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师兄请继续

    更新时间:2017-07-04 11:39:05本章字数:3222字

    赤焰君话音刚落,就听无游子道:“岛主这话可就不对了,怎能说你我无缘呢!先不说那个无奈珠,道士我文采武功,皆是上上之选,何况前辈高人的风范十足。赤焰岛主若真有意,不如对我本人多考虑考虑。”

    “呃……我……考虑考虑……”无游子开口时,赤焰君还道事情又有转机,哪知道他脸不红心不跳,乐呵呵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完败!一直感觉自己主导着场上局势,占尽话语权先机的赤焰君,此刻由衷的同情起武晓玉,面对无游子她也深深的体会到了那份无力。

    感觉着周围投来的鄙夷目光,苍心子很想瞬移到人群中,然后也用同样的眼神尽情的盯着无游子看。

    “师兄,这样好么?!”尽量保持语气的坦然,苍心子悄声说道。

    “怎么?有什么不对么?”无游子疑惑道。

    听着无游子坦坦荡荡的话语,苍心子感觉自己被瞬间秒杀。

    泪流满面的苍心子真想指着无游子的鼻子大吼,“有什么不对!?有前辈高人成天把‘前辈高人’四个字,挂嘴边的吗!?那个‘风范十足’是闹哪样啊!?还有,你那比我还要坦然十倍的语气是什么情况?!!!”

    虽然很想真的这么吼一通,可这种事想想也就算了,苍心子可不敢来真的。把一颗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苍心子非常肯定的说道:“没有!绝对没有!师兄您继续……”

    嫌弃的扫了苍心子俩眼,无游子淡淡的说道:“你现在怎么莫名其妙的……”

    强忍下立刻拔刀插自己两下的冲动,苍心子把僵硬的身体勉强挪到清风旁边,狠狠的扇了清风一个脑瓢,苍心子这才感觉症状有所缓解。

    清风对这个无游师伯,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连赤焰君那样的美女站在身前,都能面不改色,三言两语就能震撼全场,看看周围那些敬佩的目光吧!

    此时无游子的形象充斥着清风整个脑海,高大无比。清风只觉已经找到了人生的道标,遇到了生命中的引路人。

    头上一阵剧痛,打断了清风的胡思乱想,恼怒的向旁边看去,入眼就是苍心子狰狞的表情。

    “看什么看?”苍心子粗声道。

    见是苍心子动的手,清风连忙把眼中的凶恶抹去,满脸委屈道:“师傅?你干嘛?”

    “老夫看你碍眼!”苍心子显然还未尽兴。

    把求助的目光转向明月,明月笑嘻嘻的对清风摊了摊手,示意自己无能为力。看着明月那满脸毫不掩饰的笑意,清风真希望苍心子也能给她来一下。

    明月这边正开心呢,却见清风也突然咧嘴笑了,那样子似乎比自己还要开心。这变化把明月弄的一愣,不禁纳闷道:“这孩子别是被打傻了吧?”

    就见清风笑了一会后,又奇形怪状的比划了几个动作。看那意思,分明就是之前无游子所说的戴在身上,挂在胸前和含在口中。

    明月都要把这事忘了,如今被清风一提醒,挂个球走来走去的样子再次出现在脑海,不禁有些抓狂。

    虽然很想把手中这个,叫做无奈珠的球状物狠狠的砸在清风脸上,不过明月现在可舍不得了。没见为了这颗球,又是卖徒弟,又是卖身家的。

    对着清风挥挥拳头,不再理会这个无聊的人,明月重新看向亭子。

    女仙所在的亭子与无游子四人之间,很自然的被空了出来,其他众仙则左一堆,右一堆的散在四周围观着。

    现在与无游子说话的是文华夫人,因为清风的缘故,明月并未听到俩人之前说了些什么。

    此时就听文华夫人正在说着:“……哦?难道先生对‘生生泉’就真的不动心么?文华有幸,曾听师傅提起先生。虽然仅是只言片语,却也想象得出先生当年是何等潇洒的人物!可如今先生却是这副模样,难道先生当真甘心一直如此下去么?”

    “此前我已用秘法观过先生举止,总觉得先生肉身似与魂魄不符,虽然平日没有太大影响,可若与人交手,难免会有些不协调。”

    伸手拉过身旁一位女仙,文华夫人又继续说道:“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所以刚才我又请量星阁的星璃帮我推算了下。”

    星璃面色有些苍白,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直接赤脚站在地上。身上一件白色偏灰的袍子,细看像似月亮的颜色,袍子似乎有些大,没有束腰,套在她偏瘦的身上感觉有些清冷。

    虽然星璃整个人看起来清清爽爽的,却不由自主的会让人觉得她身上缺少一份生机,若非她身周不时有点点星尘闪耀,幻生幻灭,便是被认做是雕像都情有可原。

    对着无游子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星璃这才说道:“与先生接触不多,而且信息有限。不过若只是推算过往,还是能看出个大概的。”

    星璃的声音也跟人一样,清清冷冷的,凉意中带着点空洞,“我观先生星相,此前有大劫难,原是必死之局,却因一颗死星经过,将先生命星推离原本轨道,这才破局得以脱困。”星璃说完,便又退回一旁,不再言语。

    文华夫人接过话道:“综合这两点,我推断先生是机缘巧合之下,借尸重生。虽然现在这具身体,也同样被打磨成仙体。不过我看先生总是留下肉身神游天外,想必这身体住得并不舒服吧?”

    无游子摇摇头,有些无奈道:“量星阁号称可量星测斗,果然不假。你这两个丫头倒是不简单,道士我这点老底都要被你们扒光啦!”

    文华夫人道:“前辈勿怪。我与星璃二人其实……”

    无游子摆摆手道:“无所谓了!借尸还魂也好!夺舍重生也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文华夫人道:“先生,我栖凤山生生泉虽然所余不多,不过若只是帮先生重铸身躯的话,还是足够的……”

    无游子乍舌道:“啧啧!量星阁的紫元星尘为骨,辅以栖凤山的生生泉为血肉,重铸肉身……说实话,连老夫我都禁不住动心了呢……”

    文华夫人喜道:“先生可是同意了?!”

    叹了口气,无游子有些无精打采的说道:“你两个也是大胆,这样的条件都敢开出来,就不怕文华先生跟你吵架?量星阁的长辈责罚?”

    伸手从明月手里将无奈珠拿过,托在手中掂了掂,无游子道:“这无奈珠,长成这么大,又叫明颜珠,看来你们也都晓得……”

    伸手阻止另几名想要说话的女子,无游子道:“还有你们几个女娃子,也别再拿东西诱惑老道了,道士我可经不起这个。现在这珠子已是我侄女之物,已经不归道士做主了。这事就此打住,不要在提了。”

    见无游子这么说,众女只得作罢,虽然不舍,却也无可奈何。

    虽然直到最后也没人从无游子手上换下无奈珠,不过这其中过程当真热闹非凡,有八卦,有爆料,有异宝。围观众人都深觉,这个夜晚充实无比,此行不虚。

    热闹已然落幕,有人打趣道:“师兄倒是舍得。如此异宝也肯送给小辈当礼物,真是好大的手笔!”

    无游子客气道:“呵呵!道友过誉了!在场诸位哪一个不是身家丰厚,在下只能算是抛砖引玉,给大伙打个样罢了!”

    原本还待继续观望的众人,一听这话,呼啦一下散了。临走还不忘嘟囔两句:“这人神经病吧!‘抛砖引玉’‘打样’怎么想的呢?!真当我们会拿这样的宝物送人不成?”

    见大伙都散了,无游子道:“可算清静了!苍心,你带他二人去拜见诸位同道吧!”

    苍心子道:“师兄,你真不再考虑考虑,文华和星璃的条件?我看这珠子你还是收回去吧!”

    无游子道:“少废话!送出的东西,哪有往回要的道理?你是想我自己打脸吗?何况要换我早换了,还用等到今天?”

    “赶紧忙你的去,完了到那找我,稍后我还有些事情要跟你说。”无游子随手指了一间的空屋子说道。

    闻言苍心子只得作罢,领着清风明月去拜见长辈了。

    清风明月毕竟身份不同,否则也不必这么麻烦。说起来,他二人若是放在到门派内,那也是掌门之女与首席弟子的身份,若只是一般的普通弟子自然就没这待遇了。

    “清风拜见前辈!”

    “明月拜见前辈!”

    清风此刻才算真正了解苍心子之前的感受,同样的话说二百多遍,这滋味确实不好受,说到后来舌头都有些团了。

    虽然各种各样的见面礼得了不少,不过基本都没什么用。这群掌门出门在外,同样的场面多去了,岂能没点准备,任谁身上都有个单独的百宝囊,专门用来贮存这些送给小辈的见面礼。

    别说苍心子这才两个门人,那些个大门大派,哪个不是要细分个剑宗,气宗,心元宗的,又或七峰八岭的各种名头。单是各式各样的首席弟子都得论打算,更何况那些嫡系子弟。那场面,礼物送的都跟发糖似得。

    只不过像清风与明月这样身份比较特殊的,所得能相对好些,但也仅仅是相对,说起来,基本就是些驱虫避鼠防瘴气,避风避火防下雨的小玩意。

    男孩大多给些刀、剑、玺,女孩就给些扇子、镜子、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