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疼!

    更新时间:2017-07-11 16:04:49本章字数:3126字

    门外早已聚满围观群众,见苍心子等人从房内出来,立刻有人高声问道:“是哪位道友倒霉,被天魔找上了啊?”

    外面这些人自然也都感觉到了天魔的气息,只是他们不知道那是清风的房间,还以为是在场的哪位仙人招惹来的天魔呢。

    “是小徒清风!”苍心子答道。

    “啊?!”听到清风的名字,人们又不淡定了,一时间议论纷纷。

    “怎么会是清风?”

    “以那孩子的修为并不足以引动天魔袭体吧?”

    “难道这孩子几天没见修成仙人了?”

    “你是傻了吗!?仙人如果那么好练,你早就被仇家打死了,还能轮到你当掌门。”

    “那难道是天魔认错人了?这事没有先例啊……”

    “且不管原因如何,以清风这修为,碰上天魔,恐怕……”

    “唉!可惜了清风这孩子,小小年纪遭逢大难……”

    ……

    众人聊着聊着声音逐渐底了下去,苍心子岂能不知众人心中所想,正想开口解释,就见纹心道长上前一步道:“告诉你们!我那徒儿正在休息之中,区区天魔而已,焉能伤他分毫。”

    众人也都知晓纹心道长将清风收为弟子的事,知道这老头是担心清风安危,不愿听众人的闲话,所以语气生硬了些。

    不过听纹心道长所言,似乎清风还真没什么事,只是现在却不宜谈论这个,只能等以后在慢慢打听了。

    “若是有能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几位尽管开口,自当尽力!”人群中有人说道,其余众人也纷纷点头附合。

    苍心子道:“多谢诸位好意,只是现在情况还不明了,若是有需要,自当前去相请!”

    说了几句客气话,众人便都散了,仍然是该干嘛干嘛,只是这话题却始终围在清风身上。

    清风这一躺就是十多天过去,期间一直是明月在旁照料。

    这一天,已到了傍晚,眼看就又是一天过去。

    清风缓缓睁开眼睛,终于恢复了意识,可是伴随意识一起恢复的,还有疼痛,疼!浑身上下哪都疼。

    “难道那天还受伤了?”清风暗自想着,对那天的事,他多少还有些印象,可是在他的记忆里,自己失去意识之前,似乎并没有受伤啊?

    怀着些许疑惑,清风向旁看去,入眼就是伏在床边的明月。虽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可看明月熟睡的样子,显然是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想着想着清风不禁有些小感动。

    “这些天来,可是让师姐受累了!”生怕明月被自己吵醒,清风不敢乱动,只侧头看明月睡着的样子。

    也不知明月是不是梦到什么,眼皮微微颤动,偶尔还嘟囔几句胡话,只是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几天不见,师姐似乎变漂亮了!”看着明月,清风偷偷的想着,“嗯!好看!”

    就在清风看得入迷的时候,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渐行渐近已到了门外,接着就听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听到声音,明月已经惊醒,清风忙把眼睛合上继续装昏迷。

    明月揉了揉眼睛,转身道:“师伯,纹心道长。”

    “清风怎么样?”无游子问到。

    “还那样……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明月柔声说道。

    感受着明月那语气中满满的关切,清风心里乐开了花,于是他做出了一个终身难忘的决定。

    他决定再多听几句,过一会在突然醒过来,好给明月一个惊喜。

    “怎么办?”清风听得出这是纹心道长的声音。

    苍心子道:“老样子!”

    “嗯!”明月轻轻应了一声,同时纹心道长也说道:“好吧!那今天就试试我这炙心符。”

    “老样子?”清风心下疑惑:“什么老样子?等等!炙心符?!!!”清风突然想起炙心符是何物,可是不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胸口上就已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清风张大了嘴,他想大声的喊,可却痛得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紧接着清风感到自己被人拽了起来,这力道他熟悉无比,是明月!

    “啪!啪!”连续两个耳光,清风只觉脸上一片火辣,火辣之后便是麻,清风已经感觉不到脸的存在了。

    “清风你快醒醒啊!!!”

    “啪!”

    “清风你快醒醒啊!!!”

    “啪!”

    又是两下过后,清风知道自己的脸还在,可现在却宁愿它从来都没有过!

    ……

    “诶?张嘴了!有反应!!继续继续,些许外伤不要紧,看来这用疼痛刺激的方法真的可行!道长你那符还有吗?再来几张。”,无游子惊喜异常的喊着。

    纹心道长闻言一看:“嘿!还真有反应!有有有!还剩几张在那桌上,都是我今天新画的。”

    ……

    清风苦不堪言,他已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玩火自焚,随着意识越来越模糊,清风只来得及感叹,“炙心符果然……厉……害……”,然后,便没有然后了,他已经痛得昏了过去。

    也许只过了片刻,也可能过了很久,清风对时间的概念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他非常清醒的发现一件事,自己居然又恢复意识了!

    “啊——!!!”

    痛!剧痛!凄厉的叫声连绵不绝。

    因为!真的好疼啊!

    再一次被痛醒,清风甚至怀疑,自己刚才到底有没有真的晕过去,瞪大眼睛看着胸口处那密密麻麻的炙心符,除了惨叫,清风已发不出别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痛的。

    “呀!师伯!道长!清风醒啦!”看到清风睁开眼睛,明月说话已带上了哭音。

    两个老道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能睁眼,知道疼,就说明清风已经没事了,三人高兴不已,只顾庆祝,就没有一个人想到帮清风把符揭下去。

    又自顾着叫了一会,见此时反倒没人搭理自己,清风翻了翻白眼,咕咚一声,再次倒了下去。

    “清风!?”听到声音,明月立刻回头去看:“师伯,他怎么又晕过去了?”

    纹心道长与无游子二人心下也是一惊,连忙过去查看,观察过后两人一对眼神,同时疑惑道:“这是……疼晕了吧!”,三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炙心符揭了下去。

    无游子好奇的拿起一张,疑惑道:“这玩意这么厉害?!”

    “我也不知道!你试试!”纹心道长顺势往他身上一按。

    “诶卧槽!!!”

    “怎么样?厉害吗?”说话间,纹心道长又把符揭下。

    “他可是你徒弟!这东西你也舍得往上贴!”

    “不是你说的,越厉害越好吗?”

    “我说的是‘些许外伤没有事’吧?”

    “放心吧,我这符造不成外伤!”

    “内伤也不行!”

    “内伤也没有,就是疼!”

    ……

    次日,清风悠悠转醒,刚刚恢复意识,不等睁开眼睛,清风便已沙哑着嗓子高喊:“不要!不要过来!我醒了!真醒了!”

    “哦,知道了,先躺着吧。”门外传来明月的声音。

    听着明月那淡淡的语气,昨天那个温柔的师姐一去不返。清风感觉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可身上所有的部位又都在提醒着他,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

    又过了好半天,清风实在口渴的厉害,忍不住再次喊到:“师姐?!我口渴!”

    “鬼叫什么?!渴了就喝水!”明月推门走了进来,边走边说到。

    “我这不是受伤了嘛!”

    “喏,伤药!”顺手丢了一个盒子过去,明月说道:“师伯说了,你这点皮外伤,抹完之后,有一个时辰就好了。”

    “师姐,我这伤是怎么弄的?”清风装作若无其事的随口问到。

    “不知道!那天我们发现你时就这样了……渴了是吧,我去给你倒水。”明月顾左右而言他。

    清风心想,“就直说是被你们折腾的,我又能如何?”,不过现在可不是讨打的时候,再调皮也得有个限度不是,自己这大病初愈的,这个时候挑衅明月,很容易就此卧床不起啊。

    扶着清风,喂他喝了点水,看清风疼的龇牙咧嘴的去拿那盒伤药,明月心一软,拿过药盒,帮他涂起药来:“挺大个人了,修炼都能把自己玩坏了,真不省心!”

    清风怎么听这话都觉得刺耳,忍不住叫道:“明明是被你们给玩坏的吧?!!”

    “哼!”明月也不答话,只冷笑着哼了一声,“差不多了,剩下你自己抹吧。”扔下药盒,明月起身便走了出去。

    清风被明月这意味不明的冷哼弄的有些不明所以,当下也不敢再深说,见明月走了出去,连忙查看起身上的伤势来。

    不得不说苍心子给的这伤药确实奇效,用上之后清凉凉的,浑身那针扎般剧痛确实消散不少,又坐了一会,感觉行动上没什么大碍后,清风起身换了套衣服,推开门走了出去。

    满院子的仙人已消失不见,紫月府也变回了原来的小院子,纹心道长与苍心子坐在几棵竹子旁边喝茶,清风走上前,道:“纹心师傅,师伯!弟子害您二老担心了!”

    无游子放下茶盏,笑呵呵的道:“没事!能醒过来就好!”