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凌妙音

    更新时间:2017-07-02 14:06:33本章字数:3307字

    有文华夫人一打岔,武晓玉总算缓过神来,重新整理好心情,朗声道:“无游道兄,今日我便做主!许你两名弟子,换你那无奈珠。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无游子笑了笑,“世人皆知,浣花宫从不干涉门人婚事,老道虽然无耻,又岂能让宫主难做。何况若我当真去你宫内选两名弟子,先不说她们愿意与否。却怕是要因此伤了无数少年英雄的心,若再怨我横刀夺爱,找上门来,可不烦人么。”

    事已至此武晓玉也不再犹豫,连忙说道:“师兄不必担心。我既敢答应于你,自然有我去说合,让她们心甘情愿才是。至于其他的,师兄更是不必在意,我浣花宫女子嫁与谁,还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

    武晓玉一冷静下来,再不见之前紧张害羞神态,此时一番话说完,自有一股气势,尽显掌门之姿。

    无游子摆手笑道:“呵呵!宫主言重了!想我无游子何等的人物,就是同等追求又岂会输给小辈。不过怎么说我也是前辈高人,若真传出去,说我与几个娃娃争风吃醋,可不让人笑掉牙么。”

    “呃……”武晓玉张了张口,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不由再次暗恨自己内向的性格。

    不过这次真的是她想多了,因为现在不仅是她,满场二百多位,已经全都无言以对了,深深的无力感由心而发。

    就连苍心子都满头黑线的看着无游子,斜眼看着无游子的形象,苍心子忍不住在心里想着“就这形象,你追求个球啊!浣花宫的扫地阿姨都看不上你吧!……前辈高人?!!!有你这么说话的前辈高人么?!!!你现在就已经让人笑掉牙了好不好!!!”

    再看看众人表情,大家的意思不言而喻,苍心子突然觉得自己也应该站到人群中才对。

    面对无游子,武晓玉再一次完败。可她似乎仍不死心,攥着衣角,几次张口想要言语,却始终不知该些说什么。

    武晓玉没想到绕了一圈之后居然是这么个结果,虽然无游子话里话外都带着戏谑,但拒绝的意思非常明显,难到此前种种只是逗自己罢了?虽然没能换到那眀颜珠有些可惜,但这结果对自己来说未尝不是好事。

    不过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只是现在还有一件事情未了,武晓玉开口道:“那个……那个前辈,既然前辈不愿交换,可否把那玉符还我?”本来以武晓玉掌门的身份,叫上一声道兄也无可厚非,可不知怎的,一开口便不自觉的喊了声前辈。

    “哦?这个?”指着手上的玉符,无游子一笑,“难到宫主就不再考虑考虑,换是肯定不能换的,不过老道怎么说也算是一表人才,你这弟子能找到我这样的前辈高人,说起来也是她的福气,这玉符不如就送我得了。”

    这话武晓玉可不敢乱接,连忙摆手道:“不了,不了……”

    无游子摇摇头叹道:“罢了!既如此就还给宫主吧。”说完将手里那玉符丢了过去。

    武晓玉接过玉符,又等了一会,见无游子似乎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只好主动提醒到,“前辈,还……还有那个。”说完一指清风。

    清风并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形,正在与明月一同研究那浣花玉符,也不知清风用了什么手段,把明月哄的眉开眼笑的,全没此前怒气冲冲的样子。

    无游子见状说道:“清风,还不把玉符还给宫主,你还真要拿着求姻缘不成?”

    清风明显还未搞清状况,一抬头疑惑道:“啊?师伯你说什……?”

    “快点,赶紧的!”无游子着急的催促到,同时伸手扇了清风脑袋一下。

    无游子这看似轻飘飘的一下,清风却觉好似被巨木撞到一样,毫无防备之下,脑袋不禁向下一沉。

    这一下事发突然,任谁也没料到,手捧玉符的明月更是反应不及,不等收手,清风的脸已经贴了上来。

    “不要!”

    “住手!”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却是武晓玉和文华夫人同时开口阻止。

    武晓玉一见无游子动作就知不好,这浣花符玉用法简单,只需贴在眉心,再神识外放缠绕其上,如此便可激活内里的锁魂情丝,这样一来两人之间的情感也就联系上了。

    外人皆道浣花宫的女子用情极真,却不知其实这大半的功劳都在这玉符上了,门内新晋的弟子,到了一定年龄便会将大半的情感寄封在这玉符内,自己则一直处于感情淡漠的状态中,所以少有男子能令其动心。

    浣花宫内普遍认为,只有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让自己动心的男子才是可以托付终身之人,所以会在成亲之日将这玉符交给夫君,将那封印起来的情感放开,全都寄托在那人身上,可说情之所系,尽在其身,正因如此才会有浣花宫门人用情极深的传言。

    武晓玉此前敢许下诺言,也正是基于此点,得到玉符就已经先占了其上女子的大半感情,虽未见面已先出好感,到时在有自己这掌门说合,事情自然就稳了。

    所以刚才一见无游子出手,武晓玉就猜到他要干什么,虽然不清楚他是如何知晓自己这师门之密的,但显然是不想就这么简单的将玉符还给自己。

    定是打算先让清风接了上面的锁魂情丝,到时还到自己手中的,不过是一块空掉的符令罢了,等于是自己东西没换到,还白搭了一个门人给对方。

    武晓玉看了眼文华夫人,见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武晓玉知道两人应该是想到一处去了,所以文华夫人才同样开口阻止。

    原本二人都防备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见无游子非常痛快的就将手中的玉符还了回来,这才放下戒心,哪能想到无游子的后招在这呢,刚才开口阻止都慢了半拍,现在想出手阻止更是来不及了。

    武晓玉心下有些发慌,自己接任掌门不久,对这样的突发状况还真没什么经验,正在思索该如何处理才好呢,却见那边清风突然原地蹦跳起来,张大了嘴只发出“唔唔”的声音。

    沉思中的武晓玉被清风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心中正纳闷,突然眼睛一瞥,发现明月手中空空如也,“玉符?玉符呢?!”,武晓玉心惊不已,说实话这玉符被清风用掉多少还可以接受,而且清风长得也算不错,跟着苍心子也是师出名门,自己那门人真跟了他倒也还算不屈,可若是这玉符丢了那就真的不好办了。

    “唔唔……呜呜……”清风指着口中,吱吱唔唔说着什么。

    武晓玉还在琢磨着,究竟哪几位,有机会有能力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将那玉符盗走,却突然被清风的声音打断,看着清风的样子,武晓玉心头一跳,“这……难……难到……吃了!?”

    “哎呀!刚不是告诉你了,这东西吃了也不涨修为!”无游子的声音非常适时的传来,解开了武晓玉的疑惑。

    “……唔唔”清风神色间带着几分痛苦。

    “来来,别动……”无游子嘴上说着别动,却早已伸手捏住了清风的下巴,“啊~张嘴!师伯这就帮你弄出来。”说完已伸手够去,“哎呀,够不到啊……有点难办啊……”

    “还来得及……”见清风并没有将那符玉用掉,武晓玉心头一喜,只是吞入口中没关系,虽然脏了点,但自己只要不伸手去碰就是了,可是这心思还没转完呢,一见无游子那动作,武晓玉不由再次惊呼道:“不要!”

    伴着武晓玉这声惊呼,就见清风喉头一动,接着长出一口气,轻咳两声有些紧张的说道:“师……师伯,噎……噎死我了……”,说完抽了张“化水符”,含在口中一半,滋滋的喝起水来。殊不知他这无心的举动,看得纹心道长眼前又是一亮。

    无游子一脸焦急道:“诶,你这孩子,怎么还给咽了!快!吐出来!”

    听到这话,清风“噗”的喷了一大口水出来,急道:“师伯,你开玩笑呢?!那么大一块石头,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咽下去的吗?!”

    无游子叹道:“唉!这可如何是好,人家晓玉宫主还等着收回呢。”

    清风一愣,连忙道:“这可怎么办?”

    清风此前就是在张口说话的时候,突然被无游子扇了一下,好巧不巧的正把那玉符吞入口中,这符玉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好卡在口中,吐又吐不出来,卡的清风难受不已,直到无游子伸手过来,被无游子拿手一点,也不知怎么就将那符玉吞了下去。

    那么大一块玉石在喉头划过的感觉,清风想想都觉得后怕,实在没那心思再体验一次,更何况那玉石还有棱有角的,此时一听还得再弄出来,自然心惊胆颤的不行。

    此时武晓玉再也耐不住,虽说现在事情有些棘手,但也并非没有办法,趁着事情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连忙说道:“我有办……”

    这边武晓玉一个“办法”还没说完呢,就听无游子对清风说道:“你用神识扫扫看,那玉符到哪了?”

    清风闻言毫不犹豫,立刻神识一扫,“呃,这是在胃里吧。”

    武晓玉心下黯然,“完了……”

    果然,就见清风神识一动,接着便浮现出一女子的虚影,直接融入了清风的身体。

    与此同时,浣花宫内,凌妙音正对着桌上跳动的烛火发呆,突然一个男子的形象映入识海,凌妙音一惊,还未分辨出是什么情形,却发觉自己在看到那男子的瞬间竟觉心头一暖,一种有些陌生的情绪突然在心头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