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无奈珠

    更新时间:2017-06-26 11:46:56本章字数:3085字

    将珠子紧紧的护在怀里,明月谨慎的摇摇头,满脸防备的看着苍心子。

    “乖!听爹话……”苍心子不死心,继续劝道。

    “一边去!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无游子说话了。

    把苍心子撵到一边,无游子对明月说道:“别听你爹瞎说,一点都不贵重,师伯给的,你尽管拿着。此物名为‘无奈珠’,戴在身上能避水火,挂在胸前可凝心神,含在口中能驱毒瘴……虽然不值什么钱,却也是不可多得宝贝,千万别弄丢了!”

    无游子这一套介绍完,把清风听的哈哈直笑乐得不行,再看明月也同样满头黑线的站在那,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着,干笑不已。

    看着手中的无奈珠,明月忍不住咂舌,心道,“啧啧!这大小,叫‘球’更贴切点吧!这得二尺方圆吧?把这么大一个球带在身上……?还挂在胸前……?好吧,这也就算了。可这含在口中……?”

    仔细端详这个球形物体好半天,明月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怎样才能把这么大一个球含在口中。

    抬头看了看无游子的表情,似乎不是说笑,明月还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呵呵,师伯你真逗……”

    想到身上挂着这么大一个球走来走去的样子,明月就忍不住一阵恶寒,看看清风开心的样子吧,明显已经把自己的形象具体化了。

    微微有些小郁闷的明月,满脸的不如意,殊不知在场的仙人早就炸锅了。

    无奈珠出现时那满院的光华,想不注意都难,待到光华散去,看清是何物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是……无奈珠?”

    “无奈珠!真的是无奈珠!”

    “居然这么大一颗!”

    “不值钱?听了吗?他说不值钱!”

    “可不就是不值钱么。拿钱买,你卖么?”

    ……

    一众男仙人,尽管惊讶多少还算冷静。反观几位女仙可就不那么淡定了,分明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

    就在无奈珠的光华刚刚散去的同时,冥凌仙子的眼中就闪出两团鬼火,幽绿的光芒把身周映的一片惨淡,略微有些疑惑的道:“明颜珠?”

    “我去!明颜珠!”

    “靠靠靠靠!!!真的是明颜珠!”

    “世间竟真存有此物!!!”

    “明颜珠……明颜珠……”

    “竟然是它!!!”

    ……

    原本聚在一起唠些闲话的几位女仙,有的惊讶异常,有的神不守舍喃喃自语,神情各种不淡定,就连一向端庄稳重的文华夫人都忍不住爆出粗口,连喊四个“靠”字。

    就如冥凌仙子眼中突然现出的鬼火一般,几位女仙无意中都有一丝气势外泄,一时间几人所处的亭子内,各色光芒交相辉映。

    气息纠缠间,整个亭子突然被碧绿的枝条覆盖,与此同时幽红的火焰也瞬间爬满所有枝条。

    火焰顺着枝条缓缓蔓延,不仅未烧毁一枝一丫,反倒如同生长在上面一般,随着那枝条绽放开朵朵粉白色的花儿,幽红的火焰也附着在上面缓缓跳跃着。

    几点飘散的冰晶,划着弧线落下,落在火上,砰的一声炸散,一阵密集的脆响过后,连同火焰一起,所有花枝都被透明的薄冰覆盖。

    花朵,火焰,薄冰三者即互不相干,又似长在一处。透过晶莹的冰层,可以看到火焰的跳动,也能看到花儿的盛开。

    每当那花儿开到及至,便会带着上面的火焰与薄冰一起掉落,落在地上,最后缓缓消散不见,在四周光芒的照耀下,小小的凉亭一时间被映衬得不似人间。

    原本站在凉亭周围的仙人,一瞧这架势,全都小心的向后退了几步。看看几位女仙闪耀的目光,也说不清是羡慕嫉妒恨,还是酸甜苦辣咸。

    这十多位仙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位突然拉住身边的人说道:“哎呀!道友,好久不见,上次走的匆忙,我还有好多话要说与你听。走走,我们到那边去谈。”

    那人反应也是极快,一点头道:“是是,许久未见,我对道兄也是想念的紧。”说完两人瞬间远去。

    看着两人随便找了个藉口远遁,其他人鄙视不已,大家一路同行而来,“好久不见”这话也亏得他俩能说出口。

    只不过鄙视归鄙视,此地却明显不宜久留,几位女仙的情绪已有失控的趋势,可不要被她们随便寻个“看着碍眼”的名头,受了鱼池之殃。

    想到这,其他人也纷纷找个合理或不合理的藉口远远的避开,顷刻间亭子周围散的干干净净再无一个人影。

    凉亭这边动静弄得这么大,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感觉到人们都在看着这边,有那面皮薄的女仙脸上不禁一红。众女子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收敛气息,平复心情。

    随着几位女仙冷静下来,亭内的种种异象逐渐消失不见。就在众人以为没什么热闹可看时,一位女仙咬咬牙,似乎下定什么决心般,上前一步高声道:“无游道兄!”

    无游子自然也察觉到亭子那边的变化,不过他正在对清风说着什么,所以并未理会。此时听到有人喊自己,转身一看,见是浣花宫主武晓玉。

    又匆匆对清风交代两句,把一块玉佩递到清风手中,无游子这才转身疑惑道:“不知宫主何事相唤?”

    见无游子答话,武晓玉神色间反倒有些迟疑,略微犹豫片刻,这才一挥手,在空中布下数十朵鲜花出来。

    清风好奇的看着,就见那些鲜花悬在空中载波载浮,每一朵上面都有一女子的身影,或立或坐姿态神色各不相同。

    “浣花玉符!”这花才出现在空中,人群中已有人惊呼出声。

    无游子自然识得这些花朵,也知道这浣花玉符的用处,一指那玉符,问道:“不知宫主此是何意?”

    感受着周围的目光,武晓玉微微有些紧张,开口道:“无游道兄,小女有个不情之请。”

    “宫主请说。”

    武晓玉稳了稳心神,说道“现今我浣花宫内,女弟子三十六人,今日我便私自做主,让道兄随意挑选一……呃……两人……随意挑选两名门人的符令……”

    武晓玉话一出口,场内仙人尽皆大惊,这浣花玉符意味着什么他们在清楚不过了,有这东西在手,就相当于浣花宫官方给你说媒作保,别的好处不说,起码这婚事算是有着落了。

    更何况,那可是浣花宫的女弟子啊,在场的众仙甚至已经记不清,上次听说这浣花玉符出现,究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今次倒好,一次就出现了三十六枚不说,还可以随意挑选,而且还是两枚!

    就在这众人愣神的功夫,就听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胡闹!”

    “好!”

    一声“胡闹”就响在身旁,武晓玉转身去看,见是曾经的同门师姐,文华夫人。

    “师妹!你疯了不成!?你才接任宫主几天,就敢做下这样的事来?”文华夫人怒道。

    “师姐……我……”

    不等武晓玉说完,文华夫人便打断道:“浣花宫从不干预门人感情之事,便是嫁与贩夫走卒也是她们自己选择,旁人不得干预。这千百年来的规矩,还要我教你不成?!”

    文华夫人语速极快,连珠炮一般,根本不给武晓玉说话的机会,“而且今天这事传到修界,指不定又变成什么样子,难到关于浣花宫的闲言碎语还不够多吗?”

    听文华夫人说完,武晓玉也不禁有些后悔,可仍倔强的说道:“师姐所言我都知道……可是宫主她……”

    文华夫人自然知道武晓玉口中的“宫主”指的是上一代宫主,自己的师妹,同时也是武晓玉的师傅云心舞。说起来,如果不是武晓玉接了宫主之位,她得喊自己师伯才对。

    听武晓玉提到云心舞,文华夫人心中一软,叹道:“你的心思我自然晓得,可这……唉!罢了!如今我已嫁做人妇,不再是浣花门人,师妹自行决断就是。”摇摇头,文华夫人返身退了回去。

    虽然武晓玉涉世不深,又过于害羞内向,可毕竟贵为一派之主,代表的是整个浣花宫,自己尽管也是浣花宫出身,可如今代表的却是夫君文华先生,立场已是不同,实在不好再多说什么,不过想了想,还是提醒道:“师妹,我劝你还是先将那符令收了吧。”

    其实武晓玉心内也有些后悔,此时经由文华夫人提醒,这才想起符令这回事,暗怪自己太过冒失,心里想着,便挥手将那符令收了回来。

    可当那符令入手,武晓玉感觉似乎差了些什么,仔细一数这才发现,“这……这数量不对呀!”

    细细思量,猛然想起,刚才跟那声“胡闹”同时喊出的,还有一个“好!”字,想及此处武晓玉心道不好,连忙抬头看去,果然,就见无游子摆弄着手中的浣花玉符,正笑呵呵的对那清风说着什么。

    武晓玉之前只顾跟文华夫人说话,竟不知这浣花玉符何时被无游子拿去了两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