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眀颜珠

    更新时间:2017-07-09 14:25:17本章字数:3075字

    暂且不提苍心子与无游子二人。

    却说清风回到房间后,便迫不及待的研究起那本《我的心得》来。

    这本薄薄的册子也不知是何物所制,拿在手中轻飘飘的,还能感到丝丝温热,书页有些发黄,初看像是普通符纸的颜色,只是颜色要相对淡一些,仅看外观,感觉普普通通的,并不出奇。

    随手翻开一页,可见页面上满是星星点点的银色,在灯光的照耀下幻生幻灭,倒是好看的紧,而且每一页都薄的出奇,几乎感觉不到厚度。

    这么薄的书页,清风不禁有点担心这书的质量问题,随手翻起一页抖了抖,似乎这质量,还可以?

    虽然明知屋里没人,清风还是左右看了看,也不知他在心虚个什么劲。找了一处空白,轻轻撕扯一下……

    “挺结实的嘛!”见书页并未被撕坏,清风放心的呼出一口气。

    不过转念一想,清风又好奇起来,手上稍稍加力,又撕了一下。

    “嚯!可以啊!”,清风眼睛一亮,早把初衷忘得一干二净。

    用力!

    再用力!

    再加点劲!

    ……

    此情此景,如果纹心道长能看到的话,真不知会做何感想。

    用脚踩住书页,清风用尽全身的力气撕扯着,可任他如何努力,那薄如蝉翼的书页,就颤巍巍的抖着,别说撕坏,连个褶皱都没有。

    盘膝坐在地上,伸手拄着下颌,紧盯着身前的册子,清风明显是在打着什么主意。果然,片刻之后清风面色狰狞的拿出刀来……

    用刀砍,拿剑扎,上锯子,取蜡烛,烛火不行用真火……

    “好吧!你赢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累到不行的清风终于证明了这本书非常结实,结实到自己使尽浑身解数,也奈何不得的地步。

    就这么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抛下那些不该存在的怪念头,清风再次回到桌前,翻开书页仔细的读起来。

    清风看的很细,也很入神,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等到清风再抬头时,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

    掐指算算时间,果然!这一夜都在撕书玩,看书大概也就一炷香的功夫。虽然观看时间不长,清风却也总结出了如下三点。

    一、里面符道的知识浩如渊海。

    二、这心得没写完。

    三、自己完全看不懂!!!

    一炷香的功夫,只能说是从头至尾翻了一遍。纹心道长的心得,大概只占了全部页数的三分之一左右。整本心得,少有累赘的长篇大论,有时通篇只有一个图样,初看没什么特别,可若细看,会发现其中每一笔,每一划都是符文写成,可想而知这完全由符文构成的整体,效果一定很可观。

    每一个图样旁,都会有一些或多或少的注释,介绍一下此符的功能原理,绘制时需要注意的地方,还有就是设计时的预期效果和实际效果,其中有成功也有失败,成功图样的注释要少些,往往一笔带过。失败的不仅注释要多一些,还有随之而来的各种疑问。

    同样的,清风也满怀着各种疑问,每翻一页,都不禁要问一句‘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画,能达成那样的效果?他看不懂,看不懂其中的道理。

    心得的最后一页,几乎被整个染成黑色,若非其间偶尔露出几丝纸张的颜色,清风差点以为是纹心道长打翻墨水造成的,其中留有几处空白,明显是个还未完成的作品,而且不同于之前,这张符连一个字的注释都没有。

    “这……完全看不懂呀……”清风苦恼的想着。

    起身活动一下筋骨,清风越想越是不甘,好不容易才遇到个会画符的师傅,还送给自己一本心得,若是被人知道自己根本看不懂,这新认的师傅还不得被自己笨跑了?

    “看不懂,就画!先画个百八十遍,总能体会到点什么吧?”给自己打气般的嘟囔一句,清风不再迟疑,翻开心得,找了一张看起来相对简单些的“稳心符”,仔细研究起来,看过注释,又闭目把符文样式在脑中过了几遍,感觉差不多了,清风动手画了起来……

    三天。

    三天时间匆匆而过,看着与明月相谈甚欢的赤焰君,武晓玉再次深深的佩服起这位赤焰岛主来。

    回想这两人初见时,明月脸上那份不待见,明眼人全看的出来,也不知赤焰君是何时招惹到了这个明月姑娘。

    哪想赤焰君仅仅是对明月耳语几句,又送了些小玩意,轻描淡写的便将这小姑娘拿下,不仅令明月对自己改观,更成了极亲密的好友。

    看着赤焰君,武晓玉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男女通杀这个词,想着想着武晓玉脸上一红,似乎屁股都跟着痛一下,不自然的扭了扭,武晓玉重新换了个坐姿。

    心虚的看看身周,发现没人注意自己,武晓玉这才稍稍安心。摸了摸有些发烧的脸颊,感受着脸上皮肤与往日不一样的触感,武晓玉只能赞叹明颜珠的奇效。

    当晚,明月去找她们几位女仙,便有人将那无奈珠的事与明月说了。

    单是无奈珠可说即不常见,也不少见。可当无奈珠大到一定程度,便会多了个名字叫做明颜珠。而这明颜珠,可就是美容界传说中的护肤圣品了。虽然明颜珠也有其他用处,可是被美容圣品的头衔一盖,便被人自动忽略了。

    所以这也是男仙们当时虽然惊讶,却都比较冷静的原因。虽说为博美人一笑,愿意舍弃身家的人物也不少,可惜在场的绝对没有。

    抛去美容的价值,明颜珠的核心也算是一件异宝,可这世间天材地宝多去了,并不足以让众女仙哄抢。武晓玉是急需此物入药,为师傅疗伤,赤焰君虽未明说,却也是有其他因由在里面,否则也不会开出那样的条件,像文华夫人和星璃那样以物易物,才是正常的途径。

    听完这一系列因由后,明月当即把那明颜珠拿了出来,不等众人发问,直接拍成粉末,“原来这东西能美容啊!那还等什么!都别愣着啊,我自己一张脸哪里用得完?”

    算上明月屋内正好十名女子,九位女仙互相看看,有些不知所措,谁也没料到这等宝物,明月竟也舍得让众人分享,最后还是赤焰君看得开,“明月妹妹有心,大家就别客气了。”

    诺大一颗珠子,足够众人使用,还有不少余份。武晓玉和赤焰君二人,又另外向明月讨要了些带走,自有其他用处。

    当然众女也没白拿明月的,硬是塞给明月不少好东西。

    明颜珠的核心,一颗乳白色微微透明的小珠子,也被赤焰君用火红晶石一起,串成一串递给明月。明月想了想,便缠了几圈戴在腕上,刺目的红色,映上明月白皙的手腕,格外耀眼。

    翌日,当众女子再次出现人前时,所有人都看得呆了,明显可以看出十位女子都变好看了,可具体是哪里变好看了又说不上来,总之,相比之前变化极大。

    最后还是一位花丛老手得出结论,是气质!十位女子颜值暴涨的同时,自身那独有的气质都被突显得更加特别。或是明艳照人,或是温婉大方,又或清新秀丽,高贵冷艳。

    放眼修界,可说所有女仙都是美女,都是竭尽所能的让自己更漂亮一些。当然,一些心理上有问题,或特殊原因的要刨除在外。所以在这平均颜值较高的修界,往往气质才是致胜的关键。而浣花宫培养弟子时也正是因为这方面做的比较好,所以才能在修界受到如此追捧。

    感叹一番明颜珠的显著效果,一众男仙由衷的理解了,女仙面对明颜珠时的那份疯狂。

    “想什么呢?脸都想红了?”突如其来的一声,把武晓玉吓了一跳,不等她回过神来,入眼就是明月近在咫尺的脸,武晓玉一惊,一个没坐稳,直接从圆凳上跌了下去。

    看看捧腹大笑的明月,满脸坏笑的赤焰君,还有眼带笑意的星璃,武晓玉不用想都知道定是赤焰君在背后使坏。

    “好你个明月,竟敢跟她们合起伙来笑我!看我怎么修理你!……你们两个也别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浣花宫的手段……”

    笑叫着跑开,回头看着这个一逗就脸红的浣花宫主,明月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句“这个妖孽!”那天晚上明月才知道,其实武晓玉只比自己大了两岁,得知这个消息时,明月无比吃惊。

    看看人家,小小年纪当上宫主不说,更是早在两年前就证得天仙之位,这份天资,真是让人羡慕到无以复加。哪想打击一个接一个,紧接着明月便得知星璃,甚至是赤焰君也没比自己大多少,当时明月真想立刻出门把自己撞死。

    就在四人笑闹的时候,突然武晓玉动作一僵,“咦?”,与此同时赤焰君和星璃也停下动作。

    明月有些不明就里,的顺着三人目光看去,疑惑的想着,“那不是清风的房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