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幻灵

    更新时间:2017-06-07 22:08:59本章字数:2905字

    晃了晃昏沉的脑袋,清风向周围看去,一眼就瞧见明月躺在那个本该属于自己的吊床里,而且还在厚颜无耻的对自己挥手。

    “卑鄙!”清风刚开口就被飞来的扫帚打断。

    “干活去。”明月随手一指。

    “怎么还用抢的啊。”清风满心的不情愿。

    “有这好宝贝,自己独自享受也就罢了,还弄些声音出来骗我,当我明月是好骗的么?其实我早就已经发现了,只是我爱护师弟,所以才由着你偷懒罢了。”明月努力掩盖着自己无知的真相。

    清风沉默片刻,“师姐,就这话,你自己信么?”

    “呃……”明月发现这个还真不好回答。

    “想要就好好说嘛,何必把人扔出去……”

    “我告诉你,把你扔出去都是轻的,我在那边辛苦干活,你倒好,弄个吊床舒服的睡觉,你这样可对得起我这个师姐么?我也不与你计较,现在就罚你把这片都扫干净了,时候不早,赶紧干活吧。”明月眼睛一立,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清风一看这架势,心知不能在吵下去,并不是吵不过,主要是打不过,说不得只能认栽了。

    抓起扫帚,清风怏怏的站起身,可回头一看,立马就不干了,“师姐你开玩笑呢?我梦都换好几个了,你就扫了这么点?”

    看着明月那点可怜的工作量,清风心里一百个不乐意,认怂归认怂,但这简直欺人太甚嘛。

    “哦……是这样的”明月歪着脑袋想了好半天,“原本打扫得差不多了,正想喊你收工呢,哪曾想风云突变,一阵大风刮来……”明月顺嘴胡诌,粉拳一攥,挑衅的看向清风。

    “够了!够了!师姐不必多说,我扫就是。”清风也是识相,一听明月拳上发出的噼啪脆响,可耻的退却了。

    “动作快点啊,我爹刚才不是说了么,近日这竹林雾气渐重。你我这修为呆得久了可不好。”顺着枝叶间的空隙仰望天空,明月慢悠悠的说着。

    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清风道:“雾气重些怕什么,无非就是些幻象罢了,又不是没见过。”

    清风并未将明月的话放在心上,反觉得她大惊小怪的,自己打小就生活在这斑竹林,什么样的大雾没见过,只是鉴于修为不够,才没往远处走过。

    而且紫月府的功法最擅凝神,最重养心,最不怕的就是各种幻象迷阵,若非如此,又怎敢将洞府设在此处。

    明月将清风的表情看在眼里,哪能不知他心中所想,鄙视道:“你明白些什么,这林里哪是区区幻象那么简单,世间注重养心的功法多了去了,如果只是简单幻象,哪会只有我们一门一户这么清静。”

    一听这话清风来了兴趣,地也不扫了,好奇道:“哦?这事可从未听师傅提过,师姐你给说说,是怎么个不简单?”

    明月略一犹豫,这才说道:“好吧,如今你也修炼这么久了,说给你听也无妨。”

    清了清嗓子,明月正色道:“吸了这林内雾气,会让人出现幻觉,这个你知道,也亲身经历过。”

    清风道:“不错,而且这幻象对我们修行、炼心,颇有好处。”

    明月点点头,又接着道:“说起来,如果只是普通幻象,不止我们,对任何修者磨练心境都是有好处的,不过这斑竹林内的却不一样,并非单一的幻象或幻境。

    你可以把整个斑竹林想象成一个守在暗处的蜘蛛,这雾气延伸之地都是它布下的网,所有进入竹林的内的人,都可以看做是粘到它网上的猎物。

    先用单一的幻象、幻境将人粘在它这网上,让人无法立时脱困,然后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停留得越久,吸入的雾气就会越多,这时各种幻象、幻境就会纷纷而来,层层相套。”

    “就好比蜘蛛吐丝将猎物一层层的缠紧包裹起来?”清风接道。

    明月说道:“正是这样,所以在这竹林内呆得久了,只会越陷越深,最终沉迷各种幻境中无法自拔,慢慢的就困死在里面了。所以啊,这斑竹林,原本是被叫做‘斑蛛林’的。”

    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清风说道:“师姐,如你这说法,这竹林岂不如同活物一般?你莫不是编这瞎话吓我的吧?这么多年来,也没见这竹林像你说得这么厉害。”

    “吓你做什么?这些年你没事,那是因为我门功法特殊,就你那点微末的道行,哪知我门功法的妙处。”明月鄙夷道。

    “你可不要小瞧了斑竹林,这也是修界有名的险地,就是仙人都不愿在此久留,放眼整个修界,除了我们紫月府,你看可过有其他仙人把洞府建在此地么?”

    “再说了,你无非也就在紫月府周围转悠过,你可往远处走过么?这竹林无数年来,也不知困死了多少人,怨气聚集处,生成幻灵无数,遇到生人就上前攻击……”

    “幻灵?”

    “幻灵。因是人死后的怨气聚集所化,所以看上去与生人无异,不仅能将人引入幻境,还能使出几手生前的法术……”明月说着上下扫了两眼清风,“像你这样的修为,如果遇到了,就自尽吧。否则三两下就被吸成人干了,还多糟那些罪受。”明月故作深沉,半真半假的吓唬清风。

    “师……师姐……”清风满脸惊恐,说话都不顺畅了。

    明月见清风脸色发白,连声音都变,心中暗笑,手一挥,“放心吧,有师姐呢,区区幻灵,随随便便就打发了。”

    说完,又满脸的语重心长,“清风,不是师姐说你,胆子这么小可不行,才几句话就被人吓住,以后如何下山行走……”

    “小心!”明月话才说了一半,清风突然大喊一声,接着,又一指明月头上,“竹木·刺”话音一落,一根竹枝猛地向下一探,直往明月身后刺去。

    若到了此时还不知道身后定是出了什么变故,那明月就算是白修炼了。

    明月反应也是极快,知道情势紧急,回头看乃是大忌,连忙一翻身,下了吊床,脚尖在地面一点,转瞬间便穿了出去,路线也是“之”字形忽左忽右,只听啪啪几声破空的爆响,身形闪现间,明月已经站到了清风身旁。

    立稳身形,明月正待看个究竟,忽觉身前一暗,却是清风迈上一步,将她护在身后。

    明月心头一暖,把手搭在清风肩头,隔清风向前看去,只见从那吊床旁的竹子上,探下一根枝条,如利刃般斜斜的刺入地中,不过,除此之外并未见其他异样。

    明月正疑惑,突见清风抬步向前,似要过去查看,搭在清风肩上的手紧了紧,明月戒备的看着四周,轻声道:“先不要过去。”

    清风却拍了拍明月的手,示意没关系,明月一愣,再想阻止时,却觉手上一轻,清风已经过去了。

    明月站在原地没动,她要帮他守着身后。

    清风走的很慢,很谨慎,一步一步,缓缓走到那竹枝前。

    明月紧张的盯着,时刻准备着应付各种突发的状况,虽然并未看到是什么接近自己,可从这隐匿的手段来看,此物必不简单。

    轻轻从竹枝上扯下一片被串透的落叶,清风转过身对明月道:“师姐你看,就是这片该死的叶子,居然胆敢往你身上落,幸好我反应及时,否则还不被它得逞了。”

    明月地呆住了,呆愣愣的看着清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清风,你……”知道真相的明月说话也不利索了。

    “师姐啊,不是我说你,你胆子这么小,以后如何下山行走?哈哈哈哈哈。”看着明月目瞪口呆的样子,清风得意的笑着。

    “你……你……你你,好,好!”明月语无伦次,指着清风发狠。

    看着明月的表情,清风笑得更加畅快了,突然明月表情一变,指着清风身后喊道:“小心!身后!”

    清风笑着摇摇头,“师姐,别闹了,这种伎俩又怎能骗到我。”

    眼见明月越加焦急,清风点点头,“不错,这表情已经有几分意思了。”

    清风说完往吊床上一坐,二郎腿一翘,笑呵呵的看着,任凭明月如何呼唤,就是不为所动。

    “我会给你报仇的。”扔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明月转身就跑,身影闪动中,几下就到了院门处,也不停留,直接就推门钻了进去,接着“啪”的一声将门紧紧关死。

    “不错不错!这下才像点样子。”眼见明月消失在门后,清风由衷夸赞道。

    翻身下地,清风起身去拣那扫帚,可脚步落地,清风突然觉得不太对,这脚步声,似乎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