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无忧师兄

    更新时间:2017-06-12 13:40:56本章字数:2883字

    众人尴尬的笑笑,场面总算安静了下来。

    清静散人对苍心子回礼道:“还望先生勿怪,这些人平日就这个样,乱糟糟的像群苍蝇扰人烦心。一个个岁数也老大不小了,出门还不让人省心。”清静散人却是借这机会好好的报了刚才被群嘲的仇。

    听着这话,站在一旁的清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被苍心子眼睛一横,才连忙打住,只是那满脸的笑意却是如何也掩饰不下的。

    眼看这刚刚安静下来的场面,就要因为清静散人的一句话再次乱遭起来,清静散人连忙再次提醒到:“注意素质!”。

    借着这难得的安静,清静散人接着说道:“此次贸然来访,倒是打扰先生清修了。”

    苍心子道:“道友说得哪里话。诸位同道光临寒舍,在下高兴还来不及,哪有什么打扰的。”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来,人未到声先至:“苍心先生!可还认得我么?”

    苍心子仔细看了看这位,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在哪见过,只觉面生的紧,抱歉道:“恕贫道眼拙,实在想不出何时见过道友。”

    清静散人也回头去看,只见说话的正是之前在鬼仙堆里玩神游的那位。当时并不认得,后来向别人打听才知道,这位道号无游子,而当天也正是这位首先提起的苍心先生。

    无游子缓步走到苍心子身前,伸手入怀,摸出一块环形玉佩,拿在手中让苍心子看了一眼,随后又放回怀中。

    一见这玉佩苍心子大惊,失声道:“无忧子师伯?!……”话一出口,苍心子就意识到不好,可在想收口已经来不及了。

    果然,“无忧子”三个字一出口,场面瞬间安静下来,除了清风明月有些不明故里外,所有人都满脸震惊的看了过来,安静了好一会,那议论声才轰的炸开。

    “无忧子?可是那位无忧子么?”

    “废话!除了那位,还能有哪位?”

    “听说无忧子在百多年前就身死道消了啊!”

    其中也有那不知道的,向身旁打听着:“无忧子是谁?”

    “无忧子你都不知道?嘿!今儿个算你问对人了,我跟你说这无忧子可是不简单……”见居然有人连这都不知道,旁边立刻有人给解释起来,“要说起来,‘无忧’这道号,就跟叫‘清静’的差不多,想当初也是烂大街的名字。可这‘无忧子’,硬是逼得天下所有以‘无忧’做道号的,纷纷改换名号!你说厉害不厉害?”

    “哦!?这么厉害!原来这无忧子这么有名!”

    “那当然了。”

    “照你这么说来,这无忧子也太过霸道了,竟不许别人与他同名!”

    “不不不,那到不是!改名可都是自愿的,是怕跟他沾上边,招来祸事。我跟你说……”

    听着周围议论纷纷,苍心子苦笑着喊了声:“师伯……唉!你看这……”苍心子心里懊悔不已,无忧子拿玉佩给自己看,明显是不想让别人知晓自己身份,不想竟被自己一语说破。

    苍心子一开口,场面又立马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深怕漏下一个字。

    就听无游子打断他道:“苍心啊!不是老夫说你,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担事。不过也没关系,说开也好,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苍心子低头道:“师伯教训的是。师伯,你如今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连法力印记都变了?”见无游子已将话说开,显然不再避讳,当下也顾不得人多口杂连忙追问道。

    无游子叹了口气,说道:“算是被人夺舍了吧。唉!算了,先不说这个……如今我道号无游子,‘无忧子’那茬就别再提了。以后也不要在喊‘师伯’了,就与诸位同道一样,喊我‘师兄’吧。”

    无游子说完,就听人群中传出几声微弱的叹息乍舌声,在场的所有人都一副焦急加惋惜的表情,看那意思分明就是,“诶?怎么不说了呢?”

    从听到夺舍两个字开始,所有人都意识到,八卦啊!这里面肯定有超级大八卦!尤其在场的几位女仙,此刻八卦之魂都已经开始熊熊燃烧了。

    哪想无游子开个头,后边就不说了,把众人的胃口吊在那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一个个的心里难受不已。

    可人家闭口不谈此事,也没法去逼问人家,只得在心里根据以前听到的消息和夺舍这事联系起来,暗暗猜测当年的事情。

    场面出奇的安静,而做为当事人的无游子也没有解释的意思,似乎没看到众人那一脸纠结的表情,犹自对苍心子说着:“苍心,我们今天却是为别的事情而来。来,我先为你介绍……”

    苍心子打断他道:“无忧师……师兄……”

    “无游”无游子更正他到。

    “对对。无游师兄!先不急介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里面在说。不要怠慢了诸位贵客。外面风大,岂能让诸位道友一直在外面站着。”苍心子说完,向院子方向一引对众人说道:“还请诸位道友到我府内一坐。”

    苍心子说完,清静散人当先向身后招呼一声道:“走了,到里面在说。没听苍心先生说吗?外面风大,别冻坏了你们这群老骨头!”

    众人直接无视清静散人,纷纷向苍心子道声打扰,便向院子走去。

    清静散人,纹心道长几位走在前面,当先进到院子,放眼四下一扫,好么,这苍心先生还真是清心寡欲,这院子也太小了吧,一眼就看全了。

    平时见惯了各种外表寒酸,内里辉煌的洞府,今儿个还真头一次见到,里边比外边还寒酸的。话说就这院子还用得着院墙么?直接砍几根竹子围个篱笆,才更符合这院子的气质吧。

    而就在几人打量这院子的时候,就听一旁的清风小声对明月说着:“师姐,就咱这‘紫月府’恐怕装不下这么多人吧?总不能把院墙扒了吧?”

    “什么叫‘恐怕’?是肯定装不下!管他呢,让老头自己想辙去。”明月淡淡说道。

    虽然两人的声音不大,清静散人几位却听得分明。纹心道长凑到清静散人身边,低声道:“早知道里面是这个样子,还不如就在外面了。”

    清静散人点了点头,也低声说道:“确实,这可有点不好办……”听到两人对话,站在旁边的几位,也纷纷点头赞同。

    这倒并非几位嫌这院内寒酸,各人修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苦没吃过,什么样的洞府没见过。单是来的这二百多位中,就有不少人是随便指个山洞当洞府的。

    只是现在这院子肯定装不下这么多人了,总不能里面站一半,外面站一半,到时谁在里面,谁在外面?

    大家身份相当,结伴而来。看似由清静散人几位领头,那无非是其他人懒得领这差事,如果因为这事分出里外,就算没人说什么,也终归是不好看。

    可如今主人又已相邀,若是不进来,又恐拂了主人家面子。总不能去对主人家说,你这院子太小了,站不开。咱们还是去院外说话吧。

    几人凑在一起小声商议着这事该怎么办,突然清静散人轻‘咦’一声,似乎察觉到什么,接着纹心道长,冥凌仙子等人也都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几人一对眼神,发现对方都察觉到了。

    重新抬头向四周看去,果然跟心中所想的一样,这院子在逐渐变化着,每当从门口走进一位,这院子就跟着扩大了一分。

    初时还不明显,可随着进来的人越多,这院子变化越来越大,慢慢的人们都发觉了这变化,后进来的听前人一说,也都开始打量起这院子来。

    清风跟明月二人更是吃惊得瞪大了眼睛,两人从小就生活在这里,这院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的很,却从不知道这院子还有这般变化。

    当苍心子在最后一个走进院子,这院子里里外外已经彻底的变了模样,假山凉亭处处,小桥流水穿插其中,间歇处或是多出一丛花草,或是几根碧竹,原本的三间茅屋早已消失不见,而是凭空出现许多的楼阁。

    此时再看这院子,别说二百多人,就是再来二百也能装得下,如此奇异的事情,就是这些见多识广的仙人也是初见,一时半会也有些看不出个所以然,四下打量的同时,都在悄声议论着这全新的紫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