婿,岂不是委屈了师弟你的一表人才?听说我爹有几位喜好男风的仙友,我看啊,就凭师弟你这相貌,没准还能被招为夫人呢。”感觉到清风已经恢复正常,明月也懒得继续搭理他,转身去扫地了。

    “……呵……呵呵,师姐你说笑呢吧?”清风的手僵在头上。

    “谁有空跟你开玩笑,别废话,赶紧把活干完,好回去睡午觉。”明月头也不回。

    “睡睡睡,睡成猪啊你,话说你才刚醒没多久吧。”小声嘟囔着,清风走向了另外一边。

    “什么?”明月没听清。

    “没什么……”

    看着前面的竹林,再看看身后扫过的地方,明月叹了口气,今天的午觉恐怕要泡汤了。

    听着另一边打扫树叶时发出的哗哗声,明月显得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随手把扫帚扔到一旁,明月转身往院墙边走去。

    靠着院墙坐下的那个瞬间,明月感觉自己是幸福的,别人干活我坐着,幸福有时就是这么简单。

    低头轻轻捶着打小腿,明月说道:“清风,师姐累了,我睡……我歇一会。你先扫着,全部扫干净了再喊我啊。”明月自顾着说完,也不管清风做何感想,已经摆明了准备撒手不管。

    哗哗的扫地声传过来,清风似乎在用行动回答着明月,见清风罕见的没有提出异议,明月心中一喜,这小子今天挺上道嘛。

    “……哗……哗……”扫地声音,简单而富有节奏。

    闭目听着这单调的声音,明月却越听越觉不对劲,这清风今天似乎乖巧得过分了,想到这,明月忍不住抬头往那边看去。

    可不看还好,看完明月差点气炸了,也不知道清风在哪弄个吊床,系在两根竹子上,吊床在慢悠悠的晃着,躺在上面的清风分明早就睡着了。

    那哗哗的声音,却是清风将扫帚系在了吊床上,随着吊床的晃动,扫帚在拨弄树叶发出声音的同时,也将清风那轻微的鼾声掩盖下去。

    看看清风那明显非常舒适的吊床,再摸摸自己屁股下面坚硬的土地,明月突然感觉自己真的好傻。

    气呼呼的走过去,看看清风那熟睡中流出的口水,明月好不容易才忍住活活撕了他的冲动,抓起清风远远的丢出去,把自己放到吊床里面,明月发现自己之前那点幸福,简直傻的不行。

    清风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搂着明月飞在空中,脚下踏的是极品的法宝,听着师姐在耳边尖叫着夸赞自己好帅,清风得意的笑着,人生竟能如此的美满。

    突然苍心子那张老脸出现在面前,怒吼着:“孽障!胆敢盗我法宝,偷走我女儿!敕令,收!”

    脚下的法宝突然消失不见,清风大头朝下向着地面急坠。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清风猛然惊醒。

    可睁开眼睛,还是越来越近的地面,在这个瞬间清风迷茫了。

    我靠!什么情况?刚才到底是不是梦啊!

    不容细想,清风已扑通一声重重的拍在地上,砸起灰尘落叶无数,翻身坐起,晃了晃昏沉的脑袋,清风迷茫的向四周看去,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梦里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