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前因后果

    更新时间:2017-07-07 15:14:40本章字数:3076字

    无游子也不知有没有注意到苍心子语气里那点无奈,张口说道:“而且这事若是成了还有不少好处……”

    “还有!!?”此时苍心子也顾不得用这种语气跟师叔祖说话合不合适了,心道,这怎么还没完了啊!

    无游子道:“当时我跟你师傅也商量了,他娶了弟子,我娶回宫主,咱爷俩合力直接把浣花宫娶了回来得了,反正这紫月府够大,又不怕住不下,人多点也能热闹些不是。”

    苍心子疑惑道:“那弥天师祖当时对此事怎么看?”

    无游子叹道:“可不就是你那弥天师祖不同意么,否则的话,这紫月府又哪会如此冷清。”

    苍心子听到这算是想明白了,不能再任由他说下去了,否则这点破事估计几天都说不完,连忙道:“师叔祖,那护神玉倒底如何,你还是先说说这个吧。”

    无游子呵呵一笑,“别急,马上就要说到那了。”

    见无游子这么说,苍心子也没办法,只得疑惑道:“难到师叔祖还真有办法将那浣花宫主感化不成?”

    无游子面现得色,“情之所至金石为开,我无游子一片真心,就是铁石的心肠都把它化了,更何况,我刚不是说了有手段么。”

    苍心子直接忽略了前面的废话,注意在“手段”二字上,“师叔祖,难到你还打算用强不成?”,以苍心子对他的了解,估计也用不出什么正经办法。

    无游子听了这话,一拍桌子,“滚蛋!你当我是那采花的淫贼不成?还用强?亏你想的出来。”

    “亏你想的出来”这句话居然被无游子先用了出来,苍心子真觉有些心累,“师叔祖还另有高招不成?”

    无游子道:“那是当然,这就要提到那护神玉了。”

    听到这话,苍心子长出了一口气,心想终于说到正题上了,连忙顺着话头说道:“还请师叔祖细说。”

    无游子道:“这护神玉,物如其名,能护神识,稳心神,后来我无意中发现,这宝贝不仅护神识这么简单,连七情六欲之类的各种感情都算在内,往里扔什么,它就护什么,你说厉不厉害?”

    苍心子疑惑道:“可就算如此,难到就能令人产生爱慕之情?”

    无游子面现得色,“当然不能,单是这样当然不能,所以我加了锁魂情丝进去,这东西能连接二人情感,只是极不稳定,心智坚定之人,很容易便可将其斩断,让情感不受束缚,可是配上护神玉就不同了,被护神玉护住的神识,会被锁魂情丝顺着神识锁住感情那条线,而这条线又反被护神玉保在其中,你投在护神玉内的所有一切都可以随便收回,唯独感情这一样,进去就进去了,肯定是回不来了。所以其他的还用我多说么?这两样宝贝简直就是相辅相成,天造地设啊。”

    一番话听的苍心子哑口无言,只听无游子讲解几句就知道这东西绝对的效果显著,虽然这用途上有些让人不齿,但其心思之精巧,当真令人佩服,“如此想来,师叔祖将那整块护神玉分开,又雕刻成型,是为了……”

    无游子道:“不错,就是为了将那锁魂情丝布在其中。后来舒碧云也知道了此物的由来,便将此物尽数要了过去,改名做寄情玉,尽数用在了门人身上,封了情感,就为了防止再次出现你师傅那样的事。后来发现因为被封了情感,门人反而心神稳固,连功法上的缺陷都被弥补上了,唯一不足的就是感情太专,很容易为情所伤,不过相比原本的问题,这也就不算什么了,正是如此才有了浣花宫今日的景象。”

    知晓了前因后果的苍心子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没想到这浣花宫与我们还有这般渊源,清风今天可是得了个大便宜啊。”

    无游子道:“那是当然,有这护神玉在身,本就能护神识不伤,就算是超过护神玉承受的范围,也因为有那锁魂情丝的关系,伤害会分摊在二人身上,共同承担,你要知道这其中可是关键着呢,原本会让一个人重伤的攻击,分摊之后最多也就是个轻伤,这样调理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苍心子道:“确实,是这么个理。既如此,不知师兄刚才说‘可惜’是为何?”

    无游子道:“我初时拿了两枚玉符过来,就是想着给清风明月一人一个,只是到手后才发现,此物这些年已被浣花宫改过,其中的锁魂情丝剥离不出来,得到玉符,就连带着要和上面浣花门人的感情系到一处,这明月同是女子,终究有些不便,除非……”

    “除非什么?”苍心子问到。

    “不知道明月喜不喜欢女伴,若是可以,回头想办法再弄一枚过来就是。”无游子缓缓说道。

    “呃……”这个答案把苍心子弄的也是一时无言,想了想才道,“如此还是算了吧,虽然是个好宝贝,却也不是非要不可。”

    无游子道:“那这事就算了,天下宝物多得是,再找别的给明月补上就是。何况不管这宝贝如何珍贵,终是外物,还是自身修为才是关键。”说到此处,无游子突然想起件事,“对了,我看清风似乎对符箓之道很感兴趣,不如让他跟纹心老道多亲近亲近,就算学些皮毛,对他也是受益匪浅。”

    “我正要与师兄说这事。”苍心子将纹心道长收清风为徒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说道,“我见纹心道长挺看重清风,我一想,就让清风多认个师傅,这样一来,今后下山行走也好多个照应。”

    无游子道:“如此也是清风的运气,纹心老道这人不错,当今天下,若说在符道上能出其右者还真不好找,他若真能悉心教导清风,也是那孩子的造化。”

    苍心子道:“他还给了清风一本笔记,说是他多年的心得。”

    无游子奇道:“难道是那本《我的心得》?”

    苍心子没想到无游子竟也知道这玩意,说道:“正是!我看清静散人当时也挺惊讶,这心得很重要?”

    无游子道:“重要到说不上,不过说它珍贵倒是不假。这本心得可是纹心老道毕生心血的结晶,清风若是能把上面内容研究透彻,可说单凭这一样,便可在修界占据一席之地。更何况那书本身就是一件至宝。”

    苍心子道:“哦?怪不得清静散人当时就警告清风,千万不要被符仙的门人看到。”

    无游子道:“如此说来,纹心道长真心把清风当直传弟子一般。人家既然真心待咱,我们又岂能无义……告诉清风,要真心待这师傅。”

    苍心子道:“这点师兄尽可放心,清风这孩子我一手带大,脾性再了解不过,虽然平日顽皮了些,却也是重情重义之人,断不会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来。”

    无游子道:“如此看来,我那玉佩倒是给对人了。对了,你怎么给我这唯一的师侄和师侄女起这么两个道号?清风,明月。这也太……太那个了……按说,你师祖,道号弥天,你师傅,地鸣,你道号苍心,分应‘天地苍茫’四字,到他俩这应该有个‘茫’字才对……”

    苍心子没想到无游子问起这茬,讪笑道:“呵呵,当年下山行走,见无论哪个掌门,都有清风,明月这么两个道童侍候。”

    “在里面一喊‘清风,明月’。”

    “外面就答‘徒儿在’!”

    “当时感觉气派的很,就想着哪天我也弄两个。可我这紫月府一直以来,就只有这么两个孩子,所以只好着落在他们身上了。后来喊习惯了,也就懒得改了。”

    听到苍心子捏着嗓子喊“徒儿在”时,无游子一口茶水‘噗’的喷了出来。

    擦了擦嘴角的水渍,知道真相的无游子,不禁替两个孩子叫起屈来,“怎么没按着师门传承的名字来?”

    苍心子道:“这个问题当年清风,明月两个孩子也曾问过,然后就不再提起了。”

    “哦?怎么说?”无游子疑惑。

    “当年师傅临走时,赐下一字‘流’……”苍心子说到此处便打住不说了。

    无游子仔细一想,把两个字往起一凑,流茫子,茫流子?!恼道:“这个王八蛋是故意难为人的吧!?”

    事关师傅,苍心子这话可不敢乱接。

    “算了,先不说这个了。你可知这次,这么多同道找上门来,所为何事?”重新倒了盏茶,无游子问到。

    苍心子道:“刚才在外面,清静散人略有提及,还请师叔祖细说。”

    无游子从中州向各界发出邀请开始讲起,一直到最后决议这九十个人选的事,完完整整的给苍心子讲了一遍。

    苍心子听完,思考良久方才说道:“师叔祖,我平时闲散惯了,哪干得了这差事,怎么还在会上提起我来?”

    无游子道:“这次你还真得参加不可,你要知道,这修界远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我总觉得有一股力量在暗中推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