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天魔?

    更新时间:2017-07-10 13:57:53本章字数:3102字

    “三天了吧?”

    “嗯,三天了!”皱眉思索着棋路,纹心道长随口应了一句。

    与纹心道长对坐的正是清静散人,自从那晚清风拿着心得急匆匆的回房后,两个老头就在清风门外,随便选了个地方下起棋来。

    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清净散人赞道“别的不说,苍心先生这自酿的酒水当真不错,你真的不尝尝?”

    “我可喝不了这个,你自己尽兴吧!”

    清静散人或许是有些无聊,继续没话找话道:“清风这孩子真不错,三天来未出房门一步,看来你那心得挺合这孩子胃口的。”

    听到提起清风,纹心道长这才把眼睛从棋盘挪开:“他看不懂!”

    “啊!?”

    “他看不懂!”纹心道长面色微微有些凝重:“虽然清风这孩子,在符道上天资不错,可他才学了几年?自学的又全是些大路货色。他若是能看懂我那心得才出鬼了。你认为我会在心得笔记上写符道基础么?就是我门内的弟子,都得在我的指导下观看,你说清风小小年纪能看懂么?”

    清静散人疑惑道:“那你给这孩子心得的意思是?”

    “先让他体会体会我符文之道的浩瀚宽广,再顺便秀一秀我这师傅的实力。看不懂怎么办?自然就要来问我啊,借此还能加深一下师徒之情。”

    清静散人道:“可这清风已经连续三天没出房间了,而你那心得他又看不懂……别再因此影响到心境,对以后修行不利。”

    纹心道长叹了口气:“唉,我也有些担心这个。”

    看了看左右,清静散人低声说道:“我跟你说,人家苍心先生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徒弟,平时都活蹦乱跳的,可别被你那套东西给玩坏了?”

    “废话!现在也是我徒弟,我能不关心?不过应该没什么事……”想了想,纹心道长说道:“之前你去取酒时,我向明月姑娘问过了。”

    “哦,那小姑娘怎么说?”

    “她说没事,可能睡觉呢!”似乎想到什么好笑处,纹心道长笑着道:“明月说,以前也曾有过,苍心先生以为清风在房内做功课,一连几天都没出屋,还打算夸奖他几句,可后来发现,其实这小子在屋里呼呼大睡,可把苍心子气的……”

    “哈哈,这么说,清风这孩子也不是个省心的主……咦?”清静散人说着话突然感觉有些不对,疑惑的往清风房间看去。

    “不好!”纹心道长话音未落,人已到了清风门前,清静散人几乎是与他同时到达,纹心道长伸手一推房门,那门纹丝不动,显然是从里面反锁了。

    正在这时,就见身影连闪,却是苍心子与无游子二人稍晚一步赶到。“开!”苍心子刚到,便掐诀吐声念了一个开字,接着伸手一推,房门这才顺势而开。

    一进门,就见清风跪坐在地上,若非有书桌挡着,此刻就应该是趴在地上了,房间内到处是散乱的符纸,也不知这三天清风到底画了多少符。

    进屋后苍心子与纹心道长,不约而同直奔清风。纹心道长绕着清风连拍四掌,每落下一掌,便有一张符定在空中,分别是“驱魔”“辟邪”“稳心”“静气”四张符箓,成四象之位将清风围在里面。

    苍心子将清风身体扶正,手成剑指点上清风眉心:“敕令!定”无形的劲风,以清风为中心,猛的扩散开去,将遍地的符纸吹起,纷纷扬扬的到处飘散。

    明月几人赶到时,看到的正是这漫天符箓飘洒的景象,四个女子刚过房门,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啸响起,这声音在隐隐约约之间,总让人觉得不太真切,似乎存在于世,又似乎从未响起过,像似听在耳中,又似响在心底。

    啸声响起,明月脸色刷的一白,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堵在心头,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就在这时,一阵清凉从手腕上明颜珠的核心传来,明月这才感觉好受些,心头那股烦闷也随之褪去。

    一直等到那声音消失,苍心子这才放下心来,将昏迷的清风带到床边放下,然后开始查看起清风的状况。

    “情况如何?”纹心道长问道。

    苍心子道:“幸亏发现得早,身体上没什么大碍,就是不知道心智会不会受到影响!”

    赤焰君在旁疑惑道:“清风这点修为,怎么会把天魔招来?凭他这修为,能惹来个心魔及体,就已足够骇人听闻了。”

    星璃接着说道:“从刚才泄漏的气息来看,确实是天魔无疑。可天魔来时无形无迹,只有被炼化或退去时才会稍稍漏出一丝气息,今天怎么会刚来就被我们察觉到?”

    “唉!实在让人想不通。可惜被那天魔逃了,要不然或许还能问出点什么。”今天这事疑点丛丛,苍心子也有点想不明白。

    清静散人从地上捡起一张清风画过的符纸,向纹心道长问道:“他画的这是什么?”

    纹心道长早就注意到清风画的是稳心符,此时见清静散人问起,先是挥手将自己此前布下的那张稳心符招了过来,接着又从地上选了几张,依次排列在空中,然后说道:“这是稳心符……功能上,你们可以把它看做是凝神符的终极加强版!”

    虽然场上气氛比较凝重,可听到这个“终极加强版”后,众人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小小吐了个槽。

    纹心道长接着解释道:“你们看清风所画的这些,初时行笔还略显青涩,可画到后来愈加纯熟……你们看最后这张,其中已经有了几分意思,若是有我在旁指点,这稳心符可说他已学会了大半……”

    听着纹心道长所言,众人也睁大眼睛仔细查看,可任他们如何努力,也看不出清风所画的,跟纹心那张有什么区别,明明就都是鬼画符般的东西,看着都嫌闹眼睛。

    “道长,还请继续!”,众人异口同声,决定不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了。

    “我猜,清风可能是因为看不懂稳心符的原理,所以想勤加练习,来体悟其中意思,没想到短短三天,他就能领会大半,这孩子这份天资真是……苍心先生,你确定清风真不是我符仙门失散多年的弟子么?”纹心道长说说话,突然问了苍心子一句。

    “确定,这点道长尽可放心,清风当年被拣回来时还在襁褓当中,而且从未独自下山行走过。”

    “哦,这样啊!唉,真可惜……”纹心道长叹口气道。

    苍心子有些无语,心道:“你可惜个什么劲啊?是可惜你符仙门没拣到,还是可惜被我拣走了?……”

    清静散人疑惑道:“可这符跟天魔又有什么关系?只听说,当极品的灵丹,异宝炼制出世时,有招来天魔的情况,难道你这鬼画符还能把天魔招来不成?”

    “清静你个老东西,找打架是吗?什么叫鬼画符,画符怎么了?画符怎么就不能招来天魔?亏你修炼这么多年,一点常识都没有!”

    清静散人也不生气,乐呵呵的道:“好啊!常识是吗?那你招一个我看看!”

    “我……我……我呸!凭什么给你招……”

    苍心子一看这架势,深怕两人再次吐口水玩,连忙劝说道:“道长消消气,天魔这么危险的东西还是不要碰了。”

    “好吧,既然苍心先生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不过清静你也别得意,看改天我真的招个天魔出来,咬死你个老东西。”放了句狠话,纹心道长伸手再次甩出两张符来“循迹!定影!”,两张符刚一出现就炸成满室金光,照亮整个屋子,紧接着就见从房间四周,不停有细小的黑灰飘过来,最后缓缓聚成一张残缺的符纸的形状,定在空中。

    这完全由符灰还原的符箓,众人更看不出个所以然,纹心道长仔细看过后也摇摇头道:“这个应该就是清风的最后画的那张,再之后天魔就来。”

    “那这是什么符?有什么用?难道就是这符把天魔引来的?”清静散人问道。

    “不知道!有几处关键的地方已经看不出来了,大致像是稳心符,又有些似是而非。真要说的话,这符只能算是清风自创的吧,具体有什么效用,现在是无法得知了。靠这符惹来天魔到是不至于,估计是另有其他原因,没准是那天魔走错地方了也说不定……看来只能等清风醒来在问他了。”

    “爹!清风什么时候才能醒啊?”明月有些紧张的问到。

    苍心子想了想道:“现在还不好说,看清风造化吧,想来应该没什么事,否则的话估计我们连尸体都看不到了。”

    无游子赞同道:“不错,以清风的修为,真的对上天魔估计早就被阴火烧化了,现在,唉……”看到明月有些泛红的眼圈,无游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眼下也没什么好办法,众人安慰了明月几句,便退了出来,独留明月在屋内照看清风。

    看着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清风,明月自言自语般的说道:“放心,不管来的是什么,师姐会帮你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