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言传身教

    更新时间:2017-07-06 12:11:17本章字数:3061字

    无游子十分坦然的接受了“师叔祖”的称呼,他与苍心子的师祖是同辈至交,苍心子的师傅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一声师叔祖自然当得,但对苍心子的话可就不敢苟同了,“你快歇歇吧,就凭你师傅那‘古今修界博爱第一人’的名头,别看我长他一辈,也自认不如。”

    苍心子道:“师叔祖谦虚了!”

    无游子道:“滚蛋!虽然老夫自认当年也是风流倜傥,但远远达不到你师傅的程度,上至千年女魔头,下至刚入门的女弟子就没有他看不上的,不说别的,就当年浣花宫那一批三十六名女弟子,被你师傅一人骗走三十三个,因为此事浣花宫险些分崩离析。”

    “不是传说只有三个吗?”

    “三个?剩下三个还差不多。这么说吧,若不是当时的宫主舒碧云发现情况不对,连忙藏起了三个,估计就要被他一网打尽了,若非此事,那寄情玉又岂会被做成玉符,用在门人弟子身上。”无游子说道。

    苍心子奇道:“这?这浣花玉符是这么来的?”

    无游子嘿嘿一笑,“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当年若非有我在中劝阻,你师傅早就被浣花女仙打杀了,不过就算我有在中周旋,你师傅仍是被迫立下誓言,今生不得进入浣花宫周围三百里,事情这才作罢。”

    苍心子恍然道:“原来如此,难怪师傅当年无论如何也不肯接近浣花宫一步。”提到浣花宫苍心子想起今日事情笑道,“说起来,今天这浣花小宫主可是赔大了。”

    无游子道:“话虽如此,不过还是有些可惜啊!”

    “可惜什么?”便宜都被自己这边占了,苍心子还真不知道无游子可惜个什么。

    无游子道:“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这浣花玉符可是护神玉所制,这护神玉虽为玉石,却可服用,服下后可护神识不伤,否则你真以为我闲的无聊让清风啃石头玩?”

    苍心子道:“这……师叔祖连这等密事都晓得?”

    无游子一笑,“那当然,这东西本就是我送给舒碧云当做……那个定情之物的,那花都是我亲手雕琢而成,你说我能不知道吗?只是原本我只送她一块,后来不小心说漏了嘴,被她知晓了共有三十六个,因为此事还跟我大吵一架,没办法就都给她了……唉,若非如此,哪还需要像今天这般费尽心思才弄了一个回来。”

    虽然无游子说的简单,但苍心子也大概能猜出他那点心思,好好一块宝贝,非要分成三十六份,很明显打的是“广撒网,多捞鱼”的主意,给了舒碧云一枚当做定情信物,自己还另外藏了三十五枚,那点心思不言而喻,如此还能怪舒碧云跟他吵架吗?被打死都是活该啊!

    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无游子一番后,苍心子问道:“如师兄说言,这护神玉吃下后可护神识不伤,可从没见浣花宫这样用过啊?而且与这修界传言的用法也有出入,师叔祖你可弄准了啊,别在把我那徒儿吃出点毛病来。”

    无游子眉毛一挑,“怎么?你还不信我不成?我跟你说,这护神玉就是吃下去效用最好。至于浣花宫现在的用法,那是因为浣花宫的功法着重法术、幻术,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着重幻术的门派,炼心的功夫差的一塌糊涂,当然这也是她们功法的性质决定的,难以改变,你也知道这意味这什么。”

    苍心子道:“注重幻术功法,心境不稳的话,很容易被法术反噬,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招来天魔及体,身死道消也是有可能的。”

    无游子点点头,“不错,就是这样,浣花宫的功法向来难练,门人弟子多有死伤,少有成就之人。后来就出了你师傅那件事,骗走了人家三十三名弟子,浣花宫震怒,宫主舒碧云满天下的追杀他,我这当师叔的自然不能放任不管,前去说和,只是没想到出了点意外……”

    苍心子听到这话,立感有猛料将要曝出,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无游子道:“意外就是,没想到舒碧云如此貌美……”,顿了一顿又道,“当然了,我当时也是风流潇洒,我二人,一见倾心,再见钟情,差点就结成道侣,唉!现在想想也是可惜……”

    听到这里苍心子连忙敲了敲桌子,“师叔祖,说重点,说重点。”苍心子可不想继续听这胡言乱语,还两情相悦,一见倾心,他怎么就能说出口呢?苍心子心里一个大大的问号。

    自己刚才居然还以为里面另有因由,想想还是太天真了。就无游子跟舒碧云这段,当年是个什么情况,天下皆知,苍心子又怎会不晓得?当时无游子死皮赖脸的非要追求舒碧云,初时这浣花宫不了解情况,舒碧云婉拒后,对无游子也算以礼相待,直到后来发现这人实在无赖,打又打不过,撵又撵不走。

    无奈之下浣花宫只好连那出嫁的门人都招了回来,奈何集满门之力仍是拿他没有办法,于是这些出嫁的门人只好招来夫君,后来夫君再招来师门……

    话说就为了请走这当时的“无忧子”,浩浩荡荡的足足聚集了一千多人,而且普通修者不算,其中单是仙人就有三百之多,那时还是修界复兴的初期,仙人的数量可没现在这么多,这三百多的仙人说是集合了当时中州大半的力量都不为过。

    可就算这样也没能将这无忧子如何,见人多势众无忧子就躲了起来,却又不跑,就藏在浣花宫内,时不时的就露面挑衅,还放话,“你们人多,爷们怂了,打不过你们,我就恶心死你们。”

    众人当时也是气的不行,可里里外外翻了数遍,就是找不到这人藏在何处,再来这事闹的越来越大,时间又拖得太久,眼看着不止众人,连中州都要成修界的笑柄了。

    事情闹成这样,大家伙的面子都有些挂不住了,而且平心而论也确实是被无忧子恶心得狠了,恼怒之下,众人便合力禁锢的浣花宫周围的空间。

    确实,你无忧子躲的好,躲的妙,行啊,咱们不找了,连人带山一起打成齑粉,同时众人也许诺定给浣花宫另起一座山门,这地方就由他们毁掉得了,话是商量,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早就由不得浣花宫做主了,舒碧云也只得点头同意。

    当然众人也没一上来就把事情做绝,也大概喊几了句警示一下,但这么长时间斗下来无忧子的火气也上来了,死活就是不走,直接现身与这一千多人对骂,略占上风,还放下话,大概就是,你们今次若不能把老道放躺了,他日定要挨个找上门去,破山门,毁洞府!

    眼见这双方马上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幸亏这时自己的师祖弥天真人及时赶到,才让双方放下干戈,没有动起手来,大概就是这事之后无忧子的名号才真的响亮起来,当真是修界皆知,此后又如是响亮了几次,从此这天下修界就再也没有用“无忧”做道号的了,纷纷改名换号,这非凡的名声都送给他一人独享了。

    “好吧,咱继续说重点。刚才咱说到哪了?”无游子问。

    “见到舒碧云了。”苍心子提醒到。

    “哦,对对,咱们接着说,当时初见舒碧云,我对她一见倾心,可她对我却不冷不热的,所以说不得,只好用上些手段了。”无游子说。

    苍心子心内冷笑,说好的两情相悦呢?这么快就变了?,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师叔祖难到不知道?这浣花宫历届宫主,不动情,不许心,向来都是独身一人。”

    无游子不屑道:“自然知道,可这又如何?”

    苍心子一愣,心想,“这又如何?自然是你俩根本不可能啊!!!”

    苍心子这边还没缓过神呢,就听无游子接着说道:“我们修者与人斗,与天争,逆天而行,些许困难曲折算得了什么?自然要迎难而上,方显我辈风范。”

    无游子一番话把苍心子震的呆坐无言,就无游子刚才这一句,那语气,那气势,若是拿到外面念给门人弟子,这句话绝对是范本般的存在,可放在此情此景总觉得说不出的怪异。

    “更何况……”

    “何况……什么?”苍心子明显还未缓过劲来。

    “你师傅都骗到手了三十三名弟子,我这当师叔的若是落了后面,岂不被人耻笑?正好这宫主舒碧云温柔美貌,身份辈分也与我相当,而且不能婚嫁这点最为主要,只有如此情况下方能显出我这当师叔的厉害,也好让你师傅知道姜是老的辣,不要有了些许成就,就沾沾自喜。”

    抿了口茶水,无游子总结道:“所谓师者,言传身教。除了言语,更要以身示之,唉,当年为了教导晚辈,我可是费尽了心思啊!”

    “呃……师叔祖,您受累了……”苍心子随便一拱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