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幻灵2

    更新时间:2017-06-08 15:14:45本章字数:3335字

    听着四周林内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清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当真把清风吓得一身冷汗,隔着雾气就见无数黑影正在用极快的速度,向自己这边奔来。

    事出突然,清风不禁楞了一下,就在这时,清风突觉脚下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拉扯自己,低头一看,见那土中竟伸出几只手来,正在到处摸索着什么,而拉扯自己的正是其中一只。

    清风怪叫一声连忙挣开,就这时余光一扫,突见旁边竹上竟长出毛发,紧接着一颗人头慢慢探了出来,清风虽然怕极却仍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那人头是一个灰白头发的老人模样,神色狰狞无比,一见清风便张口作势欲咬。

    至此清风再也忍不住连滚带爬转身便逃,“师傅!救命啊!师姐!”清风此时只恨自己腿生得太少,跑得还不够快。

    眼看还剩十几米远,清风就要安全回到院子了,突然在前方空气中,现出几个身形,挡住了他的去路。

    清风反应也是极快,脚下一顿,一点,就想绕过几人。

    可就在这时,人影接连闪现,将他困在了正中,却是之前竹林内的那些黑影也都追了上来,当几朵漂浮的鬼火在身前缓缓化成人形,清风欲哭无泪,这么多‘幻灵’在此,就是师傅来了,恐怕也得避一避吧。

    顺着缝隙最后看了眼紧闭的大门,清风深深的绝望了。

    看着面前的少年,清静散人、纹心道长等人对了对眼色,他们也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一见到自己这些人就跟见鬼似的转身就跑。

    清静散人他们来请苍心子出山,到了竹林外便打赌看谁能先到,于是有土遁的,有木遁的,也有展开身形直接赶路的,总之各有各的神通,都是仙人之尊,实力相差不大,基本都是同时到达,无非就是脚前脚后的功夫。

    现在到地头了,众人却有些犹豫,看着前方这个不大的院子,只觉无论如何也跟‘府’字不搭边。

    竹林里静的出奇,只是清风却不知道,在一个他听不到的频道里,这些‘幻灵’正在用神识七嘴八舌的沟通着。

    “清静道长,这就是那‘紫月府’么?”

    “别是走错地方了吧,这么个院子哪里像‘府’了。”

    “苍心先生就住这?”

    ……

    “别吵,别吵!”清静散人一说话,众人终于安静了下来,暗暗抹了把冷汗,清静散人由衷感到,这仙人若是呱噪起来还真让人受不了。

    由衷的鄙视这群仙人一番,清静散人说道:“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这斑竹林内还从未听说有别人居住,此事倒也简单,待我问问这位小友便知。”

    清静散人刚说完,就听纹心道长接话道:“清静老头还是换个人问吧,我看这孩子被你那只手吓得不轻,没准都把你当鬼了。”

    清静散人道:“我哪知道这院子地下还有阵法护持,发现时已经停不下来了,刚刚那一下可把这老骨头撞得不轻,这才想抓点东西借力,好从土里出来。”

    清静散人说到这里就听好几个声音同时附合道。

    “可不是么。”

    “撞得我现在还有些晕呢。”

    ……

    不去理会那几个声音,清静散人接着说道:“依我看木灵公的那个脑袋才是真吓人,不知道还以为那竹子成精了呢。”

    “对啊!对啊!”

    “可不就是么,还张个大嘴,不知道的还当要咬人呢。”

    ……附合的声音更多了。

    “对个屁!老夫是卡住了,打算喊那小兄弟帮我一把……我哪知道这地方的竹子这么怪……”无辜躺枪的木灵公恶狠狠的回了一句。

    几人在这没营养的废话呢,冥凌仙子已经凑到了清风面前,伸手勾起清风的下巴,冥凌仙子摆出一个自觉非常和善的微笑,张口说道:“小……”。

    “诸……诸魔退避……邪法不侵!”挣开冥凌仙子的手,清风颤抖着吼了这么一句,硬是将冥凌仙子的一句“小兄弟”给堵了回去,接着就见清风原地盘膝坐下,低头闭目紧守心神。

    说来冥凌仙子长得也是极为漂亮,而且有种邪异的美,只是她身为鬼仙那苍白的面容,配上略微发紫的嘴唇,再加两点如同鬼火的幽绿色眸子,放在此刻非常符合清风心中‘幻灵’的形象,尤其是冥凌仙子微笑时露出的那两颗小虎牙,更是看的清风脖颈一凉。

    已经跑题到开始讨论‘谁长得最吓人’的众仙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弄的一愣,神识交谈的频道里突然一静。

    “嗯!原来冥凌仙子长得最吓人。”安静之中,不知道哪位甩这么一句出来。

    一句过后,各个方向都有压抑不住的笑声传来。

    冥凌仙子脸上一红,难得的现了一丝血色,接着小脸一绷怒道:“谁!有种到老娘面前来说。”

    频道里再次一静,接着便嘈杂起来,一众仙人全都顾左右而言他,开始讨论起清风来,与女仙争论容貌?呵呵,傻了都不会那么做。

    “这小子不会真把我们当鬼了吧?”

    “都开始‘诸魔退避’了。”

    “啧啧,看把这孩子吓得脸都白了。”

    “诶?他往外掏什么呢?这是‘静心符’?”

    ……

    这些话清风当然听不到,他只觉得竹林里安静异常,感觉着落在身上的无数目光,清风冷汗直冒。

    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张静心符,清风将符贴在胸口处,感受着胸前静心符发出的丝丝凉意,紧张的心情似乎也渐渐平复下来。

    众仙人正被清风的举动搞的摸不着头脑,就见清风再次伸手入怀,然后又摸了一张符出来。

    “这是‘凝神符’?”有人疑惑着。

    神行、护体、定性……

    众人只见清风的符,一张接一张的往外掏,最后干脆拿了一摞出来,也不管是什么功用,只顾往身上贴。

    “我靠!连‘避尘符’都用出来了。”

    “纹心道长!这货是你符仙门失散多年的弟子吧?”

    “像!我看像!”

    “像什么像。肯定就是。”

    “纹心道长,这等奇才,你若不能收归门下,简直是你符仙门的损失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笑着,所有的话都直指纹心道长而去。

    纹心道长此时也在观察着清风,他是用符的大行家,不同于其他人看热闹,他看得更仔细,更全面。

    从清风用符的种类到顺序,甚至每张符所贴的位置和上面绘画的细小纹路,当他看到清风摸出那张‘避尘符’时,纹心道长眼前一亮。

    顾名思义,这‘避尘符’就如同名字一般,就是用来避尘,大多贴于房内,用来保持清洁。

    清风若是单单拿这么一张‘避尘符’出来,纹心道长也难免笑他胡闹,可纹心道长却有注意到清风之前偷偷甩出过一张‘凝烟符’。

    ‘凝烟符’就比较有名了,是一个能发出浓烟的障眼法,不过这符基本没什么用,细心之人轻易就能从烟雾涌动的痕迹,判断出人的动向。

    只是因为这‘凝烟符’的纹路,有几处回转颇为难画,非常适合新人用来练手,因此才比较有名,人人都识得。

    就是这么两张基本没用的符,被清风先后使出再一配合,却弄出了不一样的效果。‘凝烟符’遮挡视线,‘避尘符’掩盖形迹。

    这若是与实力相差不大的人对战,进可攻,退可守,就这一下就已经占了先机。

    在纹心道长的观看中,清风类似这样的小心思,小手段层出不穷,各种安排当真是细腻巧妙。

    众人原本是看这孩子用符时的手段,像极了纹心道长,都是一大堆符掏出来,单数量就能把人砸死,所以才说那些话来打趣他。

    眼见纹心道长竟无心说笑,神色凝重,观察甚是仔细,于是纷纷收起玩笑之心也仔细看了起来。

    众人瞪大眼睛看了半天,只见清风这些符除了数量足,花样多外,并未有何特异之处,全是一些基本都符箓,再与身边的人对下眼色,发现大家谁都没看懂,真不知纹心道长看得那么仔细为什么。

    眼见清风这边符纸贴得热闹,看意思一时半会也完不了,清静散人清咳两声,然后对纹心道长说道:“纹心老头,你看这孩子如何?”

    纹心道长淡淡的道:“字丑了点。”

    话音一落,咳声遍地。

    “谁问你这个了?你看得这么仔细,可是这孩子的符用得不错?”清静散人接着问到。

    纹心道长略微思考后才说道:“诸位道友请看,这孩子所用之符,虽说法力微弱,可使用起来却颇为得心应手,明显全是自己亲手所绘,这些符么,尽管功用都对,可在绘制上还是有些错漏,而且……”

    “而且什么?”清静散人忍不住接话道。

    “字太丑了!”纹心道长答道。

    “说重点!说重点!”旁人已经不耐烦了。

    纹心道长呵呵一笑,说道“若是放到我门内来看,这孩子现在这份实力也就是个打杂弟子的样子,不过苍心先生并不擅符道,这孩子能自己钻研到这分上实属不易。”

    “并且这孩子心思巧妙,在符箓运用上别出心裁,难得,这分心思当真难得……唉!可惜啊!”

    道了一声可惜后,纹心道长才将清风几处运用得比较独特的地方一一点了出来。

    说到后来,纹心道长神色越发凝重,那满脸的爱才之意,是个人就看得出来,那句可惜的意思众人也听得出来,明显是叹息这孩子在符法上的天赋不能完全发挥出来。

    听得纹心道长解释完,众人恍然大悟。

    看着纹心道长那一脸哀怨的表情,有人提议道:“道长,何不把此子收归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